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彩虹的博客







登录名


兵 哥 哥


2010-04-22


兵 哥 哥
彩虹

我爸爸是四川成都人, 为支援北方的建设, 离开清华, 去了东北. 我们家每两年要从大北方回麻辣老家去看望奶奶和亲戚们,我爸爸是家里五个姊妹兄弟中唯一的儿子, 排行老四. 爷爷奶奶本来是由大姑, 二姑来赡养, 但四九年她们跟随丈夫从上海去了台湾. 大姑的丈夫是国民党的陆军少将, 是张治中将军的下属.

她们去台湾后, 和大陆的亲人断了联系, 赡养老人的责任就落在当教授的爸爸身上. 我们除了每月寄钱去之外, 每两年还要去看看奶奶. 我和弟弟就随着爸妈坐四天三夜的火车去蜀地.

那年我十二岁,已经有点大姑娘的样儿,和全家一起坐火车去四川。大概在中原一代,上来个大兵哥哥,陕西人,白白净净文质彬彬的, 中等个子, 要回陕西老家探亲。因为没座位,他就站在我们身边,我妈妈是个特别善良的人, 她看不过去,让我和弟弟挤一挤, 给兵哥让出个位子,他就坐在我身边了。

一坐下,他就开始跟我妈妈聊起来. 我爸爸妈妈都在大学任教, 但爸爸不爱说话, 妈妈很健谈. 他给我们讲他当兵的故事,挺有趣的。后来我八岁的弟弟要上厕所, 妈妈就去陪他, 兵哥哥就给我讲故事,他有一点陕西口音, 但不重. 说得多了, 我们就熟了。

他告诉我说他会做很多事, 比如做衣服, 梳辨子. 然后端详一下我说: "你的小辫儿乱了,我帮你重梳一下."

我妈妈这时回来了, 我就问妈妈行吗?她点点头,兵哥哥就给我梳了头, 他手还真巧, 编了一个大辩子. 他还夸我的头发多, 又黑又硬, 脚打泡时, 可以用来把泡捅破. 我说: "我头发那么硬? 能当针使?" 他说逗我玩呢. 他小时候常带他妹妹玩, 帮她洗脸,梳头, 是他最快乐的时光. 我问: "你妹妹她现在多大了?" 只见他沉下脸来, 眼圈有点发红, 说: "她不在了." 我接着问: "为什么?" 他说:" 得脑炎死了."

我的好奇心上来了, 就要他多给我讲点他妹妹的事, 他说:" 我家里有兄弟姐妹六个, 住在县城, 我爹教小学, 我娘在一个小厂里. 我是老四, 上面有两个哥, 一个姐, 下面是一弟一妹. 我和妹妹最好. 他只比我小三岁, 我们总在一起玩. " 这时, 他发现我的衣领有点开线了,就拿出包里的针线给我缝了衣领, 又接着说: "真没想到, 她有次和我, 还有一些邻居的小孩去公园里玩, 回来就发烧, 高烧不下来, 又开始抽筋. 后来送进县里医院, 诊断不出来, 等后来有医生发现是脑炎时, 已经太晚了, 我是看着她咽气的. " 他说着擦了擦眼角的泪.

我听了也很难过. 就安慰他说: "还好, 你家兄弟姐妹多, 你不会太孤单." 他就说咱们说点别的. 他告诉我在部队里是通讯兵, 后来干得不错, 调到团部去做秘书. 他小时候爱看书, 也爱写些东西, 在部队上用上了. 开始就是写个黑版报什么的, 后来被连长赏识, 一步步向上推荐.

兵哥哥又发现我弟弟的裤子破了, 弟弟特别淘气, 裤子膝盖上经常被磨破. 他就马上拿出针线帮他把裤子缝好. 他似乎总是闲不住, 一会儿干这个一会儿干那个, 特别象我妈妈. 爸爸说他比我和弟弟更象是我妈妈的孩子. 妈妈就说要有这么个儿子就好了. 她能省好多劲儿.

到了晚上, 大家都开始睡觉, 不知当年爸妈怎么那么节省, 我记忆里就没坐过卧铺, 全是硬座. 他们每月寄给奶奶的钱等于一个工人一个月的工资, 不仅养活奶奶, 还养我的三个表哥表姐. 我妈这边也负担一个舅舅的大学费用. 结果坐这么久的车, 都不舍得多花钱来坐得舒服点, 爸妈真可怜. 我那时小, 还不知道有更舒服的坐火车法. 后来长大了, 真后悔莫及.

我迷迷糊糊睡了, 感到大兵哥哥把我的头挪到他肩上. 第二天醒来发现头枕在他的腿上睡了. 弟弟和我脚对着脚睡的, 大兵哥哥被挤得只剩一个小地方. 我起来觉得真不好意思, 说:"你肯定没休息好?" 他告诉我没事儿, 在部队比这更艰苦的还有呢.

