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彩虹的博客







登录名


你在哪里 (三)


2010-04-29


怡雯跟着思宇坐汽车到他家里去, 一路上她心里很不舒服, 怕万一大伟来找她怎么办 ? 要是他也坐这辆车碰上她和思宇可就惨了. 自己是一点也不想和思宇再有什么联系了. 怎么会在分手了这么久还要去他家里?

她想起曾经听室友说思宇有了新的女朋友. 因为这一年来她一门心思都在大伟身上, 根本就没太注意思宇. 听到她有女友还很为他高兴, 毕竟两个人曾经爱过, 当然希望他过得好.

怡雯站在高大的思宇旁边, 思宇还象以前一样把手放在她的肩上, 怡雯推开了他说: “ 我不是你女朋友了, 注意点.” 思宇看着怡雯, 他眼圈有点发红, 把手放下, 表情严肃地瞪了她一眼, 就望别处去了.

沉默了一会儿, 怡雯觉得特别扭, 就主动打破沉默说: “听说你有了新的女朋友, 带我去你家, 不怕她生气嫉妒?”

思宇问: “ 谁说我有女朋友? 谁啊?”

“我室友看见你和那个大高个女孩一起走来着.” 怡雯说.

“她想和我好, 我没同意.” 思宇说.

“为什么, 她挺好看的, 又跟你一样, 打球的.” 怡雯问.

“没感觉.” 思宇似乎不想再说什么.

他看着怡雯问: “那小子, 你那男朋友是哪儿的? 不是咱们学校的吧.”

怡雯看看思宇, 说: “不是, 科学院的.”

思宇又问: “他哪儿比我好?”

“你真想知道? 他特别有男子汉的宽容大度, 比你对我好.” 怡雯快速地告诉他.

“我对你还不好? 那你对我好吗? 你从来都不再乎我.” 思宇有点愤愤地说.

怡雯马上制止思宇:”你看, 又来了, 你比我大一岁, 可是,你从来都不让着我, 为一点小事儿就跟我争个没完, 还说对我好?”

思宇把手放在怡雯的肩上说: “我嘴上不让你, 可心里是爱你的. 别的女孩处处顺从我, 可我偏偏心里只有你.”

怡雯看着思宇, 心里挺难受的, 她知道这就是两个人没有缘分. 他们是在一个舞会上认识的. 那天晚上,她和几个同学去跳舞, 思宇和他们班的几个男生一起来邀请她们跳. 怡雯和他的一个同学跳了好几个舞, 后来思宇才来邀她. 思宇个子高, 跳得有点笨, 踩不到点上. 他紧张地告诉怡雯说之所以没邀她跳就是怕被笑话. 怡雯笑着说: “没关系, 我来教你吧.” 后来, 那一晚上思宇就霸占了怡雯,跳完一个又一个, 好多人都认识他, 也就没人再来邀请怡雯跳.

后来舞会结束, 思宇就对怡雯说: “明天星期天, 我们同学一起出去玩, 你跟我一起去玩吧.” 思宇在学校里那么引人注目, 怡雯跟他跳舞时就感到了别的女孩的嫉妒和羡慕, 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和思宇一起玩得很开心, 从那以后他们就成了恋人. 但相处久了, 两个人的矛盾就开始出现. 怡雯和思宇都是有良好的家庭环境, 都是好学生, 在家里和学校都是备受关注的宠儿. 结果两个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 希望从别人那里得到更多的爱, 却不太懂得给予爱. 所以相处越久矛盾越多. 怡雯甚至怀疑思宇并不是很爱自己, 所以两个人经常若即若离, 关系时好时坏.

很快, 他们到了思宇的家, 这是在三里河的一个大院里, 他家房子够大的, 有三,四间屋子. 思宇有他自己的房间. 一进门, 他的父母妹妹都迎了出来, 还有他的老祖母. 一家人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怡雯.

