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毕静的博客







登录名


诗书孽(四)


2011-07-03


她很早就知道杰克喜欢自己,杰克没开过口,可老让她读自己的日记,里头满满是她的名字;杰克的妹妹们总是当着他俩的面,说希望姐姐能做俺嫂子;杰克的妈妈就更不用说了,从小就当她是儿媳似的。可她喜欢比自己年龄大的男子。
是一段夭折了的青涩的恋情,改变了她的观念......

下面是她同班的那个大男孩写的文字:

八十年代,旅游业还不发达。那年夏天跟一位女朋友爬黄山,松泉云石了一番,不过瘾,费了大半天功夫,跑下后山去了。

是傍晚时分,我们两个人都累得没有人样,小腿肌肉每下一梯级就痉挛一次,好不容易一跛一拐地来到一客栈前。

天色已暗,里头连个灯都没有,正犹豫着,但见一老一少两村姑跑了出来,大呼小叫欢天喜地地把我们迎进屋。少顷,给我们拎来了一小母鸡,嘴对“嘴”吹开鸡尾部的毛,说是尚不曾下过蛋的。过不了一会,我们就着热腾腾的白米饭啃起鸡腿来了,那肉是又嫩又爽,鲜美无比。那一顿美餐与盛情,要是今天的我,光小费就会给她们20美金,可那天她们只收了五元人民币!那些米,喂鸡的喂人的,全是用人力挑上山又再挑下后山来的。那客栈,其实就一大堂,用三夹板隔成一个个小间,没别的人,我们一人占一间,点盏小油灯。饱食思---,孤男寡女的,差点没出事......

同窗数载,我的眼睛一直盯在她身上,她的却在班里那个比我年长八岁的老大哥身上。直到我打破常规,每晚准点到女生宿舍门口用英语给她道晚安,这才有了那次历时近两个月的结伴同游。

当时我父母、我、还有我弟弟已获准赴美,可她毫不知情。

记得那天我去到医院,轻描淡写地跟当医生的妈妈打了声招呼,避过了爸爸,拎着个包,直奔她家而去。她父母可倒好,郑重其事地把我们送上火车。 扬起胳膊向两老道别,另一只手很自然地便揽住了她的肩。那一刻感觉自己是个男人。

说起当年挤火车,那可是一场肉搏战。车厢里、过道上、厕所里全挤满了人,桌子成了座椅,坐位底下地板是卧铺,每次到站都是灾难一场:车门被人顶着打不开,上下车全得从窗口爬上跳下。

你说在那样的环境里,一呆就是数天,男女间还有什么距离可言。经常不是她坐在我怀里,脸红耳热地让我抵着,就是我一觉醒来发现枕着她的胸......

可只要一出火车站, 我们就只是一对旅人而非情人..

我们俩趣味相投, 性格相似, 连笑容都很相象, 路人总把我们当姐弟( 她比我年长近三岁). 每逢这种时刻, 她会显出女性特有的淡淡的忧郁, 我则正色对她说, 你就当我是四十岁好了, 她听了总是灿然一笑.

她的笑容很甜, 双颊有对酒窝, 她的胸脯总令我心猿意马……记得是在西湖断桥附近, 一场过云雨, 无处可躲, 我们被淋了个透, 她那靛青色的衬衣全贴在身上了, 我一时莽撞, 借口替她拎包, 触碰了她的双乳, 她可爱地红了脸, 却假装没察觉……

黄山那晚过后, 我们去了景德镇, 然后又挤上火车, 一路南下回到家。不由分说, 我把她领回了家, 跟妈妈碰了个正着;妈妈对她说了, 常来玩, 当自个的家;可她再没来过。

我停了学, 准备出国, 学校里都知道了。 去诗书路找过她几次, 干坐无语;自觉无趣, 便不再去了;带着北京、青岛、上海、苏杭等地的留影,我登上了赴美的飞机,从此与她断了音讯。



本页被读过1492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492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3.虹,
还不就是我写的嘛!
毕静♀2012-10-28 01:15:01
2.断桥烟雨......毕静♀2011-08-19 08:57:23
1.“扬起胳膊向两老道别,另一只手很自然地便揽住了她的肩。那一刻感觉自己是个男人。”
--------
同班的那个大男孩写的文字写得最美。 因为真而美。
这么简单自然的描写对我们女性来讲就跟很难想到。


虹♀2011-08-09 06:3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