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大连原子的博客







登录名


用“神”代替“上帝”的尊名是不准确的


2010-06-29


用“神”代替“上帝”的尊名是不准确的
原子
信主后,我总感觉称上帝为神特别不舒服,其原因是,在中国称为神的人灵、人格化的动物、植物太多了,而圣经说创造宇宙、星球、万物、人类……是耶和华上帝,上帝是全知全能无所不能的、上帝是自有永有的,除牠之外没有任何上帝。华人传道人虽然都承认称上帝是最准确的,但他们又说称上帝为神也是可以的,神就是上帝,在称呼上没必要较真。多年来笔者一直无法接受这种说法,因为在中国说神非基督徒没人会知道是上帝的意思,而说上帝就是文盲都知道是物质世界和灵界至高无上的最高统治者。
一日,我在网上看到唐先生采访吴乃恭牧师谈论关于中文《圣经》“神”与“上帝”译名观的论谈记录:
吴乃恭牧师于今年五月廿日清晨被主迎接归天,结束了他在世辛劳的年日。吴牧师一生忠心事主,关心主的教会,致力于牧养及神学教育,不遗余力。特别于基督教文宣工作贡献颇多。神已坚立他手中所作的工,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以此证实神仆人离世,在神的眼中是极为宝贵的。愿神赐福给他的家人及其所留下的工作。本文乃吴牧师生前与我谈论对中文圣经“神”与“上帝”译名观的论谈记录。
唐:吴牧师,为什么中文圣经有“神版”与“上帝版”两种版本的区分?
吴: 有关中文圣经分为“神”与“上帝”译名观的问题,自十九世纪中叶就已经争论很大,那是见仁见智的问题,可以说不是翻译上的问题,而是信仰上的问题。有关“神”与“上帝”的译名观,连天主教都闹到教廷去,结果他们决定不用“神”也不用“上帝”,而用“天主”作为最后的决定。
唐:为什么中文圣经分为“神版”与“上帝版”,其原因何在?
吴: 这是因为浸信会传教士及差会都认为“上帝”是中国人的偶像,“神”是不能以“上帝”来称呼的,那是不合乎“神”译名的真义的。所以,不操用“上帝”而以“神”作为译名。但是,其它的中国教会却认为中国古籍中“上帝”是指宇宙中独一的真神,所以,要用“上帝”为神的译名。例如,“获罪于天,无所祷也”.“昊天上帝”等。后来,这称呼也用于“玉皇大帝”、“玄天上帝”等上。
唐: 吴牧师,按照你的看法,那一种的译名才合乎原文的本意?
吴: 我本人的管见,中文圣经有关译名的标准应该以圣经公会的修订版为定夺。因为,它的译法是颇近原文。圣经公会所出版的新约圣经已于2006年3月面世,但旧约圣经将于2010年面世,可买本来参考。
唐: 你认为“神版”与“上帝版”的中文圣经是因为中国南方人与北方人的观念不同所造成的吗?
吴: 我想,不是。那是因为外国差会的传教士的观念不同所造成的。它与中国人的观念没有关系。
唐: 你认为西方的宣教士对翻译中文圣经是否会有偏差?
吴: 我想,中国人译经当然比较没有西方人的语气。如果在译经方面能请华人为顾问,在表达上应该会更清楚。
唐: 你认为西方的圣经学者对中国文化的认识有否差异?
吴: 当然是有差异的。因为中西文化多有不同。同时,他们对中国文化的认识深浅也有不同,有出入是必然的。
唐:你认为译经与个人的信仰是否有关系?
吴: 译经与信仰当然是有很大的关系。你知道现代派的圣经学者,他们对圣经的译法有另外一套。他们与保守派的圣经学者是颇有差别的,那完全是因为在信仰上的差异所造成的后果。所以,信仰是定夺译经成果的关键。
唐:你认为西方的圣经学者与汉人的圣经学者对“神”的观念有何不同的看法?
