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文苑节2010 - 庆祝微网周年







登录名


《荣身斋闲话》人口与人性、战争与和平 (专题讨论)

吾临天下、赶脚的、外科医生等


2010-10-14


赶脚的,
老吾, 最近遇到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想跟你聊聊。是有关老天爷“收人”的问题,放眼看去,世界上所有动物都是相克的,一种灭一种,这样才保持了生物平衡,唯独人类,除了地震、海啸、疾病之类的自然灾害以外,就是通过战争的相互残杀减少人口,本来人口的减少可以减轻人类的负担,但是这引出现了道德问题。可是如果没有人口的自然和人为消灭,世界上的人口爆炸可能会给人类带来更大灾难。

如果你对这个问题有兴趣讨论,咱们等周末找个晚上QQ一阵子,没准别的朋友也有兴趣。我瞧你这屋就挺好,这问题放在大厅有点不合适,你觉得怎么样,在这留个话。如果不想谈这个,也没啥关系,咱再找别的聊。

吾临天下
QQ聊天是不锁定时间的,谁有空谁上来说。打酒嗝、放屁都行,反正都听不见。

你的话题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杞人忧天,没有多大意义。为什么?

1, 假如把科学算计用简单的语言来描述,那地球的产生是一月份,生命体的产生是二月份,脊椎动物的产生是十一月份,灵长、类人猿、人类的产生都快到年底了。从产生到现在,与其他动植物相比,人类来地球的时间太晚,活的年头也不算长。

2, 佛教所说的大千世界里一共有十亿个小世界。在宇宙,像太阳这样的恒星,在太阳系所属的银河里,就有一千亿之多,已经超过大千世界的一百倍了。

3, 既然在大虚世界里,天长地久一词诗意全无,地球也只是无处可寻的一点尘埃,我们这些能活上一百年的人,每年三百六十天,每天的贪欲和烦恼又是多大的事呢?

4, 物换星移几度秋,宇宙的几度秋是人类看得懂的吗?大文豪王羲之叹曰:“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但两千多年前屈原就已经仰天问过了:“九天之际,安放安属?”宇宙的深远天机是目光如豆、生命匆匆的人类难以知晓的。

5, 说到这,你的心胸是不是旷达一点了,对“老天收人”的问题的兴趣是不是淡了一些?难怪陶渊明说;“天运苟如此,且进杯中酒。”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要小沾美酒了吧?一代枭雄曹孟德笑言:“惟有杜康”是也。心旷了,眼拙了,还会去当心世界人口爆炸的事?简直就是脱裤放屁!人口消亡的发生差不多有三种原因:自然淘汰、人为的战争和政治运动迫害、自然灾难。一因不能避免,二因越来越少,但三因却会越来越严重。

6, 人口消亡的第三种原因也是人自己造成的,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是人为的。就拿中国来说,虽然现在是极盛微衰的历史时期,但祸因祸根都已经种下了,将来一旦自然灾难发生,那就绝不是死几十万人的悲剧啊!瘟疫、病毒疫的破坏性和杀伤性将会是人的更危险的敌人,它们发生时的恐怖规模是人们难以想象得到的。试问,今天的治国平天下者想到这些了吗?想到了又该怎么办?

7, 结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该来的都会来,躲无蒇身之处也。

外乡人,
顺着“好奇♂”指引的方向,跌跌撞撞地摸上了门,这就是吾兄新开的'QQ聊天室'?俺还上百度查了一下'QQ'的来源。得,你们城里人文化高,俺不插嘴,就'走读旁听'吧!

赶脚的,
说到这,你的心胸是不是旷达一点了,对“老天收人”的问题的兴趣是不是淡了一些...." 你大概误解了原题,那好,我非得把裤子脱了直接“放屁”,不然味道出不来。

这里不存在我心胸“旷达”的问题, 也不存在对“老天收人”的问题的兴趣是“淡”还是“浓”的问题。这个问题的本质实际上非常简单 - 世界上每天因为各种原因死人,是不是“天理”如此而已,大家是不是不必太认真?

南亚海啸一下就死了几十万,四川地震几分钟就是十万。美军在伊拉克一次连续轰炸就把萨达姆的10几万部队给灭了,非洲每天都在死人。这些不过都是“老天爷”在收人而已,不必大惊小怪。这些无论我们如何把房子修建牢固,如何在UN据理力争,以和平方式解决伊拉克问题,仍然会发生,just take it.

大家请不要被以上言论所刺激,不必情绪话,不必民族主义,人道主义,这只是随便讨论而已,因为有社会学者认为世界将来,无论你是否喜欢,都应该用原子武器解决人口膨胀问题。

以上只是将本人知道的讲出来和大家讨论,希望大家随便发言,提出自己的看法。请不要take it personal。

事先声明:不指望这个讨论形成什么GP“结论”,没有对错,没有输赢,没有反正。另,本人最多只参加讨论到本周日夜里,下周出差。


吾临天下
可能是误解了,恕罪。我对这个话题的看法没变,再补充几句。

1,宇宙之大,地球之小,人类更渺小。人口爆炸即便发生,在大虚世界里也是太微不足道的事。人类的寿命到底有多久谁也不知道,但估计不会太久。

2,因为人在自伤自害,因此必定会自毁自灭掉。比如,中国的第二大内陆河罗布泊已于1972年完全干枯,从人类的视线永远消亡了。再看看今天人们对生态资源环境的破坏,你觉得人类会活得很久吗?

