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大连原子的博客







登录名


信上帝耶稣基督不是宗教信仰(中)


2010-07-03


【前言】大连原子引用一位名人的箴言说:“人最可怕的是他不知道他是无知的。”如果世界上一些著名人物和大科学家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他们的学说是正确的,你还是自以为是认死理拒不接受真理,那谁也救不了你,遇到病灾或退休后伴随着你的只能是恐惧和绝望。
笔者从懂事起满脑子都灌满了无神学说,常常对自己根本不知道的事情自以为聪明说三道四,振振有词,其罪在谁?
直到年过半百才偶然得知真理,惊悉自己原来是愚顽愚蠢无知了大半辈子,近几年,笔者有幸看了世界上一些很有影响的人物和最著名的科学家们的著作,茅塞顿开甚是兴奋至极,故转发给网友们分享,希望能使脑子被封闭的人因此醒悟从中受益,远离绝望,精神振奋,生活快乐!欢迎网友直言不讳提出自己的观点。
信上帝耶稣基督不是宗教信仰(中)
原子
七、世界上一些著名人物对基督教信仰的观点
★ 索洛维约夫•弗拉基米尔•谢尔盖耶维奇(1853年~1930年)是现代意义上的俄罗斯哲学家和神学的奠基人,是整个俄罗斯思想发展史上的划时代人物,他结束了俄罗斯没有哲学体系的时代,开创了独特的俄罗斯哲学时代,从他开始,世界哲学思想中出现了一个完全新的、独特的哲学传统——俄罗斯哲学传统。
由张百春先生翻译的索洛维约夫所著的《神人类讲座》,表达了索洛维约夫对宇宙观、人生观的正确观念,其思想的全面性及其内涵的启迪价值是非常高的。看了这本书能使读者产生一种耳目一新的喜悦,并能令人感觉到索洛维约夫的真正思想观念并非是企图达到什么目的,是令人信服的、敬佩的。
借用张百春先生对书中内容的理解,索洛维约夫认为:基督教是人类宗教意识发展的最高峰。但是历史上的基督教并不能完全代表真正的基督教意识,无论是天主教还是新教或者东正教,都不是完整的基督教意识。尽管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它们都发挥过积极的作用(索洛维约夫承认它们的肯定的意义)。
索洛维约夫认为,真正的基督教真理应该以人类意识的全部内容为基础,它不仅包括传统基督教的各种形式,而且还包括表面上看来与宗教对立的科学。基督教应该从传统的各种束缚中解放出来,应该用当代科学知识、人类发展历史上的各种伟大的文化遗产来证明基督教的真理,这样才能克服理性与信仰之间的冲突,克服信仰与生活之间的隔离状态。真正的宗教是人与绝对原则的一种关系。
那么宗教就不应该与人类的任何知识相抵触,或者说宗教意识不应该与人类意识的其它领域发生冲突。作为人类宗教意识发展的结果的基督教更应该具有广泛的综合性,他应该是科学、哲学和神学的有机综合。索洛维约夫称这个综合为完整知识,也就是他所理解的基督教意识。索洛维约夫认为,上帝是信仰的对象,是宗教意识的对象。对上帝绝不应该停留在普通的信仰和体验上,还要对上帝进行哲学思考,这是每一个严肃地对待自己的信仰的人所必需的……在索洛维约夫的思想体系中,完整知识就是自由的神智学。完整知识的对象是绝对的存在者,而绝对存在者就是上帝,因为只有上帝的存在才是绝对存在的,只有上帝才在自身中拥有存在的基础,其它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来自上帝,即它们自身是没有存在的基础的。因此,从对象上说,索洛维约夫的完整知识就是对上帝的认识。在他这里,绝对或绝对存在者是一回事。
“上帝人类思想”是索洛维约夫神学的核心。他要建立一种新型的基督教意识,而上帝人类思想就是这个新的基督教意识的核心内容。在上帝和人的关系问题上,索洛维约夫明确地坚信,人是有神性的。在人的身上既有渺小的一面,因为他是被造物,又有伟大的一面,因为他是个特殊的被造物,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和样式造的。尽管人在此世的生命是有限的和相对的,但是“人的个性,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的个性,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现实的活生生的个人,每一个个别的人都有绝对的神性的意义。基督教与当代世俗文明在这个论断上是一致的。”[6]
