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彩虹的博客







登录名


你在哪里(四)


2010-04-29


回到北京, 大伟把怡雯送回学校. 他们约定等放假一起回家, 见见两家的父母, 一起商量一下他们结婚的事.

怡雯和同学们一起准备去江南实习. 他们班这次实习去两个城市. 有三个小组在南京, 分别在市政府和两个工厂实习; 苏州有两个小组, 在市政府和一个工厂实习. 怡雯分到了南京的一个小组. 她的小组由四个人组成, 两男两女. 他们是南京郊区人小李, 湖北女小饶. 组长是班里的党支部书记 , 湖南小张, 她是副组长. 她们的小组将在长江大桥边一个大厂的财务处实习.

他们四个人在临行前开了一次会, 小张告诉怡雯这次分在一个组是系里学生党支部有意发展她入党, 想考验她. 他希望怡雯能好好表现, 也盼望他们能够合作愉快. 怡雯说: “放心吧, 一定好好干.” 她对这个小组挺放心的, 小饶是个非常好相处的女孩, 只知道用功, 她父母和怡雯一样, 也在大学里教书. 小李则是个少言寡语, 非常厚道的人. 怡雯知道一定是这次带实习的钱老师暗中帮了她.

钱老师是本校毕业的七八级大学生, 上学前在北京工厂里工作过几年. 毕业后留校当老师. 他本来教国际税收一课, 但后来系里要开计算机在金融业的应用课, 他因着自己在计算机方面的优势, 拿到了这门课.

钱老师给怡雯他们班上这门课时, 怡雯是班里的学习委员, 要和老师商量很多学习方面的事情, 就熟了起来.

钱老师父亲是清华的名教授, 从小在清华园长大. 他有两个出色的哥哥姐姐, 虽然他们都去北大荒大有作为去了, 但七七年一恢复高考, 两人发愤苦读, 一举考进了清华园, 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 钱老师因为哥姐去了北大荒, 根据政策就留在北京的工厂工作. 他从小认为自己不如哥哥姐姐聪明, 就没敢学理, 转而学文, 没想到七八年竟考入这所名校学金融. 他对怡雯说:"我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碰上的,没敢想能考上这所学校."怡雯明显感到钱老师是个谦逊的人,有时自信心不够足.

怡雯的自信和爽朗吸引了钱老师,使他们成了好朋友.钱老师经常邀请怡雯来家里吃饭,他太太也是个浓眉大眼的爽快人,在系里当资料员. 她的父母和钱老师父母是老朋友,虽没念过大学,但也算门当户对.那时他们的女儿晴晴七岁,特别愿意和怡雯玩,怡雯是个喜欢小孩的姑娘,每次都买点吃的或玩的东西给她,结果晴晴总是催促父母邀请怡雯来家里玩.

大家慢慢熟了后,钱老师夫妇就叫怡雯为妹妹.钱老师还真象个大哥一样对怡雯很关照,他太太也动不动就张罗给怡雯介绍男朋友,说她们家清华园里优秀的小伙子特别多.吓得怡雯说早已有了男朋友,她还问是否你钱老师通过了?

钱老师了解怡雯,对她非常照顾.这次实习, 他就把几个好相处的人和她分到一起.他自己则带着有十多个人的一个大组在苏州,他平时比较注意不让别人感到他对怡雯的关照.

怡雯动身去南京那天,大伟没来,因为怡雯告诉他不要来,学校有车把大家送到火车站.她在走的前一天和大伟出去吃了个饭,这是他们相爱以来第一次长时间分离.吃完饭,他们去了影院,一个半小时的电影,他们基本没有看.大部分时间在一起亲吻,怡雯不时感到热得喘不上气来.

在送怡雯回去的路上,大伟说:"真不舍得让你走,我想和你一起去实习."



"那你来看我吧,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玩."怡雯建议,



"好,我看能不能请出假来,带你去上海看看."大伟说,



怡雯高兴的蹦到大伟的身上,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说:"亲爱的,你来吧,我给你买火车票."



大伟给了怡雯一个深深的吻,说"不用,我差点忘了."他把怡雯放下来,从裤兜里摸出一个小盒,他递给怡雯说:"这是给你的,打开看看."