吴: 当然是会有不同的。因为,西方人是外来客,而汉人是本地人。西方人说汉学与汉人说汉学是有差别的。但是,也很难指出他们其中的不妥之处。
唐:你认为在我们的表达上,“神”与“上帝”是否可以并用?
吴: 我认为,当我们指上帝是独一无二,及永活与至高的真神时,就当用“神”来表达。(笔者认为太没道理)但是,当我们以真神与伪神对比时,就当以“上帝”来称呼。因为,真神是超乎所有的伪神的。“上帝”这一称呼,远在尧舜时代就有,他被用来指一位最大且是唯一的真神。因此,可以称真神为“上帝”。总之,当我们称“神”或是“上帝”时,要以其涵义来定夺。
唐:你个人对“神”与“上帝”的称呼有何感想?
吴: 我个人是循闽南教会的传统,喜欢用“上帝”来称呼,后来因为到外地工作,也操用“神”来称呼。但到了晚年的时候,我仍然喜欢用“上帝”为真神的名称,不过,在必要的时候,两者并用。
唐:你认为以后华人教会要怎样来解决有关称呼“神”与“上帝”这个问题?
吴: 我想,这个问题是见仁见智的。我们可以活用,不必拘泥。???(笔者认为和稀泥)
唐:你想有关称呼“神”与“上帝”的译名是否可能取得合一?
吴: 我想,各人意见不同,顺其自然就是,不必勉强。(笔者认为这是极不严肃的表态)
(编者注: 吴牧师在病中仍想要写此文,只因病不便提笔,唐牧师前往探候时代执笔,成文后已请吴牧师过目)
孙凤才牧师关于“上帝”与“神”区别论谈
一、严格地说,圣经中的God,在汉语中是没有准确地对应词语的。比较能适当地表达这一意义的词,是早期圣经翻译时普遍采用的“上帝”一语。但这个用法现在越来越少了,被另一个词“神”所取代,成为目前使用率更高的称法。
二、或许由于近二十来年中国福音的复兴主要是从文化层次较低的农村开始的,因此中国教会更注重传讲福音的“有福”、“永生”、“天堂”,而比较少强调“背十字架”。所以更多的用“神”而较少用“上帝”。
三、“神”的表述,更多地让人感到God的“慈爱”、“怜悯”、“宽恕”;而“上帝”的表述,更多地让人感到God的“威严”、“忌邪”、“公义”。前者亲切有余而敬畏不足,后者敬畏有余而亲切不足。因此,两者互用不失为较好的方法。
四、从中国传统异教文化的角度来看,求“福气”、“吉祥”、“平安”,是中国人对宗教的一种基本态度。与其它文化相比,中国传统异教文化更具世俗性、实用性。历史上,仇敌撒但在中国兴起的佛教、道教和其它民间宗教,都以消灾、免难、避祸、修行、积阴功、积功德等方式来掳掠人心的。因此,魔鬼竭力搅扰中国人心,使中国人神鬼不分、神鬼平等。在汉语中,“装神弄鬼”、“神出鬼没”、“鬼斧神工”、“神鬼莫测”、“疑神疑鬼”等成语应有尽有,人们既没觉得“鬼”可怕,也没觉得“神”可敬。更荒唐的是,成为“神仙”居然成了中国人梦寐以求的“理想”。而清醒的基督徒知道,中国异教文化中的“诸位神仙”完全是假装的“光明天使”。
五、由于一般中国人主要接受了佛教、道教和其它民间宗教的“多神”,而知识分子们还要加上希腊罗马的“诸神”。因此,魔鬼通过异教文化成功地干扰了中国人对“God”的准确理解。
六、当有人问基督徒信仰什么时,回答“我是信上帝的”就基本没有问题,而且还可能使对方肃然起敬。若回答“我是信神的”,对方也许会好奇地问,你是信哪一个“神”的?因为在一般中国人的意识里,如来佛、观世音、玉皇大帝都是“神”,甚至二郎神、巨灵神、孙悟空也是“神”。“神话”在中国是被人们当成并不存在的“传说”而成为戏谑对象的;而知识分子们更认为希腊罗马神话中的宙斯、赫拉、雅典娜、阿波罗、维纳斯和世界许多民族的图腾崇拜物一样全是“神”。这种状况容易使人直接联想到一个贬意词“信神信鬼”——而该贬意词表达的却是一种信仰的迷乱状态。
“保罗在雅典……的时候,看见满城都是偶像,就心里着急。于是在会堂里与犹太人和虔敬的人,并每日在市上所遇见的人辩论。”(徒17:16—17)今日中国也是“满城偶像”,“诸神狂欢”。难道我们要保罗今天来中国继续为一神信仰辩论吗?
