Home 回到主页

文苑节2010 - 庆祝微网周年







登录名


《巧遇神仙》 (随笔)

都市霓虹


2010-10-05


给我爱微风网站文苑节的献礼。

《巧遇神仙》


终于盼到国庆节放假,赶快离开喧闹的城市,到大自然去,来一个短暂的“脱胎换骨”。

去婺源,这是我和女朋友早就想好了的度假计划。她要加一天班,我们不能同行,我先过去等她。
节前的疯狂加班把我折腾得筋疲力尽。我从机场出来,换上去婺源的长途公共汽车,没想到在车上睡得太沉,忘了在转车的地方下了,等我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坐过好远了,稀里糊涂地到了一个叫思口的地方。下了车,我在汽车站外面的路边发傻。这个陌生的江南小镇为什么要把我留住?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过夜?我去哪家旅店呢?

正在思忖,一位老人笑嘻嘻地走过来,问道:“小伙子,天气不早了,要找个地方住吗?”老人看上去有七十来岁,满脸皱纹,背微驼,穿一身蓝布衣,他笑着等我的回答。我把自己睡过站的事跟他说了,告诉他我还不知道上哪儿去找旅店。“找什么旅店,走,走,上我家去住一晚好了。”老人说完,笑嘻嘻地转身就走,好像用不着等我的决定,知道我会跟着他回家去。他是对的。我没有多想,跟在他身后走了几步,然后就和他并行了。

我们走出小镇,沿着一条泥土路朝乡间走去。我随着老人不紧不慢的步子,一路上和他闲聊。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我们走到一个山坡前,坡上有一个小院子,老人手一指,对我说到家了。小院子后面是一排排松树,前面被菜地、瓜藤架包围着,从院子门口朝远看,是河水环绕的一片片田地,再远处是绵延起伏的青山,此时已经是傍晚,农家的炊烟和大地的雾气飘飘相融,风景美极了。

老人家里就一个老伴。大娘对我特别热情,也是满脸带笑,她请我坐下喝茶,然后去灶房做饭。喝了一会儿茶,老人笑嘻嘻地对我说:“我一看就知道你是读书人,唉,我家祖祖代代都是读书人啊!”“你也是读书人?”我眼前分明是一个憨实的老农,他怎么和书有缘?老人看我不信,笑着对我说:“跟我来。”他把我带到一个房间。我进去一看,大吃一惊,这是一个干干净净的书房,书架上整整齐齐摆着一匣匣的古书,经、史、文、诗,什么都有,书架高处搁了一幅匾额,上面写着八个字“耕为本务读可荣身”。

“吃饭,吃饭”,大娘在灶房喊我们快过去吃饭。天色暗了,乡下没有电灯,我们三人围着小木桌坐好,在煤油灯下边吃边聊。老人给我倒酒,大娘为我夹菜,我满怀欣喜地吃平生第一顿农家饭。老人几杯酒下肚,开始聊起他的读书史。原来老人是一位乡儒。很多年前,他爷爷住在北方,是属于正统的文人。由于战乱,民不聊生,爷爷一家只好逃荒流浪,迁徒到南方僻静的地方藏身避难。为了养活自己,爷爷只能丢弃文笔,握锄扶犁当农民。很多年后,生存的问题解决了,但读书的情结了不断,爷爷又开始在自己的小院里,紧挨着放农具的杂屋,建起自己的书房,摆书桌、放笔砚、造书架,然后在农活不忙时,步行几百里到城镇去收购书籍,没有他图,就为了满足自己的精神生活。

乡儒的传统相传到了老人。为了生存吃饱饭,老人要任劳任怨,通过土地自给自足,养家糊口,但他是有理想的农民,知道温饱之后,读书能给自己的生活带来更大的乐趣,这就是“荣身”的意思,不是让自己荣耀,而是活得精神一点。春耕秋收,老人在田里耕种,在谷仓忙碌。农闲时,他会坐在自己的书房里,泡杯香茶,备好纸笔,拿出书来,用长满老茧的手,一笔一笔地写,一页一页地翻,完全沉浸在文人的悠然自得中。“第二年开春,又是农夫啰。”老人笑嘻嘻地说了一声,端起酒杯大喝一口,神情快乐极了。

我第一次在一个陌生的老农夫家过了没有电灯的夜晚,在暗淡的油灯下,吃了神仙饭,喝了神仙酒,听了神仙事,哦,不对,是和一位真正的神仙在一起。




吾临天下推荐将年轻的都市霓虹的另一个很有时代感的“闪光短文”加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写情书的时代》
2010-08-04

古人鱼来雁往,谈情说爱,时间也长,天地也广。我们现在是人手一机,爱也好恨也好,电话一响,叽里呱啦,哭笑嗲呵,一通电话就省事了。没有诗意的情书,没有盼望情书的等待,没有读情书的狂喜,没有收藏情书的神秘。

古代人“断无消息石榴红”,“置书怀袖中,三岁字不灭”的岁月离我们太遥远。徐志摩、郁达夫等辈的情种书音又和我们隔了一层。远的不说了,就说我自己的父母吧。多少年来,不管搬了多少次家,我们家有一个大纸箱是重点保护的东西,每次搬家父母都会小心搬运,妥善藏好它。以前我是人小不懂事,不问我父母那箱子里装了啥。高中毕业准备进大学时,有一天我妈告诉我,那箱子里是她和我爸以前谈恋爱时写的情书。一整箱啊!

