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兰馨的博客







登录名


小说: 海归和女记者 (三)


2011-07-07


( 三)


人往往在经历了生活中的巨大挫折之后,会逐渐成熟起来。由于这次感情上的磨难,子琳因祸得福,找到了真爱。李宽是真心地爱她,并不计较她和许一平的事,他待她如同父亲待女儿,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备至。他其实只比子琳大四岁,但他性格成熟稳健,仿佛比她大了许多。他拉着子琳的手,游遍了桂林的每一个角落。他们乘船下阳朔,上山看梯田,住农家旅馆吃农家饭,他用刚买的尼康相机,精心地为子琳拍下了无数张精美的照片,他告诉子琳不能浪费她美丽的倩影。

回到广州,他们对亲戚和朋友们宣布了这个喜讯,并告知大家他们将于新年结婚。子琳的家人都为她高兴,特别是她的父母。他们老俩口很喜欢李宽,总是说这个孩子既懂事又孝顺。当然他们也曾喜欢过许一平,都把他当成女婿了,谁知道煮熟的鸭子也能飞?子琳一直没有告诉他们许一平在国外还有老婆,老俩口以为他就是有几个孩子,老婆早就离了。咳,这都是命啊!命中注定有这一劫,子琳太爱许一平了。通常在世上,太爱的东西反而得不到,生活中这样的事比比皆是。女人,还是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然后把自己的爱献给孩子,子琳认定了李宽。

许一平自从离开了与子琳同居的公寓后,在天河新区租了一间两室两厅的公寓。他让妻子和小女儿住一间,自己和小儿子住在另一间,分开这么久了,要住在一起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他的感情还大部分留在子琳那里。此时的许一平发现妻子还真比自己想象的利害,有本事深藏不露啊。这次一回国就稳准恨地打了他的七寸。他舍不得孩子,这是他的软肋,子琳怕丢工作,妻子看得很清楚,用这两下子搞定了自己。许一平想暂时离开子琳,好好想想。现在一切都太乱,他本想能在周末或晚上去看看子琳,没想到妻子竟然来了个三陪,早陪晚陪周末陪,或者用孩子把他粘得不容脱身,他能做的就是发个短信了。妻子处理危机的技巧不俗,不愧为名校毕业。每天对他百般体贴,还经常拉着他的手祷告,也不知妻子什么时候信了教,反正经常用圣经来教育他,告诉他上帝是反对夫妻离婚的,结了婚就得一辈子在一起。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许一平就这么迷迷糊糊地听了上帝的话,疏远了子琳。

冬天到了,转眼之间又到了感恩节,这一年要过去了。许一平决定带着全家回加拿大过节。从温暖的中国南方回到冰天雪地的加拿大,许一平冻得直打哆嗦,但当他们回到久违而陌生的房子,见到长子长女,岳父和岳母后,感觉还是很亲切。这是离开子琳半年多来,许一平唯一感到心情真正愉快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这几个月是怎么过来的,被亲情和孩子栓着,离开了心爱的人。他曾经私下里痛恨自己的懦弱,患得患失!他也不得不承认妻子是个厉害角色,在抓住老公这方面很有办法,她吃准了他离不开孩子,就用孩子和上帝做武器把他套得牢牢的。其实他经常思念子琳,但又狠不下心来伤害妻子和孩子,毕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他犹豫不决,更受不了亲戚朋友的指责。

看到他们一家都回来了,邻居麦琪的父母邀请他们全家去吃火鸡大餐,孩子们都非常高兴。许一平去店里买了葡萄酒,啤酒,南瓜派,妻子还烙了一大盘发面芝麻大饼,准备拿到麦琪家去。