笔者非常支持索洛维约夫对信上帝耶稣基督的观念,这是一个任何人也无法推翻的、正确的基督信仰观念,也是人类信仰的真理、人类生存的真理。因为,人类史上一切灾难都是来自于人类的恶,而人类的一切恶,又都是来自于人类不相信上帝存在的缘故。因为人类是上帝按照他的形象和样式特殊造的被造物,因此,人的能力也是比较大的,也是具有一定的神性的。也正是因为人的智慧、能力是一切动物所不可比的,且上帝又给人类一切的自由,所以,才使得一些坐井观天的人狂妄自大,为了私利、肉体性欲、物质、精神享乐而不认识上帝、反对上帝。试想如果人类在100年前就接受索洛维约夫的信仰观念,即人在认识敬拜上帝的基础上,人与人之间彼此和睦相处、相爱,政治家、科学家、哲学家,作家都能为人类的幸福、地球的健康而发挥聪明才智,那么现代社会不仅不会有作恶、犯罪、战争、灾难、饥饿,且社会的发展不知要比现代社会好上多少倍。
然而,这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圣经已经启示魔鬼撒旦邪灵的存在,撒旦邪灵的存在也就意味着无神论者的存在,无神论者的存在必定要替撒旦卖命,疯狂地反对上帝及一切相信上帝的人和相关的学说、信仰。所以,无论索洛维约夫的学说再如何有利于人类社会,也是无法普及整个社会的,更是无法阻止无神论者们反对上帝的无神论学说的。
★ 卡尔•拉纳(Karl Rahnr,1900~1984)出生在德国西南部名城弗莱堡,他是战后天主教神学思想泰斗,被誉为“神学原子物理学家”。在谈及信仰时,拉纳明确提出:信仰,就其真实意义而言,乃是个人的决断、灵魂转向的力量,这是人面对自身存在的奥秘作出的决断和转向。
拉纳说:“除了这位《圣经》中的耶稣之外,哪里还有如此穿透历史之人,哪里还有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件来提出要求的人,哪里还有以自己的生、死、复活来给予每一个人以勇气和挚爱的人呢?”
按照拉纳的见解,基督信仰的普遍要求乃是:
“做基督徒即真实地做人,真实地做人就是匿名地做基督徒,因为,人在其自我超越的经验中,总是已经经验到神圣慈恩的要求;明确的基督认信体现为对慈恩般的启示的反思陈述,但它也可能是人在其本质深处已经未加反思地经验到的认信。……进一步说,神圣的传言不仅信仰神圣之人能听到,不信仰神圣之人,未曾信仰过神圣之人,也能听到。只要有生活的勇气、正直、信赖和挚爱,人们就有可能在日常生活的奥秘中体验到神圣之言,甚至当人在生活中经验到绝望和怀疑时,人也已未知地经验到上帝。……”。[7]
★ 关于本体论的“上帝证明”的课题,首先是由著名的安瑟伦提出并阐发的。熟悉哲学史的人都清楚,安瑟伦著名的关于“上帝的本体论证明”的学说一直纠缠到笛卡尔、莱布尼茨、康德、以及费尔巴哈。在安瑟伦那里,问题已经十分清楚,之所以提出关于上帝证明问题,绝非因为对上帝之存在有所怀疑,而是出于信仰的热望。他写道:
“主啊,我并不试图达到你的深处,因为我的理智无论如何是无法与你相匹的,但我要求自己多少领会一点我所信和所爱的你的真理。我并非为了信才去试图理解,而是为了理解我信(Neque enim quaero intelligere ut credam,sed credo utintelligam)。因为我相信,倘若我不信,我就理解不了。”[8]
★ 世界十大思想家之一的笛卡尔(Rene Descartes 1596~1670)出生于法国图赖讷省的一个富有的贵族家庭。笛卡尔作为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其证明上帝的方式基本上是传统式的,上帝的存在可以从由完满存在的观念必然导出的结果方面得到证明。笛卡尔的上帝证明引人注目之处在于他提到了:
“我在,是上帝的证明。我把上帝理解为一种无限的、独立的、全知全能的实体,我自己与其他一切如此存在的存在者都是由这实体创造出来的……恰恰是我存在这一事实和一个最完满的存在——上帝的观念寓于我心中这一事实,最为明晰地证明:上帝也存在(ex hoc solo,quod existam.evidentissimedemonstravi Deum etiam existere)。按照笛卡尔——上帝的观念是上帝自己在创造中种植在人身上的,因而是人与身俱来的。”[9]
★ 雅基博士(Stanley Laurel Jaki), 1924年生于匈牙利,是一位出名的科学史专家、物理学博士,他的导师是诺贝尔奖获得者Victor F. Hess.他1951年起发表了许多涉及到科学史、西欧思想史、宗教与科学之关系问题的文章。他认为:
“宗教信仰,特别是犹太——基督教——神论,能给人们一些重要的启发,使他们慢慢地修正与突破古希腊的先验论、有机论与物活论的迷信……雅基认为,哥白尼、开普勒与伽利略提出他们的科学理论时,都站在他们宗教信仰的基础上。……哥白尼坚决相信行星的秩序是非常简明的,因为,‘世界机器是那位最好的、最有秩序的工匠给我们建立的。’伽利略肯定这个宗教信仰,他说,上帝的工程必然会反映出上帝本身的理性与完全的简明性(perfectsimplicity)。伽利略强调,哥白尼在主张‘日心说’时,要‘否定自己的感官’(commit a rape of his senses),要依赖一种超感官的秩序性即对这个秩序的‘信仰’。伽利略的世界观中没有占星术、永远的循环、数字神秘主义。”
雅基认为:“不管今天的物理学家是否是无神论者,在研究西欧科学史时不该忽略这些宗教信念,因为它们起了很大的作用。……若不了解科学家的思想背景,我们也不能说明他们为什么提出了他们的科学理论。”
雅基提出以下三方面的考虑:
(1).宇宙的一致性、可理解性、稳定性与规律性(coherence ,intelligibility ,stability ,regularity)[10] 是科学思想的基础与前提。
雅基指出:“有的迷信形式,如占星术与崇拜偶像只能视大自然受许多‘怪力乱神’(capricius forces)的支配,但一神论否定和反对这类的迷信。”[11]
雅基认为:“《圣经》中的一神论能奠定宇宙的一致性,上帝不需要与其他的神明打仗,没有任何力量或原则,能反对他因为他是宇宙的唯一动力因,是全世界的创作者。”[12]
“圣经排斥一切偶像与假神明,因此也必然会反对占星术,反对一切‘怪力乱神’,能建立物理世界的一致性(the uniformityof the physical world)。[13] 当《圣经》提出那个具有影响力的创世说,它也肯定一个行而上的概念,即‘一切’的概念。上帝创作了‘一切’,因此一切物质现象都必有一致性,‘无中创作有’(creatio ex nihilo)的说法也肯定这个一致性。这样,柏拉图或亚里士多德的二分法及任何物理学上的境界论是不可能的。”[14]
雅基强调:“泛神论等于一个充满生命的宇宙,但这种世界观必然会排除宇宙的秩序性与规律性。[15] 犹太——基督教的创世说与泛神论完全不同:《圣经》中的上帝创造了一个具有规律性的宇宙,而且宇宙的规律性反映出上帝的本身的理性、智慧与规律性。这样,世界的稳定性与秩序性基于上帝的智慧与他的“规律性”,物质世界不会‘变质,因为上帝的计划不会动摇。《圣经》不断强调,上帝是非常可靠的、信实的,他同时是历史与宇宙的主,所以他不但确保肯定的得救(secure salvation),也确保大自然的稳定(stable nature)。[16]
《圣经》中的创世说有另外一个重要的观点既对数学与事物的可衡量性的肯定。上帝“按照一定的数字、衡量与数量创造了一切”是《圣经•智慧篇》名言。这句话肯定“一切”的可衡量性,而雅基强调这句话对西欧中世纪的影响是怎么估量也不会过高的,因为它是中世纪拉丁文学中最常被引用的话之一。[17]
(2)、宇宙的偶然性(contingency)与特殊性
雅基认为,泛神论(pantheism)是科学的敌人,因为它不能辨别有限的与无限的,绝对的与相对的,有形的与无形的。对泛神论来说,星星是神明,而它们的运动也是“属神”的(divine):泛神论者倾向于否定清楚的衡量、数字及几何学。[18]古希腊哲学没有充分地发展宗教信仰,没能对宗教、哲学与科学划清界线。因此,古希腊的物理学总是离不开形而上学的涵义,总是混合有限的与无限的。
