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大连原子的博客







登录名


世界无神论者掌门人的忏悔(下)


2010-07-25


世界无神论者掌门人——安东尼•弗卢的忏悔(下)
说到DNA和RNA的复杂性,不可知论者生物学家迈克尔•登顿博士谈到: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奇特的组织是构成地球上从巨杉到人脑的每一种生物的根本单位,它可以在几分钟内构建它自己的组件,而它的重量还不到1016 之一克。它比人类所制造的最小的机械要小几千万亿倍。”
人类基因组的三十亿个代码中的一个细胞,其DNA信息内容相当于七万五千多份《纽约时报》。这样的信息有可能是像雪花或晶体那样按照自然法则产生的吗?伯克利的法学教授菲利普•约翰逊解释说:
“信息与暂时记录信息的物质媒介完全不同的东西。如果把一本书的文学性质或意义解释成纸和墨的物理特性的自然组合,那将是十分荒唐的。信息来自作者,纸和墨不过是媒介。同样,DNA中记录的信息不是DNA的产物。这些信息从何而来?谁是作者呢? ”
答案不可能是自然法则。这些法则确实可以产生一些复杂的组织,如雪花和晶体。在这样的情况之中,自然法则重复地产生同样的组织,只有偶然的变化。重复性的规程只有含量非常低的信息内容。
那么,如果因为这种信息极其具体的特性我们说自然法则不可能产生这种信息,那么作者到底是谁?曾经是无神论者的安东尼•弗卢承认:
“我认为智能设计的证据比当初我刚接触这个问题的时候要有力得多……我觉得五十多年的DNA研究已经准备了足够资料来支持新的强有力的设计的证据。”
要注意,我们这里谈论的是生命形式由设计而来的证据问题。我们不是在谈你凭信心所知道的东西。说服弗卢的是证据,不是信心!
眼睛
成人眼睛的重量是体重的四千分之一,在视网膜上有1.2亿个感光细胞可以把光转换为神经脉冲通过视神经传递给大脑。视神经由4千万左右的神经末梢组成。其实我们一生要眨眼4亿次左右(试一试你的风挡雨刷,能否连续刷4亿次而不用更换呢?)如果你的眼睛没有了,那么世界上最好的眼科医生唯一能做的不过是用彩色玻璃球来堵住眼窝。为什么呢?因为眼睛的设计和创造是当今杰出的科学家们也无法复制的。可是,我们却把眼睛堪称是偶然地进化而来的!就连查尔斯•达尔文也承认,这对于无神论者来说太难了:
“恕我直言,我觉得,认为眼睛可能是通过自然选择形成的,这猜想是再荒谬不过了。”
大脑
2005年IBM在一次广告宣传中推出世界上功能最强劲的超型计算机——IBM蓝色基因/L。据说这款计算机达到了人脑的运算能力。
IBM负责基础计算的副总裁戴夫•图里克说,最棘手的部分就是怎样把处理器连接起来“使得它们运行起来像是一个单独的人脑,而不是一堆细胞。”
可是人脑仍然比超型计算机高级,这体现在许多方面。
蓝色基因/L有16000G内存;估计人脑有100,000G的容量。人脑是可以随人移动的;蓝色基因/L体积相当于64个冰箱那么大,占地1400平方英尺(大概有网球场那么大)。人脑平均体积为56立方英寸,重量只有3.3磅。
大脑大概三磅重,有100亿个神经元(神经细胞),1万亿个连接,可以完成超型计算机的工作。无神论者艾萨克•阿西莫夫把人脑描述为:“宇宙中最复杂最有秩序的配置” 。无神论者卡尔•萨根保守地估计说:
“我们每个人的头脑中差不多存了相当于两千万本书……大脑里面的神经化学反应繁忙得很。其电路图的奇妙要胜于人手所造的一切机器。”
迈克尔•登顿解释人脑的复杂性说:
“人脑由大约一百亿个神经元构成。每个神经元伸出一至十万根联结纤维来与大脑中其它的神经元联络。人脑中共计有将近1 ´ 10 15 (一千万亿)个连接,这么特殊的连接,甚至比地球上整个的通讯网络还庞大。”
如果一台计算机只是接受、处理、储存、给出信息,尚且无人否认这是设计和创造的结果,那么为什么会有人认为更高效更超凡的人脑“超型计算机”是由偶然性设计和创造的呢?如果IBM蓝色基因/L的开发(顺便说一下,建造这个计算机用了世界上最顶尖的人才三年的时间)被描述成“工程史上名副其实的力作”,那么有理性的人怎么会认为人脑不也是一样吗?我们不需要复杂的推断就可以看出二者的类似。
