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无名小卒的博客







登录名


《微坛经典回顾之四十四》朗诵群英荟萃(2)


2010-12-04


[寒江雪♀ 2010-10-28 14:46:53]
7490.
祝贺微网周年!《望星空》(散文朗诵)

一年前一曲《妈呀!中国》使在世界各个角落的朋友们有缘一起落户微网。我特别庆幸能在这里结识这么多才华横溢又热情坦诚的朋友们,并一起度过许许多多快乐美好的时光。

喜欢吾临天下的这篇美文很久了,总想有机会用声音表达出来自己的感动! 今天是海部长规定的文苑节作业的最后期限,俺三步并作两步地跑来交作业啦:)) 并以此祝福微网像星空一样博大灿烂长久!!!




《望星空》

作者:吾临天下 朗诵:寒江雪

在旷古年代,黄河流域的华夏祖先们仰望满天繁星,他们发现,灿烂的群星在夜空中,好像手牵着手,翩翩起舞。他们把星舞画在洞穴的壁上。后来,有人发现群星中有五颗星可以移动,虽然对奥秘解答不了,但至少给它们取了名字:辰星、太白、瑩或、岁星、镇星。

也是在旷古年代,地中海的希腊祖先们夜观浩渺的苍宇,兴奋地发现,有五颗星与众不同,脚步轻盈,慢慢移动。他们把这五颗星称为夜空的漫游者,刻凿在石头上,并分别命名为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

在同一个天空下,不同民族的文化,都不约而同地用自己的文字记载了这五颗星星的沧桑命运。

有一种诗意叫宽阔,有一种意境叫悠远。宽无界、远无边的地方叫天空。夜望星空,是很优美的诗意,也是很崇高的意境。大美者无言,至言者无声。夜望星空便是如此,只能让心去领悟。

夜望星空,举止简单,实则神秘。今天,我们在同一个天空下,夜望同样的星星时,颗颗闪烁,印记心扉,眼泪在那一刻会模糊我们的视线。是喜极而泣,还是悲极而泣?人问天,天有秘,不可语。

[晨曦♀ 2010-10-30 06:45:33]
7527.


[蝴蝶博客·水墨千岛微家村 2010-10-27]

我, 一个过客。

站在这无名的小岛上, 望着眼前这幅水墨般的画卷, 谁能相信五十多年前、 一百多米深的水下, 居然有着曾经的良田几十万亩, 曾经的山峰几千多座, 还有那曾经的村庄一千多个。 据说, 那是一九五九年的春天, 这个素有“锦山秀水, 文献之邦”誉称的地方, 为了新安江水电站工程, 为了一个造福于民的水库, 近三十万人口背井离乡, 另寻居所。 对这段历史一无所知的过客, 寻思中仿佛看到了那一棵棵槐树, 那一栋栋祖宅, 那猪圈, 那牛棚, 还有最后一刻那步步回头步步泪的家家老小; 再望着眼前这一碧静水中, 千姿百态的群山岛屿, 不禁有些感慨, 两幅完全不同的画面, 无论如何也没法重叠起来。 又据说, 三五年后, 这里会建一条水下观光隧道。 是啊, 谁不想一睹鱼米之乡那昔日的风采? 可是, 事过境迁, 一条隧道又怎能把历史完美地归还? 一个过客又能期待什么呢? 有些哑然。

我, 一个匆匆而至的过客。

想像着那近千个村庄中, 会不会有一个微家村, 一个独一无二的小村庄。

想起了村口那老庙前的戏班子, 不知那曲“妈呀!中国”勾走了多少思乡的游魂, 引来了多少寻梦的浪子, 虽是过了梦的年龄, 却依旧那么不弃不舍。 一曲未了一曲起, 不说微老大那迷人的歌喉和醉人的音乐感染了多少村民, 就是Tim那动人的歌词就已经加快了不少人的心跳。 当然, 更少不了澳八姑娘那煽情的片片和随之而来的行行泪花。 谁能说这不是缘份在又一次把门敲?

也想起了百年枯井旁那热情好客的村姑小卒, 还有她那聚宝的店铺, 过客也好, 觅宝也罢, 哪个不是宾归如至地来到?

还有村西口那老吾头, 虽是有些唠唠叨叨, 但哪一句不是至理名言, 一生修炼的绝招?