3,人类在快速地毁灭自己,中国(因为它对自然生态的破坏最厉害)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恐怖的大灾难,这不是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我个人认为,对世界的人口膨胀问题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案之前,也许已经有几亿人被各种形式的灾难夺去了生命。(听说过人类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黑死病吗?如果中国老百姓每天都吃伪造的有毒的食品,他们的命有那么硬吗?)

4,一句话,没有什么“天理”,也不是老天爷在收人,就是人在害自己!

5,所以说,人生苦短,莫要自寻烦恼,让自己的生活简单一点,把每天的日子过好就可以了。学会喝点小酒,多讲点笑话,和朋友聊聊天,勤勤恳恳睡上十二个小时,再来点奶油蛋糕加巧克力,有闲钱有时间出去看看世界,活得够滋润了。对了,还有音乐,哎呀呀,多神仙哦。

外科医生
我觉得,“老天的收入”以及“天理”问题,是人类总想去管,却又很难管,或者根本管不了的问题,往往还越管越糟。现代科技的发达,并没有提高人性的质量。被逐离“伊甸园”后,人类的苦难就从未中断。具体的宗教问题不在此讨论了。

从宏观角度,我同意你和吾临君的很多观点,不必重复了。不过,我希望人类能找到比“原子弹”温和的办法来解决人口爆炸问题。我现在去找吾临君看看微观角度。

吾临君,
茶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很高兴能再次与你对话。今天,不看星星,只看地球,好吗?

理解你“盘子”里的观点,只想添点儿“佐料”。

活在当下是对的,但人类还应该记住历史。热衷于钻研历史的人,其骨子里充满了对现世的深切关注。正是为了善待今天并眺望明天,我们借鉴过去。

乐观地生活是对的,但人类还应该记住伤疤。伤疤是思想的土壤;思想是生活的亲娘。缺乏思想的生活属于行尸走肉。厌恶伤疤等于抛弃土地。

珍重自身是对的,但人类还应该关注同类。个体的生存与集体的生存唇齿相依,皮毛相附。一个游移于人群之外的人也可能活得长久,但是其快乐的根基何在?

守家护院是对的,但人类还应该关注世界。蓝色的星球毁灭了,家中草坪就不会再绿。英雄主义不同于理想主义,英雄主义就是明了世界的丑陋,却仍然有勇气和能力去热爱它。

天灾也,人祸也,生有限,死有定。也许,所有的爱心都无济于事;所有的拯救,都是螳臂挡车。想来想去,还是觉得那些死在特蕾莎修女怀抱里的流浪汉,不同于那些死于饥寒的路边孤独人。对整个世界来说,他们微不足道,轻如鸿毛;对他们来说,特蕾莎修女的怀抱和双手就是整个世界。

我曾是战场上的军医,不仅熟知达尔文的理论,也了解“自然死亡”与“非自然死亡”的区别。一个文明成熟的世界,应该是尽量减少非自然死亡,并充分接受自然死亡的世界。 战争的残酷,尤其是年轻战士的死亡,是我心中挥之不去的痛苦。

最后的自嘲:我是一只螳螂。

吾临天下
外科医生:你的佐料让一盆菜更香了!静静品味你的“微观”的细语,心中涌现的却是你的博大。很多人喜欢欣赏你的喜怒真情,而我更愿意去体会你是怎样坚持自己的操守和勇抱真知,同时也感受你的超逸、谦虚和气派。

观星赏月是为了恢宏胸襟。人豁达了,蝇头蚁足的得失就不会计较之,天神的事也不会去徒劳之。我相信,神游星际,放眼宇宙的人对历史的视角会比较独特,对当今的世事也会有一种自涤净化的冷静。

始于足下,我觉得有一点很有意思。在《易经》里,“群龙无首”是吉卦。也就是说,在远古时代,人类与其他动植物都是平等的。地球上没有老大,所有的生灵物相互依靠,共同分享生存所需的各种资源。这种生态是纯粹自然的,也是天经地义的。难怪古圣贤们非常钟爱和向往这种和谐社会。这种和谐社会持续了多久并不重要,关键的问题是社么原因使古原始社会的和谐被打破了。

到目前为止,能够说服我自己的原因,是人的生命和智慧失去了平衡。如果当时的人只是发展到灵长类,也许大自然的和谐社会还能保持下去,但人的智慧超越了其他动植物,立马就自命为老大,成了群龙之首,为了自己能够生存得更好,就开始想方设法弱肉强食,破坏生态,以至于发展到后来开始了人与人之间的掠夺和残杀。我读了半辈子老庄,深深地感觉到,李冉是从前人的历史记载中看到了自然和谐的社会,同时也认识到了人的致命弱点:智慧带来的贪欲和失控。他不遗余力地呼唤人们克制贪欲,甚至放弃贪欲,回归到原始古朴的、和谐自然的社会去。