一到麦琪家,她的父母热情地招呼他们。寒暄了一会儿,另外两家人到了,火鸡大餐开始。每个人都用盘子捡了自己喜欢的食物,坐在不同的地方开始用餐。许一平和孩子们坐在一起,他无意中发现麦琪的父亲和妻子格外的亲热。他们刚一见面就来个亲吻,他好像还亲在了妻子的嘴上,这个发现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另一家的男主人比尔是个嘴巴不停讲黄色笑话的人,在吃饭当中比尔和麦琪的父亲马克小声打趣道:“你女朋友回来了。”马克对比尔挤了下眼睛,马上又用头点了下许一平的方向,示意他说话小心点儿。比尔笑着拍了一下马克的肩膀,也回挤了一下眼睛,就站起来走开了。

许一平的好奇心上来了,他以前就怀疑老婆私下里有点事儿,会不会和马克有什么关系,不然比尔怎么会这么说?他想等大伙都喝得半醉了,再问问,说不定比尔或是麦琪母亲雪莉会漏出点八卦来。因为有了这个想法,他没敢怎么喝,只喝了一瓶啤酒,一杯红葡萄酒。便凑到比尔那帮男人堆里,聊完棒球聊篮球,聊完大学队再聊专业队,跟比尔混了个倍儿熟。比尔是个大酒桶,喝得最多,已经超过半醉,估计这时候连男女都分不清了。许一平趁热打铁,假装不经意地问起了马克和自己的妻子。比尔真的是醉了,毫不在乎地告诉了许一平,他妻子和马克是情人,时间还不短呢!

许一平顿时感到胃里面翻江倒海直犯恶心,整个一透心凉,看来妻子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在自己和子琳同居时,她这边也没闲着,给他来了个红杏出墙带上了绿帽子。那个马克中等身材,是意大利后裔,比许一平还矮点,但长得英俊潇洒,口才极佳,是个大情圣,特别讨女人喜欢。大家都在热火朝天地聊着天,他发现马克的确和妻子非常亲热,但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火鸡大餐在晚上十点钟就结束了,因为第二天还有人要上班。

派对后许一平开始厌恶妻子,按理说他自己都和子琳同居了,但对妻子和别人有一腿他还是接受不了。男人真不是个东西,自己怎么着都成,女人就不成。他忍不住心里骂自己。骂归骂,他开始冷淡妻子,对她碰都懒得碰一下。他没想到,这种做法的后果,就是把妻子推向了马克。

两个星期后,马克家开周末派对,这家人特别爱玩,经常开周末派对。妻子问许一平去不去,他说当然去,派对上能认识那么多人,有吃有喝有玩,不去白不去。

这个派对来的人很多,都是成年人,没有孩子。酒预备很多,什么白兰地,威士忌,伏特加,杜松子,红白葡萄酒应有尽有。马克年轻时做过酒保,自己会调各式鸡尾酒,真是烈性酒比食物还多。许一平看不少人都敞开了喝,心情郁闷的他也跟着大喝起来,他是想驱走这些天来的阴霾。派对热闹非凡,厅里的灯都开得暗暗的,半醉的人们谁也认不出谁了。一直到午夜,许一平忽然感到好长时间没见到妻子了,会不会和马克在一起?他想到这儿猛打了个激灵,马上站起他去寻找。马克家的房子比较大,有五,六个睡房,黑灯瞎火的,他手里拿着酒,晕晕忽忽的,一间间若无其事地查看。最后,他发现一楼拐角不显眼的地方,有一间运动房是锁着的,他试着推推,但没推开,他靠在门边听了一下,好像是有人在说话,因为派对上太吵,他不能断定是否是妻子和马克。

他想了想,然后去找马克的法国妻子雪莉,说他想看看她的运动房,因为自己也想搞一个。雪莉是个热心肠,马上带着许一平去看自己的运动房。他们来到房门口,雪莉去开门,发现是锁着的,就开始拍门,问是否有人在里面。房里面一片沉默,雪莉和许一平对视了一下,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摇摇头走了。许一平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来,这里正好可以看见那运动房的房门。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只见马克和自己妻子从里面出来,暗暗的灯光下,他看见妻子的头发和上衣都有点凌乱,但马克还好,跟没事儿似的。一出来马克就和妻子低语了一下,然后就拍了拍妻子的肩膀,亲了她一下,走了。