更不用提村东头那溜师的影棚子了, 一年四季, 咔嚓嚓地照, 粘乎乎地接,哪一集不把村民们撂倒?

无法忘却的还有山脚下那石老兄的洋曲中唱, 曲目不多, 可这质量确是真正地不得了。

我, 一个匆匆离去的过客。

错过了水底那曾经的繁华, 确实有些遗憾。 但五十多年水位的涨落, 淹没的也只能是一些村庄, 一些伴着历史终将消逝的记忆; 淹不没的是那雨的朦胧, 岛的秀丽。

牵动我心的并不是那排列得像瓦片般整齐的曲目单, 而是茅草房里传出的那几声萧音几声笛, 一种来自于奏者闻者视者的共鸣; 让我流连忘返的也不是那曾经的连绵高山, 而是通往山顶的那每一个曲曲弯弯。 三百六十五个风雨昼夜, 洗去了多少迷思和创伤, 洗不去的是那水的灵性, 墨的宽容。

我, 一个过客。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 我愿停下那来去匆匆的脚步, 为每一位村民祝福, 你的名字不在我的笔下, 便在我的心里。

微家村, 永远的缤纷。

[寒江雪♀ 2010-12-02 23:16:50]




梦里水乡

作者:无心

秋叶摇曳的季节,我来到了魂牵梦萦的江南古镇──周庄。

到的时候,已是薄暮时分,雨正静静悄悄地下着,古镇的粉墙黛瓦罩在细密的雨丝中,远远望去,像是一幅被水洇了的画卷,只留下一团团模糊的边缘、深深浅浅的烟清色。

这里太静了。刚刚从车水马龙、喧哗嘈杂的现代都市挤身出来,一下子站在这个静谧的古镇中,耳边只剩下水面上偶尔摇来的橹声,以及远处一缕若有若无的二胡的声音,所有那些耳朵已经习惯了的嘈杂都仿佛被抽空,虚幻的像在梦境。一路过来风尘仆仆的心灵,一下子被这静谧涤荡的清清净净。

放轻脚步,悄悄地踏在古镇的青石小巷,不敢惊扰这里千年的古老幽梦。小巷两边是高耸的白墙,上面覆着黑瓦,斑驳的朱漆大门上悬着已摸得发亮的铜环,偶尔见一家门顶上有青砖雕刻的门楼,显示着老屋曾有的辉煌与荣耀。不必去探访显赫一时的江南首富沈万三的豪宅,只在这狭长清幽的巷间走走,听着自己的足音和着心跳在小巷里回荡,或干脆坐在河边宽宽的石栏上,看着河岸的垂柳轻轻点着水面,看着包蓝花头巾的船娘轻悠地摇着小船穿过一个又一个桥洞,水乡的精髓便已溶入了我的心灵,而我也溶入了水乡的血脉。

晚上,枕着青青的砖瓦、碧碧的水,一夜好睡。

早上起来,天晴了,小镇上已是另一番热闹景象。可能是星期天的缘故,许多人到此游玩,处处可见旅行社红的或黄的小三角旗,每个景点都挤满了东张西望的游客。不愿去凑这份热闹,便避开那些景点。先坐在老茶馆的木条凳上听一回评书,看穿着长袍马褂的老者慷慨激昂地评古论今,再去看看“面人王”怎样用一团团五颜六色的面粉塑出一个个维妙维肖的人像,最后累了,便觅到三毛茶楼,坐在这位惊鸿一瞥的女作家当年曾坐过的位置上,沏一壶碧螺春,就一碟熏青豆,凭栏倚杆,看窗下游船如织。悠闲自在的感觉,仿佛回到家一般。从看到周庄第一眼起,感觉就像远行的游子回到了故乡,很自然地、毫不犹豫地融入了它。那是一种心灵上的归宿感,无可抗拒。

当夕阳的余辉笼罩着小镇的时候,终于又要远行了。伫立在来时的地方,向晚霞中的古镇轻轻地挥手。挥别的是西天绚丽的云彩,挥不去的是以后无数个梦里的不尽思念……

本页被读过1826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826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1.沙发!

水样的中华女儿,赞一个!
毕静♀2010-12-04 12: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