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毕静的博客







登录名


诗书孽(六)


2011-07-06


>


杰克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诗书路上。她所在的这条路,一直对他有种威摄力。

这里很多楼房是“华侨产业”,除了她所住的五层楼是新建筑外,其他都是三四十年代造的仿欧美的建筑,石砌的外墙结构,精雕细琢,端庄典雅,经受住了时代的变迁; 沿路一株株墨绿的大榕树,使这条街的气氛更显得特别; 这里有条叫“七株榕”的短巷,连国家主席也来参观。杰克小时候很羡慕她家釉光闪亮的家具、羡慕她有自己的房间、书桌书柜,羡慕她父亲的藏书,更羡慕她有秦牧、欧阳山这样的邻居,还有整个羊城晚报社作后花园。

可今天他没有闲情逸致,阿芬妹妹提醒了他:姐姐眼看就要飞了。

她身着嫩黄碎花的连衣裙开了门。杰克跟她到了厨房,从身后探进手去,贴着肉抚她双乳。她松了手上的茶具,仰起头来亲他。他顺势把她领到房里,掩上门,把她按到床上,撩起她的裙子。

她闭着眼睛,感觉有东西软软地触碰自己害羞的部位......她屏住气等待着......

他忽地起身而去。她张开眼,见他已穿好衣裤,背对着她坐在桌边。

她不明白他为何中止了,过去搂住他脖子,坐在他膝上。

杰克本已泄了气。她这亲昵的举动,一下子振奋了他。他拉开她的衣领往里瞧,把脸埋在那香丘里,又伏下头去吮吸那小而尖的粉红喙儿......

“你也亲亲我好吗?”他突然下了决心。

她听不懂。

“像我亲你这样亲我......”说着就把她的头往下按......

对她来说,就在那一瞬间,一切美好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那满嘴的皮肤和异味......不一会,他突然抽身而去,急剧地刺入她的身体......

她全然不知所措,他却已经起身去洗血污。

这就是他们的初夜。

当时她所不知道的是,他们以后的夫妻生活,全都是这个模式;有时她吸着吸着睡着了,他会把她踢醒,要她继续。他兴奋了,她的身体却远未准备好,从来都是又干又痛;杰克老是得意地说没人能强奸她......



本页被读过1380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380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2.青梅竹马毕静♀2011-08-25 11:18:44
1.昨天写得很粗糙,因为实在不喜欢写这一段。今天作了些改动。毕静♀2011-07-07 16:4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