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职业看客的博客







登录名


老看说说村儿里的人


2010-10-07


老看说说Frank and Timothy

嘿,那啥,大伙儿:
啊,我是那… 职业看客。唉…你说,去年这个时辰..哈,就在美国那个地方啊,唉…一个叫什么…一个…鸭梨州的地方,你说说这名儿,俺…俺..俺说,俺只只知道这个这个天津老谭儿那儿出鸭梨,那那你说,这这地儿也出鸭梨?哎呀,不管他了!唉…那儿里儿哈…出了个小厮,姓姓李。俺那个侄女跟俺说哈,他叫这个“付蛋科”,明明明姓李嘛,怎么又又又姓付唉? ! 俺那个侄女哈,后来吧…哈,写给俺,这么一看,俺俺才知道,噢,这么写啊,那都是些勾勾弯弯洋字码!你…你听说这个这个小厮啊,他爹,也是也是个山东人,他娘,是个是个南方人。嗫… 这个小厮,是个天才。嗫… 能唱,又能弹,唉,又能写,唉。这小厮吖,和这个北边村的哈,一个一个一个… 一个 叫“提木塞”的人,这个这个伙计,你你望望这个名字,唉,“提木塞”,你你你说说,这是个是个这个,这伙计,你说,是不是修下水道的?要不,你说,你说天天提这个木塞干嘛哈?这小厮哈,和这个提木塞的,这个去年十月节的时候哈,就写了这首歌,叫这个《妈!中国》。你看,俺俺们这儿都叫娘..唉,叫这个妈… 唉,真别扭。唉,你说这歌一唱,就怎么地哈,这外面的孩子啊,就拿着这歌,就一个传一个,这几袋烟功夫,就把它传地可街都是,唉。这不打紧儿,这小厮的网网络上哈,又扎了一堆人,唉,搞得得…热闹,哈。那那堆人啊,一个赛一个。唉,俺俺就给你们一个个讲讲,啊呵呵。不行不行,啊,今儿今儿,我得我得出去出去,赶个赶个早集唉,买点东西,回来再说,回来再说,啊~~~


老看说说老吾头儿


啊… 刚刚这赶集回来,买了扎儿韭菜,做几个韭菜盒子。小卒哦,啊… 逮(means 吃)了没有?饥困不饥渴困(饿不饿)? 哈?唉,来来尝尝,尝尝,尝尝,还客气个啥唉!这是鸡蛋韭菜馅的,没有猪肉!

啊,对了,啊…不说好了啊,给你讲讲这个俺村里那这些人哈。唉,俺就先给你说起这个… 村里那个… 老吾头。他起自己起个名字叫什么,“吾临天下”。俺这说起来这别扭,那像个日本人!俺就叫他老吾头。这老吾头哈,真是了不得!那文章写的啊,那就是好。唉,不管他写啥,唉,放他手一写,那写的跟花似的。嗫… 你这一看就知道,是个读大书的人。嗫… 那俺爹都说,要是再退回去几十年哈,他肯定能中个状元。你说他又啥哈,这老吾头哈,喜欢喝酒。那姓“付”的那个小厮哈,一出个新歌儿,他就翘起二郎腿,和村东头的老刘头哈,听一段歌,喝一口酒,噢,喝的那色(sai)酒唉… 这伙计啊,也的的确确是个大好人。哎捏个,那小时候受的苦啊,啥时候看,啥时候掉泪。

俺就给你唉,俺这个侄女儿,打个电话,嗫…
“闺女子啊,把老吾头写那个东西啊…拿给你爷爷去读读听。”
“唉,中,老叔。俺这就去。”
唉,过几天啊,俺就打电话问:
“老吾头那东西,你给爷爷读了没有啊?”
“噢,读了! 俺那爷爷哈,一边听,一边抹泪。”
哎…呀… 俺放了电话,赶紧给俺爹啊,打个电话:
“爹~, 爹~~,爹~~~”。爹这耳朵现在不大中用,说话得大点声。
“做啥?”
“嗯…那个姓… 那个丫头子啊,把老吾头那东西给你读了听了?”
“嗯…! 这老吾头啊,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他就该把这些东西啊吧,写出来”
“啊,爹,那那有那么容易啊。”
“哈,写出来,让那些人常看去,常敲敲脑袋,别再造成那那那前些年蠢事!”
“嘿,爹,你现在真那个进步不小嗨。”

唉…,放下电话啊,俺这心里,甭儿滋味。好了好了,俺得去喝口水,唉,一会就回来,啊~~~



老看说说老刘头儿


你说啊,咱们村东头有这村儿,叫个这不列颠伦敦。不列颠,你说,俺现在也不愿一想这名,稀奇古怪的。俺是搞不明白,你说是他们村的茅坑忒少还是咋的啊,怎么还得轮着蹲啊? 算了算了。

那轮蹲村啊住着个老刘头,老刘头这也是了不得,在那儿开个相馆。你说,咱在相馆里哈都是捻个人啥的哈。这老刘头不捻人,光捻那个影。咱在村里天天转来转去的也没见啥珍贵玩艺,可是让那老刘头一捻哈,那可是不一样了。连那那麻雀老鼠也能让他捻出个新样来。

俺这有几个姑妮子现在也跟着老刘头儿学着个捻影,有个叫三羊的姑妮子啊,现在捻的也相当的不错了,有板有眼。啥时候再给你讲俺这个三羊姑娘。啊对了,俺跟你说过没,老刘头那婆姨也是个捻影的,没看过几张。俺想肯定错不了,严师出高徒嘛。那老刘头哈,把那相片哈和那洋人的音乐放在一起,这么一弄,看着那相片听着音乐,这心里这是美滋滋的。