怡雯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景泰蓝的手镯.红红的闪着光.她高兴地说:"好漂亮,谢谢!"



大伟问:"怎么谢我?"



"你说呐?"怡雯边说边戴在手腕上,



大伟走过来双手捧住她的脸说:"嫁给我."



怡雯慢慢的把脸贴在大伟的胸前,仿佛能听到他的心在砰砰的跳, 她搂住他的腰说:"我好象感觉已经嫁给你了."



大伟紧紧地抱住她说:"你离开我这段时间,如果有人向你献殷勤,可不能动摇啊."



怡雯抬起头来看着大伟的眼睛说:"绝对不会!"



“要常写信啊,” 大伟叮咛怡雯.



戴着大伟送的手镯,怡雯登上了去南京的火车.他们一行有二十来个人分别属于南京的三个小组.在火车上和同学们一起聊天打牌,热闹的气氛冲淡了对大伟的思念.



一下火车,他们就找到了来接学生的市政府班车,负责南京学生的陈老师带领大家上了车,班车把三个小组的同学分别送到目的地.怡雯的小组是第二站.一路上看到南京的市容, 很多在北方没见过的梧桐树, 郁郁葱葱. 过了雄伟壮观的长江大桥就到了目的地.怡雯小时候常听说南京长江大桥,但从未见过,这次实习地离大桥这么近,心里想一定要多去几趟.他们小组一到厂门口,四个人就告别老师同学们下了车.



这时一个在大门旁站着的高个子年轻人快步走过来,主动介绍说:"我是钟益朋,财务处的,负责接待你们."说着,他和大家一一握了手.



怡雯问:"我们今天是怎么安排的?该怎么称呼你呢?"



他说:"叫我小钟吧, 大家都这么叫. 我带你们先去招待所,安顿下来.然后带你们去吃午饭,午饭后你们休息一个小时左右,我来带你们熟悉一下厂区,然后到财务处报到.你们明天正式来上班实习."



怡雯打量了一下小钟, 他瘦高个儿, 白白净净, 人很清秀. 小钟不是个侃侃而谈的人,但该说的一句不少说,还有时说句笑话,他可能是因为搞财务,人非常细心,他特意带几个人去小商店,告诉怡雯他们如果洗漱用品不够,可以在这里买,还嘱咐大家中午可以去洗个澡,并带着他们办了洗浴卡.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小钟过来说本来想请他们出去吃个饭,但他得加班,因为白天都忙着陪他们了,有些工作他必须自己做,他是新提的科长.组长小张说:"已经够麻烦了,不必吃饭了.我们可以自己解决."小钟就告诉他们附近都有什么地方吃饭,或者就在招待所吃. 





离开财务处,怡雯对大家说:"现在天还亮,咱们坐车进城吧,到那儿去吃.我请客."小饶,小李是非常好说话的人,没意见.但组长小张有些犹豫,他说:"刚来就出去?咱们还得讨论一下明天工作的事呢?怡雯说:"正好出去边吃边说."



组长一妥协,他们就去坐车了,一上车听司机说最晚一班车是晚上七点钟回厂,他们不得不打道回府.司机问你们出去干什么?怡雯说想出去吃饭,司机就告诉他们厂里有一小饭馆不错,有生煎包,芝麻大饼,盐水鸭等.他们问完了就直奔那饭馆去了.



他们几个人吃得很开心,一再为南京的盐水鸭叫好,香而不腻.怡雯和小饶说天天吃都不会厌.结帐时两个男同学说什么也不让怡雯请客,而是争着请,怡雯说谁手里钱多谁请,小饶建议还是各人付各人的,要不她心里不好受.以后日子还长呢,自己付她心安理得.大家就都同意了.



回到招待所快八点了,怡雯和小饶住三楼,小李小张住二楼.他们边说笑边进到楼里,只见在一楼厅里的长凳上坐着一个人在看东西,怡雯眼尖看出是小钟,忙喊一声:"钟科长,你怎么在这儿?"大家就冲到他身边.



小钟站起来说:"我下班来看看你们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没有,都搞好了."大家异口同声的说.



怡雯问:"你吃饭没有?"



"吃了几块饼干,一会儿回家再吃."小钟说.



