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兰馨的博客







登录名


小说: 海归和女记者 (二)


2011-07-07


( 二 )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之后,多伦多到了,许一平办好入境手续,取好行李从航站出来,就看见妻子和几个孩子在迎接他。妻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面带笑容,亲热地上来抱住了他。回到家,放好行李,妻子提议全家出去吃饭,他被带到城里最好的中餐馆。孩子们见到久别的父亲真是亲热无比,一家人其乐融融。饭后回到家,几个孩子一直缠着他说个不停,直到他困的眼皮都耷拉下来,就匆匆洗漱完,倒头便睡,连给子琳打电话报个平安都忘得一干二净。

子琳这边等得十分焦急,她很担心发生什么变故,就忍不住打了他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许一平的妻子。她猜到是子琳,便冷冰冰地低声说道:“你胆大包天啊,这么不要脸,破坏别人的家庭,还居然敢把电话打到家里来?”说罢,没容子琳反驳,就狠狠地撂下电话。

子琳这一天过得忧心忡忡,仿佛在油锅里煎熬,她开始有种不详的预感。到了晚上,许一平终于打来了电话,子琳马上问他怎么这么晚才想起她?他说回家后被四个孩子团团围住,后来因为时差的原因,他早早就睡了。子琳想了想,觉得没必要追究下去。

沉默了一会儿,子琳问“一平,你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还在进行”他有点底气不足地说,

“你还是快点办好回来吧,这边还等着你呢。”她说,

“好,尽快!”许一平如释负重。

这晚上许一平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折腾了一夜。他想还是离吧,自己已经不适应北美的生活了。第二天他终于和妻子摊牌,他说自己对不起她和孩子,但离婚后他会出钱抚养孩子。妻子这时显示出了名校毕业生的素质,她平静地说“想离婚没那么容易,得让孩子们来听听咱们的谈话,看他们同意不?”说罢,她把四个孩子叫来,好像是训练过似的,孩子们早有准备。待孩子们坐定,妻子说:“你们爸爸在国内找了小三儿,要跟妈妈离婚,不要你们了。”

话音刚落,四个孩子立即围上许一平,七嘴八舌,一致反对,他最宠爱的小女儿更是抱住他的脖子嚎啕大哭起来。孩子们的哭声,喊叫声使许一平不知所措,心乱如麻,他只得暂时闭嘴,来哄几个孩子。

为了打消他离婚的念头,妻子使出了浑身解术,百般温柔,让许一平感到这个妻子是多么的美好,这个家有多么的温馨!另外,孩子们坚决不接受他们离婚,除非他狠心不要孩子了,他哀叹:离婚可真是没那么容易啊!

几天一晃就过去了,许一平该回中国了。他此行的目的是一个也没达到,后来他还真没敢提起离婚的事,那种天下大乱的阵势,他真是受不了。许一平心里想,还是劝劝子琳吧,反正每天跟她一起生活,和真正的夫妻有什么区别?不就是没有那张纸吗?子琳才貌双全,为什么还在乎那张纸?也许将来妻子寂寞得太久,自己就想离了,到时候他许一平只需要签个字,也没有那么大的思想压力和负疚感了。想开了,心里豁然开朗,天似乎都蓝了许多。

妻子还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都很平静。他心里想,夫妻是不能长期分开的,看着都那么生分。和妻子虽躺在一张床上,可是感觉却像个陌生人。回来这两个星期,他们只做了一次,还是在妻子百般挑逗,无限努力,却没什么情调下完成的,仿佛是在完成任务。但妻子这如狼似虎的劲头却让许一平吃了一惊,四十多岁的女人真是不得了,妻子以前好像没这么大劲儿的。别是自己不在跟别的男人锻炼出来的,他猜想妻子可能也有了什么人。

他临回国前一天晚上,把和他最亲的大儿子叫出去跑步,大儿子已到了青春期,有点反叛,特烦妈妈管东管西管天管地。他拐弯抹角地问大儿子:“你妈是不是有不少朋友啊?”大儿子点点头。

“有什么特殊的男性朋友吗?”他接着问。

“ 不清楚,没有吧,她和麦琪的父母关系不错,经常一起出去玩。” 儿子说。

麦琪是大女儿的同学,父母分别为白人和拉美人,他家的邻居。 他知道大儿子每天只顾着忙自己的事,哪有闲功夫操心他妈妈! 想问问大女儿,又打消了念头。女儿对他去中国很有怨言,她过去和爸爸很亲近,许一平这一走,让她特别伤心,当听到妈妈说爸爸有了小三儿,不要她们了,这伤心又转化为愤恨。她是坚决反对爸爸和妈妈离婚的人,就是知道什么内情也断然不会告诉爸爸的,许一平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登上了回广州的飞机,心情一点不轻松,他知道子琳可能会大发脾气,也说不定会提出分手。他这一路在飞机上都没闲着,不停地考虑怎么能留住子琳,可是留了初一能留得到十五吗?他甚至改了行程,推迟两天回来,就是不想让子琳来接他。他知道她要去上海出差,他回到和子琳的家,把给她和她家人的礼物都放好,琢磨着怎么和子琳交待。

子琳回来了,他去机场接她,一见面,两人就紧紧抱在一起,真是小别胜新婚啊,他不禁感叹!他们来到花园酒店的餐厅吃完晚饭,回到家里,还没等他喘口气,子琳就问:“离婚证拿了吗?”看来她已经憋得太久,忍不住了。

“哪儿有那么快?加拿大可比不了中国,麻烦着呐。”他只有对子琳撒谎,他不是个爱撒谎的人,但对这事儿没办法,他得留住她。他告诉子琳耐心等待吧,早晚都是她的人了。

子琳以为他妻子签了字,就是等离婚证了,因此没有再追究。她每天班照上,日子照过。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子琳被通知到人事部去一趟,部长要亲自见她。她一路上琢磨着出什么事了,没理由人事部长要见自己呀? 到了部长办公室,部长让子琳坐下,然后把门关上,子琳意识到事情可能比较严重。

部长开口问她:“最近工作和生活怎么样?”