许一平坐着没动,他有点怒火中烧。一刻都呆不住了。他气妻子自己红杏出墙,还要把他和子琳的事给搅和了。他快速找到妻子,说肚子不太舒服,就和妻子提前离开了派对。回到家,孩子们都睡了,岳父母出去旅游了,许一平冷冷地甩上门,看都不看妻子一眼,就径自上楼去了。他等了半天,看妻子没上来,就走到楼下,妻子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呢。

许一平站在她的面前质问:“你和马克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妻子斜了他一眼,

“我看见你们俩从运动房出来。“ 他愤愤地说,

“你看错人了。”妻子看都不看他一眼,

“行了,别装了,没看错,就是你!你们把门锁着运动?”许一平不无讽刺地说,妻子不抬头,低头不语。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同意离婚?”他问,

妻子说:“为了孩子,不想拆散这个家。”

“是他不想娶你吧?”他酸溜溜地问,

“我没想离,你在中国跟别的女人同居,我在这儿就不能跟别人玩玩?”妻子大声反问,

“可以啊,我不予干涉,但我们得离婚,我们的婚姻该结束了。”他也大声回答,

“你休想!”妻子怒冲冲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吼了一声,就上楼去主卧房了。

许一平上去把枕头被子拿到了岳父岳母住的房间,他打定了主意,这婚离定了,他本来就和妻子没了感情,她爱的是子琳,为了这个家和孩子,他忍了这么长时间,让情人受了这么多苦,他得回中国,再续前缘。
小说: 男海归和女记者 ( 四)

昨天

第二天一大早,许一平去找了个中国律师,开始起草离婚协议。这回他也效仿妻子的做法,晚上回到家,把四个孩子招来开了个小会,他告诉他们:“爸爸妈妈要离婚了,其中原因现在不便告诉你们每一个人,回头会告诉大哥和大姐。但你们记住,即使我们离了,还是你们的父母,还会照顾你们,爱你们.”

妻子还是不离,这次长子长女开始劝母亲说:“你们俩人都有了别的人,你干嘛还不离?爸爸那边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离定了,你再耗下去,对你自己不好,对我们也不好,还是签字吧,对大家都好!”妻子心里有自己的主意,坚决不离。许一平说那就正式分居,两个大孩子一个上了大学,另一个马上要上,都自己决定留在加拿大。两个小孩子跟母亲住加拿大的房子,许一平返回中国,但每月需付给妻子一笔可观的赡养费。

许一平是人在加拿大,心已经飞回到中国,他想回到子琳身边,可这么久都没见面,还可能吗?她会不会已经找了别人,和她还能一切从头开始吗?他打算给子琳打个电话谈一谈。 这天,许一平拨了子琳的电话, 子琳没接,他不知道是她故意不接还是根本没听到。他算好了时间,在子琳那边的清晨又拨了她的电话,这回子琳接了电话,当她听出来是许一平时,有些吃惊,然后淡淡地说了一句“没想到是你?”许一平听出来她还没完全睡醒,就简单寒暄了几句,他没有把自己要离婚的事告诉她,心想还是回去再说吧。

许一平回到了广州租来的公寓里,把行李放好,这里还有不少妻子和孩子的衣服,他把它们都包好,想等过阵子送给别人或者寄回去。他感到自己的生活是一团糟,妻子和家都没了,他心里实在是接受不了妻子的出轨,给老公戴绿帽子,而且还是和邻居老外!在他这种老中男心里,女人只要是被老外玩过了,那就等于废了,不管是什么金枝玉叶,天生丽质,也没有老中男再想要了,这是个心理问题,他觉得脏,虽然自己并不干净。子琳这边他也很惋惜,毕竟是曾经真心相爱的人,当初自己那么坚定地离开家,子琳是个决定的因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他不应该离开子琳,他有点恨自己优柔寡断,总是狠不下心来,现在倒好,不该失去的永远失去了,该得到的却没有得到。自己成了个孤家寡人,他不服,他要找子琳,一定争取把她说服,回到自己的身边,想找个新的人来代替她可是没那么容易!