犹太——基督教的创世说清楚地辨别一个形而上的创世主与有形的世界,认为一切物理学的现象是“被创造的”,既是“有条件的”、“偶然的”(contingent)。该偶然性的概念包含每一个事物的偶然性与特殊性(singularity)。[19] 因为创世说肯定一种“宇宙之外的绝对者”(extracosmic Absolute),它同时肯定整个宇宙的偶然性与必然性。[20]
(3)、认识论与心理因素
雅基肯定,宗教信仰在认识论方面可能会有重要的作用。宗教信仰不但可以防备极端的怀疑主义,它也可能会培养出一种全面的心理态度。犹太传统宗教就是提供一些重要的心态。雅基指出,事实的美化与隐喻化(parodies of facts)只是阻碍科学精神。《圣经》中却有一种“实事求是”(to call a fact a fact in all truthand honesty)的态度,它反对事实的美化与隐喻化。这种智力诚实(intellectual honesty)的态度能充分地描写人的偶然性、人在宇宙中的渺小性(man s puniness)而仍然不陷入虚无主义。[21] 基督教传统一直肯定能靠自己的理性,通过有形的世界而达到不可见的上帝。这个信仰模式同时肯定人的精神的存在(“灵魂不死”)与其本能(“可以达到上帝”),肯定人的理性、物质世界、物质世界的规律性与形而上的世界。如此的思维模式在经验主义与理性主义中间、在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中间开辟了一条“中路”(middle road),一种平衡的全面的思维方式。[22]
★ 美国物理学家伊安•巴伯(lan Barbour)博士1923年生于北京,在中国度过他的童年时代。巴伯说:
“偶然性与目的在传统上,上帝创造的目的被等同为秩序。对上帝至高无上性的强调导致了一种神性的决定论,他认为一切事物都是依照一个详尽的计划而发生的;任何一丝一毫的偶然性都被视为对上帝的全盘控制的威胁。难怪有许多对偶然性的作用印象深刻的科学家和哲学家最终放弃了有神论。他们把生命当作偶然性的随机结果,并假定偶然性和有神论是无法相融的。对设计的合宜反应是感谢与感恩,而纯粹偶然性的反应则是感到徒劳无功和宇宙的异化。”
伊安•巴伯认为:“对此,一种可能的回答是,上帝确实控制着那些在我们看来似乎是偶然发生的事件——无论是在量子不确定性、进化的变异,还是人类历史的意外事件中,都是如此。这将在一个微妙的,不为科学所觉察的层次上保存神性的决定论。真正偶然性的存在同有神论并非不可相容。我们可以在生命得以产生的整个过程中看到设计,无论这个过程是由什么样的概率论特征和决定论特征组合起来的。自然规律和偶然性也许同样都是实现上帝意图的工具。即使没有精确的被预先决定的计划,也无妨目的的存在。因此,关于自然的神学的支持者们广泛依赖于历史传统和崇拜群体,但他们愿意根据科学的发现来修正一些传统的命题。在宇宙学的例子中,这样做必须小心从事,因为当前许多理论还是高度思辨性的,其证据充其量也是间接的。目前,大爆炸理论似乎是最令人信服的理论,有神论者可以把它视为上帝对宇宙过程的启动,但我们不能不顾一切地把我们的宗教信仰系于任何一种理论。巴伯认为,不确定性是人类的无知:少数物理学家,包括爱因斯坦和普朗克,坚持认为量子理论中的不确定性应归因于我们目前的无知。他们坚信详尽的亚原子机制是严格因果性和决定论的;总有一天,这些机制的规律将会被发现,精确的预言将是可能的。”
巴伯说:“凝视宇航员从月球上拍摄到的地球的照片、我们可能会赞叹我们奇妙的星球的美丽,并表达对天赐生命的感激。伫立夜空之下,我们仍然可以体验到惊奇与敬畏。我们现在知道,宇宙包容着我们几乎难以想象的广袤时空。究竟是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中,那些早期物质和能量的奇异状态才可能成为智能生命的先行者?在有神论的框架中,地球上存在智能生命是毫不奇怪的。我们在此可以看到有目的的造物主的工作。有神论使得这种材料,以及其他种种人类经验变得有意义,尽管它并没有给出最终的证明。我们仍然会问:为什么会有物质存在?为什么万物会是它们目前这个样子?我们可以借古代赞美诗作者之口说:“耶和华啊,你所造的何其多,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你发出你的灵,它们便受造。”[23]