子琳说:“还好。”

“听说你和男朋友住在一起?”

子琳点点头。

“你男朋友叫许一平?“

“是。”她有点紧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男朋友的太太从加拿大来台里,指责你破坏他们的婚姻!”部长严肃地看着她,接着说:“你解释一下吧。“

子琳瞪大了眼睛,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腾的站了起来!“什么?我破坏他们婚姻?”

部长示意她坐下,别着急。子琳把她和许一平是如何认识,怎样发展起来的感情一五一十都告诉了部长。她说:“刚开始真是不知道他是有妇之夫,后来知道了,他说和妻子没感情了,在办理离婚。”

部长撇了一下嘴说:“男人惯用的伎俩!”

“他不像是个说谎的人,我相信他。”

“ 他太太去找台长了,还要去妇联,事情再闹大,你就别想再留在台里工作了。“部长严肃地说,

“那我该怎么办?”子琳有点害怕,

“让他赶快搬出去,和他妻子把事情处理完,要离要和,你都别掺和进去。”部长很坚定,

“你让我们分手?“ 子琳不甘心地问,

“不分,你有什么办法?等她再来找领导?还想不想干下去了.”

“好吧,让我想想。“

”你要好自为之啊,现在多少人都想进台里工作,你才貌双全,有大把的前途,可别为了所谓的感情,去当第三者,把自己给毁了!“

子琳离开人事部,回到办公室。她心乱如麻,脑子一片空白。这个许一平是怎么回事儿,居然把事情搞得一团糟!不是说他太太同意离吗?怎么现在来单位闹了,看来这女人可不是个省油的灯,阴一套阳一套。

她给许一平打电话,没人接,她估计他一定是和妻子在一起。此刻子琳心急如焚,什么也干不下去,便请了假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让许一平搬出去,她还真舍不得,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把他已经当成丈夫了,以为他离了婚就顺理成章成为他的妻子,可现在。。。。。。

她想和人聊聊,自己实在是理不出头绪来,不说出来非得憋出病来。和女朋友说怕成为别人日后的谈资,还是和李宽说吧。李宽是她多年的朋友,湖南人,当年在大学里就认识了,是她忠实的崇拜者。李宽现在是一家大银行支行的行长,他人很能干,个子不算高,但很结实。他一直是她最好的朋友,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可以什么都说不需要担心的朋友。

李宽在开会,但还是接了子琳的电话。子琳说她有急事,生死攸关的,一定要见他。他说现在走不开,等开完会,安排好就来,并要她先什么都别做,哪儿也别去,在家等他。

没有多久,李宽来了。子琳把事情的原委如实给他叙述了一遍,中间说到许一平,她忍不住哭了。李宽铁青着脸,一直耐心地听着。到了后来,他气得忍不住说:“这个欠揍的畜牲,自己没离婚,就来糟踏别人。”

子琳制止他:”你别骂他,他是想离的,但他太太不想离,才这么干的。“

李宽打断她说:“你别再天真了,他若是真在乎你,什么也拦不住他,早就离了!“ 李宽让子琳跟他去一个咖啡厅,他说万一许一平回来,免得尴尬。两人在咖啡厅里谈了几个小时,他告诉子琳怎么和许一平摊牌,看他的反应,这次再不能犹豫了。如果许一平不能彻底离婚,就是说他还在乎原来的家和孩子,那她就必须斩断情丝,不能再插足。

子琳心定了很多,晚上回到家。许一平连个影儿都没有,子琳开始打他的手机,关机。许一平一夜都没回来,子琳等了他一夜没有合眼。第二天她请了假在家,望着空洞洞的家和许一平的东西,她悲从心来,趴在床上放声大哭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感到有人在轻轻抚摸她的头,便抬起头来。只见许一平形容枯槁地坐在她身边,眼里布满血丝。

他说:“我要出去几天,考虑一下,我太太和四个孩子来中国了,就在外面等我。”他说着开始收拾要带走的衣服,

子琳拉住他的胳膊,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他看到了,就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说:“我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一声比一声急促。他说: “我孩子在敲门了,得走了,让我这段时间好好想想,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说罢,许一平拿起行李箱走了。望着他的背影,子琳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要永远失去他了。。。。。。

此后的几天里,子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脑子乱得很,每天混混沌沌。她每天收到许一平的短信,只有几个字: 是我不好,对不起你。或者是:我该死,请你相信,我是真心爱你的。子琳每天带着哭红的双眼去上班,她告诉人事部,男朋友已经搬走,工作上一切照旧。她让妈妈搬来一起住段时间,等她心情好了再回去。她有时会想,一定是许一平的老婆逼他,让他离开自己,不然就去电视台闹,他为了保护自己,不得不搬出去。

她很痛苦,每天和李宽还有其他的密友通电话,他们的鼓励和安慰给了她很多温暖,李宽还在每个周末邀她出去玩玩。子琳知道李宽曾经有个女友,她问:“你女朋友呢? 这么陪着我,她没意见吗?”

李宽说:“你都这样了,就别管那么多了,作为多年的老朋友,我有责任帮你渡过难关。将来我有难处,也希望你能在我身边。”子琳说一定会的。

子琳要求多叫上几个朋友一起出去玩,她们分头邀请了好友在周末一起出游,去佛山,肇庆,深圳,珠海,香港等地玩,但每一次都没有李宽的女友。子琳忍不住问他们到底是怎么了?他总是说:“先把你自己的事搞定,别操心我的事。”子琳也就不敢再问了。

时间真是一剂良药,能医治人心灵的创伤。一个多月后,虽然与许一平没见过一面,思念之情还在煎熬着她,但子琳已经能够冷静地对待这段痛苦的感情经历了。她相信缘份,是缘份使她和许一平走到了一起,现在她们的缘分尽了,尽管她是这么的不舍,但她相信他不会回来了。过去的一切就当做是一场梦吧,她这样告诫自己。