你说,也难怪这个老吾头那么喜欢喝酒啊。前些日子,俺也跟着这个老刘头学着个捻了几张,还是不行。咱家这个家把什哈,还是不行,这手也拙。俺就想哈,这老刘头是到底是干哈的? 老刘头让猜了三次,俺这一边猜哈,那个姑妮子三羊在一边耍弄俺,到底也没猜中。算了算了,也不猜了。俺得出去上趟茅房,回来再说。你说啊,俺这茅房哈,就不用轮着蹲,啥时候想去啥时候就去。


老看说说老侃

俺村儿里有个人,俺不得不跟你说说。那伙计叫侃呀侃, 你听听这名字多宽畅。啊,你说那侃 是啥意思呀?侃啊,就是白划的意思,咱说这个人白白划划地。这个人可不是那种瞎白划地;他要是给你白划起来头头是道地,非给你白划到口吐白沫为止。你知道为啥俺说这伙计了不得吗?那大白划赵本山你说厉不厉害?可是他要是想说个啥,也得先排一排,演一演,啥地哈?可是老侃这伙计不用排,管你说地啥,接过你地话头就跟你白划。他要是白划起来哈,用俺海村长地话说,笑地你左扑右倒地!俺开始地时候以为这伙计只是瞎白划白划而已,后来哈,这一听这伙计白划起那西洋音乐,简直了不得。村儿里那些丫头子,小厮子听地都直眼。你说哈, 这大白划还能摆弄那洋人的音乐,那乐器,那钢琴,嗷。还有哈,这小厮能奏一手好菜,象哪个毒茄子啥地,那好吃。还有这伙计对这个赶集地事特明白,啊,不是赶集,那个叫内个啥来,叫内个啥来,啊,叫市场学。你说这些事和他内个白白划划的样子对不上呀!

你说哈,前些日子,也不知为啥,这伙计就离开俺村儿,再就没回来,又过了些日子,村儿里又来了一个小厮,叫这个能串子。那举动,那说话地奏手和那个大白划就跟一个模子里卡出来地。后来哈,俺问了问村儿里的人,村儿里的人告诉俺哈, 这个能串子是那个大白划的双胞胎兄弟,你难怪了!其实哈,有这个能串子这个双胞胎兄弟在这哈, 也没啥区别。不过,老侃呢,你知道为啥俺老看非得喊你出来不?你想想。老看 俺喊你出来就是要看看你有没有和昨天划上个句号地勇气,看你有没有和昨天,和过去说再见地胸怀。

算了,算了,你要是想回来,就给海村长往村委会先打个电话, 俺好到村头去迎迎你, 哈!


老看说说外科医生


咱这南头儿 有个村儿叫熬州莫本村儿,俺这么想啊,这村的人肯定爱耍钱,把钱耍光了,就莫本了!这村里哈,有个医生,这医生可不象咱村里的那赤脚医生,光知道开的止痛药,感冒药啥滴。人家是能扎卦大病的医生,是在省城地大医院里奏事地。你说哈,前些日子还常上俺村里走动走动,后来说是医院里忙,就再没照面。

你说这医生不是这么厉害不是,从来不在你面前仰脸豪天地,奏出那了不得的样子。那心肠哈,就象个活菩萨。村里的人哈,都得意他。这医生和老吾头儿也是对好耍伴儿。这几天晚上俺总是望见老吾头儿撼着个酒杯,站在场院里,望着南边的天,哈一口酒,望望天上的星星。医生啊,你知道不?这是老吾头儿心里惦念着你呀!他知道,你也肯定站在你那的场院里在望星星。你说,咋就那么忙啊?明儿个就是八月节了,带着媳妇和孩子回来看看。要忙,就不要带东西了,空着手来就中!老吾头儿也说好了要带几瓶好酒到俺家来哈酒,那老刘头儿也做个油焖大虾啥滴,俺也给你做个酱猪手儿,一定过来坐坐哈。

真要是不能来哈,也让人捎个信儿,那个澳八不是在你们村儿?让她给捎个信儿。要不,打个电话,你知道不?这些街坊邻居,这些乡亲有多想你呀?!


老看说说三羊,OX2UK



呃,那啥,俺是那个老看头啊。你说俺老看头,没念过几年书,没文化,这说话也不会说。说起来话有时候就瞎说八道。如果俺老看头, 看啥事,说的啥不中听,你敲敲俺的后院墙,告咱一声。那个,别骂人行不?你说前几天,俺给你说说咱村里的那个老吾头、那个老刘头,你说俺这个话说的阿,也土,乡下人吗,这城里人就听不清楚,你说的是啥呀,这是? 这俺那二个耍伴不是,就把俺说的话,给写出来了。俺这么一看,俺真是感激。
这俺这个耍伴一个,叫这个三羊的,三羊开泰的那个三羊,这,这个丫头子,了不得,你听这名字也红火,俺不是给你说过,这丫头子,跟老刘头捻这个学这个捻影,那不是光捻影捻的好啊,了不得,有一次哈,这姑妮子,这,给俺看她画的那个画,那个好呀,画的那个瓜子那个花,跟真的是的。她家哈,她种的大院子,那院子种的那个菜,简直就说不上有多呀,种的那个西胡芦,俺拿给俺那个小厮看,俺那个小厮说这那是西胡芦呀,这是日本鬼子的炮弹。你想想,这西胡芦有多大。今个秋收的时候哈,咱得上她家吃一顿。
还有一个耍伴,俺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阿,这样跟你说,那名字哈,那第一个字是个圈,后面哈是个叉,再后面哈就是那个一二三的二,再后面哈就是那个水渠的那个东西,再后面哈就这个倒放的板凳。那这是啥东西呀?俺就给俺那个侄女打电话,俺那个侄女说,这个圈和那个叉就是那个牛的意思,牛的意思。也可能这个东西哈,叫这个牛筋,俺这么一听,这牛筋,那是下酒的好菜。俺那个侄女说,那,不是那个,那个牛牛津就给俺写出那个字哈,这个牛字俺还在认识,这个津是个什么东西阿? 俺就上那个康熙字典里这么一查哈,这个津好像是那个水边的意思,俺这么一想哈,这可能是在水边喝水的牛啊。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俺那个侄女跟俺说哈,这后面的这水渠和那个板凳可能是哈,一个什么跟老刘头一个地方的东西。也是伦敦附近那么对东西。俺也不知道这是到底是个啥东西,你说哈,那咱就管她叫牛小姐。牛小姐,我说,你能不能说说你这个名字是个啥东西呀!你整的老看头稀里糊涂到现在,行不,告诉告诉俺,这名字到底是啥个东西,阿。