他每次打电话约子琳,都被她婉拒,他不死心,一连几天不停地打,并发短信,最后子琳答应第二天下午和他在星八克见面,一起喝杯咖啡。许一平希望通过这次见面能说服子琳,一切从头开始。

他这天提早来到星八克,占了个好位置,他知道子琳喜欢喝什么样的咖啡,就点好,告诉服务员等子琳一到就上来,他还给子琳买了一束红玫瑰。子琳来了,他上去给了她一个拥抱,他感到子琳明显的和他保持距离,以后的谈话都是客客气气的,他们不再亲密。简单的寒暄后,谈到他们之间的事,许一平说自己很对不起子琳,请她能原谅,他们从头开始。子琳的眼圈有点发红,她沉默了一会儿,对他说:“一切都太晚了,如果这是几个月前,不是没有可能,但现在。。。“ 他不死心,拼命施展手腕企图说服她,一个小时后,子琳说让她回去想想,再给他答复,说罢就告辞了。

一连几天,许一平度日如年,他几次都想打电话给子琳,但忍住了。终于他收到了子琳发来的一封长长的电邮,里面讲述了他离开她那半年多的痛苦经历,也谈到了李宽无私的帮助和他们现在的关系。她告诉许一平,她曾经以为他们会过一辈子,但事与愿违,他离开了她。人的一生也就那么几次机会,如果没有珍惜,就永远的失去了,她说他们的缘分尽了,这是无法逆转的事实。

看罢电邮,许一平哭了,难道爱情就这么不堪一击?别的人怎么折腾都没事,自己就小折腾一把,搞得鸡飞蛋打!他恨自己,感到压抑得想跳楼,他趴在床上心乱如麻,想找个渠道发泄,就握紧了拳头往墙上砸去,手砸出了血,但他仿佛感觉不到痛。过了一会儿,还是痛不欲生,他想出去喝点酒吧,让酒精来麻痹自己。他给另一个海归朋友张刚打了手机,张刚是北京人,从法国回来创业的,事业很成功,他们在广交会上认识后,成为生意上的朋友,经常约在一起吃个饭喝个酒什么的,他也认识子琳。

两个人约在一家西餐厅见面,饭桌上许一平异常沮丧,打不起精神。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面对张刚疑惑的目光,他忍不住红着眼睛把自己的苦闷全倒了出来,他对张刚说:“真是太痛苦了,死心都有了。”

“没想到老兄在北美这么多年,还这么死心眼,女人哪儿没有?只要花钱,什么天仙都是你的。”张刚说着掐灭了手中的烟,他说:“走吧,今晚陪你去玩玩,玩完就好了。”说完,他打电话回家说今晚不回去了,有个重要客户。

张刚带着许一平来到了一家有名的夜总会,很高档气派,许一平是第一次来这里,他问张刚一晚上得花多少钱?张刚说今晚照着两万花吧,你第一次来,咱要它的头牌来陪。在这种场合,脸熟和钱真是个好东西,他们果然得到了夜总会里的头牌。这个姑娘被称为雪儿,她看起来二十多岁,一米七的身高,匀称的身材亭亭玉立,美丽端庄的面容,举止投足都很典雅,许一平问她是否是大学生,她回答说是。张刚和她很熟,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他告诉雪儿要好好陪陪许哥,他刚离婚加失恋,堕入人生之低谷。雪儿微笑着点头,随即就温情脉脉地为许一平斟满酒杯,她陪着他一杯接一杯的喝,直到两个人都有点醉了。