几个女友告诉她,找个新的男友是忘记许一平最好的良药。她不置可否,但还没有这个打算。她是个重感情的人,怎么能那么快就从一个人身上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她得让许一平慢慢从心里面消失,而不是利用外力把他生生从心里面赶出去,那么做她觉得对不起那段感情,也对不起自己。她不想责备他,他有自己的苦衷。尽管她们俩最终没有走到一起,她还是相信他的,他是真的爱她。一定是他舍不得自己的四个孩子,也可能舍不得生活了那么多年的老婆。子琳渐渐心态平和了,她反而不怪他了,这说明他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不是个绝情的人,所以自己才会那么爱他。她隔几天就会收到许一平的短信,都是自责的话语,说他太对不起她,太愧对她了,他很痛苦,痛不欲生,每天生活在痛苦的自责当中。他请求子琳原谅他,是他耽误了她的生命,但他还是离不了婚。

几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许一平还是这样经常发短信给子琳,但他们从未再见过面。子琳知道他的太太和两个小孩子都搬回来了,大的两个孩子回加拿大上学,许一平的岳父岳母在那里照顾他们。子琳这半年来经常和李宽在一起,她有预感李宽和女友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但他不说,她是打听不出来的。这段时间里,李宽简直是他的守护神,他开导她,安慰她,安排各种的活动使她高兴。她很清楚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在大学时他就告诉过子琳,她是他心目中的天鹅,为了让她幸福,他甘愿付出一切。那时,她喜欢他作为自己的朋友, 但和他并不来电。在这次大难时,是李宽帮助她走出低谷,从新扬起生活的风帆,她对他有了一种说不出的依恋。

快到十一长假期了,子琳打电话给李宽,问他有什么打算,他说一起去桂林玩吧。虽然子琳多年前去过那里,但是阳朔迤逦多姿的风光还是很吸引人,她欣然同意。他们乘飞机来到美丽的桂林,入住凯悦酒店。选了两个挨着的房间,等洗漱完了,李宽敲门来找子琳。她们走到一楼大堂的餐厅里用晚餐,两个人点了好几个有特色的菜。子琳建议说我们喝点酒吧,他们点了一瓶五粮液,李宽给自己和子琳斟满酒盅,两个人碰了杯,子琳说:“李宽,太感谢你了,你陪我这么长时间,为我终于走出了低谷,干杯!”说罢,两个人喝完了第一盅,这样他们一连喝了两三盅,两人都有了点醉意。借着酒劲儿,李宽打开了话匣子,他说:“子琳,我为你走出来而高兴。你总是问我的女友,今天可以告诉你了。”他又喝完一盅,然后自己又倒满了一盅,接着说:“我和她交往了两年多,是最长的了,除了她之外,还有别的姑娘,有别人给我介绍的,自己找上门来的都不少。但我谁都看不上,你知道为什么?”他用血红的眼睛盯着子琳,继续说道:“是因为我忘不了一个人,你知道这个人是谁!”说罢,李宽伸出一只手给子琳:“我等了这么久,就是希望老天给我机会,让我有一天能够得到你,今天我想知道,真的有了机会吗?”子琳看着这只手,这次她不再犹豫了,伸出了自己的手,放进了他的手心里,李宽把她的手紧紧握住,激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未完待续,请勿转载

本页被读过1688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688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29.兰馨,
我不知道你在写小说的时候是否知道,在国外打离婚都是抢孩子的,抢到孩子了,对方就得付抚养费。 所以当你写许一平的老婆有外遇时,他们离婚时,非但他老婆拿不到抚养费也得不到孩子,她还要给她丈夫和美女记者抚养费。 她在国外,人证物证好找,她丈夫在国内,人证物证都可以造假。 (这种事我也见过)

所以你的故事有很大的扩展空间。
虹♀2011-08-09 15:21:02
28.本帖被虹于2011-08-09 15:13:03删除。虹♀2011-08-09 13:12:00
27.兰馨,

我哪儿能写出“阿兰”的角度呢? 最主要的是我连在北京都找不到北,天津只是带着孩子在天大里走过几圈,对于海归的生活细节更没戏。 我还是觉得写续的“阿兰”可能是个男的。

怎么会没人感兴趣你写的呢? 你看那浏览次数就知道了。
此贴被虹于2011-08-09 09:43:11修改。
虹♀2011-08-09 09:41:07
26.兰馨,
知道动植物有寄生现象吗?虹是微网的寄生现象,现在开了博客,仍本性难改。怪了,她怎么就不给我带点人气去?
毕静♀2011-08-08 22:23:15
25.虹,下这么大功夫?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个写续的阿兰儿是你,对吧?我看你们的风格相似。再说这世上有一个对我的小说超级感兴趣的,给写续的已经足够,我写的又不是红楼梦。:-)

兰馨♀2011-08-08 17:57:16
24.白开水知道自己不关心世界和平和国家大事,这些年实在是没时间,连洗澡上厕所都赶,脑袋里能放得下的就是所有家人的时间表和柴米油盐。 思想境界也就在“家”这点儿事上。 可是堂堂名校毕业生现在把“家”这点儿差事都弄丢了,实在是说不过去。 她刚听说她们年级有的班女生离婚率是75%。 大家的解释是“名校女生有离婚的能力”。

可是白开水不一样,她当初为了家庭放弃了自己的工作留在家里做了全职主妇。 这下倒好,被中国年轻的女妓者把工作给抢了。 这就好比没海归的各行领域里的“民工们”眼看着就拿到退休金时被老板炒了鱿鱼。 她又不是那种争财产的人,她的自尊不允许她变得那么卑微。 她不想要许一平的任何东西。 她只想离得远远的,她可以为他受苦,可以为他放弃自己,但是她不可以忍受欺骗和背叛。

她今天的任务是去用中国护照换身份证。 当年为了办护照得退学还得注销户口。 许多人到了国外就赶命似的抓学位、抓工作、抓绿卡、抓房子、抓美国公民,也不问为什么,只是别人一路狂奔,他们也一路狂奔。 白开水也一样,不过始终没换国籍。 一个是回国照顾父母不方便,另外911事件让她意识到抓什么都不保险,所以也就一直没改国籍。