老看说说澳八,青青小草



你们是不是以为俺村里的人都像老看头儿这么土哦?实话跟你讲哈,俺村里的人哈,那干把式活的哈,多着呢!俺不是跟你说过这个老吾头儿和老刘头儿,是不是啊?还有俺那个大夫,那个大夫写出来的东西来哈,你这么看一看哈,你肚子里的苦水哈,能变成甜水;你嘴里哈,能说出甜言蜜语来。要不,俺那老吾头儿天天晚上站在场院里看星星。这跟这个大夫一个村里的哈,还有一个闺女子,叫澳八。这澳八说哈,她是个教书的。ARE YOU SURE??? OOPS!!! 你看,牛小姐,不是让你把俺这老吾这老看头给给转进去了,不是啊?这澳八哈,她说她是个教书的,俺怎么看哈,好像她是个拍电影的。你看看哈,她做的那个东西,俺那个侄女说哈,叫什么那个媒--体--微。媒体微(MTV)是什么东西?那配的那个东西哈,噢幺幺,那个俊哈;演起来哈,那个好看!你说哈,她是跟大夫一个村,在俺南边,要不哈,俺得到她村去看看。
俺这个村里哈,还有一个闺女子,叫这个小草哈,青青的小草,也是了不得哎。她跟俺说哈,她爹她娘,都是在那个大学堂里哈教这个音乐的。你说,这这这个姑妮子,也了不得。你说,她说她说那个西洋那个音乐,不是哈,那说的是有板有眼。她跟俺说哈,她会摆弄那个什么西洋乐器,咱也不知道那是个啥东西。就是这个哈,一个鸭蛋样的木头盒子。这个木头盒子上哈,再绑个棍子,这棍子上哈,在安上几根线。然后来哈,就给它架在脖子底下。这个手哈,再拿个木头棍子,上去这么个“锯割锯割锯割”,就锯割锯割这个声哈。我这么个想哈,这小草哈,能不能给俺锯割一段?放出来让俺村里的人都听听哈。小草哈,你你你就拿着那个东西哈,给俺这么锯割一段,放出来给俺听一听,中不中哈?啊~~~


老看说说石久,Bell,浪迹天涯



译文由‘圈叉水渠倒板凳’网友加工整理。老看头儿鞠躬感谢。
俺老看头儿前天不是跟你说过,那个老刘头儿那个村里哈,那个 “圈” “叉” 的那个,那个牛小姐,说实在的,俺这个村里的哈,还有真有那么几个人,就专门摆弄那洋字码,俺就先跟你说说一个伙计,叫这个石久。你说俺也不知道哈,你说你就加个一凑个二十,敢吗就弄个十九啊,俺那个侄女跟俺说啊, “老叔阿,那不是十九那个十,那是石头的石,长久的久。” 俺这么一听也是,这怎么能加个一呀。这伙计哈,就专门哈,把那个洋人那个音乐哈,他也知道俺老看听不懂,就给俺翻过来,翻过来这个歌哈,这么一听是这中听,俺打开那个歌,看着那个大鼻子洋人,再看着石久给俺翻的这个,这个东西,啊那个一听那滋润,那真是滋润。

俺村里还有这么一个人哈,一个闺女子。这个名字哈,拼的也怪。这个第一个字哈,就像这立着放的一个老花镜,后面哈是个圈,圈里吧还这么个横,后面哈就是二个竖扛子。俺也不知道这是个啥东西,俺那个侄女哈告诉俺哈,就是个铃铛的意思。俺这么一想哈,这闺女子啊,肯定是个长大鼻子的洋人,可后来这么看一看哈,不是,还是咱们村里人。你上这这闺女子哈,专门写那个勾勾弯弯那个洋文。你说不是一般的那个洋文哈,她写那个,打油诗。咱也不知这洋文,写那个打油诗哈,那每个字哈,都是拐那一个音。俺老看头儿哈,今个咱就给你读一段哈。

Two deaths and one estate settle day,
You keep my work at bay,
Change my mood to happy and gay,
Pro's show keep me stay,
If someday you ask us to pay,
Who could ever say:"No way!"