结论:假如人类有可能避免各种各样的灾难,唯一的出路不是用人为的方式消灭同类的一部分,也不是靠那些政治家们为自己的利益集团所做的各种交易,而只能想方设法如何去克制人的贪欲。中国能逃得过灾祸吗?克制贪欲或许还有生路。用什么方式来克制贪欲呢?那是君临天下者的事。我们所能够做的,就是在类似微网的灯火阑珊处当好小乡儒,寻求精神文化的情致和趣韵,并通过与他人分享的方式,把自己的心得体会释放出去,感染他人。比如,“想来想去,还是觉得那些死在特蕾莎修女怀抱里的流浪汉,不同于那些死于饥寒的路边孤独人。对整个世界来说,他们微不足道,轻如鸿毛;对他们来说,特蕾莎修女的怀抱和双手就是整个世界。”这段话让我非常感动,我想它也会感动其他的人。

老溜号
各位,这个论题太大,俺就随便几句战争吧,只是俺的问题多于答案 - 越讨论越多。

还真不知有现代人类以来,究竟有几“天”这地球上没有战争? 对,几千年里,无战的时间是以“天”计算的。

人类历史,战争的原因大致是几类:
1,为领土而战,罗马帝国、成吉思汗都属于这类;
2,为信仰而战,以宗教为背景的战争数不尽,当今的中东;
3,复仇和转移矛盾,德国发动二战,也许种族也是原因之一;
4,为意识形态而战,朝鲜和越南战争、美苏对立;
5,为自然资源而战,海湾战争;

俺的问题是“枪杆子里出政权”,是为啥而战? “爱国主义”,战争的“导火索”? 胜者诸侯,败者贼,何谈为“自由”而战?

地球要是方的或者没有自转,事情可能不一样?! 妈呀,头疼!

外科医生
老溜,你好!我还以为你看了我上传的那张"春花"照片,把大牙笑掉了,顺着普通人指的路,溜到牙医诊所补牙去了?

同意你说的,这题目太大。这臭"赶脚的"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纵观人类历史,的确没几天和平,非常令人痛心。战争的原因除了你谈到的,还有很多,比如为了女人(美丽的海伦)而战......归根结底,与人类的欲望有关。欲望本身不是坏事,甚至是很多事物的推动力。麻烦在于放不下欲望。

自古以来,在对外战争上,华夏子孙(不包括蒙古人)一向以防御为主,不喜攻击,长城的存在就是证据。在对内问题上,华夏子孙是内斗专家,想起来非常痛心。

赶脚的,
嗨,我说赶脚的,你双脚走天下,见多识广,精通时事,又那么关心"天理",你想出比"原子弹"更好的可能性了吗?

吾临君,
听君一席话,令人回忆起人类的童年,心中涌起一片亲切而伤感的怀古之情,仿佛一个经历沧桑的中年人回顾自己那天真无邪的孩童时代。

如君所及,关键的问题是什么原因使古原始社会的和谐被打破了。人类"失乐园"的故事寓意深长,乐土的丧失以及苦难的开始,是因为吃了善恶树上的果子。为什么会偷食禁果?因为好奇;为什么会好奇?因为人从来就是一个被赋予了"自由"及"选择"的物种;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物种,而不是"一切行动听指挥"的机器人?如果是有神论者,那么除了感受到无边无际的神爱,还能是什么?......

扯远了,我要说的是:人类没吃过生命树上的果子,上帝用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火的剑把守着。人类也始终没吃过智慧树上的果子,苦难与人类滥用自由,自以为是,好奇心旺盛,欲望膨胀有关。这一切不是智慧,是愚蠢。

每次抚弄古琴,我都会怀念那步履缓慢,而情感细腻的古时;每次仰望星空,我都会寻找一颗见证过人类童年的星星;每次见到梅花初绽,我都会联想到依然散落于人间的纯真......

PS. 老溜啊,你有没有想过做一集"梅花"的手工艺品呀?

吾临天下
老溜号:蒋先生的国民革命的目的是要为三民主义而战,但他却成了马背上夺下江山又丢掉江山的历史第一人。毛先生的工农革命的目的是要推翻三座大山,大山推翻了吗?后来又有山外山吗?那就要等后人分解了。

外科医生:“每次抚弄古琴,我都会怀念那步履缓慢,而情感细腻的古时;每次仰望星空,我都会寻找一颗见证过人类童年的星星;每次见到梅花初绽,我都会联想到依然散落于人间的纯真...... ”你一天之内让我两次热泪盈眶!可庆喜的是,泪还纯。

赶脚的,
我的天呀,就这么一天多没来,这地方就开了锅了,连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大夫的也来凑热闹,还满嘴的大蒜味儿,今儿个你Y一定吃了不少溜肝尖儿。

老吾,大夫,老刘,哥们太高兴了,这QQ讨论园地就这么一眨眼,在没有任何事先协调准备的情况下,就开起来了,希望将来一直能有这么一个民主的各抒己见的沙龙,多谢老吾从石器时代就给咱们准备下这个窝儿,不然,这后半生都不知道到那儿安顿了,瞧这事闹的。

对现在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人类的死亡,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大多是不可避免的,不论是不是属于“老天爷收人”,按照自然规律,他就得发生,而且大多发生在贫困,人口拥挤,落后的国家和民族,说这话没有种族歧视,正是因为人口的拥挤,才使得灾难(自然和认为)的后果特别严重。类似级别的大地震发生在人口密集的四川和美国西部,结果完全不一样,一个是贫穷落后,因为制度的缺陷,大量建筑无从抵抗强地震,一个富有发达,由法律严格监督建筑起来的楼宇从质量上保证了使用人的性命安全。同样的地震发生在工业发达,制度健全的日本,结果也大大不同。因为落后(知识、技术、文化、制度),所以导致了四川地震的后果非常可怕。