正如一位IBM研发人员在设计蓝色基因/L过程中观察到的,“太奇妙了,问题那样复杂可是人体每天竟然如此轻松解决。”
自然法则
自然界有许多法则支配着宇宙的存在和维护,比如热力学定律、重力等等。这种表述避开了一个很显然的问题:谁是给出法则的立法者呢?谁来维护这些法则呢?比如我们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每秒钟要制造两千个蛋白质。
我们知道,这些法则的平衡和它们的精确度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事实上我们也经常在报纸上读到,如果地球温度上升一两度,会发生什么潜在的灾难。比如,如果地心引力改变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我们的太阳就不复存在,我们也将不复存在! 当代最著名的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说:
“我们今日所了解的科学法则包含许多最基本的数字,比如电子的电荷大小,质子和电子的体积比……事实是这些数值似乎都经过了精密的调整来使生命的发展成为可能。”
天体物理学家休•罗斯计算了地球存在所需的如光速、电磁强度等122个自然法则的常数靠偶然性能够在宇宙中任何一个行星(包括地球)上存在的概率,10138 分之一的概率!我们已知的宇宙中原子的总数不过1070!要注意所有这些常数不仅在宇宙开始的初始状态存在,而且贯穿宇宙存在的全过程。这些常数并不进化!
宇宙的精密调谐是否意味着有计划的智能设计呢?
英国天体物理学家弗雷德•霍伊尔爵士承认:
“对事实的常识性的解释表明有一位超常智慧者干涉了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在自然界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无目的的力量。依据事实所计算出来的数据在我看来是无法推翻的,因此可以得出这个毋庸置疑的结论。”
因为这么多的常数和参数必须调谐到如此难以想象的精确程度,不可能得出其它的结论。我们可以举例说明一下这些概率。500页的一沓纸大约有两三英寸那么厚,1 ´ 10 24 页纸可以从地球摞到太阳一百多万次。芝加哥大学和费米实验室的天体物理学家迈克尔•特纳用一个比喻来描述宇宙的精密调谐:
精确程度就像是从宇宙的这一边投掷一支飞镖,正中宇宙另一端的直径一毫米的靶心。
一位数学家说的俏皮话:“给机会一个机会?没有机会!”
不可简化的复杂性
1996年,信奉罗马天主教的生物化学家迈克尔•贝赫出版了《达尔文的黑匣子》,给进化论以致命的一击。这本书畅销一时,其主旨就是揭示进化论无法解释细胞结构的不可简化的复杂性。
贝赫用常见的捕鼠器来举例说明这个概念。一个简单的捕鼠器有一个木制的底座、一个金属锤、一根弹簧和一条用来张开捕鼠器的金属棒。如果缺了任何一个部件,捕鼠器都不会起作用,老鼠就会整夜在底座上跳舞。
贝赫指出,身体上有无数的器官需要其多数或全部的配件同时起作用,每一个细胞组织在和其它细胞组织协调起来才起作用。比如说,DNA与蛋白质或酶互相依存,心脏如果没有肝、肺、脑、肾就无法工作。 其它的例子包括凝血过程的20多个相互依存的复杂步骤。贝赫教授(他不是神创论者)说要解释这些东西同时出现是极其不可能的:
生化学家开始研究像纤毛和鞭毛这样貌似简单的组织,他们发现其复杂性令人惊讶,它们内部有几十个甚至数百个制作精良的部件。我们以前从未考虑过的一些部件很可能是每一个纤毛在细胞中工作所必需的。随着所需部件的数量增加,逐渐地组合成这个系统的难度会急剧上升,间接设想的可能性急剧下降。达尔文的境况日益堪忧,进化论没有解释纤毛或鞭毛。这些系统的无可辩驳的复杂性使我们认为进化论也许永远也不会给出任何解释。 .
尽管无神进化论者竭尽所能试图反驳贝赫的论点,不过他的论点仍旧有力,至今无懈可击。如果贝赫的假说成立的话,那么这无疑为查尔斯•达尔文的进化论敲响了丧钟,因为达尔文承认:如果可以证明有任何复杂的组织存在,它决不可能是经过无数次连续的细微的改变而形成的,那么我的论就彻底瓦解了。
对不起,达尔文先生,看来您破产了。你没有通过你自己的测试!