你看咋样? 你笑啥? 你说,你说咱老看读的不好? 俺老看不就有点口音。你旮这个这个啪啪巴掌。给俺老看鼓鼓劲哈。

俺下一个哈,俺的说说这个浪迹天涯。这闺女子哈,你说,是个双枪老太婆。她搞那个哈,那个洋文哈,了不得。咱村里这话说的哈,也是中。说那个哈话让你一听,真是有劲,真是有劲。不过哈,前些日子哈,听村里有个人说,这个天涯哈,要回老家去。阿呀。。村里这些人这个惦记,你说你出来拼打这么些日子了,你说你再回去,能适应啊? 村里这些人这个惦记,你说。天涯,俺家哈就住在你家楼下,有啥事哈,你顿顿脚,告诉俺老看一声。还有天涯,你记住,
Where you are go, you always have blessings from 村里人.
你听着,俺再给你讲一便,
“无论你走到哪里,你永远都有村里人为你祝福!”
你记住这句话,常回来看看啊!中不中,天涯!


老看说说小卒,外乡人,一江春水



译文由‘圈叉水渠倒板凳’网友加工整理。老看头儿鞠躬感谢。
你说俺村里这个小卒哈,是个热心肠,这闺女子。这村里一来人哈,你说她就拿出花,找出小厮丫头子,到村口去迎,去欢迎欢迎。你说哈,俺村这个花哈,有时候哈是印在纸上的。你就说这热心肠啊,你说谁说谁看着会不感动啊。真是个好女子。这小卒哈,还化了不少功夫,把咱村里这些人写的文章哈,都收集收集放家里。那弄的那个好,你打开一看,那箱子柜子里拍的,那那记的那个清楚啊。那后面新来的人一看, 你说,多周到,你说。前不几天阿,老看哈,俺也学着那个样子去弄一弄,真是难啊。一眨眼的功夫,这一头晌就过去了。你要不外乡人说哈,老看,俺看哈,你就不写了,你就光说吧。还是这个外乡人很理解俺。

你说这写这个东西哈,俺想起这另外这么一个人,俺村里有个人哈,叫这个春水阿。好像是个大编辑。俺老看这么心思哈,这村里的话就这么说吗,有啥个改不改的。你说这个春水阿,你说俺那话,你写出那个字来,她就给你挑出来,你该不该这么说,你应该咋个说法,那个字该咋个说法。阿呀。。老看这么一看哈,你说,俺不该写啊。俺也知道你说俺说那个话,写那个字哈,要是让那个春水姑娘去看看哈,我看哈,非累出劳疾不可。我怎么觉得哈,这春水是不是和这个澳八,在这一个大学里教语文的呀。不过后来几天哈,俺看春水这姑娘,又像个啥东西,那一个字哈,是个双头的勾,后面哈是这么个圈又带这么尾巴,后面个哈又是一横字,俺那个侄女哈告诉俺哈,这个东西叫意思,噗,哟。你说这个东西哈,往那个电脑一送,你看啊,很好看,名字还出来了,你看这是中不中,这是什么东西。

刚才,俺说起这个外乡人,俺再跟你说一句,你这个名字听起来,俺知道,你哈还惦记家里边,惦记你嗲,惦记你娘的,不过老看说一句哈,你哈既然到了俺村里哈,你就死心塌地的就呆在这好了。你要不得,你二头都过不舒坦。你常给你嗲个好哈的,行不。


老看说说一起开心

译文由‘圈叉水渠倒板凳’网友加工整理。老看头儿鞠躬感谢。
你说这开心哈,在咱那村里住的那时间真是不算短了。你想想这开心哈,真是个大好人。她这个教的这个孩子哈,真是有门道,她不但教这个孩子怎么作学问,还教孩子怎么作人。教的出那个孩子啊,真是像那么个样子,很有出息。咱还跟你说说哈,你说这开心哈,真是对那个婆婆,简直孝顺的啊,让人没法说。说起这个事哈,也是心里不舒服,你说婆婆走的时候哈,是拉着婆婆的手呃。你想想看这世上,那找这样的好媳妇去啊。你可能说哈,这些都是家里人吗,那对她好也不奇怪哈,俺再跟你说件事哈,前些日子哈,她们街上一个邻居,有个朋友,你说得了个怪病哈,也治不好,这开心不是哈,时不长就去探望探望,安慰安慰家里人,按摩按摩,照顾照顾家里的事情。你想想看一个朋友,你说做这些,是不是了不得。你再想想看,如果我们都像开心这么做,你说这个世道该多好。那不是一个变个大样呃。


老看说说普通人,无为


译文由‘圈叉水渠倒板凳’网友加工整理。老看头儿鞠躬感谢。
你说俺这个村里哈,能做这个把式活的人真不少,不过这些个人啊,都那么谦虚,不那么跟你虚虚火火的。你听说过这个小卒没有,这个小卒哈,实际是叫无名小卒。还有个人哈,叫这个普通人。我告诉你哈,这个人可不普通。还有一个哈,叫这个无为。那人可不是无为,可是大有作为。

俺先给你说说这个普通人哈,这普通人哈,是个拍电影的导演。前些日子哈,这拍了个电影,拍的啥? 拍的是这个蜘蛛哈,吃这个蜜蜂,吃这个蜻蜓。哈呀,她后面演的那个音乐啊,这棚棚咂咂的声哈,你看这个蜘蛛哈,去抓那个蜜蜂,哈呀,看的这个心里,朋滋朋滋的跳啊。你说她不但拍这个电影拍的好,她的数学也好。俺说那个数学可不是1 2=3,那个数学,可难着呐。

再给你说说那个无为哈,她作的那个文章,哈,人说的你说心服口服。这前些日子哈,不是这些人,在说这个应该跟这个老家人好阿,还是跟俺村里人好? 一个个都在那吵呃,这个无为写了个文章,从古论到今,从外论到里,你说的这是心服口服。不过这些日子哈,也看不见她跑那去了,也不知道在那忙。你说,你说能回来再看看,给俺写了个文章哈,你说多好。是不是无为?!


