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毕静的博客







登录名


诗书孽(七)


2011-07-09


夏日傍晚,中医院门诊部。像往常一样,她在等杰克来一起做托福题。她已经通过了考试,他还差一大截。

爸爸说的没错,男人一旦与女人发生了关系,就不再珍惜了......

这是她从父母处获得的唯一的性教育。她一直将之当座右铭,守身如玉。可爸爸没说打了结婚证也一样呀!

他俩都需要那纸文书,他有它才能申请新房;她有它才没有移民倾向。

二月底在居委会的楼梯间划的押,四月份他发难了:要嘛在一起生活一年,要嘛立即离婚。她想用行动表白心迹,这才跟他在一起了。可打那以后,他就不要她了。五一节又在他家厅里打地铺,等了他一宿,到黎明时分才迷糊过去;忽然被他弄醒了,上下一阵乱搓,舌头往她嘴里乱捅,就又走掉了......

今天要好好问问他。

“阿伯你好!”是杰克浑厚的声音。守夜的老伯总是开门让他进来。

她站在宽阔的楼梯顶,看着他往上走。杰克的模样,老是令她心生爱恋。儿时那圆脸蛋,不知何时已被轮廓鲜明的坚毅面容所代替。他的眼睛是典型的中原人的类型,细长而往上翘;笔挺的鼻梁,使长而宽的脸显得很端正;嘴巴老是抿着,基本上没有笑容,可双唇却比女孩还红润,很性感;他的步态很特别,有虎背熊腰之感,看起来比他实际身高要高。多年来她知道不少女孩子想跟他好,可他除了她,没约会过其他人。

她迎上去,想亲亲他,他扭开了。

“今天公安局又找到单位来了,”他说。还是他那条“四五运动”的尾巴,她知道的。他这些年来,不管是下乡插队期间,还是回城进建工队、读大学、毕业后到了工贸系统,一直跟王希哲那群人保持着联系。公安局的用语,属于反革命外围组织。王希哲被关起来以后,妻儿的生活很困窘,他不时会去接济她们。“有个人越了狱,他们来看看我有没有干系。”

杰克和她走进了肿瘤科的器械间,那儿有张大桌子,他俩一直在那上学习的。

杰克一伸手,把台灯关掉了。

“不行!老伯会上来巡的!”她小声说。

杰克没搭腔,管自脱了裤子,往桌上一躺,捉了她的手往上放, 要她搓他。

她心疼他,就由着他了。

老伯果真上来了。他俩在黑暗中屏住气息。

杰克糊了她一脸,走了。

那天他们没有学习,她也没问要问的话。



本页被读过1431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431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2.闺怨毕静♀2011-08-25 11:24:02
1.遐想之乐/31,
你说我"小小说写得不错",可写到今天,这里就彻底成了敏坛了,没辙!
毕静♀2011-07-09 14:5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