坐地铁四号线在黄庄下车后,她凭着一些没有改变的标志找到了中关村派出所。 一位中年女警察看了她的护照就问:“婚姻状态还是未婚吗?”她忽然想起离开中国时还是未婚状态,现在与许一平的离婚手续还没办下来,这第一个问题就难倒了她。 她只好说明情况,女警察皱了皱眉头,也不知她怎么填写的。 下一个问题:“职业?”她想起来当年为了办护照退学到街道办事处还当过半年的待业青年, 赶紧回答:“家庭主妇”。 女警察又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仍在待业”。 “有孩子吗?”“四个”
“四个!不知道计划生育啊!” 白开水马上反驳:“国家兴旺,匹夫有责;计划生育,丈夫有责。”

"曾经以为我的家
是一张张的票根
撕开后展开旅程
投入另外一个陌生
这样飘荡多少天
这样孤独多少年
终点又回到起点
到现在 才发觉
哦 路过的人 我早已忘记
经过的事 已随风而去
驿动的心 已渐渐平息
疲惫的我
是否有缘 和你相依
......"

黄庄地铁站附近到处耸立着白开水没见过的办公大楼,一位叫贺清华的歌手和他的伙伴们轮流弹唱着她熟悉的老歌。 地铁站来来去去地晃着新一代匆匆忙忙赶路的人。 只有少数人听到歌声会停下来,听一会儿。 白开水终于用不着赶时间了,她今天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就是太久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她不知道可以做什么,于是她就安静地在风中聆听。。。。。。


此贴被虹于2011-08-08 16:41:54修改。
此贴被虹于2011-08-08 16:57:47修改。
此贴被虹于2011-08-08 17:03:23修改。
虹♀2011-08-08 16:38:48
23.常期繁重的家务和孩子们各种突变的状况已经把白开水磨得几乎什么状况下都能睡着了。 最失落的时候她又习惯性地拿起《圣经》,对她来讲《圣经》要是特殊的书,最好有上帝跳出来替她解决烦恼或帮她想清问题。 万一《圣经》不是神书就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催眠书,就那几本福音书------四本书一模一样地讲耶稣的故事还讲了几千年?老外还天天晚上睡觉前读? 就冲这些肯定是对睡觉有益的。

白开水拿着《圣经》,虔诚地对着空气说:“上帝啊!你要是真实的,就让《圣经》对我说一次话吧!
可不能像外科医生论剑那样让我绕得进去却绕不出来; 也不能像看客讲维护婚姻时建议说连吃饭的碗筷都得花样翻新(万一LG是勤俭持家的呢?); 更不能像老侃出得主意那样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万一LG是那种不许打扮的呢?)。 外科医生的境界太难懂,看客和老侃的要求太高,我实在是已经尽力了。 再化妆也化不会二十岁的光洁度了。 您看着办吧!”

对空气说完话,白开水叹口气随手一翻《圣经》,正好读到微风网站上一老知青整天念叨的《罗马书》第八章:
“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

平时白开水忙,没有耐心读《圣经》,结果因为忙,把LG也忙没了,把家也忙没了,现在倒好,有的是时间,她接着读下去,

鉴察人心的,晓得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照着 神的旨意替圣徒祈求。 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 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 ”

读到这里,工科出身的她又想了:“万事都互相效益”和“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这两句话彼此之间的关系是充分条件、必要条件还是充分必要条件? 她赶紧打住自己的胡思乱想继续读下去:

“因为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他儿子的模样,使他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 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 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 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 ”

就到这里,到这里,白开水已经开始打哈欠了,“休息休息一会儿”。 白开水再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17)
此贴被虹于2011-08-08 05:48:01修改。
虹♀2011-08-08 05:44:37
22.“5、无剑无式
当独孤求败悟出了木剑胜神兵时,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天命,已经不会再怀疑自己的存在。没有了神兵利器的他还是他,这时就已经离无剑不远了。
剑其实只是一种武术形式,当求败能“木剑”时,自然与无剑不远了。最后,他还是冲破了最后的局限。这时的他已经不再是“剑魔”了吧,因为没有了剑,他还是他。”

前三个境界白开水套公式就套得自己都没明白,第四个境界她更没戏了,读到第五个境界干脆直接放弃。 不读外科医生的语录了,也不读职业看客的谈人生哲理了,她知道都对,就是晚了,而且许多人都知道就是做不到。

要不去石久和丁香的小屋逛逛? 听听音乐? 或者去老溜号的小屋看看风景? 可是心乱了,看什么听什么都没用,尤其是老侃的晕菜馆,她现在的状态没去就够晕了。
(16)
此贴被虹于2011-08-07 07:34:06修改。
虹♀2011-08-07 07:32:15
21.工科出身的她没有什么文学常识,不懂得小说只是小说不必当真的道理, 读什么都跟学校训练做数学题似的,有了公式没事就把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西往公式里套。 这么多年了,这锻造出来的思维模式还是顽固地放在她的脑袋里。

看着外科医生的五个境界她就开始套公式了:

1. “利剑无意”
会不会像年轻女孩吸引男性的自然美?那个年龄段的女孩子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为女性特有的味道?

2。“软剑无常”
会不会是那种“窈窕淑女”的人生阶段?

3。“重剑无锋”
会不会是那种在婚姻里男人和女人已经不再为小事吵得“鸡飞狗跳”的阶段?