老看说说《声声慢》及“五星级苹果”


译文由‘圈叉水渠倒板凳’网友加工整理。老看头儿鞠躬感谢。
我说小草儿,今老看头哈,特意上这场院里给你说声道谢。你知不知道俺老看头为哈跟你说道谢?你记不记得前些日子哈,你跟俺老看头说哈,让俺读读一个姓李的女子写那东西,你说你也知道哈,我,俺老看头一斗大字不识一簸萁,俺怎么读那东西呀? 后来俺想想哈,俺老看头就上村里那个扫盲班去学一学。这不是前几天儿哈,俺就上扫盲班学了一段时间,现在觉得哈,俺也差不多。这不今个哈,俺就就给你试试,给你读读这个姓李这个这闺女子写的那东西。那东西真是美啊!你准备好了没有? 俺老看头现在就给你读读哈。。。

《声声慢》(作者: 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小草你看俺老看进步怎么样? 不呱唧呱唧?
还有一件事,俺老看头要跟你说说。你前几天哈,写的你娘的故事哈,俺老看一看哈,那真是感动人。俺老看就跟你说句话哈,下次哈,你如果再跟你娘打电话哈,跟你娘说有个叫老看老头哈,跟她问个好。给她带个好,也给你舅舅带个好哈。

今个哈俺老看还有个故事给你讲讲。你娘前些日子哈,俺那个小厮子,下了学之后就跟俺说,“爹,爹,俺知道哈,这个苹果里哈有五角星。” 俺老看这么一听,这瞎说八道,俺老看活这么大年纪,从来没看出这苹果里还有个五角星。俺这个小厮子就说“爹,俺说的是真的,真有个五角星,真有个五角星。”这回到家哈,还跟俺唠叨。俺就想好,俺老看头就给你拿出个苹果来,你给我看看这个五角星在哪? 你说俺拿出个苹果来,你说俺切苹果的时候都是把苹果腚朝下头朝上,从上往下这么一佧持一刀,你就切开了是不是。你根本看不出什么个五角星。你说俺这个小厮子哈,你把这个苹果哈立起来,从中间佧持这么一刀。一切开一看哈,“爹,你看,这不是个五角星”。俺老看一看,还真是的,真有个五角星。

你说这事过以后,俺心里就想,有些事哈,你不能想自己不知道,自己没看过,你就说没有。你不能说你切苹果从上往下这么一切,那别人都这么切? 那不一定呃。你看看。所以你自己不知道那个东西,你自己没看过的东西,你听见看过的东西,你不能说没有阿。你说是不是? 小草。下次你可记住,切苹果的时候你要看那个五角星哈,你就要立起来切。你就有了,好吧,明个哈,俺接着上那个扫盲班去学一学。学的好,学的多了,俺老看再给你读几段。好不好? 哈!
[老看特别声明]:由于老看文化水平低,说事时出现严重口误。如果想把苹果切出五角星,要将苹果放倒, 从中间切开。幸亏老看这段不是竞选演讲,否则肯定全砸了!!哈哈哈


老看说说都市霓虹、皆大欢喜


译文由‘圈叉水渠倒板凳’网友加工整理。老看头儿鞠躬感谢。
我说省城里的那个彩虹哈,对不起,你那个字哈,俺也不知道怎么说,俺这么寻思寻思哈,好像是那个,下雨之后那个彩虹。所以俺就给你喊这个省城里的彩虹,简单一点哈。你说这彩虹这东西,下过雨之后,你说站在这场院里,望着前面这个麦田,也望望天上,那一道彩虹,那真是美啊! 你说在俺这个乡下,也简单,没那么复杂,空空荡荡一片麦子田,上面彩虹。我这么想,和你们在省城里看这个彩虹,可就复杂多了,那个事也乱。你说前几天哈,你写的那文章哈,说乡下那个读书那个老头哈,俺老看这么一看哈,啊,那真是感动人。心里啊,这不平静。俺有个事哈得给你说说,你说俺老看头你也知道,这刚从扫盲班学了这么几个字,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该怎么个分法,你说你写的那东西哈,是叫小说还是叫这个社会调查报告,还是个科技论文什么的啊? 俺这么想,这可能是个小说。所以这个小说读起来哈,你跟这个学术论文调查报告不一样。你不能那么个读法。所以听一听里面这个故事哈,你有没有这个感动,俺想这个是最重要的。所以你写的这个东西哈,俺老看头看了后心里就是感动。你以前你这些东西你写的哈,俺老看头都一个一个读啊,以后再多写些东西,你在老家呆的时间长,你把老家发生的那个事哈,也常写一写,给俺们送过来看一看。你说俺们这些背井离乡的人哈,也想家,看看你写的那个东西,心里也舒坦。

还有一个人哈,俺得跟你说说。他的那个名字叫皆大欢喜哈。这个名字是俊。以前哈俺总是以为这些个年轻人哈,娇生惯养的,不大没大出息。你说俺看了皆大欢喜和这个彩虹的这些文章哈,俺心里想,阿呀,俺老看头哈,得给他们说说道歉,现在这些孩子哈, 阿呀,长起来真是像那个样啊。你说,前几天我记得哈,这个皆大欢喜写的这个上泰山的一段,俺这么一看,阿,这些小厮子可不像俺老看头想的,现在成长的真是像那么个样啊。所以,俺老看头再跟你说一句,像这些文章你多写点,你老看头多看一看,也多长点知识,多长点见识。那就这样,以后有事哈,再和你多聊一聊,好不好。