因此,“神”的表述并不比“上帝”的表述更准确,更纯正。
七、基督徒在传福音的时候,有时会说“我们每个人的本性都需要神,但基督教信仰的上帝才是真神”。如果一定要把“上帝”换成“神”或“真神”,难道表述为“基督教信仰的真神才是真神”?
八、试想一下如下情景:一个青年学生或知识分子第一次走进教堂,有人递给他一本《赞美诗》,台上教唱,台下学唱,一切都很自然。突然,《赞美诗》上印的是“上帝”,台上教唱的弟兄或姊妹唱出来的是“真神”,这个青年学生或知识分子一定惊疑不定:难道这里不是信仰上帝的?“上帝”和“真神”是什么关系?是一个“神”还是两个“神”?这时候这个人已经不再关心赞美诗唱什么了,他满头脑是“上帝”和“真神”的关系,他要把这个问题弄清楚才肯接受信仰。这是不是用教派和人的方法在福音的门口多加了一道门槛,我不敢说。
九、我在一所真耶稣教会背景的教堂聚会,每当教牧人员讲道或者教唱赞美诗时,对白纸黑字的“上帝”视而不见,一定自作聪明地改用“神”或“真神”时,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我不知道这是坚持真理呢?还是把教派置于真理之上和上帝的国度之上呢?
十、今天中国教会对于“上帝”和“神”的称法,最好应该自然表达,不必刻意只用其中一个。一定把“上帝”换成“神”或“真神”。虽然不是真理性的错误,却完全是不必要的。更主要的是,仇敌操纵的异教文化的“多神”数千年来一直在混淆中国人的心灵观念。为了带领中国人从魔鬼文化中分别为圣出来,基督教一神信仰在汉语中的最好称法应该还是“上帝”。
(本文参考了任不寐弟兄的许多看法。)
上帝的尊名不应用“神”来替代
原子
说用“神”字来替代“上帝”的尊名是错误的,基督徒会感到莫名其妙,必会脱口而出:“嗯?为什么呀?”
在圣经“研用本”中的“新生命学习纲要”第二部分第四章“神的名称”中解释说:
“耶和华是以色列 神的神圣的名称,这名称多是在提到他是与他的百姓立约之神的时候使用的。这个名称在西伯来文中是由四个字母拼成的,即YHWH。迦南人和其他国家的人从来没有用这个名称称呼他们的神。自古以来,《圣经》的抄写人及读者,基于对这个神圣名称的敬畏,在提及这个名称的时候,都不敢大声。因此,到我们这时代,此名的确切读音已失传了。今天,大多数人都读“雅巍”(Yahweh)而不读“耶和华”(Jehovah) 。
这个名称的字面意思看来是‘牠是’,这跟 神在和摩西说话时称呼自己所用的名称“我是”相似(出3:14)。这反映出一个事实,即“牠是”——永恒的、有位格的、第一因,自存的 神。而且,圣经不但告诉我们 神是无所不能的(牠是全知全能的)、无所不知的(牠是全知的)、无所不在的(牠处处都在的) 神,还给我们揭示了牠那圣洁、善良、公义、慈爱和怜悯的属性。……”
在这个“神的名称”长篇大论中读者并没有看到造物主耶和华的尊名在汉文中为什么要用“神”字来替代?汉文《圣经》为了区别真神与假神,凡是在“神”字前面加空格的为真“ 神”,在“神”字前面没有空格的“神”字的意思是假神。那么,这个永恒的、有位格的、自存的造物主耶和华的尊名用“神”字表示准确呢?还是用“上帝”二字表示准确?“上帝”与“神”意思相同吗?