怡雯就和大家一起推他回家,说:"科长, 可别饿坏了,快回家吃饭."



大家送走了小钟,往楼上走的时候,组长说:"这钟科长好象特别关心我们,连晚饭都不吃."



"他好象关心的不是我,"小李打趣说,



小饶接着说:"他说话时眼睛看着谁就是关心谁."



小张说:"怡雯,你可小心点啊,钟科长可是结了婚的人."



怡雯大声说:"什么?闹了半天,在挤兑我呀,我怎么没觉得他关心我?人家是热心肠,关心群众,你们可真是狼心狗肺,把人想哪儿去了."说完和大家哄堂大笑起来.



第二天上班后, 钟科长给分配了任务, 他们四个人分别在财务处不同的岗位上, 怡雯分在钟科长的科里, 协助他一起工作. 在其他几个小组成员分别去上自己岗位时, 组长小张告诉大家中午时在哪儿见面, 一起吃中餐, 晚上怎样写当天的报告.



怡雯就跟着钟科长去工作了, 一连几天, 他教了她很多东西, 小钟非常认真的教, 怡雯领悟的也快, 她很快就可以自己管帐了. 和小钟一起工作很愉快, 他非常和蔼可亲, 经常和怡雯闲聊一下, 介绍一下这个他长大的城市.



周末, 怡雯和小组的成员约好去南京大学, 张组长有同乡在那里读书, 另外两个小组的同学也会去南大相聚. 小钟在下班前问怡雯: “周末准备去哪里?”



怡雯回答: “我们要去南京大学看看, 还有其他的同学一起在那儿聚会.”



小钟就说: “我是南大毕业的, 我带你们去吧. “



“你周末不和家人在一起?” 怡雯问,



“我刚结婚, 没有孩子, 她去她妈妈家, 我可以陪你们.” 小钟说.



第二天一大早, 刚吃完早餐, 小钟就带几个人坐车来到南京大学, 在学校大门口和另外两组的同学碰面. 怡雯把钟科长介绍给大家. 在参观校园的路上, 几个女同学开始互相小声嘀咕, “哎, 你们注意到没有, 怎么南大有这么多帅哥? 早知道当年应当考南大.”



怡雯说: “你瞧我们科长也是大帅哥吧, 他也是南大的,”



小饶说:"你们不知道, 怡雯特美,天天坐在他身边工作,"



旁边几个女同学说:"挨呦,嫉妒死了,咱俩换吧,或者你们组多加几个人吧."



"那可不换,谁不愿意和帅哥一起干活?"怡雯笑着打趣.



几个女同学马上去围着小钟说话去了.怡雯不经意的望过去,发现小钟正盯着她看,她不好意思的马上把眼睛转开.想起了心事.



这个星期以来,小钟有事没事就和她在一起,有时明显的爱碰碰她的手和胳膊,还常碰见他注视她的眼睛.他可能真的挺喜欢我的, 怡雯暗自想.和一个喜欢自己的人一起工作也没什么不好,总比和讨厌自己的人强.但一定要处理好这个关系,不能越界,把事情搞砸了.他告诫自己.



怡雯尽量和小钟拉开点距离,不想找麻烦. 参观完南大,他带大家到云南路上去吃饭,找了一家饭馆,小钟故意走到怡雯身边坐下,怡雯仿佛看到同学们私下里挤眉弄眼,心里有点紧张和不舒服,但表面上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和大家一起说笑. 大家吃完了饭,钟科长请的客.张组长和怡雯执意不肯,但怎么也拗不过他,怡雯就小声对他说:"那下次我们一定要请你."小钟说:"好, 一言为定!"



离开餐馆,另两组的同学要到不同的地方去,大家就告别了.怡雯对小钟说:"钟科长,你也早点回去吧,我们自己在外面转转."



"我今天的任务就是陪你们,我没地方去."小钟回答.



"不用去陪陪你爱人?"张组长问.



"不用,她在她父母家里,她兄弟姐妹周末聚在一起,我妹妹其实也在她那儿. 我已经跟她说了要带实习的学生."小钟忙着解释,



怡雯和小饶就说:"那你带我们去看看风景吧."