老看拜年



译文由‘三羊’网友加工整理。老看头儿鞠躬感谢。
你说今儿个早上哈,俺到这个村口哈,这个乡,唉,村委会哈,去走走看看。俺那个墙上哈,就看着这么个告示,这告示上说哈,是这个:微网村普通乡敲边鼓镇忒囤生产大队费墨二分队费劲支队<路边社>,这个“忒费劲电视台”发的这么个告示,说这个,要要举行这个春节晚会哈。你说这个告示哈,是这个“普通人”这个大导演哈导演的。你说俺这么近去一看哈,一看俺老看的名字还在那儿。你说俺能干啥?她让俺去哈,贴这个春联,打这个灯谜。你说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俺老看哈,刚刚从这个扫盲班出来,俺咋能弄那个春联打这个灯谜,你说?俺这么想想哈,算了算了,俺俺老看哈,还这么毛遂自荐,给你这么说一段这个歌,好不好?咱们都说哈:“舒服不如倒着,好吃不如饺子”。你说,那这么一说呐,咱就给你唱段有关饺子的事哈。有这么一段叫这个哈,扎红头绳哈,《北风吹》,扎红头绳,这个这一段哈。唉~~~

卖豆腐赚下了几个钱
集上我称回来了二斤面
怕叫东家看见了
揣在这怀里头四五天

卖豆腐赚下了几个钱
爹爹称回来了二斤面
带回家来包饺子
欢欢喜喜过个年
唉,过个过个年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
你爹我钱少不能买
扯上了二尺红头绳
我给我喜儿扎起来
唉,扎呀扎起来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
我爹钱少不能买
扯上了二尺红头绳
he,给我扎起
哎扎呀扎起来

门神门神骑红马
贴在了门上守住家
门神门神扛大刀
大鬼小鬼进不来
哎,进呀进不来

哎呀,老看啊,哈,这气短哈,不行,这是伤了气了!啊,就算给大家乐和乐和,助个兴,过个春节。唉,祝大家这个春节快乐!







老看扫盲




译文由‘三羊’网友加工整理。老看头儿鞠躬感谢。
记得前些日子哈,这个小草哈和这个毕静哈,让俺老看头哈,读段这洋文。你说哈,俺老看头这扫盲班刚刚毕业,你说这洋文俺哪能弄得了哎!你说俺没办法哈,俺就硬着头皮哈去学吧。这不学一段时间哈,俺觉得也不得力哎。这不今天哈,俺老看哈,就给你读一段试一试。俺就给你读一段哈这老刘头哈,就俺村的老刘头写的这东西。啊,就给你看看哈这老看头这个学这个洋文,学的怎么样。啊哈。OK?Ready?

There was a fellow called ‘PRO’,
Joked about himself as very slow,
Once was a consultant with ideas,
Nowadays became the head of mafias
Who said a man was too old to grow?

哎,这也是难受,这洋文哈就不如咱这个家乡话好说。不过哈,俺老看头就算交差了。不过记得小草哈你说过,俺老看头哈,讲完这个一段英文哈,你就给俺锯割割锯那个东西,给俺锯割一段。俺现在是说完了,俺现在开始等着你哈。俺现在这个是哈,黑胡子等到灰胡子,灰胡子等到白胡子,俺一直等着你,看你啥时候给俺锯割一段。就这样哈! Bye-bye!





















老看请客吃饭




那啥,大伙,老看打算下个星期请客,在俺家开个potluck party欢迎大伙都过来坐坐,聊聊。一家带一道菜,自己家做的,饭馆儿里点的都行。

请帖刚写好一份儿,还在接着写,老看这把手艺大伙都知道,写东西忒慢。大伙就别等着点名了,菜一出锅儿就赶快端过来,行吗?

译文由‘圈叉水渠倒板凳’ (OX2UK) 网友加工整理。只要老看头儿的腰还能折弯儿,老看必定鞠躬感谢。


请帖一:

那啥,大伙哈,这是老看哈,你说有些日子也没跟大伙坐下聊一聊,我昨个这么一想哈,你说下个星期哈,俺老看哈想这个把大伙哈叫到俺家哈来请个客,吃个饭啥的。后这么一想,这村里这么多人,你说老看得作多少东西啊。这是哈,我这么想一想哈,你说现在这些人哈一定有这个好方法,我这么想,俺就用这么个方法了,这个方法哈,人家叫这个”potluck party”1,也就是一家带个好菜,咱们聚一起好好吃一顿,好好聊一聊。我也不知道都有啥好菜,不过哈俺知道有这么几家,俺就先给你们说说,ok?。头一家就是姓“付”的那个小厮家,你家哈就多蒸几屉那个百折包子。那个肉包子,多包几屉,ok? 下一家就是那个提木塞那个伙计,你们家哈我这么想哈,有个好菜我给你推荐一下哈,叫那个“地三鲜” 2。那是俺(们)东北老家的好菜。你家就带那道菜哈。啊,人家都说哈无酒不成席,你知道下一家该说谁了? 老吾头。你得带酒哦,俺知道你家有好酒。不过今个啊,你也不用带什么干的红的,你只要带够量,够俺(们)喝的就中。ok? 你得带酒,把你家酒窖的酒啊多拿出点来,ok? 下一家就是村西头的老刘头,我这么觉得哈,你们家有个菜叫什么”Fish and chips”。俺也不知道那个东西叫什么东西,不过我听这个哈名中听。你家哈就试试带这个”Fish and chips”, ok? 下一家老侃家。老侃,俺得跟你说啊,俺可不是跟你开玩笑,俺知道你小子能作东西,你今个哈要不给我作4-5道菜端上来的哈,你小心点,俺站在门口啊,拿笤梳疙瘩给你抡出去。我记得你家作过这个“东坡肉”,那是古典菜,典型的古典菜,你一定要端来这盘菜哈。下一道菜,还有什么叫“毒茄子”。。。哈。端一道。。。不管啥东西,你得拿个三五道菜过来不成。啊,下一家,就是那大夫家。你说这个大夫家啊,俺也不敢乱说,你说人家当大夫的哈,端这个菜哈要么是不健康不卫生,那个说法就多这那,反正啊大夫,你就自己看这办吧。ok? 你看啥健康啥对身体有好处,你就端啥来。俺是没啥说的,ok? 啊,下一家还有谁啊? 下一家还有三羊家,还有三羊家,你家哈你就不用端菜了,也不是不端菜,你家哈就主要负责这个水果哈。把你家后院墙打开,这个水果哈多装几筐过来,ok? 吃完饭,我们吃点这个叫啥,叫这个snacks,3。你家那个还有别的菜啊,那个蒸的年糕,那也好吃呀。能端的话你就多端,你多多为善哈。啊,还有谁家啊? 偶,还有那个开心家。我记得哈,去年他们家哈包了一屉饺子,摆在哪哈,俺这么寻想着,过一回可能就给俺煮着吃,到现在也没给俺煮这顿饺子吃。我说,我说开心,你能不能把你那屉饺子啊,这次哈就给俺煮了端过来,中不中? 啊,下一家,还有几个。。。



