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大连原子的博客







登录名


转发一篇发人深省的好文章


2010-07-19


(扫盲帖)作为世界观的有神与无神论
作者:李杜韩
提交日期:2008-11-22 15:26:00 | 分类:静仄斋笔记 | 访问量:502  
这个话题其关一点不新鲜,旧得使我没有兴趣了,因为这是稍有思想分析能力与思想史知识的人都不难想到的事实——无神论与有神一样,都是世界观,都是信仰,如果要在人类中大面积坚持与推广,那就是一种意识形态。这是新鲜的命题吗?呵呵~~~
   但是,正是如此浅显的东西,却依然困扰着现代人。这说明,太多的现代人,在思想能力一点也不先进,解决思想问题的能力并不比前人强。之所以这样,我以为关键有几个地方:
   一、关于“神”的定义,即神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假如他存在的话,大家都没有提供出共同认受的答案。现代无神论指责有神论,最最关键的地方标举出科学,特别是自然科学。但是大家知道,自然科学研究的对象是自然界的物质存在和物理现象,如果要科学作出明确的科学的肯定与否定,那种现象一定要是在主客二元论前提下的纯客观的“有”,属经验理性范畴中完全可以形成共识的强逻辑肯定。那么“神”是不是自然界中一种存在呢?我想不要说基督教信仰中的上帝,就连人类不同地区早期文明开始留流下来的“灵魂”传说,科学也不能给出答案。
   可以说,支撑现代无神论的所谓最坚实基石——科学,其可以提供证据的范畴,一开始就不是可以完整地对应宗教信仰的“至高存在”,它对这个最高存在,既无能力证明无,当然也没有能力证明有。一些无神论者不正视这种“‘不对口’证明”,不承认这里存在不对口,是无神论教育最不诚实的地方。
   神是什么,就犹太-基督教系统而言,是个神之外不能由第二方、第三方提供定义的“存在”,神是个称谓,发生在他与人类或其它存在物的关系中一个由神提出来的称谓,本质为了建立明确的关系,如此而已。我们知道,要给对象给出定义,一定要全面了解对象的性质、特征、行为、思想等等,换而言之,定义者在智能上必需要高出被定义者,并对被定义者有长期的接触、观测、分析、研究,才可以给出。假设,神是存在的话,那么逻辑地说,神一定是比人高级的存在物,(要不然,他就不是神了),如此在人与神的关系上,人是不可能智能上高于对方,以及在与对方建立关系时,享有同等甚至更高的主动权,从而作出长期有效的观察研究。那“神是什么”就始终是人类无法定义的命题了。这是逻辑的必然。
   二、人类肯定存在的方法,是不是以科学最为可信。在自然界中,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可以这样认为,人类到目前为止,最可靠的知识,相对最完善的稳定、最有效、最理性、最有能力纠错的方法,是科学。但同时我们也要紧记科学的一条底线,也是它的局限性——科学,仅当其科学方法运用到科学可以肯定为是研究对象——纯自然(经验理性中所谓的“纯客观”,某种意义上说,科学研究的对象是要有一定的“单一特征”,要有物质意义上的“这一个”)时,通过科学方法获得的数据、论证和结果,才是可信的,有效的。也就是说,科学绝非人类观测肯定存在的唯一可信方法,它只是相对可信机率最高的方法,如此而已。
   例如,我曾经举过的一个句子的真伪判断——“我饿了”,如何判断其真伪?有人说,科学方法可以,例如测量这个人的胃肠运动,血糖含量变化等,我说可以,但总比不上“我自已直接肯定”来得更可好,更可靠、更全面。无论测胃肠运动、还是测其它指标,都是局部性的检测,只提供部分的“可能性”指标,是间接的。只有我,才是最有资格、最全面、最快捷准确的肯定者——我饿了,还有谁比我更知道这个事实?
   三、世界观的形成都是一项综合工程,不可能靠某个环节来成就。无论是有神论还是无神论,无论是个人还是一个群体、民族,一种言说整体的世界观,在生命中被确立,都不可能靠某一项理据就可以成就得了,其因素非常之多,其形成的过程也是累积性,是自觉的有机的调适建造的结果,但同时其基础部分又伴随着许多无意识的习性、偏好、性格、心理的成分,是一项极为复杂的生命工程,而且只有少部分有思想能力的人才会去关注这个过程形成的历史,大多数人的世界观是“浅尝辄止”的。
   我们时下大陆常见的无神论,老是标举科学,但是科学研究者自身的世界观却可以是多种多样的,例如有人信仰实用主义、有人是不可知论者,有人是马克思主义者,有人还是纳粹分子,等等,不一而足。甚至很可能更多的科学家,根本就不把世界观当一回事,觉得可有可无。理由非常简单——科学研究,不需要某种世界观作为前提!世界观不是科学研究的必备知识,甚至严格地说,世界观不是知识,什么“科学的世界观”本身是自相矛盾的命名,是对科学的拙劣模仿。
   无神论也好,有神论也好,其意义与作为,均在科学研究之外。科学家既不需要成为有神论者后才能出科学成果,也不会是因为他是无神论者,所以其研究才科学。科学,只要其运用到研究对象上方法被检验为正确,证明过程被确认为成立,结论被纳入到科学范围,就行了。再宏观的东西,对研究本身并非必要。
   无神论与有神论都属于人生态度一类,建基于人对生命与世界的关系的种种思考与认定之上,所谓“科学的世界观”只不过把自然科学研究中某些成果、某些方法被运用到其中,局部性在借鉴,甚至是追求模仿科学罢了。不靠科学,一样可以成就无神论,例如东汉的王充。科学大师一样可以是有神论者,例如牛顿。有神,无神,只是他们自己给自己的一种世界观,对他们自己有意义,对其它人,则未必。
   不承认这一点,说来说去,都是扯淡。
   最后,我从一个基督徒的信仰上要说的是:上面有朋友说,在科学研究中见不到神的参数。这里的问题就非常简单了——神不是物质,不是自然现象之一种,如何有参数在科学里面?这不是不知神为何的结果吗?其二,科学的产生,用信仰的眼睛看,是有神的作为与恩典的,一是神创造了一个实在的宇宙,有实有,才有人理性上的关于客观的知识产生,二是神创造了人,间接成就了人类的科学智能,三是“上帝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不信神的人,一样可以在科学研究中获得科学的结论,这是他的仁慈、公正、公平之心使之然。


本页被读过1407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407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