非洲的大屠杀,依本人愚见,也是因为同样的道理,使得大量的人口灭绝,这样一方面减少人类本身因为人口带来的压力,一方面达到强迫人类在自身质量上的改进,这些不是人为保证种族平等就能解决的,是天意(本人愚见)。

大夫,“你想出比"原子弹"更好的可能性了吗?”当然,除了原子弹,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把

老吾的“奶油炸糕哲学”延伸一下,反正也是个死,大家开吃吧,什么胆固醇,胡开而死。

老刘,你提的““枪杆子里出政权”,是为啥而战?” 本人认为这要看你从那里看这个问题,如果从地球上,站在同一个国度里,以同一个民族一员的身份看,就是一大堆的冠冕堂皇的口号。但是如果你是站在老吾说的大千世界里任何一个地球之外的宇宙看,那就是你交底下的蚂蚁之争。

坛子里菜籽菜女都不少,别光秃头发言,娘子军光看戏呀?你们到那儿找这没有乱七八糟,纯纯粹粹的讨论园地?看看这里,没人指桑骂槐,没人明说暗语,大家直来直去,就是观点,没有输赢,没有黑白,人人平等,没有明星,没有领导,没有大小。

P.s. 老吾,“话题一般都由我尊敬的朋友“敢搅得”提出”
你Y这不是“黑”我吗,咱得让大伙儿都来参与,谁出题都行,只要有意思,大家就跟着侃,没意思就过去了。让市场决定是最民主的,也最有生命力。看来我还真不能洗脚了,我非得好好熏熏你不可。

吾临天下
我爱微风:衷心地感谢你为大家每天站岗放哨,让我们这QQ聊天室不受干扰,保持环境干净!

各位来宾,小青年都市霓虹写的《巧遇神仙》中的乡儒对我触动很大,这是我为什么愿意在百忙之中和大家一起建立这个QQ聊天室的原因。

同意赶脚的意见,QQ聊天的话题随便由谁提出都行。

QQ聊天不会影响各坛的平常节目,只会一如既往的好玩!

外乡人,
感谢你还记得我。老爸的病!他还挺好的!今年一月陪他去协和看了一次病,看到国内公立医院医生很辛苦!3个医生在同一诊室,怎么也没个护士帮个忙叫个号。几个病人同时围着医生,就在医生耳边大声接手机。医生忙得连喝水,去厕所都得减少!病人急,医生还得和颜悦色。现在国家富裕了,应该充分照顾好医生,他们才能更好地照顾病人!

家里人也说,国内当医生,得学这么多东西,还不定能挣多少钱,辛苦。但大家还是很尊重医生的。

有空常来聊聊天,放松一下。我常常在下班路上,回味你说的几句话:人是 biological, psychological and social。

还有你引托尔斯泰?的话:在心中受伤的地方,长出一片茂密树林!

麦田扑手,
赶脚的,俺同意你的观点,文明程度较高,现代化水平较先进的国家在处理自然灾害时更加有效率。还有一点,在这些发达国家,国民的普及教育和文明意识也比较好。就说在公路上吧,如果有一辆车抛锚了,会有很多人主动停车去询问对方是否需要帮助。在中国,情况往往相反,遇到有车抛锚,几乎没有车辆会停下来主动给予协助。

老溜号,提出“枪杆子里出政权”的人是不会在乎死多少人的。以前读过老毛的医生写的回忆录,其中说,老毛在文革时听说救活过他的老红军医院院长受到冲击后想自杀,老毛笑着说,哈呀,看来这次又有好几千像他那样的人会自杀了。草菅人命的君王!

外科医生,谢谢您为俺点的书。俺同意你说的,人的痛苦根源之一是欲望膨胀和无限定的自由,但如何约束这种恶性,俺在下面会提到。您的文笔温和优美流畅,很令人享受!

老吾,人的贪欲的克制在于道德精神的提升。但中国的道德教育还是着重于“性本善”的伦理观。这种教化不是不好,就是有点为人心的邪恶打马虎眼。而西方文化正好相反,“人本恶”是伦理教化的基本论。西方文化认为人是有原罪的,人心是黑暗的、不善的,因此要用宗教来净化人心,用法律制度来约束人的行为。如果按您说的要想方设法来克制人的贪欲,看来光靠“性本善”的教化还不够,还要有以“性本恶”的伦理道德观为基础而建立起来的遏制人心邪恶的法律

不灭的灵,
这儿就叫QQ聊天儿啊?我说这叫走后门儿。你看那医生,后门儿一开,他马上就来报道。

一老知青,
终于找到了这片净土,好开心啊!由吾临天下来把关,大家可以静下心来讨论问题啦!我一定是个好观众。

吾临天下:在我看到乡儒时,脑子里首先联想的就是你,坐下来悠哉游哉地品着茶,倾听着乡儒娓娓道来,再喝上二两小酒,讨论一些什麽经啊文的,就冲着书架上那麽多书,你还不得多住几天啊!

一老知青,
不灭的灵:你知道为什麽吗?这一年啦,大家太想有个清静的地方进行君子之交啦!