然后张刚建议她把许哥带入房间内休息,许一平在雪儿的搀扶下来到了里面的一间隐秘的房间。房间里布置得很豪华温馨,里面应有尽有,特别是那个温软的席梦思大床很吸引人,雪儿说:“许哥你躺下吧,我来给你按摩。”她说罢就开始给许一平脱下了鞋袜,又开始帮他脱下外衣,内衣和外裤,许一平只穿了件内裤就趴在了床上,雪儿一边按摩一边和他聊着家长,她的温柔体贴,让他感到很舒心,同时也勾起了他失去家庭失去子琳的悲哀,可能酒会令人伤感吧,他禁不住像个孩子似地哭了。雪儿柔声地开导他,像母亲一样抚摸着他,使许一平产生了一股抑制不住的雄性欲望,刚进来时,张刚告诉他可以做任何事,这个女孩今晚是他的了,他不顾一切地把雪儿揽在怀里,开始疯狂地吻她的唇,她的脸,她的身体。。。。。。

这一晚改变了许一平的人生观,他从此不再鄙视夜总会还有里面的小姐们,反而感到她们很美,并且非常陶醉于此。他开始流连于风月场所,找小姐,说得难听一点是嫖妓成了他的一大嗜好。当然他挑的都是些有档次的,美丽的大学生小姐,年轻,有文化,有活力,他喜欢上雪儿,但也深知凭他的经济实力还不可能每次都得到雪儿,雪儿是个高价的小姐。

有一次,他与雪儿谈的很深,他问她:“有没有想过结婚嫁人?”

雪儿告诉他:“当然想,但要等等,等多挣些钱,或碰到个特别有钱的人再嫁。”

他明白雪儿,她深知自己容貌出众,想利用美貌为自己钓个金龟婿,对风月场所的女人还能要求什么呢?还不就是钱吗?许一平慢慢的感情变得很淡漠,他感到自己心里已经没有爱了,有的只是欲望,不可抑制的欲望。他还和张刚几个客户一起去了几趟荷兰,在那个人欲横流的城市里,他沉迷在毒品和美色之中,肆无忌惮,大麻和另类的性游戏彻底摧毁了他的神经,无休止的欲望使他更加堕落,他完全失控了!

在许一平频繁地流连于风月场所,恣意纵欲的时候,妻子寄来了她已签了字的离婚证书。当时,在他离开加拿大后,邻居马克一家由于换工作也搬走了。妻子开始到加拿大人的教会去做礼拜,她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也感到和许一平已经没什么希望。在教会里她认识了一个大她十来岁的白人医生,他人非常善良,家庭环境也不错,他的妻子一年前因病去世,渐渐的妻子和医生走到了一起。妻子卖了他们共同拥有的房子,把归他的钱打入他在加拿大的帐户里。

正式离婚后,许一平更加沉沦在声色犬马之中,和女人在一起就是发泄肉欲,小姐换了一个又一个,然而这长久的,没有任何感情的欲望的发泄又使他常常痛苦和绝望。

许一平是个真正的孤家寡人了,他感到精神空虚到了极点,常常彻夜不眠,最后是靠着安眠药来睡觉。他渐渐发觉自己有病了,是心病,他时时感到自己很失败,很孤独,对生活失去了兴趣。他开始鄙视自己的身体,开始瞧不起那些为了钱而人皆可夫的小姐们,更瞧不起他自己,他甚至再次产生了死的念头。

有一天早晨,他在一夜失眠之后,绝望之极,他想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吧!想到这里,他决定给孩子们打个电话,跟他们告个别。他和几个孩子分别讲了话,心里稍微轻松了一些,这时他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想见见子琳,他打了子琳的手机电话,心里想如果子琳不接,这可能就是命,这辈子就永别了!没想到,子琳接了电话,许一平说了声“喂”就不出声了,他百感交集,不知该说什么,子琳关心地问他:“一平,你过得怎么样?”

