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老侃的博客







登录名


同学 - 买车篇


2011-03-04


高键伟1988年来美国,到了以后逢人就吹他来美国时,口袋里就20美元,客气的主笑笑而已,说话直的就撅他“废话,这年头谁出国能带几万呀”? 小高是东北人,大高个儿,得有180,平常说话没口音,可一着急东北味儿就出来了,听着好听,亲切,周围的人有时候就故意逗他,把他逗急了,好听几句地¬¬¬道的东北话。

小高除了会熬玉米面粥,还会做酸菜白肉,就这么两手,没了。酸菜白肉是好吃,可也不能天天吃呀,在学校吃几次汉堡和意大利面,小高就受不了,见人就叨叨“这餐厅吃的这是啥东西呀,不饿狠了真咽不下去。”

买车,对于80年代来美国的中国学生来讲,是件大事。 钱得从牙缝里往外挤,换句话说,如果想买车,连天天吃汉堡的“奢侈”都没有了,得自己做饭,看电影也只能看学校演的免费电影。可是有了车,尤其男生有车,带女生去Chinatown 买菜的机会就多了,所以也值得。

小高在报纸上想找旧车,打开一看,两眼一亮,这旧车的价格从250美元到上万美元都有,他心想,咱买不起好的,还不能买个差点的吗?结果打了十几通电话,他能买得起的车不是已经破了相,就是喘不上气的老爷车,这叫泄气。可天无绝人之路,这天早晨下楼去上学,小高在楼下看到了一辆黑色的美国车,玻璃窗上写着”For Sale”, 下面还有价格“ask for $1000, OBO”. 跟老美同学一打听,才知道这”OBO”的意思就是“Or best offer”, 就是说能还价。这下小高高兴了,顺着电话号码打过去,一问原来是他的房东,这下更好了,熟人,一定靠得住。

东北人就是豪爽,小高跟谁都没商量,从银行取了现钞,晚上就去见了房东,三说两说,房东同意打个八折,按八百快成交。小高不会开车,房东带着他围着楼开了一圈,除了声音大点,看着没啥毛病。当时交钱,拿钥匙,走人。

小高拿着钥匙就开了车门,房东追过来说“你现在没有驾照,开车违法。”小高回说“I know, I know”. 嘴里说着话,拿钥匙就打着了火,把能开的灯都开了,脚下的油门踩得“哇哇”响,听着象卡车。这小伙子,坐在车里玩了一会儿,虽然没开出去,可心里也高兴,从这一刻起,就加入有车族了。上楼就给他妈写了封信。那时候没有Internet, 打电话从美国到中国第一分钟就是三快多美元,接下来每分钟也要一快多,除了逢年过节,谁都给家里打不起电话,就说咬牙打一个,家里也没电话,还得让老爸老妈去公用电话等。小高写完报“车”喜的信,准备第二天跟车照张象,然后给他妈寄回去,也让老妈高兴高兴。

第二天,小高到系里就开吹,见一个吹一个,没半天时间,中美双方的同学都知道他买车了。一个美国同学叫“吉米”,是个热心肠的犹太人,主动提出要帮小高看看车有什么毛病没有,小高高兴地满嘴“谢谢”,下课以后就带着吉米回了宿舍。

在宿舍前面的马路旁边, 吉米接过钥匙,一看就说,“这车是1977年的GM Grand Prix,我爸以前也有一辆”. 然后又加上一句“It was a pretty sexy car when it was new”。小高心想“你们Y老美连车都sexy? 新鲜”。说完, 吉米把车发动了,让小高坐在旁边的乘客坐位,把车从停车位倒出来,油门一踩,车就开起来了。昨天晚上房东开的时候,小高也在里面坐着,可能因为天黑,没觉得怎么样,今天也许是因为这车已经是自己的了,透过天窗看着蓝天,心里高兴,旁边要不是有人,这东北小伙子非唱起来不可。

车开到十字路口, 吉米要把车刹住等红灯,就在刹车的一瞬间,一股凉水从天窗的缝里直接罐入俩人的脖子,吉米“啊”的一声,接着大叫:“what’s going on?” 小高也不知道怎么了,这车昨天晚上还正常,今天怎么成水车了? 吉米马上把车停到路边,两人从车里下来,已经成“落汤鸡”了。下车后仔细察看才明白,原来是天窗因为老旧,漏水,雨水存在缝隙里,一刹车都从下面冲进车里。小高看着浑身湿漉漉的吉米,赶忙红着脸说:“对不起,对不起,旧车可能都这样….”