结论
无神论科学家弗朗西斯•克里克、卡尔•萨根和摩克辛(L.M. Murkhin)估计,一个人全凭偶然进化的几率是10 2,000,000,000 分之一,而数学家通常认为任何小于10 50分之一的几率都超出了概率的范畴!两届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伊利亚•普里戈金如此总结科学上证明创造者存在的证据:有机物及其典型的高度协调的反应,从统计学上讲,说是偶然产生的,其概率为零。
我们为什么要接受盲目的进程能够成就那些受过教育的科学家用集体的力量历经世代而无法成就的呢?即使有那么一位科学家在实验室里成功创造了一只眼睛或一个细胞,那也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因为他们将用到“智能设计”来启动并控制整个过程。爱因斯坦有感于宇宙的显而易见的设计,他说:
“我想知道上帝是怎样创造的这个世界。我关心的不是这个或那个现象,这个元素或那个元素的光谱。我想知道他的意念;其它的是细节罢了。”
请想一想偶然性的可能多么令人惊讶,许多人就会拿他们为什么无神论科学家盲目地坚持说上面描述的秩序井然的复杂性不需要一位智能的创造者。难道是因为他们不明白设计的证据?我们简单地看看他们写的东西就了解这决不是真的:
理查德•道金斯试图构建一种情形使类似眼睛这样的器官可以凭偶然形成,他称自己的一本书为“攀登未必可能之峰”,他本来可以坦率一点,干脆叫它“攀登不可能之峰”算了!在另一本书中,他承认:
生物学的研究对象是那些看起来是按照特定目的被设计的复杂生物。
弗朗西斯•克里克担心有科学家发现显而易见的事实,于是他预先警告说:
生物学家必须时刻谨记,他们眼见的一切不是设计的,而是进化来的。
罗杰•卢因不无讽刺地赞叹说:
我们也象达尔文一样充满敬畏地站在自然的创造面前,不过我们明白自然的法则更是向我们显出自然的美丽,而不是使它的美丽逊色。
哈佛大学的无神论者遗传学家理查德•列翁金公开承认无神论科学家们对智能设计的先入为主的偏见:
我们站在科学一边,尽管其中一些构想显然是荒谬的,尽管科学无法兑现许多关乎人类健康和生命的华丽承诺……因为我们有一个优先的委身态度,对唯物主义的委身。并不是说科学的方法和惯例以某种方式促使我们接受对自然世界的唯物的解释,相反,我们先行决定坚持物质的起因,迫使我们造出一个调查研究的工具和一套用来作出唯物主义解释的概念,不管这多么违背直觉,不管这对于没有经验的人来说是多么令人迷惑。此外,唯物主义是绝对的,因为我们不能允许上帝的加入。(强调标记为后加)
列翁金博士说的意思其实就是不管有什么证据,不管理性上看来多么愚蠢,他就是不原意考虑除了唯物主义无神论的任何选择。看看,到底是谁象一个“基要主义的蒙昧主义者”在推销神话?到底是谁在阻碍人们对“真理的追求”?到底谁是“无视证据的教条主义的哲学家”?
我们不该接受这种愚昧,我们应该象诺贝尔奖获得者物理学家阿瑟•康普顿追随理性的逻辑,他说:
就我本人来说,信仰始于我认识到一个至高的智能创造了宇宙和人类。我有这个信仰并不难,因为无可争议的是哪里有计划哪里就有智能——一个有序的演变着的宇宙证明了有史以来最庄严的宣告——“起初,上帝……”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阿尔诺•彭夏斯这样概括无神论者的两难局面:
“天文学让我们看到一个独特的事件,宇宙从无到有并且精准地调谐到恰好可以提供生命所需的条件。并没有一个荒诞的不可能的意外,可以说,现代科学的观察结果似乎表明有一个隐现的超自然的计划。”
象安东尼•弗卢一样,其他曾经信奉无神论的人,当他们面对设计证据的逻辑,都不得不承认他们的错误。数理物理学教授弗兰克•蒂普勒写到:
“二十年前我开始研究宇宙学时,我可是个坚决的无神论者。我做梦也没想过有一天我竟然会写一本书,为了要说明犹太教和基督教神学中的最主要的说法都是真的,这些说法都是可以按照我们所理解的物理学法则直接推导出来的。我所研究的特殊的物理学分支,它的逻辑不讲情面,使我无法不得出这样的结论。 许多无神论者拒绝承认智能设计的真正原因是如果他们接受宇宙中有设计,那么他们知道这个设计不可能是进化来的智能的工作。相反,这设计必定是一个超然智能的作品,那么这个超然智能在“名人辞典”中的候选人可就不多了。最有可能的就是上帝了。”
苏格兰作家乔治•麦克唐纳说:
“把真理给不爱真理的人,无异于给他更多理由来误解你。 换个说法,无神进化论就是给成年人看的童话!”