思宇妈妈说:"请稍休息一下, 饭菜马上就好. "思宇就把怡雯带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很干净, 摆着一张床, 一个衣柜, 两个书架, 一个多抽屉的书桌. 书桌上放着一个小型音响和几本书. 墙上则贴满了各国名运动员的画儿.

思宇把音响打开, 放了怡雯很喜欢的古典音乐, 德沃夏克的E小调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 怡雯说: “你还记得我喜欢这曲子?” “当然,” 思宇回答. 说完, 扭一下头让怡雯往他床头看, 在床边的小柜子上, 台灯边是一个相框, 怡雯觉得很眼熟, 就走过去拿起来, 原来这是她和思宇在香山红叶下的合影. 她当时靠在思宇的身上, 思宇的一双手扶在她的肩上.

照片让怡雯回忆起他们在一起那些快乐的时光, 她觉得有点晕, 自己还爱思宇吗? 怎么搞的? 难道对思宇还有感情? 她赶快把这个念头打消, 自己爱的人是大伟, 思宇已成为过去. 现在自己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 不可能再回头了.

怡雯对思宇说: “还是把照片拿下来撕了吧, 让你新的女朋友看了不好.”

思宇板着脸把像框夺过去, 放回到床头柜上, 说: “又不是在你家, 你管那么多干嘛.”

《自新大陆》优美的音乐旋律透露出一股浓浓的乡愁, 怡雯突然感到有点想家, 她不由得感叹说: “思宇, 你真幸运, 有一个温暖的家.”

思宇一下子走到怡雯的身边, 扶着她的肩膀说: “我的家也是你的家, 以后你就常来家里吧”. 怡雯抬起头来望着思宇, 奇怪怎么他变得这么体贴人, 这不象是以前那个思宇啊? 思宇一下子把怡雯抱在怀里,她感到很紧张,这时, 他妹妹思明敲门说:"饭好了,快来吃饭."

思宇的妈妈准备了一大桌子菜, 他妈妈是上海人, 同济大学的高才生.也是个非常好的厨师, 上海菜做得比餐厅还讲究. 有一道汤是腌篤鲜, 菜点有醉鸡, 酱鸭, 红烧黄鱼, 烧笋烤夫, 雪菜毛豆百叶等好几个菜, 其中几个菜怡雯都是第一次吃. 还有个甜点酒酿汤圆. 吃饭时思宇的妈妈对怡雯照顾有加, 她特意坐在怡雯身边, 和思宇一起不断给怡雯夹菜, 让怡雯心里觉得很过意不去.

席间大家谈笑风生, 思宇的爸爸和奶奶也都表现得很喜欢怡雯. 使她觉得很温暖.可能是吃食堂太久,怡雯觉得在思宇家吃的这顿饭是她长这么大以来最好吃的上海饭. 她开始知道上海的菜真好吃, 也感到上海人很会生活. 特别是思宇的妈妈, 是既心灵手巧又有非凡的气质. 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怡雯的妈妈是北方人, 也是个能干的女人, 在家里面食做得多, 她做的韮菜盒子, 饺子包子特别好, 但是绝对没有思宇的上海妈妈那样把菜做的那么精致. 怡雯事后跟妈妈写信描述说, 思宇的妈妈真是手太巧了, 她把家里布置得非常漂亮舒适. 自己也打扮特别得体. 端庄秀气, 跟她可以学习很多东西, 她真是一个非常优雅的女人. 怡雯简直是崇拜起思宇的妈妈.

整个一晚上, 她们聊得很投机很开心. 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她让思宇带怡雯回学校. 临行时, 她拿出一个大包, 递给怡雯说: “这是一些吃的东西, 还有一个电热毯. 一条裙子,特意给你买的.”

怡雯马上说: “谢谢阿姨, 东西我不能要, 心意我领了.”

思宇妈妈说: “不要紧, 你一个人在北京, 我们就是尽一点小力.”

思宇把包拿到手里说: “妈,时间不早, 我们得走了”.