海蓝蓝,
各位侃得很好,俺还想补充一点。俺认为人心有善根也有恶根,没有绝对的“性本善”和“性本恶”。不管我们是纵观历史还是放眼日常生活,任何人都有善恶两面,关键是我们能不能像吾临天下常说的“妥善地保护好自己的心念”。心念坏了时,也就是说,内心的恶占了上风时,这时候起心动念做的决定就会伤害他人。大至指点江山的政治领袖,小至在家里厨房摆弄锅碗瓢勺的主妇,每个人每天都会面对如何保护好自己的心念的私活。其实,我们接受伦理道德的教化,或者信仰宗教,严格遵守法律,这些都是外部的影响和约束,最关键的还是自己内心的善恶平衡。有神论者即便把自己交给了上帝,但当灵魂深处的邪恶作祟时,能用善意把它压下去吗?无神论者不论有多高的道德修为,真正每件事都能做到善大于恶吗?包括吾临天下自己,你是不是每时每刻都能做到善待自己,善待他人呢?正因为你不是圣人,但又知书达理,想要成就智慧,所以你才会不断地内审自己,把内心的恶克制到最小,努力去善待自己同时善待他人。

职业看客,
吾大哥,谢谢你这简单的QQ二字给兄弟姐妹带来的又一顿丰盛大餐!你先盖屋,你的赶脚兄弟上菜。虽然插不上嘴,也不知以后会不会插上嘴,可是读着兄弟姐妹的帖子,真是一种享受。看到了许多自己没有想到的观点,想法,受益不浅。

老弟有个想法:吾大哥,可不可以考虑等到一个话题收口以后,把这个话题整理一下放到你的博客里面去。否则这些帖子很快就会被压在下面了,那可太可惜了。

另外,就像你说的那样,话题不限,you do not know where that topic might possibly lead to! 吾大哥,还记得‘信窖兽’那个话题吗?还记得跟在‘信窖兽’后面那一场讨论吗?很精彩呀!

吾临天下,
职业看客:请放心,每一个话题结束后都会有一个专题名字,并存放在我的博文栏里。在文苑节这段时间里的讨论,我都会交给刘主编收进文苑节网络杂志。请你不要觉得自己插不上嘴,QQ聊天的本意就是熟或不熟的网友们在一起对一个话题随便聊。所以,你想说就说,一句、两句都行,慢慢就会习惯这样的聊天方式。都市霓虹的《巧遇神仙》一文中提到老乡儒的书房。我想真正的书房应该是像那位老乡儒家的一样很干净和安静。我家里有自己的书房,但很多漂泊在外的人想荣身却没有书房。我为什么不把你送给我的书房拿来作为大家的书房呢?微网的各个论坛是公众的,谁都可以去发言、转贴、送歌、甚至吵闹等,我们这个QQ神侃室是我个人的,谁都可以来,什么话题都可以聊,但必须保持干净和安静。这就是我愿意把自己的博客主页用来做QQ聊天室的原因。有微村长站岗放哨,由我亲自监督,我相信这里会成为一个真正民主自由、轻松舒适、干净安静的荣身书房!

如果大家同意的话,我想给这个QQ聊天神侃室取一个正式的名字:微网“荣身斋”。

名字有两个含义:1,海漂们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书斋;2,荣身,不是让自己荣耀,而是活得精神一点。(都市霓虹语)

赶脚的,
看客, 你怎么没几天的功夫就这么羞答答的了,什么时候添这毛病了?有啥说啥,想的越简单越好,越琢磨越麻烦。

老吾
我看“荣身斋”这名字咱们这些半截在土外面的人听着非常好,可是要吸引年轻讲“潮”话的朋友,就不知道是否对他们的口味了?可我也想不出来什么”酷“名字。要不就先用着,有好的以后再改。

不灭的灵,
一老知青: "有个清静的地方进行君子之交啦!"

原来如此啊,难怪。这里是后院,与街上来来往往的交通隔绝。是个比较隐蔽的地方,话题也专一。说不定能出些奇迹在这里。

老溜号,
各位,感谢有关战争的评论。简单地讲,俺称之为“鼠笼效应”: 一个笼子,一只老鼠,啥事没有。放进去十只,战争四起。大国多内战,小国多外侵。战争的发动者往往是欺负软的,怕硬的;见着软柿子不捏白不捏。像老萨那样不自量力,找凑的也有。依俺看,世界的热点在中东。

相反,智利的矿工援救,是人性、勇气和求生的极端展现。

No,
人就短短的几十年, 有的人简简单单就过了一生, 一辈子没离开过他的出生地. 有的人轰轰烈烈的人生, 即改变了自身的生活, 也改变了世界. 象吾临君喜欢过乡儒的生活, 外人都赞也好, 摇头也好, 对我来说, 他自己觉得满足, 觉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他的乌托邦就是他的微网“荣身斋”.

在今年初回中国的时候, 坐在我身边的是一位年轻的来自金砖四国之一'巴西'的青年. 他对他们国家的崛起非常的骄傲, 就像现在的中国 人也为中国的崛起骄傲一样. 但他对巴西临国的落后表现出了一种轻视, 说很多的临国人来巴西做低贱的工作. 说为什么那些国家就不能像他们国家一样进步和发展呢? 于是, 我笑着问他, 如果那些国家都进步和发展了, 还有人愿意到巴西做低贱的工作吗? 工作就是有高低贵贱, 就是有社会分工, 这些是没法避免的. 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做皇帝, 而没有人做臣子. 即使是原始社会, 还有部落首领.