圣经原文意思说:“因为耶和华你们的上帝,他是万神之上帝,万主之上帝,至大的上帝,大有能力,大而可畏,不以貌取人,也不受贿赂。”
从这节经文可以明显表明,在宇宙中只有耶和华独一位上帝,再没有任何上帝了。实际在圣经的原文中有很多经文多次提醒人类要明白:宇宙、星球、地球、万物、人类……都是这位独一的耶和华上帝创造的、上帝是全知全能的、没有能与上帝的能力相比的……
汉语《圣经》把原文《圣经》中的“万神之上帝”、“万主之上帝”、“万王之上帝”、万民之上帝”翻译成“万神之神”、“万主之主”、 “万王之王”。把“上帝”一词译成“神”就把圣经中所描述的至高无上的、独一的、全知全能的上帝的概念完全淡化了,至少耶和华上帝的概念令华人模糊不清了。因为“万神之神”、“万主之主” “万王之王”都出现了两种诠释:即人们可以理解为“万神的神”、“万主的主”,也可以理解为“万神中的一位神”、“万主中的一位主”。而“万民之神”这个神是谁?中国人敬拜的神那可太多了?如果说“万民之民”只能有一种诠释即:“万民中的一个民”。请问,谁能推翻上面的解释?
也许有人会狡辩说:真神只有一位用前面空格表明,假神前面没有空格表示。那么请问?非基督徒谁知道?为什么不用读者一看就明白其意思准确的字,而非得用令人迷惑不解的字来替代?或有人强调说“神”就是“上帝”的意思,真“神”只有一位,其称“神”的都是“假神”。那么,请问?圣经中的“万神”是什么意思呢?人们可以断言这个“万神”绝对不是人意思。既然高智商者明明知道这个“万神”、不是人,宇宙中只有一位“造物主耶和华”,也都知道称呼造物主耶和华为“上帝”是最准确的,那为什么汉语《圣经》没有把造物主耶和华翻译成最准确的“上帝”,而非要翻译成令人难辨真假、不得不在这个“神”字前面加空格的“神”呢?为什么非要误导人们不敬拜“上帝”却敬拜“神”呢?例如:本来称“总统”、“皇帝”或“国家主席”都是令人一目了然的名词概念,但你非得称呼:“最大的官”或“最权威者”,您不觉得这种称呼令人模糊不清会感觉太别扭了吗?耶和华上帝在圣经中反复强调别把假神当作造物主来敬拜,就是要人类知道称呼他为“上帝”是最准确的!
“上帝”一词的概念是只有一位的意思,就如:“皇帝”、“国王”、“总统”等都是只有一位的意思。但在世界上历朝历代可称为难辨的人是无数的,如果有人提及这些独一的名称还必须要说清楚是某国家的某朝某代的皇帝、国王、总统人们才会得知他的形象。而“神”的概念就完全不同了,这比“皇帝”、“国王”、“总统”复杂多了。“神”的概念除了神通广大、有超自然的能力外,也是诸多人、诸多人格化的动物、植物以及诸多人格化的山水精灵的意思。如“议员”、“部长”、“仙人”、“臣”、“民”、“鬼”等都不是独有一位的意思。所以,把“万神之上帝”翻译成“万神之神”、把“上帝”译成“神”是混淆了“上帝”与“神”的区别。尤其是在人们崇拜多神、假神已经数千年根深蒂固的中国把“上帝”称为“神”问题就更多了。那么“上帝”与“神”有什么区别呢?让我们还是看看无神论者们编著的《新华词典》和《辞海》是怎样诠释的。
一、“上帝”的概念是什么?