前面几个境界就跟模糊数学公式似的,套得非常勉强和别扭。 白开水就看着第四个境界亲切:

4。木剑无滞:

她觉得自己这些年的努力让身心透支的很厉害,为了家庭和孩子付出的代价自己身心疲惫、属于自己外在的内容一点点丧失, 就像为了家把利剑卖了换软剑,随后又把软剑卖了换成重剑,现在自己只剩木剑了。

“之前三剑都是神兵利器,这却是木剑。不难看出独孤求败一生都在寻找突破。” 孤独求败是自找的,白开水的“木剑”可不是自己求来的。 不过既然外在条件只剩“木剑”了,白开水也想跟孤独求败学习“木剑”的境界。

-------
由利剑到软剑,再到重剑,如果求败之前的剑法一定要依靠特殊的剑才能发挥出其威力的话,没有了这些剑,他会怎样?如果他手上只有一草一木呢?“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这时的独孤求败是寻找天命的年龄,他要追求的不仅是剑术的境界,还是禅的境界、哲学的境界。而他寻找天命、追逐自己的存在感的途径就是练剑。这时的他已经隐居,他不求胜过什么人,他只求超越自己。他求败,能打败他的也只有新的自己。当用木剑的他能胜过用利剑、软剑、重剑的他时,他才能找到自己的真实存在,证明自己的成就不是靠家境,不是靠“命”,他才能找到自己的天命,从此“无滞”。

---------------
白开水没想自己求败,可是不小心败在中国美女妓者手上了,不久前她读国内的报纸看到“美女记者”几个字还以为是“美国女记者”的缩写呢!

但是白开水也想“用木剑的她能胜过用利剑、软剑、重剑的她”;快要“一无所有"的她也想找到自己的真实存在,也想"证明自己的成就不是靠家境,不是靠“命”",也想找到自己的天命,从此“无滞”。

(15)

此贴被虹于2011-08-07 05:12:04修改。
此贴被虹于2011-08-07 05:12:37修改。
此贴被虹于2011-08-07 06:50:01修改。
此贴被虹于2011-08-07 07:07:06修改。
虹♀2011-08-07 05:10:56
20.独孤求败的五个剑的境界

1、 利剑无意
独孤九剑是求败利剑期所用之剑法。当时求败已经得其精髓(破招与无招)。不看尽天下武术之要,难以创下如此系统的剑法,但二十岁前的求败有这样的条件。他不一定真的有意要破尽天下武功,他这样的原始动机可能与少年IT天才黑进FBI电脑系统的动机一样——贪玩贪有趣。武痴求败可能因为看了很多兵器的精要后有了一点心得,后因志趣而搜罗钻研掌、气等武功的破解方法,把这些总结、汇编成独孤九剑。

2、软剑无常
有人认为求败由利剑转软剑是因为“无招相较,快者胜”,而软剑轻盈快捷,可以获得比对手更快的速度,但不止如此。软剑的最大特点是多变,同一姿势挥出,软剑亦会因初始状态的不同而起到大相径庭的效果。无招胜有招,因为招有常。快者胜慢者,因为快者比慢者更无常。而求败必定是吃透了软剑的所有变化,而达到比别人更无常的境界,因而天下无敌。(刚与柔之变化,也是一种无常)。但是驾御软剑的方法只有一个:软剑是客观存在,它不会让你随心所欲,你只能依它的规律去挥洒,于是不能收放自如。终于有了误伤义士一事了。

3、重剑无锋
这是质的飞跃。由以无常取胜转为以自身的硬件取胜。这可能与其内功修维的提升有关。十多岁时的他当然不能在内力上与天下人争雄,于是讲求的是变化,是无常。而三十岁的时候,内功修维上来了,自然引发他对打破这一格局的思考,最终成就“大巧不工”的境界。

4、木剑无滞
之前三剑都是神兵利器,这却是木剑。不难看出独孤求败一生都在寻找突破。由利剑到软剑,再到重剑,如果求败之前的剑法一定要依靠特殊的剑才能发挥出其威力的话,没有了这些剑,他会怎样?如果他手上只有一草一木呢?“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这时的独孤求败是寻找天命的年龄,他要追求的不仅是剑术的境界,还是禅的境界、哲学的境界。而他寻找天命、追逐自己的存在感的途径就是练剑。这时的他已经隐居,他不求胜过什么人,他只求超越自己。他求败,能打败他的也只有新的自己。当用木剑的他能胜过用利剑、软剑、重剑的他时,他才能找到自己的真实存在,证明自己的成就不是靠家境,不是靠“命”,他才能找到自己的天命,从此“无滞”。

5、无剑无式
当独孤求败悟出了木剑胜神兵时,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天命,已经不会再怀疑自己的存在。没有了神兵利器的他还是他,这时就已经离无剑不远了。
剑其实只是一种武术形式,当求败能“木剑”时,自然与无剑不远了。最后,他还是冲破了最后的局限。这时的他已经不再是“剑魔”了吧,因为没有了剑,他还是他。

---------------------------
“外科医生”说的是什么意思啊?(14)
此贴被虹于2011-08-07 04:23:35修改。
虹♀2011-08-07 04:23:04
19.看完自己总结的自己,白开水十分泄气。 忽然想起教会查经班里学的“智慧妇人”。 “凡事感谢”这招刚刚十二分不甘心地用过了。 好像还没看到啥奇迹。 要不再试试下一招?“读的是什么出来的就是什么”,白开水想了想,对了,要读就读成功人士的言论。 文学城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招数都是盲人指路。 要想找回内心的安宁最好离内心里流露出安宁的人近点儿,不是说“近朱者赤”吗?

白开水内心里认真地祷告了一下,她真的希望能找回自己的心。 无意中,她发现了“无名小卒”放在我爱微风网站上的“外科医生论剑法与人生境界”和“职业看客谈人生哲理”,她停在那里,忘记了为什么而来。(13)
此贴被虹于2011-08-07 04:20:40修改。
虹♀2011-08-07 04:19:25
18.白开水例行公事地感谢完上帝的结果是很快地自我总结出“知己知彼”里的"知己“部分了。 她认真地用忘得差不多中文字写下:
“己”:
-还算会买菜(不考虑讨价还价的因素)
-还算会数钱(只要慢慢看还是能认识那些新钱的)
-还算会做饭(她自信很快就能搞清一勺中国和美国的盐的咸度区别)。
-还算会走路(如果不算走起来几个关节都会痛的感觉)
-还算有文化(除了“正太”、“罗莉”之类的高难词汇)
-还是能走出去的(只要过马路慢慢地等着别人一起过)

看来国内的同学们说的有道理,在美国做家庭主妇还真是变傻了!
(12)
此贴被虹于2011-08-07 04:00:38修改。
此贴被虹于2011-08-07 04:01:29修改。
虹♀2011-08-07 03:58:51
17.[试着咬牙切齿地“感谢"上帝 ]......虹,写得好。
你是今天第二个提醒我的人。

昨晚睡不着时,只晓得跪起来哀哀地求。。。。
今晚要改成这样:

感谢再一次教训我---您有完没完!
我明白您总是给最好的,一切都是您的美意---不用太好呀,已经够了!
毕静♀2011-08-06 12:36:50
16.”亲爱的救主, 我在天上的父:

我感谢这二十多年的海外生活!