等大家都醒了, 他就去打热水给我们喝, 还带我和弟弟去洗脸刷牙. 然后和我们一起吃早餐. 我妈妈喜欢他不得了, 平时都是她来伺候一家人, 有这兵哥哥在, 她也成被伺候的了. 我和弟弟就对他说: "你干脆来我们家吧, 你家人那么多, 到我家里肯定生活比你家好." 他笑笑说: "金窝银窝也不如自己的狗窝好." 我们大家都笑了, 不敢多说了.

吃完早餐, 他就开始打点行李, 准备下车了. 不知为什么, 我们全家都特舍不得他走, 妈妈是个非常大方的人, 她平时经常接济邻居家. 她就拿出十块钱给兵哥哥, 说你给父母买点东西吧. 那时的十块钱可不是个小数字, 能买好多东西. 他很感动, 脸都红了. 说什么也不要, 我就把钱硬装到他的衣服兜里, 他感动得说不出话, 眼圈红红的, 沉默了好一会儿. 他对妈妈说: "老师, 我挺舍不得你们的, 特别是弟弟妹妹, 我们留个地址吧, 以后我去看你们."

我和弟弟特别高兴, 我马上就拿出纸笔, 给他写了我家的地址. 我交给他说: "千万别丢了, " 他马上也给妈妈写了他部队的地址.

他下车时, 我和弟弟去送他到车门, 他摸摸弟弟的大圆脑袋, 告诉他要听话. 然后他就看着我说: "真不想下车, 和你们一家人在一起太好了." 我请他以后有空来我家玩, 虽然知道这不太可能. 他临走把手放到我的肩上说:"我会给你们写信, 你不会忘了我吧?" 这时我看他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我赶紧点头说不会忘的.

这以后, 他和我家还通过一阵子信, 后来我家搬到南方, 不知怎么就断了联系. 不知他现在过得好不好.

本页被读过2441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2441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8..
看完这篇故事,使我想起了《渴望》那部电视剧。那时候,正是走向市场化的初期,带着铜臭味的金钱把人们吸过去,把多年来积累在人们心中那种诚善也吸走了。人们开始企盼着那种诚善的回归,者可能也是为什么那部电视剧那么受欢迎的原因吧。
职业看客♂2010-04-28 00:39:18
7..
三羊,我一直用Google Chrome来下,从来没有过问题。不妨试试。
职业看客♂2010-04-28 00:30:57
6.老溜号:微网的所有pps 文件,下载之后,总是变成ppt 文件,背景音乐一般都丢了。微风说你曾经有过这个问题,你解决了吗?能告诉我method?谢谢!
三羊♀2010-04-23 16:35:40
5.谢谢老溜号,三羊,八千里路,无名小卒,在我们的人生中,总是有许多留在脑海中的人和事,那就写下来和大家分享吧。
生命的列车很深刻,谢谢老溜号和我们分享。
彩虹♀2010-04-23 15:38:59
4.写得真实自然。这是个聪明善良、勤快细致的兵哥哥。

在部队里,还有许多老实八交、手足无措的新兵小战士。记得上学的时候,一个人坐火车南下去实习地点,也趁实习之旅顺路旅游。在南下的火车上,人满为患,好歹我有座位。行前一位同学说可能与我同一辆火车,到时候在车上找。我上车不久就开始找同学。我背着个包,手里托着个西瓜,在满是人的过道里,从车头到车尾,走了两个来回,三伏天汗流浃背。让广播找人,也没找到,最后死心了,知道同学没上这次列车。后来,我要把带的西瓜吃掉。我走到车厢接头处,见到一位小战士,算是位“兵弟弟”,他显然是位农村入伍的新兵。兵弟弟站在那里是因为没座位,我跟他说:“来,这西瓜咱俩分了吧!”他睁大眼睛,怯生生地看着我,不敢相信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我又加了一句:“我一个人吃不了。”便切了西瓜,给他了一半。一个学生哥,一个兵弟弟,蹲在那里,默默地把西瓜吃完。没有攀谈,没有道别。兵弟弟不善说话,学生哥无心说话,各有各的事儿似的。二十多年了,还记得这个小场景。
八千里路♂2010-04-23 12:52:40
3.老溜号,你上传的那个[生命的列车]好感人啊!

俺爹曾是一兵哥哥,在成都驻扎呆过几年,坐火车是两天三夜。俺小时候很多时光都是跟老爹在火车上度过的,记得火车在山里走得特慢。一直觉得坐火车很好玩,俺这人平时不爱吃肉,但上了火车什么啥都吃,嘻嘻。
无名小卒♀2010-04-23 10:23:16
2.善良、恬静,悄言小句道人生大理。和你分享一个pps [生命的列车]

让我想起坐火车,沿成昆铁路翻秦岭: 一边绵大衣,一边穿衬衫。蜀道难于上晴天哪!
老溜号♂2010-04-23 01:29:06
1.像一张黑白的旧照片,发黄了,褪色了,但那甜蜜的回忆和真实的感觉还是历历在目。我也仿佛看到了你的晶莹的泪光和依依不舍的表情,因为我的眼睛也湿了。祝福你的兵哥哥,希望他一切都好。三羊♀2010-04-22 16:5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