1. 便餐聚会
2. 茄子,青椒,土豆走油,拍蒜,颠勺儿,出锅,香!!
3. 饭后零嘴儿,或是甜点啥的。



请帖二:

大伙哈,这老看又回来接着给你写请帖,写之前俺对你说说对牛小姐感激不尽,帮不的忙也不知有大。前不说,让村西头的老刘头带”Fish and chips”,俺也不知道那个东西叫什么东西。(牛小姐),俺说你能不能找点你们那里的特别的东西,别人没有的东西带来。还有,如果你有空的话,上你村No那个丫头家敲敲门,看她在不。在就叫她一起过来坐坐。说起No这个丫头,我想起了她的老乡,这个石头(化石),我记得以前她说过,在老家时能作蛇肉。俺老看想这辈子没吃过那东西,石头这会要能带上这东西,我估计了不得。得好好尝尝。有个问题得问问石头,你说这蛇肉是不是啥蛇都能吃啊?我们这那个眼睛蛇、响尾蛇你说那东西能吃不? 那东西多的是啊。她们还有个老乡,这个毕静。这个女子住在海边,我觉得这个海鲜肯定缺不了。我记得她作过煎生濠(?),让毕静带一盘来。还有谁啊? 还有遐想(醋)和珍醋是管厨房的。那东西那肯定是错不了啊。下面还说谁啊? ok, 还有这个春水、澳八、网景,我们这个上海仔,但愿你们别都带上小龙包。小龙包好吃,但换个样,带个汤圆之类的啊。让老看再想想,还缺个谁啊?就先写到这,下回接着写。




请帖三:

你们上老看家作客就不用扭扭捏捏的,敲门就进来了,有啥就吃啥,甭客气。你说前些日子,我就一直这么交代。你说,老看说的东西也不知道正宗不正宗,前些日子,俺老看毕业后说了一段“声声慢”。外乡人的那个伙计,那个掌柜的,听了之后哈哈一笑,俺就觉得俺老看说的东西还有门道。我说外乡人,这次得让你们家掌柜的作一条老家的红烧黄花大里鱼。你得让他过来好好坐坐。俺老看觉得是这个伙计是俺老看正儿巴经的老乡。下一个我得说说这个老久,石久你老兄成天古到那些洋玩艺,你好像也不提吃饭作饭的东西,我怎么觉得是不是你家媳妇天天把这个东西作好端上,你也不用发愁整这些东西。这次你也露二手,作个东西给我们看看哈。再说还有小草,我听说你们那作的屋里考的园园的发面饼,作的不错。你能不能这次端个发面饼过来弄弄吃吃哈。说起发面饼,俺又想起另外一个伙计,叫罗马人,这伙计住的地方是正宗发面饼的地方。我说罗马人这次哈,你和小草一起,你带一张,她带一张。我觉得会不相上下。比起来看看谁的更好吃。还有一个人俺得说说,是这个君子兰,我这么想这次你就带这么一只南京板鸭。这东西肯定比烧鸡好吃。还有另外二个人,现在都住在老家那地方,一个是一老知青,再这个就是流水,这二个伙计,俺糊涂了,这二个姊妹哈,我觉得带个什么都错不了。老家那东西想什么什么好吃。今就说到这,下次再聊。




请帖四:

这张请帖俺得先说说这个无名小卒。这闺女子,你说一头撒出去,也不知跑哪去了? 我说,小卒你有时间就到老看这坐坐哈。你上桂发祥买点大麻花。桂发祥的大麻花肯定受欢迎。好有一个姐妹和你在一起,就是这个铃铛 (Bell),你说让她带点啥? 要不就带点鲜菜,拌dressing。也许这个适合她。另外,还有这么个人,这是俺的老乡如歌,岁月如歌。知道你带些啥,俺那俺也就不和你多唠叨。就随便说二样东西,秋林的大列巴和一碗苏卜汤(soup汤,苏联老毛子的说法,牛骨头汤加大头菜,西红柿。),再带上点肉联红肠。咱老家的东西多着那,你就自己打点着自己弄吧。我说灵姊妹,你就带一张饼和一条鱼。万一饭不够了,用你的饼和鱼应急。再有一个人俺得说说,这个老八,八千里路。一杆子撂出去,再也不回头。你跑哪去了? 这会管你带不带东西,你回来上老看家坐坐,就算咱哥们在一起再好好聊聊啊。还有几个人俺也不知道他们那有什么特产。像那个蝴蝶、西外、陈曦、衔不住、一个人,这个普通人。你一定要过来啊。俺老看也不会招待,你过来帮俺吆喝吆喝,照应照应来的客人。