小钟带他们去了玄武湖公园,他介绍说这里是古都南京名胜古迹的荟萃之地,是全市最大的综合性文化娱乐休息公园。它位于南京城中,钟山脚下的国家级风景区、江南三大名湖玄武湖之中,是江南最大的城内公园。巍峨的明城墙、秀美的九华山、古色古香的鸡鸣寺环抱其右.玄武湖五洲之间,桥堤相通,别 具其胜。玄武湖公园的水、陆交通独具特色。水面上有快艇、自娱艇、豪华渡轮等;陆地上有法国式小火车,乘坐舒服,视野开阔。



在湖边的长凳上,他们坐下来,望着波光粼粼的湖水,怡雯想念起大伟,他若是在身边该有多好."想什么呢?看你在发呆."小钟走过来问怡雯.



"想我男朋友了,"怡雯说完狡滑的一笑.她看到小钟的眼睛里闪出一种说不清的目光,那是容易让人陷进去的目光,也是令怡雯害怕的目光,是她千方百计要逃避的目光.她接着问:"钟科长,介绍一下你爱人吧."



大家不约而同的说:"对,说说你爱人.她一定很漂亮."



小钟垂下眼帘说:"没什么好讲的,她不漂亮,但人很好."怡雯看到他眼里面好象还有没说完的话.就接上说:"今晚我来请客,去吃小笼包."他们就去了家吃包子的餐厅. 大家高高兴兴的度过了一天.



晚上一回到招待所,就收到大伟的信,怡雯感到非常的甜蜜.她马上回了信,告诉他实习中发生的一切,希望他能早日来玩.



这天一上班,怡雯开始忙着整理报表,小钟走过来说:"怡雯,我要去上海出差三天,去开个会." 



怡雯说:"好,你把该让我做的都交代好,我没问题的."



"我们有两个名额,别的人走不开,我就建议你和我去."小钟说.



"真的?,那行吗?"



"处长说行,就是你回来要和我一起写个报告."



"那好,肯定完成任务."怡雯对能去上海开会感到十分兴奋,她从未去过上海,小时候经常读"上海少年",对这个神秘的大城市感到很好奇.她还想能先熟悉一下上海,等和大伟再去时就可以做向导了.



怡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小组的其他成员,大家都说这是个好机会,组长小张说:"我们都不在,你自己得多小心,多做记录,回来要写报告呢."怡雯说:"会的,钟科长他会帮我的."



第二天一早,厂里的小车就停在招待所门口,小钟跑上来帮怡雯拿行李,因为只是三天,怡雯只有一个小行李箱.小车把他们送到了火车站.他们登上了从南京去上海的火车.一路上,怡雯坐在小钟的对面,两个人说说笑笑, 无话不聊,小钟拿出买的零食, 让怡雯吃. 他讲起了自己成长的故事.从他口里怡雯得知他的父母都是医生,还有一个妹妹.他曾经在南京大学学哲学,毕业分配到这个厂.开始分在机关工作,后来他自己对财务感兴趣,就托关系调动到这个处.才不到三年, 就提升到科长. 而且极有希望升到付处.



他问了怡雯家里的一些事情,又问到了她的男朋友,怡雯就简单介绍了一下大伟.小钟说:"你男朋友他真有福气." 怡雯马上对他说:"跟我说说你爱人吧."



小钟低头不语, 沉思了一会儿说:"她是我妈妈医院的护士,她不漂亮,但心地善良.很老实.我妈妈喜欢她."



"那你呐?"怡雯问,



"我当时失恋了,我爱一个外地女孩儿,她是北方人.但她毕业分到了外地老家,我曾经想到她那儿去,但我家里坚决反对,他们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我就劝她考研回来,但她说不想吃这个苦.她人长得漂亮,有很多人追她,几个月后,她写信来要和我分手.我当时一急,就买了张火车票去她家了."小钟停顿了一下,喝了口水,看着怡雯又开始道来.



"她其实还是爱我的,但是觉得没办法在一起.我不能去她那里,她又不想来我这儿了.我当时热血沸腾,心想我说什么也得和她在一起,我要调到她那里.我就和她有了那种关系.那几天我们天天在一起,难舍难分.我是打定主意到她那儿去了."小钟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把头低下去.