《新华词典》在对“上帝”的诠释中写道:“我国古代指天上主宰万物的神。基督教所崇拜的神,认为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和主宰者。”
《辞海》在对“上帝”的诠释中写道:第一种解释:“上帝即天帝。在中国古代文化名著《诗•大雅•大明》中也曾显示:‘上帝临女(汝)。’”
第二种解释是:“帝王。《后汉书.党锢传》:‘顷闻上帝震怒,贬黜鼎臣。’李贤注:‘上帝为天子’”。
第三种解释是:“基督教所信奉的神(拉丁文Deus, 英文God)。基督教认为上帝创造并主宰着世界。中国古汉语原有‘上帝’一词,意为‘天帝’、‘天神’”。
众所周知,人们对于“上”字都会理解为:位置在高处的,跟“下”字是相反的意思。如上级、上司、上天、至高无上等,长辈也可称为上辈。“上”字还有其它意思,如次序在前的上篇、上卷;由低处到高处:上山、上楼、上面等其它意思。“帝”字的汉字诠释是:古代人们指着天神的主宰者上帝、或玉皇大帝;人间则指着君王、皇帝、人间的最高统治者。
所以,“上”和“帝”所组合的“上帝”一词的准确概念就应该诠释为:上帝是天上的、地上的、不可见无形的灵界神鬼的、可见有形的物质世界人类的最高的、独一的主宰者、统治者。
二、“神”的概念是什么?
《新华词典》中“神”的诠释是:(1)迷信的人指天地万物的创造者和统治者,也指能力、德行高超的人物死后的精灵;(2)神话传说中的人物,有超人的能力;(3)特别高超或出奇,令人惊异的以及指人的精神、人的聪明。
《辞海》中“神”的诠释是:(1)亦称“神仙”、“神灵”、“神道”。宗教及神话中所幻想的主宰物质世界的、超自然的、具有人格和意识的存在。为精神体中的最高者。神的观念产生于原始社会的后期,是人们不能理解和驾驭自然力量以及社会力量时,这些力量以人格化的方式在人们头脑中的虚幻反映。对神的信仰和崇拜是一切宗教的核心。(2)奇异莫测、异乎寻常;(3)精神。如:凝神;费神;聚精会神。还有其它的解释。
三、“上帝”与“神”的显著区别
请注意:《新华词典》和《辞海》对“神”的诠释与“上帝”的诠释显著不同,“神”的诠释为:是迷信人在头脑中的虚幻的反映,认为是不存在的,概念是令人模糊的多种意思。而对“上帝”的诠释却没有是人们“虚无的幻想和迷信”的意思,上帝是独一的最高统治者、主宰者。
上帝利用圣经多次告诫人类,强调他是宇宙唯一的上帝没有神。例如:《圣经》“以赛亚书”45:5——25节中说:
“我是耶和华,在我以外并没有别神。……‘真神(上帝)在你们中间再没有别神!再没有别的神!’……我是耶和华,再没有别神!……除我以外,再没有神!我是公义的上帝,再没有别神!……”
从上面的经文可以清楚地看出,耶和华上帝每句话都用感叹号来表示是体现他千叮咛万嘱咐人类说宇宙中只有他耶和华是唯一的真神——上帝,人类不能把“神”当作“上帝”。上帝又在以41:21节强调说:
“耶和华对假神说:‘你们要呈上你们的案件,雅各的君说:你们要声明你们确实的理由。可以声明,指示我们将来的事,说明先前的是什么事,好叫我们思索,得知事的结局,或者把将来的事指示我们。要说明后来的事,好叫我们知道你们是神。你们或降福、或降祸,使我们惊奇,一同观看。看哪!你们属乎虚无,你们的作为也属虚空。那选择你们的是可憎恶的……’”
上帝用这段经向人类强调假神是没有能力与上帝相比的,也说明上帝是极其憎恶拜假神的人。如果人人都能准确地敬拜上帝不就会不拜假神了?就如谁都知道佛教、道教、伊斯兰教的信徒所敬拜的教主是谁,人们也把这些教主当作神。