请帖五:

今天中午俺到村口,看到了一个闺女子,俺村新来的闺女子,叫这个虹。跟俺说俺请客也没提她的名。俺想想俺不怪她,她是新来的,凡是在村里住久的人都知道,上老看家作客还要点名,一敲门就进来了。俺说过有啥吃啥,不客气。不过俺也不怪她,她什么一说到是提醒了俺,俺到村委会找花名册再看看。你看还别说还真错过去二三个人,浪迹天涯你过来看看哈。还有一叶舟、绮梦幻歌、皆大欢喜、曾经年轻、外乡人、橄榄树、没落下谁了吧,我也不用多说,你们知道老看这人,你们敲门就进,不用再叫你哈。



本页被读过4142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4142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17.记得三年前乐融融村里吗?我们一起努力返回那个村吧!人生苦短,让我们珍惜让一天快乐的时光!人到中年,心胸再开阔些!咱们把人招呼回来吧,今年十一来个聚会联欢!外乡人♀2012-08-30 10:23:57
16.哟,老看头,你咋把俺家小女的照片给鼓捣出来了;-)无名小卒♀2010-10-19 10:18:49
15.浪侠,
“大伙也别光顾听戏了,谁来说说咱老看头?老侃,你的把式活儿呢?”

我看这活得交给你,大夫和老侃一起来说相声:)

看老弟,
有你的,你说你笑死人不偿命,见好就收吧。还学着和你的大夫兄弟一样,戴高帽压死人。

现在好了,老吾的“荣身斋”给才子才女一个展现才智的园地,也是咱学习、倾听、享受的地方。老看的“看客馆”,让XFJM 们听“戏”,了解街坊邻居,也是咱放松、温暖、享受的地方。开心哈,开心!
一起开心♀2010-10-17 05:16:50
14.狼,你可终算是露头了,老看俺说完那句‘老太婆’就有点后悔了,这要是让狼听见,还了得!肯定拎着笤帚疙瘩追出来。看来现在安全了, 哈哈哈。职业看客♂2010-10-16 23:47:20
13.老看头:

多日不见,你摇身一变已成职业笑星,了不得!
俺还一直以为你讲Tim那疙瘩的话呢。
笑S人。。。谢谢分享!

大伙也别光顾听戏了,谁来说说咱老看头?老侃,你的把式活儿呢?
浪迹天涯♀2010-10-16 14:48:29
12.Something is seriously wrong here,
All your fans are Tianjinese called "Da Jier."
To them you are so dear,
To you they have no fear,
All want to ride your tractor called "John Deer."
Bell♀2010-10-08 20:08:49
11.小卒尝了老看头儿的韭菜盒子,估摸着那一顿饭功夫,听不少老看头儿的唠嗑,那有没有“老看说说小卒”哈?是不是小卒把那段给带回家藏箱子底了?拿出来放给村里大伙儿听听,中不中,啊~~~三羊♀2010-10-08 11:09:37
10.哟,照相馆remodel啦?老看头的鸟枪换成大炮,一下子拍出来这么多帅哥照。。。无名小卒♀2010-10-08 10:14:26
9.呃,快进来坐坐。有哈水的没有啊?老看去给你们到水。
NO,老看能看到你LOL,心里也喜滋滋的,没事就常过来坐坐。
小卒啊,俺老看那个韭菜盒子你也尝过了,你说下回咱该聊聊咱村儿里的谁了?羊说聊铃铛和石头,你说呢?
石头啊,别光在那说呀!赶快拿上来给俺看看呢!
开心大姐,老看的胡子都快长到心口窝了,你还“小厮”呢! 哈哈哈哈。
小八,什么“灵长类”,“草根类”的.这些老爷们们的健康意识比起你们来是差多了。你看你们早就开始吃素了;他们还是整天大鱼大肉的呢!嗨,真没办法,哈哈
职业看客♂2010-10-08 00:16:55
8.发现爷们儿的都属灵长类,俺们小女子都可归入动物草根类,哈哈哈...澳八♀2010-10-07 16:29:30
7.老看头儿,那位是姓李的小厮还是提木塞?三羊♀2010-10-07 16:23:20
6.职业的看客,下面的续集是“铃铛和石头”?三羊♀2010-10-07 12:29:40
5.哈!小厮,真有你小子的哈。还越来越职业了哈。一起开心♀2010-10-07 11:19:28
4.小看,你的那幅"指点江山"配图真妙,哈哈,oops, 指点文字! 咱昨天给你拍了一幅高压线上挂着红球的东东,那大跨度穿过湖面的高压线可真低, 吓人! 化石♀2010-10-07 07:48:06
3.哈哈哈,逗S人了!老看头捻影技术不错啊!无名小卒♀2010-10-07 07:23:40
2.Haha, lol...lol..., thank you, nice day...lol...No♀2010-10-07 06:46:05
1.老看头儿,你这真是笑死人不偿命哈!? 再看那个画画,哈哈! ox2uk♀2010-10-07 02:1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