大宇宙对我来说太遥远, 我看到的历史就是一个有振幅的波动线,和心电图一样. 当心律波动正常时, 社会稳定而富有生机的发展, 当心律波动不正常时, 社会是动荡的. 而振幅波动在我看来又是因为国家之间的发展不平衡造成的. 如果当所有的国家都在同样的发展, 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在我看来就像是看到了心电图上的水平线, 那是什么呢? 不说, 大家也都知道.

回到战争吧,

战争的起因有很多, 就举一个例子吧, 中国为什么要和越南打战?

此次的金融危机真的是美国的次债引起的吗?

老萨真的是自己找揍得吗?

撒切尔夫人为什么打福克兰群岛?

战争表面原因和真正的原因不是总是一致的, 真正看明白的人并不多。

Where is the Otupia? for me, the Otupia is a hollow and without substance, but you can always dream it and no harm to try.

这是我的一个小女子的看法, 大老爷们想看就看, 不想看就笑笑. 我想东西很多时候是跳跃式的, 有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吾临天下,
微网“荣身斋”不是我的乌托邦,而是我和朋友们分享精神资源的书斋,这个灯火阑珊处也许能成为独立知识人的安身立命的地方。在我归隐山林之前,也有过治国平天下的一段经历。后来我选择了激流勇退。人的一生,只有几次决定会改变生命的轨迹。归隐,是我做出过的最成功最幸福的决定。

你看历史是诗人的眼光。心电图的振波解释不了历史发展的状况。尽管世界震荡不停,各国之间的冲突总是存在,但大智慧者(古人说的“转轮圣王”)在天风中的默许是为了和谐世界的。虽然那是人类的乌托邦,但这个梦想从来没有死过。

你列举的那些战争的起因,不管有多少人看得懂或看不懂,我相信归根结底还是人的贪欲所致。


浪迹天涯,
这个讨论当一个思想游戏来玩还挺有意思,听众可别太当真,除非你在其位谋其政:-)

让我先来预言一下吧- 只要有人类的存在,就必然会有丑陋、愚昧、诽谤、嫉妒、欺骗、贪婪、狡诈、恐惧、疾病、痛苦、悲哀、欲望、邪恶、战争、杀戮、死亡。。。。。。 无休无止。

为什么?因为世上万物都离不开它相反的一面而存在,或者说事物只能由它的反面来定义(即辩证法:)比如好与坏,苦与甜,智慧和愚昧。。。没有丑,哪来美?好没有恶,哪来善?没有品尝过痛苦,哪能体会幸福?没有战争和冲突,和平,和谐二词也不复存。正如黑格尔所说的:在纯粹的光明中,是什么也看不见的。

也许听着不很顺耳,但这是事实- 没有死于饥寒路边的孤独人,也就显不出特蕾莎修女怀抱的温暖。

没有死亡,就不会有生命的可贵。没有“地狱”,也就不会有人想上天堂。

问题是,为什么在患不治之症的病人经竭力挽救无效而自然离世,有的医生会那么痛不欲生呢?因为通过他的仁慈和悲怜,才会显出其他人的麻木不仁和冷酷无情。 :)

还是赶脚D说的好- “世界上所有动物都是相克的,一种灭一种,这样才保持了生物平衡。各种原因死人,“天理”如此而已,不必大惊小怪”。以此类推到对种种邪恶的存在。然而总有一些人爱走极端,喋喋不休地抱怨那些阴暗、消极面,或扬言要根除人类的邪恶、愚昧和战争等等- I say tough luck! :)

不过,事物是可以改善和提高的,人类是会进步的;我相信人类也的确在不断进步,但这个进步不是没有代价的,这就像在生活中,有什么能让你白拿的好东西呢?所以会有这样那样随之而来的问题。而一个问题的解决往往又会产生3个新问题。人类也会不断犯错误- 也是必然的,否则就不可能学习和继续进步、发展了。当然最好避免犯同样的错。而社会发展的方向和轨迹,很大程度是由当政者的水平来决定的。当然越民主的社会,平民百姓的影响力越大。在集权社会里,极少数人可以毁掉整个星球。

因此,关键的问题不是什么原因使古原始社会的和谐被打破了,而是为什么居然有人期望完美和谐的状态会恒久不变?:-)不论是宏观还是微观世界,和谐、稳定、平衡的状态都是暂时的,有条件的,不稳定和变化才是永恒。古原始社会很原始,人口很少,社会结构相对简单。很难想用来维系那时的平衡所适用的社会法则或意识形态还适用于今天,更不能想象能回到从前的状态。孩童的纯真无邪固然可爱,成长和死亡是痛苦的,但也是必然的。我们可以尽情地怀念过去的美好时光,但不能期望回到童年。地球会从形成,发展,枯竭,最终会走向消亡,这是没人能阻挡得了的。

放眼未来,一百年或一千年后这个世界会怎样?我相信等你们活到那一天,也就会全想明白了:-)

真羡慕你们这些有闲人士。I have too many things to worry about today to care about tomorrow. Have fun blogging。

浪迹天涯,
忘了结论:所以说,人生苦短,莫要自寻烦恼,让自己的生活简单一点,把每天的日子过好就可以了。学会喝点小酒,多讲点笑话, 和朋友聊聊天,。。。。”(吾大哥语)

外科医生,
老溜数语,简洁地解释了蓝色文化和黄色文化在历史上的不同作为。(我借用远志明,苏晓康提出的概念)