一路上, 思宇显得非常兴奋. 他对怡雯说: “你看, 我家里人都很喜欢你, 你以后常来玩吧.” 怡雯说好. 马上又觉得不妥, 这怎么行?

她说: “这可能不行, 我有男朋友的.” 思宇听了马上把头转到别的方向.

到了宿舍楼下, 思宇把包递给怡雯说快拿上去, 怡雯忙推让说: “我真的不能要, 你自己留着吧.”

思宇不太高兴地说: “你要不拿着, 我就送上去, 你不怕室友都看见?” 怡雯不知道该说什么, 愣在那儿.

思宇拉过她的手, 把包放在她手里说: “快上去吧, 再见.” 就转身走了.

怡雯一打开宿舍门, 住在门口的立融就说: “你男朋友今晚来找你了”,

怡雯一惊, 忙问: “什么时候?”

立融说: “是晚饭后吧.”

怡雯又问: “你跟他说什么了?”

立融说:"我说你和朋友出去了,不过我没有说是谁."

怡雯感激地说:"谢谢,我得去打个电话."说着就跑下楼去. 

她忙不迭地拨了大伟的电话,心里十分焦急和担心,又有些紧张.等了一会儿,听到了大伟的声音,她觉得心里很紧张,心都要蹦出来了.

大伟不说话,怡雯说:"我今天出去了,不知道你会来."

大伟还是沉默.怡雯说:"那过两天我们再见,好吗?"

大伟突然说:"我现在就去见你,你二十分钟后在楼门口等我."

怡雯马上回楼上告诉室友,她一会要出去,稍晚点回来,正好一个北京同学也要晚回来,所以大家就说别有太大声音就行了.她赶快去刷牙洗了脸,又把第二天的书包整理好,一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就下了楼.

一出楼门,便看到了大伟,她跑到大伟的身边,喊了声:"大伟",就去拉他的手.

他挪开她的手说:"你是不是和他在一起?"

怡雯脑子好象麻木了,她不知道该怎样回答.看她急得都要哭了,大伟说:"说实话,我不会再意."

怡雯喘了口气告诉大伟整件事情的来胧去脉,并说:"我跟他真是完了,我爱的是你,他知道的."

大伟严肃地看着她,还是沉默.怡雯问:"大伟,你生气了."

大伟拉了一下她的胳膊说:"走,到那边坐下说."

他们走到人少的地方,找了个长凳,坐下后,大伟还是忧心忡忡,沉默不语.

怡雯说:"你还不说话,那我可回去了."看见大伟痛苦的脸庞,怡雯也感到很难受,她含着眼泪问大伟:"大伟,你是不是因为这事儿不爱我了?"

大伟转过头来看着怡雯,猛地一下子抱住了她, 在她耳边说:"你告诉我实话,爱我还是爱他?"

怡雯不加思索地回答:"爱你,"

大伟亲了一下她的脸颊,在她耳边又说:"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他现在没有女朋友,我已经找人打听过了."

"打听过了,什么时候?"怡雯抬起头来吃惊的问,

"就今天."大伟回答并带着点怪笑.怡雯心想你原来不是为导师干活,是打听思宇去了.

怡雯说:"大伟,我和他好过半年,我们性格不合适.你不用担心."

大伟沉思片刻对怡雯说:"我得找他谈谈,如果有必要,你能当面告诉他你已经不爱他了?"

怡雯楞住了,不知说什么好.大伟说:"你必须让他知道你们不可能了,不然他还会来找你的."

怡雯说:"我和他都分了一年了,不过从未想到他会再来找我.大伟,还是让我和他讲清楚."

大伟说就怕你说不清楚,怡雯建议两人写封信给思宇,让他不要再介入他们的感情.大伟觉得还有道理,就决定一起写封信.



信写得很清楚,没有给思宇留下什么破镜重圆的可能性,怡雯亲自去了思宇的教师宿舍,但思宇不在,她就把信放在他床上,告诉他的室友一定转告思宇她来过了.