伟大的哲学家 — 上帝的概念
过去的哲学家如何思想关于神的概念?历史上许多伟大的音乐家、科学家和领导人都公开承认他们相信一个全能的神。伟大的哲学思想家们又怎样呢?正如科学、音乐、美术和文化领域一样,很多受人尊敬的哲学家也明确了他们的信仰。一些表示坚决相信,一些表示怀疑,还
有一些人只提问题。看看历史上一些最著名的哲学家对于哲学世界里的神提供的大量洞见。
希腊哲学家的问题大多是关于神性的总体概念,多是围绕道德问题。苏格拉底提出了狭义的但更常见的一条金科玉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苏格拉底的所有哲学都由他的名徒柏拉图叙述出来,所以很难说哪些信条是苏格拉底的,哪些是柏拉图的。柏拉图在其著作中描述了他所称的“良善的形式”,看起来他对一个超自然的权威是有所了解的。他甚至说:“死亡并不是人类最可怕的事。”甚至他对星星的兴趣也激发了他的信仰。用他自己的话说:“天文学迫使灵魂向高处看,使我们从这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
亚里士多德是柏拉图的学生,他当然也坚持“至善”观点。亚里士多德鼓励学生要培养获取经验的能力,不要轻信。“受过教育的头脑的特点是能够考虑一种思想而不一定接受它。”其它的话,如“我们一定不要再问灵魂和身体是否一体,就如同不问蜡和它上面刻着的数字是否一体一样”这些都是很好的证据,可以表明亚里士多德相信超越人类生命的某物和某人。
伟大的哲学家—哲学的声音
西方的伟大思想家不是唯一思考神的概念的人。东方思想家如孔子也建立了对于超自然造物主的信仰。孔子曾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和“天人合一”。孔子还教授了一个重要的哲学原则:“君子谋道。”在《约翰福音》18中,耶稣就彰显了那样的观点。
西方文明兴起时,哲学的声音多了起来。其中一个声音是奥古斯丁。他的神学和哲学观点在那个时代是引起争议的,但现在却是许多基督教派的根本。奥古斯丁特别欣赏基督教福音的独特性,他说:“我读过柏拉图和西塞罗的充满智慧的优美词句,但在他们的书里从未见过:我来担当你的辛劳和苦难”。奥古斯丁也从哲学上和科学上支持神迹概念,他说:“奇迹不是与自然相悖的,只是与我们对自然的了解相悖。”
后来的哲学家继续著书立说,展示他们对神的信仰或追求。阿奎那明确表示赞同合理的信仰,他说:“人类的理智更像上帝在世上。”和“对于有信仰的人,无需什么解释。对于无信仰的人,什么解释也无用。” 有过 “我思故我在”名言的笛卡尔也对他同时代人—其中很多不是信徒--的奇怪观点严厉斥责。他曾说:“最奇怪和最不可思议的话常常出自哲学家口中。”
帕斯卡也是一个坚定的信徒,常常谈到自己的信仰。在物理学上比他贡献更大的科学家屈指可数。帕斯卡说:“耶稣是我们能够不带骄傲去接近、在他面前也不必绝望而谦卑敬拜的上帝。”帕斯卡的赌注哲学常被误引误解,其实是他相信哲学信仰力量的完美例证。在谈到他的著名赌注时,帕斯卡说“信仰是聪明的赌注。假如信仰不能被证明,那么你赌它是真的而它实际是假的,你会受到什么伤害?如果赢了,你得到一切;如果输了,你什么都没失去。那么,我毫不犹豫地赌上帝是存在的。”帕斯卡是在告诉我们,基督徒相信基督是没有任何损失的。
伟大的哲学家—当代
更现代的哲学家们也不断宣扬他们对于上帝的信仰。如克尔凯郭尔说:“上帝从零创造了一切。你说很伟大。是啊,确实,但是他做了更伟大的事:他让罪人成为圣徒。”哲学世界充满了确信超自然上帝存在及其影响的才智男女。整个历史图谱都告诉我们哲学和信仰可以是强大的同盟军。


本页被读过1527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527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