"那后来呐?"怡雯忙问,把水杯递给他."后来,我没有去成,我爸和妹妹天天吵,妈妈天天哭.妹妹说我要是为了那个女的离开她,她就不上学了,跟我一起去."



他低下头,痛苦地流下了眼泪,低声说:"我太对不起她了,一辈子也不能原谅自己."怡雯很震惊,不知道小钟还有这样一段悲伤的故事,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她赶紧把带来的纸巾递给他说:"别难过了,你瞧你,都快把我给弄哭了." 



小钟擦干眼泪,红着眼圈看着怡雯.怡雯被看得不好意思,问他:"她现在也结婚了吧,还好吗?" 



小钟低下头说:"听说不好,她丈夫脾气不好,总拿她不是处女这件事来羞辱她,她说想要离婚."



"你们还有联系?"怡雯问,



"没有,她恨死我了.她的消息都是从她的好友那儿得知的,我无颜再见她.到死都欠着她的."小钟又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怡雯想转一下话题:"你爱人是你妈喜欢的女孩,对吧?她一定很乖."



"是,她是一个心地很好的人,对我很好,可我已经没有爱了,我把全部的爱都给了那个女孩."小钟又抬头看着怡雯.怡雯笑了,她问小钟:"你总是盯着我看,是不是我长得象你那个女孩?"



"你这小东西怎么这么精灵?"小钟也有了点笑容.



怡雯说:"我还纳闷,你怎么会对我这么好?原来是长得象你的心上人."说完就呵呵笑了.



小钟赶快说:"也不全是,你本身也是个好女孩."怡雯马上接着问:"说说我哪儿好?"



"聪明能干,爱说爱笑,善解人意,还有漂亮."小钟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怡雯马上打趣说:"大帅哥这么夸我,我可有点骄傲了,快别夸了."



小钟笑着拍了拍怡雯的手说:"和你在一起,总是让人特别开心."怡雯说:"从现在开始到回南京,我们只说高兴的事,不再提不开心的事,好不好?"小钟点点头.



怡雯又问:"能不能问问你多大了?"小钟不加思索地答到:"比你大八岁."



"你怎么知道我多大?"怡雯有点不明白,



"我看过你们的实习申请表."小钟说,



"你敢偷看档案?"怡雯指这他鼻子,



"我负责你们的实习,是理所当然的看,不是偷看,你这小东西."小钟笑着刮了一下怡雯的鼻子.



白天会议日程排得很紧,第一天晚上吃完饭,小钟就去他亲戚家了,他父母给亲戚带了东西要他送过去.他问怡雯要不要一起去,怡雯说:"这恐怕不好,还是你自己去."



第二天会议结束很早,怡雯问小钟:"这么早,出去转转吧." 小钟问:"想去哪儿?" "哪儿都行,只要是景点."怡雯回答,"那我带你去城皇庙,在那儿吃晚饭,然后晚上去外滩.""好,那就走吧."怡雯不想浪费一点时间.



他们逛了城皇庙,小钟不断给怡雯照相,还给怡雯买了个真丝的大围巾做礼物.怡雯说: “那今天晚上我可就请你吃饭了.” 小钟说: “到时候再说.”



逛完后, 他们去吃了南翔小笼包. 当然是小钟请的. 他说大哥怎么能让妹妹请客. 然后他们就坐车到外滩去.



在公交车上, 小钟站在怡雯的旁边, 他虽然瘦, 但很挺拔. 一路上怡雯觉得很过意不去, 就抬头问他, “你喜欢什么? 我想送你个礼物.” 小钟低下头, 轻轻掐了一下怡雯的下巴说: “不用礼物, 对我好一点就是礼物.” 说完他把一只手搭在怡雯的肩上. 怡雯想闪开, 又怕伤了他那本已脆弱的心, 就没敢动, 心里盼着快点到站好下车.



他们来到外滩, 暮色已经降临. 这里聚集着众多的沐浴在爱河中的年轻人. 非常浪漫. 怡雯想等大伟来看她时, 一定要来逛逛外滩. 享受一下这里浪漫的气氛. 他们沿着黄埔江边慢慢走着, 走过一对对谈着恋爱的青年男女, 江边那些带着殖民主义色彩的欧式建筑闪硕着万家灯火, 整个外滩弥漫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柔情浪漫.