众所周知,虽然所有的人都知道宇宙只有一位上帝,且也都知道上帝的权柄最大,能力最大。如果你说他们的教主是“上帝”,就连他们自己也会以为你的脑子有毛病,如果你说他们的教主是“神”,他们便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因而,随便一个“神”怎么能与宇宙中至高无上、自有永有、独一无二的创造者、统治者——上帝相提并论呢?为了分辨真神假神,在《圣经》中的“神”字前面有空格的表示是“真神”的意思,在“神”字前面没有空格的,则表示是“假神”的意思,可《圣经》中在“神”字前面搞错空格的很多,把读者的头脑也搞乱了。令人费解的是,中文《圣经》的翻译者们明明都知道“上帝”二字就是唯一“真神”的意思,而“神”不能表示是“真神”、是“上帝”的意思,中文《圣经》的翻译者们为何不用准确的“上帝”一词??这么极其简单的道理不知他们为何非要混淆是非制造混乱地称“上帝”为“神”呢?!难道在人们观念中“神”的权柄、能力比“上帝”大?非也。
由于中文《圣经》翻译的错误,导致华人基督徒都把“上帝”称为“神”。而在中国被称为“神”的人,人格化动物、植物、山、水、花、草等的精灵称为神的多达数千种,亦可理解为有无数的神。
如此看来,中国人把独一位的、全知全能的、创造宇宙、星球、万物、人类的上帝也简单地、混为一般的称为“神”,如何能令人理解和接受呢?如果人们提起“上帝”、“皇帝”、“总统”、“国王”、“佛主”、“安拉”,几乎所有的人立刻便心领神会其身份、地位、尊严和权利。同时也立刻知道“皇帝”、“国王”、“总统”都是在每个时代的某个国家的独一位权利最高的统治者,而“上帝”则是自有永有独一位人们可见的物质世界、不可见灵界的神鬼们的最高统治者,上帝也是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犹太教等信徒们共同敬拜的惟一天父耶和华上帝。人们也都知道“佛祖”是和尚、尼姑们的独一位永远的最高统治者;安拉是伊斯兰……。如果称呼大臣、议员、部长、神、人、鬼……人们就不晓得到底说的谁?是张三?是李四?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形象如何?有什么能力?什么权利?想搞清楚,必须在前面加上一大段定语,必须说明他是某某朝代、某某国的某某大臣或某某神、某某鬼等,还要介绍他们的简历才能使人了解,因为这些称呼都是若干人的统称。但在人类史上的任何朝代任何人,如果说起“上帝”二字,既是文盲、最愚昧的人也会立刻就知道他是宇宙的独一位创造者,是一切人、灵、神、鬼们永远的最高统治者。最重要的是,神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只是一种意念的盼望,认为神是虚无的、是根本不存在的神话故事,笔者断言在中国没有人会认为神是存在的。如果说死人的灵魂、邪灵(算命、跳大神)、狐仙、蛇仙、黄仙、佛仙、观世音菩萨等邪灵那信者可遍地都是。
四、中国的“神”丰富多彩
从人类史上看,世界各国、各朝、各代都有其各自崇拜的诸多的神。在中国人的观念中的“神”,不仅数量多,品种也是丰富多彩的。我们从马书田先生所著的《全像中国300神》、《华夏诸神》;赵熙先生著的《虚无缥缈的鬼神世界》;易夫编著的《冥界诸神》、《俗界诸神》;陈烈教授著的《中国祭天文化》中的神以及小说《西游记》、《东游记》、《封神榜》、《玉皇大帝》……等书中介绍的各种各样的神可谓不胜枚举,其“神”的数量之大令人惊愕!