通过海洋而扩张领地,广泛殖民的"蓝色文化",以英帝国为典型代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防御为主,内斗为强的"黄色文化",以中国为典型代表。

人与老鼠(或斗鸡)虽然往往行为类似,但前者的思想意识形态不同于后者(我是说不同,不是论高低)。思想意识形态这玩意儿,以"其大无外,其小无内"为特征,无法用"鼠笼"锁之。它对于未来战争,具有重要的导向功能。

另外,经济交流的全球化,人口的四处流动(绿卡)及流窜(黑民)等等也对未来战争具有某种导向功能。

我有一个梦想,一个也许在这个"human zoo"里面永远都不能实现的梦想:建立绿色文化。希望步入中年的人类,能够成熟地思考问题,解决争端,不再象青少年时代那样冲动;希望我们能够在这个星球上建立起绿色的和平世界。

我有一个梦想,绿色的和平之梦。

No,Utupia在心田上,在脑海里。在一片"空"之中,一切都是可能生出来的,看似无,胜似有。我猜你提心电图是想说:事物及历史在变量,而不是定数中发展前行;不均衡常在,均衡不常有......,如果你真的是这个意思,那么伏羲,周文王以及作"十翼"的孔子都会同意你的说法。一部"易经",其精髓在于"易"。

浪迹的精彩言论也在谈自然发展的,无可争议的必然规律。但是,这种必然规律的存在,不会也不曾抹杀人类的希望和梦想。一个没有诗歌、音乐、希望和梦想的世界是一个已死的世界。

黑与白,悲悯与冷酷,希望和绝望......共存于世,人没有能力以人的逻辑思维来准确地判断其起源、先后及因果关系。很多事情确实只有上天才知道。

重申一点:我认为,一个文明成熟的世界,应该是尽量减少非自然死亡,并充分接受自然死亡的世界

吾临天下,
浪迹天涯:如果能做你的酒友,定是我的荣幸!你还没有喝酒,就滔滔不绝,无拘无束,实话实说了。欣赏,非常欣赏!

“碧山深处绝纤尘,面面轩窗对水开,谷雨乍过茶事好,鼎汤初沸有朋来。”

这首明代古诗描写的是士大夫们心仪的闲聊茶馆。我最喜欢第二句。我把它想象成:外科窗、赶脚窗、老刘窗、海蓝窗、扑手窗、No窗、你的窗、我的窗,还会有其他朋友们的窗,都对着精神思想的流水敞开着。每一个话题的讨论就像谷雨滋润着我们的心土。话聊完,茶也喝好一轮,各自又去忙生计了,有空闲时,再来这儿品茶、荣身。何乐而不为?

不灭的灵,
我说这里会出现奇迹吗,这不,众豪杰都来啦,倡所寓言,大开眼界。

人类的战争是会越来越多,但希望也会越来越大,因为有更多的人愿意加入改造人类的行列,关心人类的发展,比如,这里的人就是如此。不可能你的临居在打仗,你可以坐卧安宁,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嘿,咱记忆功夫还不错,还能来两句古文,咱可20多年没读中文书籍了。继续发挥。那么即使你不想关心,不想参与,你的命运也不在自己手里。临居一个炮弹打入你的窗口,你不迎也得迎。所以,还是参与维护世界和平吧。

人之所以要斗,浪侠都说出来了,是因为人的心不能够彻底摆脱邪恶的控制。大斗以战争的方式,小斗什么方式没有?斜眼看人就是一种。不搭理人又是一种。更别说怒气冲冲了。

小斗不休能惹起大斗。所以要从消灭小斗开始。这不仅仅利国,利民,还利家,利己。所以,不能放弃希望,不能停止努力。即使说,没坏就没好,也不能让坏人潇遥法外。如果我们不管不理,怀人会越来越多,直到阻拦你的路,遮挡你的视线,不理不行为止。所以,结论是,早点核计怎样对付他们吧,要把他们感化过来,成为好人才是,即使坏人总会有,而且坏的不得了。

总结,要从我做起,先改造个人,才能改造他人。这不,该说的都说了,连我自己也得到些改造,理清些头绪。

赶脚的,
浪醋, 非常喜欢你的帖子,好像这是自微网一年来,我极少见到你的中文帖子之一,而且写得这么好。
浪醋,事物是可以改善和提高的,人类是会进步的”,

大夫
“一个文明成熟的世界,应该是尽量减少非自然死亡,并充分接受自然死亡的世界”

从人类发现Penicillin到现在不到90年,这90年医学飞速发展(right, Doc?), 随着死亡率降低和出生率的提高,世界人口增长速度加快。世界人口翻倍的年限越来越短,史前时期需要好几百万年,古代需要几千年,当代只需要几十年。1804年世界人口首次达到10亿人,这个数字用123年的时间翻了一倍。现在世界人口不到12 年就可以增长10亿。

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都希望自己和家人长命“百”岁,在现代医学的帮助下,这个希望已经不是可望不可及的了。但是结果就是到人类无法忍受人口爆炸的时候,在自然灾害不能减缓人口迅速增长的时候,人类恐怕只能大规模自相残杀,以此解决有限资源的分配问题。

本人所赞成的观点:大规模毁灭人口的战争无法避免,政治、宗教、道德、外交 - 什么都帮不了忙 - 天理如此。

浪迹天涯,
外科医生:“但是,这种必然规律的存在,不会也不曾抹杀人类的希望和梦想。”