他说:“我们可以一起吃个饭吗?我最近身体不好,想见见你,若不见,可能就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子琳问:“怎么说得这么严重?身体怎么不好,不会这么严重吧?“

“挺严重的,你来吧,吃饭时我再告诉你。“许一平说,

他们来到一家西餐厅,为的是安静的环境,许一平一见到子琳,仿佛觉得昨天两人还在一起似的。他给子琳讲了妻子和他离了,她也嫁给李宽了,自己的心情糟透了,他没有知心朋友,非常忧郁痛苦,甚至不想活下去了。子琳听了后真的为他担忧,她敦促他尽快去看医生, 可能他得了忧郁症。他们分开后,子琳马上动用医院里的关系,帮他预定了一个神经科的主任医生。她随即打电话给许一平,让他第二天就去看医生,许一平对子琳说她是他的福星,如果不是她,他可能就进了另一个世界。

不出所料,医生的诊断结果是他得了忧郁症,比较严重,需要每天吃药。子琳建议他回天津家里去养病,或者把爸爸妈妈接来一起住,互相有个照料。她很担心许一平,毕竟曾经相爱过,她说他可以随时给她打电话,他们不再是恋人但还可以是朋友。许一平不敢把自己沉溺于风月场所的行为告诉子琳,他怕她以后不再和他来往了,他还决定回天津一段时间,和父母住在一起,离开这个城市的淫秽场所以及他熟悉的小姐们,把这个嫖瘾给彻底戒了。


几天以后,他打电话跟子琳告别,告诉她自己回天津的决定,并把离开的日期和航班告诉了她,他期待着子琳能送送他,但她并没有说要送,这使他感到非常酸楚和失望,正巧到外地做生意的张刚这些天回来了,他就请张刚送送他,张刚欣然答应。这天上午,张刚和他的另一个哥们开车来送他去机场,在他办好了托运手续之后,准备去过安检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来,是子琳!许一平激动的心怦怦直跳,他高兴地跑过去,握住子琳的手问:”还以为走之前见不到你了,怎么在这儿?“

子琳回答:”我在采访南方航空,今天一天都在这里,走吧,我送送你,我有通行证可以过关。“

子琳说着就陪他过了关,他们一直走到登记口,许一平登记前给了子琳一个拥抱,说了声谢谢你。子琳对他说:“好好养病,争取早日康复。”他说一定会的,说罢便登上了飞往天津的航班。

子琳目送着载着许一平的飞机渐渐消失在空中,她才松了口气。其实她知道许一平的很多经历,她还关心着他,毕竟曾经在一起那么久,不是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吗?许一平哪里知道,子琳认识雪儿,她们是在一次文艺界的派对中相识,雪儿那时认识了一个电视导演,已经和夜总会彻底告别了。

那是个偶然的机会,雪儿得知子琳是许一平的前女友,现在有个很疼爱她的先生,就把他后来的事都告诉了子琳,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子琳为许一平的这种处境感到很痛心,但她已无能为力,只能默默地为他祝福了。世上的事有时就是这么令人不可思议,谁想到许一平还会来找她?而她还能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帮到他,想到这里,子琳甩了一下头,快步走出候机大厅,她要早点回家,今天是她的生日,先生要带她去吃生日大餐,只见她的脸上现出了甜蜜的笑容。。。。。。 (完)

请勿转载,本文纯属虚构


本页被读过1817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817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20.不是有人给你续了《海归和女记者》吗? 作者好像是个男的,写的真棒,你能给转载过来吗?虹♀2011-08-05 03:27:21
19.13。兰馨
“看了你贴在信仰坛的贴子,想知道你想说明什么?让老夫老妻重燃爱火?象年轻时?那可能吗?我觉得很多中年人不想折腾,即使生活平淡,也会老老实实牢牢地守着的。你还是放宽心吧,守住你自己的就好了,何必操别人的心呢?”

---------------------------------------------
假美女、假胸、假情、假意都能忽悠一个四十出头的男孩,凭什么我们自己能在海外闯天下的女人就不能重燃生命之火了!
不是能不能重燃愛火的问题,而是想不想燃的问题!