★ 戴尔•卡耐基(1888~1955),是世界最著名的成人教育家,他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运用心理学知识,对人类共同的心理特点进行探索和分析,开创和发展了一种融演讲术、做人处世术、推销术、正确的信仰观为一体的独特的成人智力开发教育方式,影响了几代人。从平民到国家首脑人物、各界领袖、军政要员、内阁成员、以及明星巨商等,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他的教育之所以能够影响无数人,使人接受、使人成功,是因为他广泛接触各界人士、接触各种真实生活,抓住人的心理状态,不搞虚伪。他为人师表,其高尚的品质可谓出类拔萃,令人叹为观止。尤其是他讲究教育人的实际效果等重要因素,使他获得重大成功。讲究教育人的实际效果就必须要引导人们的正确信仰观念,如果人没有一个正确的、坚定的信仰观念,纵然多么“完美”的教育内容、多么高超的讲演技艺,其教育的效果也是显得苍白无力的,也会很快消失。因为人如果没有正确的、坚定的、信仰教育是没有力度的。受教育者对道德教育可执行,也可不执行,也可欺骗,且谁也管不着。由于执行教育者会感到不舒服,不执行教育者则随心所欲自由自在。所以其教育的效果必然是收效甚微的。
卡耐基之所以能够将三亿六千五百万美金捐献给慈善机构,说明他纯真的无私奉献精神,而他纯真的无私奉献精神则来自于他正确的、纯真的对上帝耶稣基督的信仰根源。没有信仰的人是没有爱心的,而没有爱心的人,就必定没有正确的、纯真的信仰、就不会有道德观念,就绝不会产生无私的奉献精神!他们的金钱除了自己挥霍、享受外,其余的则都会全部留给他们的子孙后代。而卡耐基的全家都是最虔诚的基督徒,他说:
“从小,我的一家人每一天晚上都会从《圣经》里摘出章句或诗句来复诵,然后跪下来一齐念‘家庭祈祷文’。我现在仿佛还听见,在密苏里州一栋孤寂的农庄里,我的父亲复诵着耶稣基督的话——那些只要人类存有理想就会不停地一再重复的话:‘爱你们的仇敌,善待恨你们的人。诅咒你们的,要为他祝福;凌辱你的,要为他祷告。’我父亲做到了这些话,也使他的内心得到一般将官和君主所无法追求到的平静。”
卡耐基要求受教育者要培养平安和快乐的心理,他说:
“让我们永远不要试图报复我们的仇人,因为如果我们那样做的话,我们会深深地伤害了自己。让我们象艾森豪威尔将军一样,不要浪费一分钟的时间去想那些我们不喜欢的人。”[24]
★ 人类史上最著名的大发明家爱迪生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有位记者问他最大的发现是什么?爱迪生回答:
“最大的发现是我发现了耶稣基督是人类的救主。”
他在自己的实验室里设立一块石碑,上面镌刻着这样一行字:
“我深信有一位全知、全能、充满万有至高至尊的上帝存在。”[25]
★ 享誉全球的大科学家爱因斯坦(Albert Einstin 1879~1955)说:
“上帝并不是不可捉摸的……上帝是一个灵,他的生命、智慧、能力、圣洁、公义、仁爱、诚信都是无限量的,他是无始无终,自有永有,永不改变的。”
在论到宗教与科学的关系时爱因斯坦说:
“相信世界是有秩序的和可以认识的这一概念,是一切科学的基础,这种信念是建筑在宗教的感情上的。”“没有宗教的科学是残废的,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瞎子。”
爱因斯坦强调:“在我们这个讲究物质享受的时代,唯有那些具有真挚宗教感情的人,才是认真探索的人……在科学上有伟大创造成就的人,全部渗透着真正的宗教的信念,他们相信我们这个宇宙是完美的。如果那些寻求知识的人未曾感受过对上帝的爱的激励,那么他们就很难会有那种不屈不挠的献身精神,而只有这种精神才能使人达到他的最高成就。”
爱因斯坦也极为谦虚,他说:
“在真理和认识方面,任何以权威者自居的人,将在上帝的戏笑中垮台。”在长时间震耳欲聋的热烈掌声后,他带着诚恳坦白的态度说:
“我算什么呢!唯有全能耶和华上帝是真理的源头。他要寻找求证他所创造的科学原理和定律实在太多,但现在我所知道的就这么小小的一点儿而已,愿一切荣耀都归于上帝。阿们!”