我感谢这二十年一心一意为家庭的生活!

我感谢自己这二十年学会了洗衣做饭,也会管理“柴米油盐”之类的事情了!

我感谢忙得忘记了我们那个年代学过的中文!

我感谢忙得丢了老公!

我感谢忙得找不到老同学了!

我感谢忙得找不到过去的我了!

我感谢除了付出还没搞清自己得到了什么!

我感谢想不起来自己学了什么!”

这时白开水的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想起来了------学会做饭了! 至少可以给年老的父母做饭了。 师母说了,学会心存感激,学会在任何境况下积极地生活。 白开水终于找回了点自我,冲出家门直奔早市,看着新鲜的绿菜她又开始感激回到了北京,觉得找回自己有点儿希望了。 最后一算钱,三十二元七毛八。 白开水从口袋里拿出一堆花花绿绿的人民币,一张一张地研究哪张是五元、哪张是五毛...,刚把钱认清了,又忘记该给多少钱,卖菜的不耐烦地又说了一遍价钱,白开水也顾不得跟当初否还是一个价了,赶紧把钱一张一张地往上加,慌乱间再次把颜色相似的五元当五角, 两张钱换了一下又忘记前面的数,她终于放弃认钱的挣扎,把钱直接放到卖菜人的手里,无可奈何地说了句:“您看着找吧!”

(11)
此贴被虹于2011-08-06 11:48:03修改。
此贴被虹于2011-08-06 11:53:21修改。
此贴被虹于2011-08-06 12:23:57修改。
虹♀2011-08-06 11:46:10
15.二十年的海外生活,一心一意为了家庭,每天洗衣做饭柴米油盐,忙丢了中文,忙丢了LG,忙丢了老同学,忙丢了自我。。。。。。我得到了什么呢? 我学到了什么呢?
白开水把自己的痛苦写在了纸上,因为心里的苦闷压迫着她的神经和胸部, 她最近已经习惯性地用右手轻轻地给心按摩了。 “写下来”,她的一位朋友给她建议“写下来就能把心里的重担和痛苦倾泻出去,是一种很好的心理治疗。”

“痛苦时要数算神的恩典,当你开口赞美神的时候,神就开始做功了。”师母的话在她的脑海里闪了一下。 她拿起纸上的痛苦试着咬牙切齿地“感谢"上帝。

(10)
此贴被虹于2011-08-06 12:22:32修改。
虹♀2011-08-06 11:23:00
14.白开水给父母买的新家都快到凤凰岭了, 当初是因为父亲喜欢那里的空气和风景。 可是交通很不方便,没有出租车愿意往那里去,所以白开水只好硬着头皮研究北京的公交系统。

离开中国二十年了,她在中国还没有走进过社会就直接从校门和父母的呵护下去了新大陆。 再回到北京,她对故土的感觉就像一个旅游者第一次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一样。

她却生生地随着人群的洪流在一号线、二号线、四号线、五号线中间转来转去。 她贪婪地观察着地铁里的人群,她想寻找文学城里描述的繁华奢侈先进的中国。 地铁车里一站一站地用中英文同时报站名。 她惊讶地发现自己总是把第一遍的中文过滤过去第二遍的英文才是她注意力集中的地方。

她痛苦万分地想到找回自己太难了! 她找不回自己的青春;找不回自己的身材;找不回自己丈夫的心;连自己聪明的头脑都乱了,怎么把放到硬盘里的中文软件取回来取代英文呢? 她看了看别人手里的报纸,更加震惊,她发现即使把自己二十年前的中文软件能完好无缺地调出来,那过时的软件版本已经没有人再用了!

难道这二十年我去了火星了?

《海归和女记者》------白开水太太版(9)



虹♀2011-08-06 04:03:13
13.谢谢兰馨和毕静的鼓励。 那我就在Shopping之前再穿越回中国当会儿“名校弃妇”给毕静开心。

-----------------------------
我Shopping从来不带LG,干吗让他“Shopping痛苦症”影响我Shopping的乐趣啊! 再说了,穿衣打扮不是为了给LG看吗? 试衣服的时候他就见过了,甚至已经都不耐烦了,再当半天衣架,那不完全就失去了给他一个惊喜的效果了吗?
虹♀2011-08-06 03:41:30
12.谢谢虹,改得好,请继续。

兰馨♀2011-08-06 03:21:52
11.虹,
我今天做了件好事却被老板开除了,让你的[白开水太太版]弄笑了,没空哭鼻子。
毕静♀2011-08-05 18:58:10
10.邪门了! 出租车上放着一首“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中国人都开始玩儿婚外恋了吗? 怎么到处是凄凄惨惨的情歌,白开水不想听,许一平妻子都快忘记自己是谁了,就先从LG的评价“白开水”重新找回自己吧!

她拒绝听那些凄凄惨惨的怨妇之歌,于是她在自己的脑袋里把音乐频道调到了微风网站。 在自己的脑袋里反复地放着微风网站上的海漂之歌,于是不再感到那么孤独无助了。

此处省略几首微网上的歌名,

各位看官说“白开水”做点市场调查怎么比雷锋叔叔脑袋里的一闪念还多涅? 不多不行啊! 先要让自己的心安宁下来才能有智慧的选择和智慧的判断啊!