我看现在中国什么样的女性都不缺,缺的就是懂得真愛的女人!
虹♀2011-08-05 03:24:31
18.人物分析:
子琳:

\\\"咳,这都是命啊!命中注定有这一劫,子琳太爱许一平了。通常在世上,太爱的东西反而得不到,生活中这样的事比比皆是。女人,还是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然后把自己的爱献给孩子,子琳认定了李宽。\\\"

----------------------------
又有一位男性被“博览群书,知识渊博”的女记者给和谐了,现在国内把“关监狱”叫“和谐了”对吧?李宽同志的情商也不及格啊!

等柴米油盐孩子公公婆婆把女记者给废了后,李宽行长也会不满足仅仅“把自己的爱献给孩子”的家庭婚姻的。

还把这种爱当作“淑女的爱”呢! 这个简写的“爱”字里少了颗心!
虹♀2011-08-05 03:12:44
17.13 “放宽心”?
我可以对很多事情放宽心,就是不肯放过作家笔下许一平这种不知道自己分量的愚蠢的男性。

放过这种没长大的男性,就太对不住那些好男人了!
虹♀2011-08-05 01:07:42
16.13 兰馨,
“女人当自强”不是“女强人”的强。

现在有太多的男性和小三糟蹋为婚姻和孩子牺牲自己的女人了。
我们这一代女性本来在肉体和精神上已经被长不大的男性折磨的奄奄一息,还要在被“总长不大”的男性和“可爱、有文化”的年轻女性践踏了“一个女人的牺牲和信任”后继续被文人们用笔墨再践踏一次。

“牺牲和信任”也该有自己的尊严!
此贴被虹于2011-08-05 01:18:40修改。
虹♀2011-08-05 00:58:37
15.14毕静,
人若能在掌管一切的上帝面前谦卑下来,面对人生的挫折和背运,寻求祈祷上帝那里来的智慧和信心,凭信心做出正确的选择,抓住上帝永恒不变不离不弃的愛去面对伤害过自己的人,环境可变,对生活的态度不变,坏事可以变好事。

相反,人若心中没有掌管一切的神灵,必然什么事情都敢做。 问题是什么快乐都只能临时满足一下内心的需要,在不断地追求和折腾中必然会把好事变坏事。

风水轮流转,没有只走背运的人,也没有只走好运的人。 悲剧大都是一个个错误的选择累积起来的。
虹♀2011-08-05 00:44:09
14.兰馨,
这么多朋友来你这儿,不像我,老在拍乌蝇:-)

虹,
我想这里兰馨主要用的是讽刺的手法,你是希望她从一开始就多点同情,让角色讨人喜欢些?像曹禹的雷雨,那里头的人物要多折腾有多折腾,但仍有悲剧美。

毕静♀2011-08-04 19:37:21
13.虹写得挺有意思,我写的小说是反映当今社会的一种现象,并不代表我喜欢里面的人物。

我不想对别人的感情做任何评价,但也在思考是否所有的婚外感情都是欲望,而没有爱。

看了你贴在信仰坛的贴子,想知道你想说明什么?让老夫老妻重燃爱火?象年轻时?那可能吗?我觉得很多中年人不想折腾,即使生活平淡,也会老老实实牢牢地守着的。你还是放宽心吧,守住你自己的就好了,何必操别人的心呢?


兰馨♀2011-08-04 17:45:31
12.兰馨,

你的故事写得很好。 就是不喜欢故事里的人。
虹♀2011-08-04 08:25:19
11.我觉得平淡的生活不等于无聊,折腾的人生也不一定就精彩。

吾临天下笔下的人物受大环境的影响,许多的悲剧是不能把握的,每个人物的命运有着说不出的伤悲。

兰馨笔下的许一平、他老婆、他情人的悲剧都是他们自己折腾出来的。 看着可悲。

首先就没看出女记者爱上许一平什么,能聊到一起的人多了去了,婚姻和爱情的基础是彼此信任,没有信任连朋友都算不上,不过是爱上了个“心中偶像”而已。

许一平即没有让自己快乐的能力也没有让别人快乐的能力,不过是人到中年有点地位而已,很快也会步入老年了,找个年轻的女人是靠外在的力量来证明自己还不老而已,这人基本上就是个废人。

见多识广的女记者自愿当第三者,哪里有半点儿的聪明才智?哪里有半点儿明辨是非的能力?哪里有半点儿自知之明? 不就是一张年轻漂亮的脸吗? 这种外在的“美”能经得起她折腾几年呢?