★ 美国史学家来德里(Kenneth Scott Latourette)在《美国史评》(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中写道:
“一代又一代过去,由我们所收集到的历史资料中,我们可以看到耶稣对人类历史的影响:他实在是地球上所活过的最重要的一位人物,他所造成的影响仍在与日俱增。”
★ 中国的大文豪林语堂先生说:
“但耶稣自己话中却没有要询问的事情,没有平常人自己不懂的事情。在耶稣自己的话中没有神秘的定义,没有危险的推论,没有自我欺骗的辩证法。耶稣从来没有解释他的信仰,从来没有申述他的理由。他最多是说:‘你们到如今还不明白吗?’他教导人时不用假设也不用辩论。他用极度自然和优美的声音说:‘人看见了我,就看见了父。’他用完全简易的态度说:‘我这样吩咐你们,是要你们彼此相爱。’这统统是历史上一种声音。他有一种真正高贵的声调,例如:‘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这是耶稣温柔的声音,也是一种近两千年来浮现在人类理解力之上的命令的声音……耶稣的全部生活,本身就是一种启示,就是上帝之灵成为可见的有实质来给我们看……只有耶稣没有别人,能带领我们这样直接地认识上帝。”[26]
★ 美国总统布什家几代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他就任总统后祷告说:
“亲爱的上帝,我相信你,我需要你,求你怜悯我这个罪人。主耶稣,我要跟随你,求你洁净我的罪,进入我生命中,成为我的救赎主。我相信你一生无罪,却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复活,升到天上,在父神那里。主啊,我爱你,求你掌管我的生命。我相信你听见我的祷告,欢迎上帝的圣灵带领我走在你的道路中。我饶恕每一个人,求你用圣灵来充满我,让我拥有一颗爱人的心,带领我关心他人的需要,让我在天上有家,将我的名字写在生命册上。我接受主耶稣基督成为我的救主,愿意成为一位真信徒,跟随主耶稣。上帝啊,感谢你听我的祷告。奉耶稣的名祷告。阿门!”
布什总统说:“这是一种使命,将我推上了现今的职位。希望我的任职乃为回应某个美好的目的……因此我要全然依靠那位一直保守、祝福我的上帝”。
无神论者和没有接触到基督教信仰人的思想观念如《新华词典》对“宗教”解释的那样认为:基督教(信上帝耶稣基督)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是对客观世界的一种虚幻的、歪曲的反映……从精神上解除人们的武装。在阶级社会里,剥削阶级利用它来麻醉人民以维护其统治。”信上帝耶稣基督是这样的吗?
★ 美国麦道卫博士说:“无论地点、时间、环境及背景有多么不同,奇怪的是基督徒的经历却有许多类似之处;他们均承认无论自己智力、年龄、种族和国际有多么不同,耶稣一律都能满足一个人灵魂深处的需要”。
★ 兰姆(Benard Ramm)说:“我们基督徒都觉得我们的经历在本质上十分相似……我们不但讨论同样的事,我们对这些事的感受与评价亦很类似,这真可谓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们的心灵之所以能如此相通,主要是因为我们同信一上帝、同信一救主,也为相同的福音所拯救的缘故。”
★ 姆霖(E.Y.Mullins)说:“对我来说,我至少拥有别人所驳不倒的证据,能证实这位深深影响我的耶稣确实是客观地存在着的。而除了我个人的经历外,我另外还可以加上成千成万基督徒的经历,这样的人自耶稣时代就有,直到如今,好似一根斩不断的线;同时在《新约圣经》中我也发现许多与我个人类似的经历,清楚地表明造成这些生命改变的原因,这一切的见证更使我确信我个人基督徒经历的真实性。今日的基督徒,他们刻不容缓的任务就是要清楚、肯定地向世人见证自己基督徒经历的真实性。”
★ 欧波特(Gordon Allport)说:
“基督教……包括一切。对喜欢研究理论的人,基督教能适用在所有科学所能发现的问题上,而且还能更进一步地向科学挑战。对社会问题有兴趣的人,它能提供保障社会安定的方法,建立良好的社会关系,它甚至能解决人类所面临的战争问题。对注重美学的人,它提供一个完备的、和谐的与美的观念,对那些关心经济和政治问题的人 ,它告诉我们生产与政权的意义,并提供我们一定的准则,使我们知道应如何采取行动”。
欧波特继续说:“基督教的目标和理想永远超越人的成就之上,没有人可以自称是完美的,即使最圣洁的信徒,也知道自己距离最完美的境界仍有很大的距离。基督徒的目标十分高远,因此没有人可以完全达到。就算你可以达到那个境界,你也绝不会因此自足,总希望继续追求,追求那更丰富的生命。” [27]
当然信仰上帝耶稣基督的著名人物还有很多,如世界著名的大文豪托尔斯泰、雨果以及美国几十任总统……信仰上帝的著名人物多的不胜枚举。实际当今世界科学研究已经证明:科学越发达与上帝的距离越近了,就越能证明上帝的存在不能否定。张学良夫妇晚年成为虔诚的基督徒、孙中山先生在临终前向周围的人说:“我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我一家人都是基督徒……”