不仅如此,正是这种美、丑,善、恶并存和万物不能恒久的必然规律的存在,才给人类提供了希望和梦想的空间。

感谢“坛子鸡”,才使外科医生有了“绿色的和平之梦”:)

根除人类“阴暗面”的那一天,也是抹杀人类的所有希望和梦想的一天。

吾大哥:haha, no you don't want that! I wouldn't know what I'm talking about after a couple of drinks:-)

外科医生,
我说赶脚的,我出去打了场网球,回来发现你的脚不仅洗得干干净净,而且还抹了香水,不错,不错,那香水是浪侠给你的吧。

不得不承认,战争的可能性绝对存在,我心里很清楚:human zoo里面的动物比起数千年前的动物好不到哪儿去,甚至更恶更坏,难怪总有人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然而,战争目前只是可能性,所以和平的努力不该放弃。就此我提出两个建议:

1. 见了棺材再掉泪不迟。(小声说,我还不了解你?要是战场上年轻人流血死亡,你丫的眼泪掉得比谁都快)

2. 胡开而吃吧。东坡肉、油闷大虾、酱猪肘......,既为弘扬中华饮食文化做贡献,又增加胆固醇,具有自杀效应,为减少世界人口做贡献。这法子比原子弹好多了,可取,可取。

浪迹,
俺那绿色和平梦(也是田园梦),早在黄色文化、蓝色文化理论出笼时就开始做啦。你那与"坛子鸡"联系的判断属于jump to conclusion。观察比判断更重要。新鲜的日子需要新鲜的目光。

不灭的灵,
我不认为"万众一心"是可能的,而且那也不是什么好事。阴阳五行,各色各样才是自然运行之道。说什么都是对的,但也都只对了一部分,为了和平的努力,对于战争的预测也是如此。人是狭隘的动物,每一种言论都有其局限性。我是个摸象的盲人+忙人,能在这里听到各种意见,实在是了解大象的良机。

我觉得,如果每个人都抱有吾临君、乡儒那样的人生观,世界也就和平了,天下也就无为而治了。问题在于不是每个人都甘心淡泊宁静,世上物欲横流,纷争不断,所以就跳出几个象我这种会说话的、爱好和平的、不自量力的螳螂。螳螂的日子比乡儒难过一些,因为希望=/=现实;努力=/=结局。

我是多么向往晴耕雨读,悠闲自在的田园生活啊!

吾临君,
要说这"杞人忧天"也够累人的,咱能不能换个轻松的题目?
看客兄弟那个"信窖兽"的题目比较危险,不少男士可能因此而成为"shredded cheese"(中文:肉酱),回头再把姐妹们吓着了,谁负责?看客负责?转山东话:算了吧,算了吧,一出事儿哈,那伙计跑得比咱俩快!

赶脚的,
大夫,我知道你的意思,反正也是个“死”, 干脆现在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对吧?我看行。

你说这话题太沉重,我这儿还有仨瓜俩枣儿,看看怎么样?
1. 男人什么时候应该把前列腺给切了(说着玩,哥儿几个别一高兴真给切了,虽然没啥问题,对吧 Doc)?

2. 大麻是否应该合法化?

3. 人类是否应该接受安乐死?

4. 如何定义归引山林?

还是大家有什么别的?

化石,
哈,"大麻是否应该合法化", 咱前两天刚 Vote yes!

"人类是否应该接受安乐死"? YES!

”归隐山林“,好话题!

外科医生,
臭赶脚的,你还让不让人活了?一下子倒出那么多"瓜和枣"。你还别说,你这也是整死人,减少世界人口的办法之一。

浪迹,

我为了你而专门回答这个问题:"人类是否应该接受安乐死? "YES。再次谢谢你曾经给予的帮助。

本医生从明天起,"归隐山林",各位继续玩,小心别被赶脚的整死就成。后会有期!

老溜号,
外科医生.”一个文明成熟的世界,应该是尽量减少非自然死亡,并充分接受自然死亡的世界。

赶脚的.“本人所赞成的观点:大规模毁灭人口的战争无法避免,政治、宗教、道德、外交 - 什么都帮不了忙 - 天理如此。”

二位的观点都很深刻。补充一点,人类本性有着不可估量的“求生欲望”。正可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人类是会延续的,one way or another。

吾临天下,
外科医生:
我很理解你说的 “我是多么向往晴耕雨读,悠闲自在的田园生活啊!” 大家现在都是“耕为本务”,为五斗米忙碌,难得有时间坐下来听雨声读闲书,就如同佛祖说的“暇满之身难得”。但你总会要退休的,在正式归隐之前,闲时来这荣身斋坐坐,和知心朋友们聊聊,享受你自己说的“茶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的神韵,这也是一种境界。

朋友们:看来这次的话题聊得差不多了,我把大家的发言收入《荣身斋闲话》集,如果还有朋友对这个话题继续发言,我会把新的发言补充进去。现在可以开始聊新的话题。任何人都可以提出任何话题。

赶脚的:谢谢你出了几个话题,看大家有没有兴趣聊。有,就聊;没有,就想新的话题。



本页被读过1543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543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1.梁启超的书斋叫饮冰室,后来海漂国外的书斋叫双涛园。这个荣身斋是现代中国海漂人的精神家园。小书斋里聊大事。能串子♂2010-10-30 06: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