父母一天天老去,那个纸箱搁在杂物间也渐渐发黄了。有时候我打扫卫生,会静静地站着,盯着纸箱发呆。我对这箱情书的感觉很复杂。我爱它,因为它才有了我,我是被这一箱子情书爱出来的。但我妒忌它,为什么我没有生在写情书的年代?我们这一代人的情感世界怎么缺了那么大一块?我为没有写情书的生活氛围羞怒!

我当然要谈恋爱,当然有女朋友,但会因为我们之间不写情书而觉得有点遗憾。我和女朋友谈论过几次要不要试试写写情书。她说打电话多方便,能亲耳听到我在另一个空间飞吻她,心里特兴奋特舒服。“多么浪漫,多有情调”,她的一声嗲音,把我的情书心结顿时化为乌有。但现实归现实,梦想归梦想。我可以继续爱自己的女朋友,但我也把对情书的梦想珍藏在心里,有时候会和知己聊一两句,有时候上网吐露吐露,这不,我把我爱微风论坛当作说心里话的地方了。

我可以不写情书。除了我心爱的女朋友,我也不会跟任何人写情书。直到现在,我还没有看过我父母以前写的情书,将来也不会去看,因为那些白纸黑字太珍贵太神圣了。我宁愿静静地盯着那个纸箱发呆,因为那里面凝聚了我父母的相互爱情,是最温柔的艺术品,是将来他们会传给我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虽然我生活在不写情书的时代,我会停不住地去梦想写情书的时代,梦想写情书的那些很烂漫很诗意的情人。美的情书,美的爱人,美的一辈子……夏天的傍晚,白发苍苍的父母手牵手在小区院子里散步,我看着他俩的背影会哭的。





本页被读过1452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452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8.故事很美,你的文笔真好!无名小卒♀2010-10-07 07:31:47
7.好故事!Curious...♂2010-10-06 14:08:07
6.你用一种简单朴素的语言,娓娓地道出了一个不平常的故事《巧遇神仙》,像一幅清新淡雅的江南水墨画,不需色彩的修饰,那种最质朴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便在美丽的风景中源远流长,回味无穷。。。三羊♀2010-10-06 11:26:43
5.都市霓虹:
无心插柳,你的霓虹又多了一点光彩。

老乡儒邀你到他家做客,赏书斋,听书缘,置酒留宿,这真是一次难得的巧遇。这种淡泊清幽的乡村行,令我神往;那“笑嘻嘻、笑着等我、笑着说、满脸带笑……”这些笑容、笑貌、笑语,让我感动。你以平常话语写平常之事,在你自然清新的笔端下,我感觉到了老乡儒为人的淳朴、待客的热情、文人的气质、活着的境界。谢谢你鲜亮光彩的笔耕。

一老知青说的对,在中国南方地区的村庄里有很多类似的乡儒。显而易见,这些农忙在田地,农闲在书房的乡儒,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他们在求生和荣身之间找到了完美的平衡,他们的快乐是真实的。

《巧遇神仙》一文读来让我伤感也让我欣慰。伤感,是因为江南的乡儒们会越来越少,最后可能会成为传统文化的旧影渐渐消失。欣慰,是因为在微网,我看到了中国乡儒的精神和风骨已经传承到很多朋友身上。求生是活着的需要,他们在努力工作,挣钱养家糊口;荣身是精神的需要,他们一旦有了空闲,就会在自己的小黑屋制图、在琴房作曲、在洗衣房录歌、在书斋读书写作……


吾临天下♂2010-10-06 09:43:39
4.都市霓虹,你去自然山水脱胎换骨,沾了老神仙的仙气,再吞服文学摇头丸,给微网文苑节送来一份厚礼,结果是让俺被你打了一针艺术吗啡,弄得俺兴奋不已。《巧遇神仙》是随笔的佳作,落笔细腻,层次井然,没有浮词雕饰,一纸真情实感,特别是最后调侃一句,寓意尽在轻松口气中,相当精彩。后生可畏,俺们必须“荣身”不懈啊!麦田扑手♂2010-10-06 07:52:06
3.谢谢你的作品,好文!“这个陌生的江南小镇为什么要把我留住?”读到这里,俺已经被你文笔的诗意感染了,马上进入了你描述的仙境。很小一件事,让你抓住,(溜师的话叫作“定格”)写成美丽的故事,好把势活!
海蓝蓝♀2010-10-06 07:40:31
2.淡然从容的笔墨仿佛又见采菊东篱,无所谓退隐而自为之,更甚的境界,确实是神仙!谢谢都市霓虹,“游子思乡的潮水终于又退回了母亲的堤岸”(能串子《月下思乡》语)澳八♀2010-10-06 02:42:40
1.温文尔雅的闲情逸致,潇潇洒洒的语言文笔,年轻有为,盲顶了。
老溜号♂2010-10-06 00: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