《海归和女记者》------白开水太太版(8)


此贴被虹于2011-08-05 15:37:00修改。
虹♀2011-08-05 14:38:10
9.谁说来着? “相信真愛,相信婚姻中能够永保热情的人都有点儿偏执狂。” 哪个靠自己打天下的成功人士没有点执著? 捍卫婚姻的神圣就是偏执狂? 那么死乞白列地抢别人的男人的女性就不偏执了? 少来混淆概念了。

捍卫自己的婚姻是名正言顺,所以是“执著”,抢人LG是名不正言不顺,所以才称为“偏”执。 保护自己的婚姻就是女人的事业。

干啥事业不需要学习呢? 先从调查市场开始,先看看自己的竞争对手才能知己知彼,一味地骂对手就已经输在傲慢和妄自菲薄上了。 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许一平的妻子制定完作战方案就开始行动了。 她不是没有许一平就活不了了, 她觉得自己输了就该谦卑下来学习,全当拿许一平练手呗!

《海归和女记者》------白开水太太版(7)

此贴被虹于2011-08-05 14:25:45修改。
虹♀2011-08-05 13:16:48
8.飞机在中国的领土上降落了,许一平的妻子对刚刚踏上的土地怀着愛恨交加的感情。 她恨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爱”情故事给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带来的伤痛,但是她又有一种从哪摔倒从哪爬起的决心,为了自己和自己的孩子不在“不相信愛”的阴影下生活她要重新站起来,她要在她输掉的土地上站起来。

在她的内心里有一种执著,一种渴望真愛的执著。 在异国他乡凭着自己头脑和勤劳的双手都生存下来了,她不信在自己的故乡连一份希望都找不回来了。 天地如此之大, 经历了过五关斩六将的高考又经历了二十年的异国他乡的磨练,她要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允许自己再次相信愛的机会。

Long, long journey
through the darkness,
long, long way to go;
but what are miles
across the ocean
to the heart that\\\'s coming home?

Long, long journey
out of nowhere,
long, long way to go;
but what are sighs
and what is sadness
to the heart that\\\'s coming home?

她的脑海里不知为什么响起了这首歌,她想起了微网上的清华哥们姐们,这个世界上好男人没有都死光,绝不让自己以泪洗面。 不用像女妓者那样搞的人见人爱,真愛有一个就够了。

海归和女记者〉------白开水太太版(7)
此贴被虹于2011-08-05 12:54:52修改。
虹♀2011-08-05 12:51:00
7.有人劝许一平的妻子:“他乱来,你也可以找男朋友呀!” 他的妻子一口回绝了。 “我不会为他的背叛寻死寻活,我也不会因为他就自甘下流。 首先我得从这段婚姻的阴影里找回自我。 我不再指望任何人给我带来喜乐,我要别人带不走的喜乐。”

她忍痛离开孩子,坚定地踏上了回中国的飞机。 “一无所有!” 她耳边响起了那首歌。 八十年代的校园里男孩子们飞扬着的青春,他们唱着一无所有,还在食堂里集体随着一无所有的音乐跳着二十四步。。。。。。

谁能想到跟着一无所有的LG来到异国他乡赤手空拳地打拚了二十多年,LG是事业有成,而自己又回到了一无所有的境地。 她忽然惊慌地发现过去虽然一无所有但是还有青春、还有梦想、还有承诺,现如今多了白发---负分,多了些步履蹒跚---负分,多了些脂肪---负分。。。。。 “我还剩下什么?”

<海归和女记者〉------白开水太太版(6)
虹♀2011-08-05 07:37:51
6.这家人出事的消息传得很快,孩子们手机上三下两下不费事地就把消息不出声地传递出去了。 在海外可没有国内大院里的居委会大婶。 大家对离异的夫妻像见到瘟疫一样,离得远远的。 生怕把自己给搅进去了。

出事的男女内心痛苦走投无路,没把对方或自己杀掉的老外老中最后几乎都被教会收容了。 所以教会里刚进来的问题人物远远高于普通社区。 去教会的人里离婚率很高, 原因出在统计数字时没考虑到许多人是婚姻出问题后才走进教会的。 所以一填表都算教会人口数据了。

许一平的妻子也给社区教会的师母打了个电话。 师母问:“就没有挽留的余地了吗?我会为你祷告的。” 许一平的妻子说:“问题是他打碎了我和孩子们对他的信任。 没有了愛和信任我会怕他在饭里下毒慢慢地毒死我,也会怕他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谋杀我,我不想做别人的眼中钉,我不想在恐惧中生活。” 师母说:“孩子,诱惑对我们每个人都是存在的。 要学会原谅,学会宽恕。” “可是我更怕害怕的感觉,我不敢跟他单独在一起。。。。。。” “孩子,神的恩典够你用,学会祷告,没有什么能够阻拦神对你的愛,疾病不能;婚变不能;贫穷不能;生死不能。。。。。。 孩子,相信上帝,相信上帝能够治愈一切,只要信,不要怕。”


<海归和女记者〉------白开水太太版(5)
此贴被虹于2011-08-05 06:59:41修改。
虹♀2011-08-05 06:56:47
5.许一平和孩子们喊妈妈去吃饭,她呆呆地望着墙壁,没有吃的力气。 她还是走出了屋子,她没有什么拿筷子的力气,随便往嘴里放了几粒米又把自己关回主卧室。 许一平虽然有些担心妻子,但是以他对妻子的了解,他知道妻子不会有自杀之类的想法的,她很有责任感,不会扔下孩子和他不管。 但是他对妻子下一步会做什么感到有些好奇也有些紧张。

<海归和女记者〉------白开水太太版(4)
虹♀2011-08-05 05:38:43
4.说完这些想了许久的话,妻子不等他回答就赶紧转身离开了,她把自己反锁在主卧室里,蜷缩在大壁橱里痛哭,她不想让孩子们看到自己的痛苦,更不想让许一平因为可怜自己而改变主意。 这种没有愛的生活她自己也过不下去了。 她怀疑自己在许一平的心里是否还有一个名字的位置。