怡雯和小钟走着走着, 行人开始稀少, 怡雯说: “走得太远了, 你看人已经很少, 我们往回走走好吗?”



“我喜欢人少的地方, 来, 看看奔腾不息的江水,” 小钟说着拉着怡雯的胳膊走到江边. 他们并肩站着, 怡雯挪开一点想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一阵海风吹来, 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小钟马上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怡雯的身上, 怡雯转身看他身上只剩下一件短袖的内衣, 她立即拿下小钟的外衣, 递给他说: “别把衣服给我, 你自己冻病了怎么办?



小钟说: “没事, 我怕把小妹妹冻着.” 怡雯仿佛觉得这象是大伟说的话. 就把衣服推回来, 两个人就这样你推给我, 我推给你. 突然, 小钟一下把怡雯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用衣服把他们俩裹在一起. 说: “这样我们就都不会冷了.”



怡雯被这突然发生的意外事件搞懵了, 她感到头脑很不清醒, 在这浪漫充满柔情的外滩, 在对对情侣的包围当中, 她似乎觉得是大伟在抱着她, 她伏在他怀里一动不动, 听到他的心在砰砰的跳, 他身体的温暖在一点点传到她的身体, 她不再觉得冷了. 怡雯抬起头来, 望着眼神迷离的小钟说: "不早了,咱们回去吧."话音刚落,小钟就用自己的唇盖住了怡雯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怡雯终于头脑清醒了,她轻轻推开了小钟,她怕伤害他,就把脸贴在他的胸前,故意用轻松的口吻说:"钟大哥,我们怎么会这样?你可是结了婚,我也有男朋友."

小钟用手抚摸着怡雯的头发,轻声的说:"是缘分吧,你知道我的心早就死了,我以为再也不会爱上什么人了.那天一见到你就好象死了的心复苏了.有你在办公室,我每天都盼着快点去上班,好象生活有了新的希望."



怡雯说:"没想到我还有这么大的作用?看来这次实习我们双方受益呀."她边说

边想从小钟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小钟不让她出来,对她说:"我真怕你离开我,别

走了,毕业后来南京吧."



"这个可能性不大,不过你把我当成你妹妹吧,我只有一个弟弟,没有哥哥,咱们

认个兄妹吧.这样,你永远都不会失去我."怡雯提出建议.小钟说:"我能经常见你吗?你毕业后会留在北京?"



"如果不出意外,我会留在北京,可能会留在学校教书."怡雯回答,"你和你男朋友怎么样?关系已经定了?"小钟问.



"定了,我们打算结婚."怡雯回答.小钟叹了口气说:"我怎么没早点认识你?"怡雯尽量轻松地说:"这就叫迟到的爱."



小钟说:"走吧,怡雯妹妹,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他们就开始往回走,怡雯边走边笑着说:"当然,哥哥和妹妹没必要离开,你得对嫂子好啊,再生个漂亮的宝宝,叫我姑姑."小钟拉住了怡雯的手说:"你这个小东西,太狡猾.我不会让你逃走,你等着吧."



"你可别乱来,已经结婚的人,是要对你妻子负责任的."怡雯对小钟说.



"那得看这是什么婚姻,我的婚姻是个错误,我根本不爱她.当初不该和她结婚,当时没顶住家里的压力,其实是害了她"小钟心事重重地说.



"大哥,我知道你一定很苦,我理解你,别太委屈自己."怡雯想安慰他.小钟把一只手放在怡雯的肩上说:"你知道,我可以考研去北京,考到你们学校,你们系."



"什么?可别,那可就太乱了.你还是老实呆在南京,你爸爸妈妈,还有你妹不会放你走的."



"那你等着看吧."小钟坏笑着说,



"哎呀,这不是怡雯吗!"迎面有人喊出她的名字,怡雯一愣,定睛一看,她吃惊的张大了嘴......



未完待续

本页被读过1477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477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2.后来呢? 这都过了一年多了小说也没续上啊?虹♀2011-06-20 14:44:11
1.彩虹,还在继续这篇小说吗?俺还在盼着呢。。。三羊♀2010-05-23 16: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