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有人格化的天神、地神、太阳神、风神、雨神、龙神、山神、海神、湖神、河神、水神、树神、花神、财神、土地神、牛、鬼、蛇、神,还有门神……人们把道教的始祖敬拜为神、极乐世界里的佛祖、罗汉、菩萨及他们的属下人们也都认为是神、玉皇大帝的属下则也都是神、传说中的“八仙”是神、历代帝王也都有权利封人为神、周朝宰相姜子牙也有权封了很多的神,就连诸葛亮、关羽、张飞、秦琼、尉迟恭、以及每个人的祖先、猪八戒等也都被认为是神,动物中人格化的神有:神马、神牛、神鹰、神雕、神鱼、神犬、长仙(成精的蛇)、黄仙(成精的黄鼠狼)、狐仙(成精的狐狸)……人们则都认为是神。
在《西游记》这部小说中,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猴子竟能打败号称为诸神的最高统治者——玉皇大帝属下的一切神。这个猴子可以在玉皇大帝的宫廷里胡作非为为所欲为,如入无人之境,使诸神的最高统治者的玉皇大帝为之而惊恐万分忧愁苦闷无可奈何。而极乐世界里的如来佛祖对这个猴子可以如捏死个虫子那样容易,就是如来佛祖头上的大鹏金翅鸟和诸罗汉的坐骑,观世音菩萨的童子也都能打败这个猴子,这说明神的能力太有限了,佛祖的能力比神的能力大的无法相比了。
五、在哲学家科学家们的话语和著作中都准确称“上帝”或“造物主”
上面例举了中国人观念中认可各种各样无数的神,除耶和华上帝外谁能再找到称为上帝的?!即便是中国的神话小说中的玉皇大帝,也未敢宣称他是创造宇宙星球、万物、人类的上帝。民间传说的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都是人,是后来才修炼成仙的……。
上帝是宇宙、星球、地球、天地、万物、人类等一切的创造者。上帝是全知全能的,是宇宙、地球独一无二的主宰者管理者。除上帝之外没有任何神能与他的能力相比,就是如来佛祖在他的面前也显得很渺小。上帝本来就是万神之主,是万神之上帝,怎么能随便亵渎的称上帝为普普通通、能力很有限的神呢?这也是上帝所不允许的!尤其是信上帝的人更应该从称呼上体现对上帝的尊敬。基督徒都知道,圣经中上帝和耶稣的话语一个字都不能改!中文的《圣经》翻译者为什么把圣经中最重要的核心一词的“上帝”二字随意改成“神”了呢?
在科学界、哲学界、工程技术界等,都采用专业术语撰写学术论文和进行学术交流,其目的就是为了把概念描述的准确。例如,鸡、鸭、猫、狗、狼、虫、虎、豹等,都可以称之为动物,这是没错的,它们也确实是动物。如果你单纯说动物,人们必定不知道你说的是那种动物,如果你说鸡或者虎,人们就立刻会知道它的形象了。它们中还有更准确的称呼:如山鸡、家鸡、公鸡、母鸡、鸡雏;美洲虎、印度虎、中国东北虎、小老虎、虎崽……如不准确地称呼,使人模糊不清,不知道它们准确的形象和特点。哲学家科学家们在语言交流中,在他们的著作中都准确地称“上帝”或“造物主”,没有称“上帝”为“神”的。即便是中国的老子、孔子、孟子、庄子、墨子、董仲舒等大学问家的著作中都能找到他们认为上帝是存在的内容,在他们的著作中提到上帝也从未有人用神来表示。例如:墨子在他的《天志》中曰:
“……吾所以知天贵且知于天子者有矣。曰:夫天子为善,天能爱之,天子为暴,天能罚之。……顺天意者兼相爱,交相利,必得赏;反天意者,别相恶,交相贼,必得罚。……昔三代圣王,禹、汤、文、武,此顺天意而得赏者也。昔三代之暴王,桀、纣、幽、厉,此反天意而得罚也。……天子有善,天能赏之;天子有过,天能罚之。天子赏罚不当,听狱不中,天下疾病祸福霜露不时……”
读者一看便知墨子著作中的“天”字即“上帝”的意思,在古人哲学家、思想家的著作中上帝的概念没有用“神”字表示。