许一平的老婆不与时俱进地培养自己的内涵,先生有了外遇不马上补救还自己也找外遇,1+1=3算两遍就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了? 什么逻辑思维啊? 这能算国内最好的学校出来的好学生吗?

不管怎么说也大度点儿,给LG一次自由选择的机会嘛,还应该主动感谢女记者在人家太太不在男人身边时免费为别人的男人提供女性服务。 顺便把四个孩子每半年也送给女记者成全LG的新关系(孩子爹也有养孩子的义务和权利啊)。 自己给自己放个长假,出去做个长期旅游,万一女记者带着四个孩子洗衣做饭还能跟她LG关系越来越好,谦卑下来,跟人家学学。 上帝关上一扇窗子一定就会打开另一扇窗子, 跟国内女记者学好后至少可以在下一个婚姻里找到幸福。 我敢担保,离婚证还没下来,那对“相爱”的男女就坚持不住了。

有些麻烦不过是婚姻的承诺才能忍受的,要是没有承诺、没有付出、没有牺牲,有几个婚姻能坚持下来啊? 有些男同学会在Mall里抱累了老婆买的东西,直接就送给路过的年轻漂亮女人了!
此贴被虹于2011-08-04 08:19:19修改。
虹♀2011-08-04 07:36:03
10.虹,这个世界就是由不同的人组成的,有人爱折腾,有人喜平淡,你不喜欢,不折腾就是了。同样, 每个人喜欢的人也不一样,你喜欢的,可能别人会觉得不怎么样,而别人喜欢的,你觉得不过如此。我觉得世上一切不必强求,随它去吧。

兰馨♀2011-08-04 06:38:47
9.虽然是瞎编的,在现实生活中也是有人经历过的,可能比小说还精彩。

小说里除了李宽和那几个孩子像正常人,其他的主要角色都有性格缺陷,看不出有啥可“爱”的! 更不明白人为什么会这么折腾自己。
虹♀2011-08-03 02:09:28
8.欢迎瞎编,小说都是编的。:-)

兰馨♀2011-07-19 01:25:36
7.兰馨,
很高兴看到你的作品,写得不错,可以看出你仍然维护传统的家庭,婚姻和真爱的价值。支持男人海归等于肉包子打狗,明摆的事,哈哈!有时间给你瞎编几段。

网景♀2011-07-18 19:04:16
6.老知青,我写完就回国度假了,是一个素不相识的网友为这小说写了续集,有意思。但TA 还没写完,等写完再说吧。
兰馨♀2011-07-10 17:55:07
5.兰馨,
你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大家嘴里不说,心里是有数的。这儿的朋友水准较高,轻易不发议论;但只要是好作品,大家都会由衷地为作者高兴。

我想,只要我们不懈怠,坚持笔耕,写有普遍意义的东西,总有一天,我们会写出有生命力的作品来。
毕静♀2011-07-10 00:02:57
4.谢谢老知青喜欢,发现文章贴在这里没有什么反馈。:-)

兰馨♀2011-07-09 21:41:39
3.兰馨:
终于看到你写的小说了,很吸引人,一口气看完的。还有续集?贴上来看看!

是否还写了其他的?期待着!
一老知青♀2011-07-09 02:44:50
2.谢谢,有个网友为我写了续集,写得挺好的。 等有空把它贴出来。兰馨♀2011-07-07 19:33:46
1.一口气读完了,总的感觉是有情节,人物对话有特色,结尾转温暖给人希望。

一起努力。
毕静♀2011-07-07 19:1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