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毕静的博客







登录名


诗书孽(二)


2011-07-04


男人都是坏的,三楼彭秋的保姆阿姨说,连毛主席都一样。
她一觉醒来,惊魂未定,不能不信阿姨的话。

昨天晚上,在德尼路朱紫后街吃过公公的生日宴,为了节省回家的车票四分钱,她沿着丰宁路往南走。

说是生日宴,除了一碗鸡蛋面外,还是婆婆家惯常的那几小碟满是蟑螂屎臭味的榄角、梅菜、腐乳等,她根本无法下咽。自从父母去了干校,她每天走一小时来回到婆婆家吃晚饭;中饭在学校搭食,周末跟美兰到她新市的家去。只有在美兰家里她不会饥肠辘辘,她边走边想。

先走到她的小学。门里黑洞洞的,墙上的大字报被风吹得嘶啦嘶啦地响。这里跟她刚升进去的初中仅两门之隔。几天前,班里宣布“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名单,她是其中之一。父亲早已从革命干部成了反革命大黑手,成了黑七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资本家、黑帮),她自己也一下子从小学时的学习委员、大型音乐歌舞史诗[东方红]的小演员等变成受鄙视、受监视的对象。那天一放学,她就跑回这门口哭了一场。

走过中学时她连看都不想看一眼,她讨厌那地方。直着脖子继续南行。

丰宁路也大变样了。以前每天上学,她是溜着走的,人行道又光滑又干净,沿街的大公司里,大喇叭播着音乐,大风扇吹着凉风。他们小学生,经常带着袖章,在门口做卫生监督。可现在,到处是纸屑垃圾;白天,路上的大字报栏前,挤满外地来的打着背包的人;夜里,时不时听说树上会吊着死人,她从来不敢去看。

倒是有一样没变的,家附近的儿童医院里,仍旧满耳是小孩啼哭声。她照常抄近路,穿过急诊室往家走。医院里的物事,总是让她着迷。护士阿姨正在往一个个小屁股上扎针,她站住看了一会,楞楞地转身而去。

一走出医院的灯光,周围显得很黑很暗;横贯丰宁路与诗书路的官禄路,大榕数下站着个男人,她开始没注意;那人忽然冲她转过身来,用手拨弄着裤档处白白的东西。她吓得眼泪直流,撒腿往家跑;到了楼梯口,她放慢了脚步,擦了擦泪喘口气,一步步往上走,她家在四楼。

刚到一楼和二楼间的拐角处,有个男孩匆匆跟了上来,她见他往上探头,以为是来找人的,站住了想把他让过去,谁知那人一把搂了过来,她一下吓得软跪了下去,竟不晓得喊人,连声说“你干嘛......你干嘛......”;那人也蹲下来,急急地在她胸部抓了几把,转身跑下去了;她爬起身来,疯也似地撞开了小朋友彭秋的门......

有人敲门,天虽已大亮,她不敢开,问:“谁啊?”
“杰克!”当然他那时还不是这名,姑且算他是吧。她开了门,杰克圆滚滚的红脸蛋上满是汗珠。
“你怎么来了?”她掏出手绢想给他擦汗,心里对自己说,昨晚的事不能告诉小孩子。
杰克闪过了她的手。他讨厌她把自己当弟弟看,从来不愿像妹妹们那样称她为姐。“呐,你想看的!”他递给她一本书。
“[野火春风斗古城]!好极了!”她把书一抱。“哪儿来的?”
“同学借的,没想到你这星期不去俺家。人家只借我一周,”杰克看了看她床头书桌上堆满的书,“你可得准时还我呀!”
“当然当然,这书我两天就能看完。”她翻了翻书页。
“怎么你们这儿改‘红书路’了?怪怪的!原来的名字多好听!”
“可不能跟人这么说。”她心想要是把阿姨昨晚的话告人,那还得了!
“我还想到报社那边看大字报,你去不?”
“走吧!”她想拉他的手,他甩开了。

杰克和他一家,在那个冷酷丑恶的年头,对她来说是仅有的美好和温暖。

没想到多年以后,却是她,甩开了他的手。

本页被读过2157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2157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3.你好HUA♂2015-03-27 11:18:56
2.东方的革命---启蒙
西方的博爱---归宿
毕静♀2011-08-25 11:16:09
1.对不起,原来的太不像样,只好重发。谢谢!毕静♀2011-07-04 13:1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