吉米出生在一个美国犹太医生家庭,人很文明,内向,平时话不多,将来想当大学老师,心里不高兴或者不好意思时,脸就通红,摸着脖子里的水,也没说什么,俩人回到车里继续试车。又开了10分钟左右, 吉米问小高:“那个卖你车的人说没说这车有什么题?”小高说:“没有,他就说这车每天还在用着,没什么大问题”。话音没落,眼看一股水蒸汽从车头前面的缝里开始升起来,小高心想“这车怎么瞧着象火车,还冒烟呢?”正琢磨着,只见吉米把车迅速停靠在马路旁边,然后把发动机熄了火。从车里下来,吉米立刻打开车子前盖,小高好像看到里面爆炸了一个压力锅,大量水蒸汽从前面冒出来,吉米用平静的语调说:“我可以非常确定,这个车的水箱坏了,”小高着急地问,那怎么办呢?吉米想了想,说:“换水箱不值得,这车已经有15万英里了,可不换你就得不停往里面加水,还得小心别烫伤。”小高想“加水算什么,没多少钱,只要能开两年,没关系。”这时, 吉米又说话了:“现在咱们就得去找水,否则,这车一开动,发动机就烧坏了”。小高心想“找水不难,可要把水运过来,我还得买个水桶,这可又是好几快美元,有那钱我没准能在Chinatown 吃一顿了”。要说小高这学地理的脑子,还有些物理概念,他建议吉米先在车里坐着歇会,等车自己凉了,趁发动机没烧毁之前,赶快开回去,只要到了宿舍门口,就好办了。这水桶的问题,找那王八房东解决。

要说犹太人跟中国人的文化接近,真是一点不假,听了小高这个“省钱”的建议,吉米二话没说,穿着他那身湿衣服,就钻进车里,准备陪小高等发动机自然冷却。这俩人到也没耽误工夫,吉米把检查车子的情况跟小高讲明白了。

这辆车已经11年旧了,除了天窗和水箱有问题以外,发动机下面完全没有包括消音器在内的整套废气排放装置 - 都锈没了。更让小高开眼的是,司机的座椅下面锈了一个4英寸直径左右的洞,地毯盖着,揭开地毯,能看到马路的地面。 吉米给了三个建议:其一, 车可以开,但不是全天候,尤其下雨之后不要马上开,如果有姑娘上来,最好先把车开起来,然后刹车一两次,天窗里面的水就可以清干净,不会让姑娘在车里太尴尬。其二, 开去Chinatown可以,但是不要跑太远,单程最多30英里,而且要带够路上需要加的水,一旦看见红色温度警告灯亮,必须马上停车,加水。其三,因为没有废气排放系统,无论什么季节,开车的时候要永远开着窗子,以防废气中毒。

小高听完这犹太同学的建议,脸由红变白,最后铁青着说:“my landlord….the son of bitch”. 吉米看出小高生气,安慰他说:“这车便宜,虽然有些麻烦,还能开…..”

小高和吉米把车开回宿舍以后,很长时间都没在朋友面前再提他那两“香车”。可是后来得了个听着象俄国地名的绰号,“高加水”


吉米接过钥匙,一看就说,“这车是1977年的GM Grand Prix,我爸以前也有一辆”






本页被读过2922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2922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3.澳八
"这明白着是没吃过烂葡萄硬说葡萄就是烂的好吃嘛!" 没没,那不可能,咱一向实事求是,破车就是破车,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是破车,当时能有的开,也不错了。如今开啥车,过六个月,都没感情了,只有第一辆记忆犹新,对吧。

化石
今天早晨我就看见你这留言,不过因为有事要出去,这才回来,麻利跟你说,这一天我瞧见大车,就想起你说的, “买完东西出来,朝着 parking lot 那张着嘴巴的家伙走去, 还省了找自己宝车的工夫。然后用力, “砰”地关上车头盖, 开车打火, 嘿, 车能走, 我也走”。 哈哈,太形象了。看看我这抛砖引玉吧,谢谢分享。
老侃♂2011-03-05 19:42:32
2.三千年前, 咱也有过一辆走一走得歇一歇的宝车, $600 大元涅, 红色,不记得高姓大名, 四个轮子diii 就是了。 在它歇的过分了点的日子, 咱咬紧牙关, 决定节衣省吃三几年将它送进了修理店, 安全要紧, 是吧。 可修车大师傅折腾得满头大汗还是找不到原因, 没办法, 只好拿回宝车自己土法上马, 比如 Shopping, 知道它到了目的地就得歇, 行, 停车, 锁车, 揭开车头盖让它凉快凉快。 买完东西出来,朝着 parking lot 那张着嘴巴的家伙走去, 还省了找自己宝车的工夫。然后用力, “砰”地关上车头盖, 开车打火, 嘿, 车能走, 我也走!化石♀2011-03-04 22:22:41
1.上个星期,俺去买菜,正准备parking,不知打哪儿愣是窜出一辆类似GM Grand Prix的大老爷们车,轰轰烈烈地硬要泊那个唯一的车位,结果不知是角度不对还是那司机的眼力不行,抑或那车更本就无法对号入座,结果是司机试了N次后,又在俺的注目礼中轰轰烈烈地开走了,俺可是在澳洲第一次见识那庞然大物,嗯,是很sexy.
至于水箱漏水,前盖冒烟,红灯前的停车诀窍,一趟路加N次水,开一阵歇一阵,恶狠狠地盯着温度计,时不时手烫个泡泡D,满手乌黑D..., N年前俺也有过切肤之痛:-),只是俺良心大大的好,澳刀二百五卖给了车行:-), 老侃,你咋哪壶不开提哪壶涅?这明摆着是没吃过烂葡萄硬说葡萄就是烂的好吃嘛!
澳八♀2011-03-04 20:5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