八、没有信仰之前的思想
在尚未接触《圣经》、未了解基督教及其它宗教之前,我常常对人生感到失望,认为人生没什么意义。从我记事起虽然是新中国、父母都工作月月也都开工资,但我们一家人却生活在饥饿与劳苦之中(中国社会中底层的劳动者家庭几乎都是如此)。记得上小学、初中时,瘦小的我常常在第三节课时就饿得头脑发昏无法听课了。那时,家里居住的条件十分恶劣,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外面雨住了,屋里还是滴滴答答下个不停。冬天外面寒风刺骨,屋里墙上窗户玻璃上都挂着厚厚的白霜,生活是极其艰苦的。我的堂兄因结婚没有房子住,竟把祖坟的砖块拉回家盖厦子,厦子没改成便患上精神分裂症自杀了。这是永远令人难忘的悲剧。
童年赶上“镇压反革命分子”,少年赶上“反右斗争”、大饥荒大灾难,青少年时期赶上无政府的打、砸、抢“文革”浩劫的年代。那时的社会极其混乱令人恐惧,绝望笼罩着我稚弱悲观的心灵。尤其是耳闻目睹那些所谓的“地、富、反、坏、右、牛、鬼、蛇、神”和所有被莫须有的罪名打倒的各级官员们、被游街批斗受侮辱的老师校长以及凡是与海外有瓜葛的亲朋好友们的人被活活打死或折磨致死,我的心顿时陷入恐怖的地狱。我的惟一的亲叔叔“文革”前他在中国金融界被誉为“ 焦裕禄式”的好干部,他洁身自好从未多拿公家一文钱,是一位责任感非常强、工作成绩非常突出、令人非常尊敬的好干部,但就是这样一个忠于党、忠于人民厚道的人在文革中也不能幸免遇难,几乎被折磨致死;我的姑父是烈士的后代,他15岁就参加了革命,南征北战、功绩卓著,就是这样一个为新中国的解放立下赫赫战功的功臣,“文革”中也被斗得死去活来;辽宁省丹东市副市长吴彬被折磨死后,一丝不挂被扔在市政府门前的大街上,严寒的冬日里,他的生殖器被无知的小学生弄下来当碎石乱踢,竟无人敢上前制止……
当时那些被打击的人们及其子女,一个个如“霍乱病”、“爱兹病”患者到处任人歧视、侮辱、谩骂、迫害,攻击。那时的我正是这群不幸者中的一员。我的母亲年轻时非常漂亮、又善良能干,抗美援朝时期,她带领妇女们不分昼夜地为抗美援朝的自愿军战士洗涤堆积如山的脏污血衣。一身正气又心直口快的母亲发现偷工减料偷懒耍滑的人,当即指证批评,因而遭到一些忌妒心强的恶女人的不满和嫉妒。她们讨厌母亲的监督管理,就拉拢她们党员干部的亲属密谋策划、捏造不实之词,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母亲诬陷为“历史反革命分子”,为此给我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根本没有申冤说理的地方,因为那时陷害人属于政治需要。要说“窦娥冤”那时整个神州大地到处都有比窦娥还冤的人。
那时的权力拥有者们从上到下,无论男女老少大多数都是愚昧无知、阴险、狡诈、最凶恶、最残忍暴戾恣睢的人,他们任意给人制造罪名换来他们的功绩。他们怂恿、逼迫“有问题”人的后代,与自己的父母长辈划清界限,宣传鼓动凡是能够勇敢地站出来殴打、谩骂父母的人,就是彻底的与旧思想、旧传统、反动阶级、资产阶级、当权派……划清界线的表现。于是乎,举国上下打骂父母、欺负老人的现象被视为进步和优秀人物的体现。“越穷越光荣”使那些因为不学无术、奸懒馋滑和不务正业而成为乞丐、穷人的人及其子弟们成了国之骄子。那时人们的概念是,若是父辈以上的人曾经乞讨过,尤其是在乞讨中曾经被狗咬伤过,那是最最光荣、最最令人羡慕的人了。而正义的人们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噤若寒蝉或装聋作哑隐藏于弱者的人群之中。
我姐姐工作的工厂里有一个女人,“文革”初期她十分积极地带头闹“革命”,领一帮人到处批斗人。可是不久有人在她家里翻出了银元宝,她跳上台气急败坏地恶狠狠地打她父母的耳光,穷凶极恶地边打边骂谴责说:你们过去为什么不是穷人、为什么不去要饭……这类丑恶的现象在“文革”年代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那时城里正在读书的青少年们因为国家无法解决又无法明示的粮食饥馑和无法安置工作等问题,全都在堂而皇之的“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幌子下,被赶到农村去接受目不识丁的“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不去就说你是“反革命分子”,停止父母的工作使家无法生活。那种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是无期的、是令人绝望的。其实贫下中农们表示根本就不欢迎这些“接受再教育”的青年光临。再说文盲的贫下中农们能教育青年人什么呢?笔者在东北农村被“教育”了6年,请看我得到的是什么样的教育?
