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老侃的博客







登录名


《笑话一则再续篇》


2011-04-03


(吾临天下《笑话一则》原登载于主坛8569)
(老侃《笑话一则续篇》 原登载于主坛8570)


跟老相好分手后的第二天早晨,卜部长的电话是打给当年的发小,李千牛。千牛原名叫李力环,后来因为在内蒙跟着老爸下放时,是个放牛娃,每天看着不少牛吃草,所以就改名叫“千牛”了。如今李千牛是内蒙最大的羊牛企业老板,手下牛羊何止千万。卜部长和李千牛当年是在内蒙一起长大的,两家在京城就是邻居,两人的父亲都在国家机关工作,文革时也都在内蒙一起接受再教育。文革之后,卜部长上大学,入党,升官,走了仕途,李千牛文革后也上了大学,工作,然后自己创业,后来还是回内蒙,开了个畜牧企业。这两哥们从小一起长大,无话不说,人到中年,更是亲如兄弟。李千牛在电话里听卜部长说要马上过来,心里就想,“不好,这小子八成被双归了,是到我这躲难来了,我这可得见机行事。”

从京城开高速到内蒙没多远,卜部长从车里费劲地钻了出来,实际上是爬了出来的,李总一看当年的兄弟,半年前还一起喝过酒,怎么一下憔悴了这么多?皮肤松弛,满脸皱褶,步履疲塌。说不了几句话就大口喘气,说出来的话很多也听不清楚了。在屋子里坐下,李总把秘书打发出去,关上门,单刀直入地问卜部长“你到底是怎么啦?” 这一问不要紧,卜部长眼泪就下来了,把去看世外高人的事情,牛粪医病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说了,最后卜部长说:“从昨天夜里跟那娘们亲热完,就觉得不对了,身上一阵阵发热,这还不到24小时,已经…..变成这样了,估计用不了三天,我就得当牛了。”李总想笑又不敢笑,看着自己这发小,开始动了恻隐之心,伸手拉住卜部长的手,颤抖着声音说“兄弟,咱哥俩这辈子有过共患难的感情,你需要我做什么,就直说吧。” 卜部长把一双开始变得窄小的眼睛眨了眨,喘了口气,困难地开始跟自己的兄弟交代“后事”。

“千牛” 卜部长说,“我这回真的不行了,死不了,但是生不如死。我这脑子一点没坏,但是看来将来变成牛以后,除了不能说话了,思考事情还是没问题。如果…”卜部长又喘口气,“我说如果我真的变成牛,你给我准备一个好一点儿的单间牛圈,再给我找一头岁数小点儿的母牛,每天陪着我,别忘了,我别的不吃了,你就给我每天准备嫩草吧。” 卜部长一边说,一边流泪,把个李总也说哭了,两个大老爷们,对视着流泪,情景甚是感人。李千牛把自己兄弟的要求都一一记下来,满口答应,拍胸脯保证没问题,而且还当即签署了一个法律文件,这头“卜牛”终生不宰,终生不出售,本公司为其养老送终。李总把文件都准备完,让卜部长过了目。这时突然电话铃响了,李总拿起电话,讲了几分钟。脸上一阵狐疑,卜部长问是怎么回事?

原来北京的部党委已经知道了卜部长的情况,决定立即派刘副部长领导的一个特别小组来内蒙处理“善后事宜”。第二天刘副部长到达时,卜部长已经完成了从人变成牛的大部分,衣服已经穿不下去了,牛尾巴还稍微短了点儿,但是别的部位已经基本是牛身了,人话已经完全不会说了,两眼低垂着看着地面,刘部长把左右支开,要单独在客厅里和“卜牛”谈一会。

刘部长是卜部长的政敌,两人明争暗斗已经多年,刘部长早就有心把卜部长挤下去,可是两人的仕途相当,每次提升都是一起,唯一不同的是,卜部长总比刘部长高一级。今天刘部长看着这翻模样的卜部长,眼睛里射出无比得以光芒,好像食人怪兽看到猎物一样的眼光。眼前这个卜部长,当年的政敌,哈哈,居然在一夜之间变成一条说不出话的牛,一条驯服的牛。刘部长把一只手搭在卜部长的牛背上,这头 “卜牛”立刻浑身颤抖了一下,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不耐烦又很无奈的哼声。刘部长笑笑,又在牛背上抚摸了两下,然后说“老卜,我代表部党组来看你了。组织上很关心你,同情你的遭遇,可是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谁也没办法了,大家会怀念你的,组织上感谢你为党,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刘部长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党的利益和名誉,我们不打算把此事张扬出去,这次部党委的原则是三‘不’,就是‘不见报,不开欢送会,不通知家属’。 你看这样的决定你还能接受吗?”

卜部长心里跟明镜一样,句句听得清楚,可是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呀,只有一滴滴地掉眼泪,本来想“哪天自己死的时候,在隆重的追悼会上一面鲜红的党旗能够盖在自己的棺木上,可现在…..这个希望看来永远不能实现了…..”刘部长 见此状忙说“哦, 咱俩同事多年,我知道你的心思,你那几个骚娘们不必担心,我都会帮你照顾的,哈哈….”

第二天,刘部长跟李总交代了一切,对这个新品种牛要好好照顾,绝不能出差错,要对组织上负责,费用可以完全由部里承担。说完就带人回了京城。

送走了刘部长,李总就把自己的牛兄弟牵了出来,一脸悲伤,可事到如今,也真没办法了。李总真够朋友,给自己的牛兄弟准备了一套特别的牛棚,冬暖夏凉,四季恒温,有24小时专人伺候,24小时有嫩草供应,更特别的是,为了给自己的兄弟做伴,李总让人把刚刚从澳洲买来的一头小母牛一起牵来,陪伴自己的牛兄弟。

从那以后,原来耀武扬威的卜部长就只能在内蒙古一个豪华的牛棚里,在澳洲小母牛的陪伴下,度过自己美满的牛生。



本页被读过1524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524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1.第一次知道有这么长的笑话。 不错。小平头♂2011-04-11 14:4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