“弃妇”?自己一直是父母心中的公主,虽然不漂亮,但是在那个有名的女生少男生多的学校里也感受过不少具有穿透力的眼光,如今自己还有什么呢? 公主的光环早已被二十多年的油盐酱醋给烩了! 二十多年做饭的丰功伟绩也随着马桶里的水汇聚到太平洋里了。 “我还有什么呢”

她感觉到浑身的力气随着一股凉气在身体里游走了几圈就在手指尖消失了。 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哭去落泪甚至去思想了。 脑子里一片空白,空白后面还是空白。。。。。。

<海归和女记者〉------白开水太太版(3)

此贴被虹于2011-08-05 05:42:21修改。
虹♀2011-08-05 05:08:42
3.子琳这一天过得忧心忡忡,仿佛在油锅里煎熬,她开始有种不详的预感。到了晚上,许一平终于打来了电话,子琳马上问他怎么这么晚才想起她?他说回家后被四个孩子团团围住,后来因为时差的原因,他早早就睡了。子琳想了想,觉得没必要追究下去。

沉默了一会儿,子琳问“一平,你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还在进行”他有点底气不足地说,

“你还是快点办好回来吧,这边还等着你呢。”她说,

“好,尽快!”许一平如释负重。

这晚上许一平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折腾了一夜。他想还是离吧,自己已经不适应北美的生活了。第二天他终于和妻子摊牌,他说自己对不起她和孩子,但离婚后他会出钱抚养孩子。妻子这时显示出了名校毕业生的素质,她平静地说:“是我对不起你,我没有把婚姻运作好,我只有几个小小的请求。 我这些年太累了,我很想给自己和自己的心放个假,你能帮我带几天孩子吗? 我想出去散散心,否则,我很难走出婚变的阴影,在这种阴影下生活对自己和自己的孩子都不健康,若是孩子和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你的内心也不好受,对你的新家也不好。 我不想让任何不健康的心态影响我们的孩子。 我希望我们虽然过不下去了,但这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我不愿意在我情绪不好时用苦毒去教育我们的孩子,让我们的孩子去恨他们的父亲恨他们的继母和继母的孩子,他们都是你的血肉。 毕竟我们彼此为对方和孩子付出了二十多年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许一平问:“那你需要多少时间调整自己的心理呢?”妻子答到:“我也不知道,我会想念你和孩子的,也许半年,也许半个月都离不开你们。 但是为了你们,我愿意先跟孩子们分开一段。我想过了,你还在国内上班,也不能请假太多,明天签完离婚手续,你就带着孩子们一起回国。 我已经给孩子们和你买了一个班机的机票,你在国内也忙不过来,我也替公公婆婆买好了回国机票,他们替我们照顾孙子孙女我们两个都放心。 子琳年轻漂亮又能干,应该不怕见公婆。 她是记者,认识的人多,家里又是高干,给你父母和孩子们安排临时住处和学校应该不是很难。 她要做你的妻子,也应该尽快了解你的习惯和喜好。 爱一个人就得爱他的全部,你新的婚姻里唯一不该出现的是我,孩子和你的父母对你应该都很重要,我就把你和你的亲人都交给子琳了。”

<海归和女记者〉------白开水太太版(2)


此贴被虹于2011-08-05 04:47:54修改。
此贴被虹于2011-08-05 04:48:33修改。
虹♀2011-08-05 04:44:19
2.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之后,多伦多到了,许一平办好入境手续,取好行李从航站出来,就看见妻子和几个孩子在迎接他。妻子看上去更加操劳和憔悴了,眼里含泪却装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面带微笑,亲热地上来抱住了他。 回到家,放好行李,妻子提议全家出去吃饭,他被带到城里最好的中餐馆。孩子们见到久别的父亲真是亲热无比,一家人其乐融融。饭后回到家,几个孩子一直缠着他说个不停,直到他困的眼皮都耷拉下来,就匆匆洗漱完,倒头便睡,连给子琳打电话报个平安都忘得一干二净。

子琳这边等得十分焦急,她很担心发生什么变故,就忍不住打了他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许一平的妻子。

她猜到是子琳,便开诚布公地说:“我猜想你就是那位我做太太失职时陪伴在我先生身边的小姐。 男人在一个新的环境下心理压力都很大,很需要女人的慰藉,这太正常了,我被四个孩子和繁重的家务压得忘记了自己男人内心的需求,做为他的太太这真的是很失职的。 再多的孩子、再繁重的家务也不该是我忽略我们之间的愛的借口。 二十多年来我把孩子和油盐酱醋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为了孩子和丈夫我忽略了自己的身心健康。

虽然我丈夫把我的付出当作理所当然的,他从没带我去看过秀,国外的秀太贵了,孩子太多,我连卡拉OK都没去过。 但是我不想为此责怪自己的丈夫,我的幸福我自己负责。 我想我丈夫一定觉得你比我更爱他,你又比我年轻漂亮,比我知识渊博。 对于他来讲,我现在与白开水的区别就是比白开水热点儿的感觉。 我除了惭愧地引咎辞职还能做什么呢?

如果他真的爱你,你也真的爱他,你为什么那么在乎一张结婚证呢? 结婚证对我意味着什么呢? 是誓约吗? 还是幸福保障? 还是一张奴隶与主人的契约? 这点,我到现在还没有明白。 他现在在倒时差,等他醒了,我会告诉他你打电话了。”

<海归和女记者〉------白开水太太版
此贴被虹于2011-08-05 04:17:55修改。
此贴被虹于2011-08-05 04:19:33修改。
此贴被虹于2011-08-05 04:21:35修改。
此贴被虹于2011-08-05 06:24:30修改。
虹♀2011-08-05 03:52:35
1.既然是兰馨瞎编的故事,我就从《海归和女记者》(二)这里改写了。

改成《海归和女记者》----白开水太太版
虹♀2011-08-05 03:5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