我得到的是怎样采用落后的方式种地,怎样出工不出力,怎样虚报粮食产量,怎样为讨好上级说谎话;贫下中农向我们传播的是:落后的农村旧风俗、旧习惯、不讲卫生、脏乱差;影响的是封建迷信以及低三下四不堪入耳的民间故事淫语和邪道……。
那时“文革”以前出版的书都被视为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封建思想、反动思想,一律都不准看,就连外语教科书也不准看,歌儿也不准唱。如果谁说“爱”字或唱爱情歌、看爱情小说是会被视为“流氓”的!“知青”们辛苦了一年,岁末囊空如洗无颜见爹娘的现象随意可见……
记得当时在下乡青年中流行一首诗《知青泪》:
泪辞家乡别爹娘,户口迁出心绝望,
名曰下乡干革命,实则被赶去务农。

春天赤足下冰水,夏天蚊咬夜难熬,
秋天新鞋两天破,冬天吃饭带手套。

包谷面饭填半饱,盐鱼咸汤是常菜。
五更干到三星出,岁末囊空泪汪汪。

日日想来夜夜思,熬到何时回家乡,
爸爸无能儿务农,爸爸有权儿回城。
……
上面在人类史上发生的浩劫、残忍、悲惨的年代正是无神论学说的杰作。说心里话,我们这一代人都非常感谢邓小平,感谢他把我们从农村接回了城。笔者认为除了邓小平之外,中国史上再没有那位国君能与邓小平的智慧胆识公义相提并论。我们这代受尽了苦难的城市青年在绝望中能够回到城市怎能不欣喜若狂呢!然而我们这一代人一生的大好时光都蹉跎过去了。更令人恐惧的是,由于无神论观念的刻骨铭心,认为人活在这个世界只有这一次——人死如灯灭,人死了就永远不存在了,因而没有“后门”的人,没有机会发挥才干的人对人生完全失去了信心。
记得那是1997年正当笔者为此最苦恼的时候,有个人向我传福音,出于礼貌我还是装着热情接待了他。认为不管怎样宗教都是让人做善事听听也没什么不好。所以表面微笑点头装着认真听,心里却想着别的事情。那位传福音的人临走时送给我一本书并叮嘱我一定要看,说书中的内容很有科学道理。
那人走后,笔者心想,宗教怎么能扯到科学上呢?宗教与科学是水火不相容的。当时是本着一种好奇心打开了这本《认识真理》的书,一看作者介绍令我大吃一惊!心想凡是宗教一类的书应该都是一些神学家、信徒或者是一些迷信的“愚昧”之人写的,怎么这本书的作者竟然会是化学博士著的呢?更令我惊上加惊的是,书中竟介绍了300年来全世界最著名的大科学家、大发明家几乎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书中以大量的、合乎逻辑的、具有令人信服的科学依据,阐述了宇宙、星球、地球、万物、人类、一切物质等都是由这一位超智慧、超自然的耶和华上帝设计创造的。这些科学知识如果不是这位化学博士透漏,我是永远也不可能晓得,我从心里感谢这位张郁岚博士,更应该感谢那位基督徒。
自从我懂事以来,教育界、新闻媒体灌输给人们的思想是,宇宙、星球、地球、规律、星球轨道、地球引力、物质……统统都是巧合、偶然的自然现象,生物、人类都是从无到有、从简单到复杂自然巧合进化而来的。对这些学说我本来就是不接受的,少年时的我就常常想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巧合、偶然的现象?当然那时的我也不认为世界上有神鬼的存在。通过看了这本《认识真理》的书,使我真是眼界大开如梦初醒,明白自己原来是一个浅薄、愚昧、无知的人,同时又欣喜若狂有了盼望不再忧愁苦闷。
那么,人世间的信仰是如何产生的呢? 到底哪种信仰有道理?哪种宗教宣扬的超自然、超智慧者才是真实存在的呢?已经成熟的我对此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我开始对各种宗教信仰进行探究。应当选择什么样的信仰这是我开始思考的一件大事,因为我已经上当受骗了大半生,对信仰如果不慎重就意味着重新上当受骗。所以我必须认真慎重地研究决定自己的信仰。下面介绍我对各种信仰的观点。
待续


本页被读过2555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2555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