思宇没有再来找怡雯, 过了两个星期, 怡雯收到思宇妈妈的电话, 她很惊讶. 思宇妈妈说欢迎怡雯常到家里玩, 她和她们全家都很喜欢怡雯.



她还说想请怡雯帮帮她女儿思明的写作, 思明马上要考大学了, 就是写作不太好, 想请怡雯给她辅导一下. 怡雯听了不知该不该答应, 就说考虑一下再给她答复.

怡雯不想让这件事影响她和大伟的关系, 就和思宇妈妈说最近比较忙, 而且还马上要去南京实习了, 实习一走就是三个月, 给思明的辅导还是等一等再说. 他妈妈很通情达理, 说什么时候都成. 不要勉强.



还有一个多月就去实习了, 大伟和怡雯几乎一两天就要见一次, 情到深处, 仿佛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大伟是个特别体贴入微的人, 他把怡雯当成小妹妹, 总是百般呵护, 出去玩时, 更是要替她把一切都准备好, 帮她拎包很怕累着她. 怡雯经常被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她觉得大伟真是个好男孩, 自己太有福气了.



一天, 大伟来找怡雯, 问她想出去玩玩吗? 怡雯告诉他说: “我想去承德, 看看避暑山庄.”



大伟说: “好, 我也有这个想法, 我这就去买票.” 说完, 两个人就去火车站买了两张下个周末的票. 大伟和怡雯都分头请了两天假, 加上周六, 周日, 一共有四天.



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 他们来到位于河北省承德市北部的承德避暑山庄, 两个人来到旅馆登记, 他们俩的房间是挨着的. 把东西放好, 大伟马上来敲 怡雯的门. 他进来就帮着怡雯放好带来的零食和衣物. 他对怡雯说: “假如我们结婚了, 就不需要住两个房间了.” 怡雯微笑着看了他一眼.



大伟走过来抱住怡雯, 在她耳畔轻声问: “宝贝儿, 你愿意嫁给我吗?”



“嗯, 愿意.” 怡雯回答.



大伟激动的一下子把她抱了起来, 怡雯赶紧说: “我要先泡个澡, 一路上太脏了.”



“那我和你一起泡,” 大伟说. 怡雯忙推开他说: “那可不行, 等我洗完你再来.”



怡雯把电视机打开, 让大伟看着电视等她. 她就进到浴室里开始放水. 并把带来的小收录机打开, 准备边听音乐边泡澡. 等到浴缸里注满了水, 她脱衣把自己埋在冒着热气的水中. 怡雯闭上了眼睛, 陶醉在轻柔浪漫的保罗. 莫里埃音乐声中. 经过几个小时的火车颠簸, 怡雯感到有点睡意, 她就半睡半醒地泡在水里.



朦朦胧胧之中, 她感到大伟的嘴唇贴在了她的嘴上, 她马上迎合着, 两个人开始热吻起来. 一会儿, 大伟说: “我能进来吗?” “嗯,” 怡雯轻轻地回答. 大伟快速地脱下衣服, 把自己浸在浴缸里. 他们俩的身体在水中紧紧的缠绕在一起, 柔和美妙的音乐伴着热水的蒸气, 怡雯仿佛感到自己 达到了幸福的顶点……



随后几天, 他们手拉着手游览了秀丽的山庄风光, 去了小布达拉宫, 班禅行宫. 湖区等, 和心爱的人一起欣赏大自然的美景, 真是幸福的生活比蜜还甜. 大伟说: “真不想回去了, 让时光就停留在避暑山庄吧.”



几天的时间过得飞快, 一眨眼就要启程回家了. 这次旅游使大伟和怡雯的感情又进了一步. 两个人都觉得离不开对方了. 在回程的路上, 大伟让怡雯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和怡雯商量着等暑假时见见双方家长, 谈一下结婚的事.



未完待续

本页被读过1231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231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