所以,人们说“神”在你的脑海中必定会猜测是哪位“神”呢?尤其是在非基督徒的人面前称呼“神”人们就更不晓得是哪位“神”了。如果说“上帝”所有的人则立刻就会知道是那位创造天地、地球、万物、人类的大主宰者。就会立刻知道是基督教、犹太教、天主教、东正教的信徒们共同崇拜的那位独一无二的耶和华上帝,而绝不会去想其它的什么“神”了。这也是笔者在不了解宗教,不了解基督教之前的感受。
拉丁文Deus和英文的God翻译成中文本来就是“上帝”(上天)的意思,中文《圣经》的翻译者们为什么非要把“上帝”翻译成“神”呢?无论你采用什么方式解释都解释不通的!既是对文盲、偏僻的土族人说“上帝”,他们也会准确地理解为是大能的、高于一切“神”的最高统治者。
实际中国古代的精英们、帝王,都非常清楚“上帝”与“神”的概念是有非常明显不同区分,从没有人随便称“上帝”为“神”的。因为他们深知把“上帝”称为“神”是不能表达创造宇宙的独一无二至高无上“上帝”尊严和形象的。德国的著名哲学家黑格尔在他的著作《哲学史讲演录》第一卷,论证说:“老子的‘道’就是上帝”。
陈烈教授在她的著作《中国祭天文化》一书中论证了中国人的祖先敬拜的是“上帝”而不是“神”。她在这本书的67页中写道:天神(上帝)在祭天坛上的地位居于百神之首。祭天,首先要祭的就是这位至尊、至上的大神(上帝)。
陈教授说:最初并没有“天神”这一称呼,上古时代虽然对天已有原始自然崇拜的宗教意识,有祭祀天地萌芽状态的活动,但“天”只是自然神,称为“帝”、“上帝”,“天神”是后来产生的概念。我国古代的“神”,是指天上的众神,众神之首称为“帝”、“上帝”,而不称为“天神”。这位“上帝”,在甲骨文中有迹象可以使人认识到他的原初“面貌”。他在商(朝)人的心目中既是自然神,又是人格神(即先公),甲骨文关于帝的卜辞,多至好几百片,主要有这样三方面的内容:
1、支配自然界;
2、对于人间可以降福,可以解祸……;
3、人间的所作所为,实际是商王的所作所为要得到上帝的许诺,即要经过他的批准。从卜辞来看,商代的帝在天上,有时也降临人间……很显然,帝降临于祭祀之处,必然是由于人们祭祀……他们(商朝人)认为,对上帝进行祭祀,上帝就可能降临人间,与人进行意识交流。
陈教授论证说:商朝人所称的帝、上帝,即后世所称的“天神”。陈教授在书中通过甲骨文拿出了甚多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中国人的祖先原先都是信上帝而不是神。
由此可见,中国的汉族人原先是上帝拣选的民族,中国的甲骨文、汉字和《易经》决不是人类的智慧。
六、中国人的祖先起初都是敬拜上帝的而不是神
陈烈教授在她的著作《中国祭天文化》一书中论证说:“中国古代社会祭祀天神、皇天上帝是极其隆重、神圣的,所谓“国之祀典”的核心就是祭祀这位至上神(上帝),《史记•五帝本纪》、《封禅书》、《尚书•虞书》等典籍都记载了上古时代几个著名的古帝王祭天的内容,其中尧、舜祭天的内容较其他古帝多一些,说:
“逐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辩于群神。”
陈教授通过甲骨文体现的内容论证说:在中国的商朝时代的人们心目中的上、天可作帝、上帝的代名词,即后世所称的天神。弄清了帝、上帝的来龙去脉,甲骨文及其卜辞关于“天”、“帝”蕴含这样几层意思:
第一.殷商时期称天神为帝、上帝,而甲骨文的“上”、“天”、“示”均为“帝”之本意,可称为“帝”,这几个字都涉及祭天文化内涵初意,特别是其中的“上”字尤为重要,它不仅含“帝”之本意而确定天神(上帝)至高无上的地位,而且也界定了人与这位上帝的关系,永远在人的头顶之上,这是天人关系的本质所在。正因为有了这种天人、人神关系才产生了人神意识之交涉,才衍生出通贯古今的祭天文化。
第二、这个“帝”在殷商时代既是自然神也是人格神,即它是天体、天象、天神、人神在古人原始思维中的复合体,……。
第三、在商朝时代人的早期宗教观念中也有至上神(天神、上帝)的观念,认为其他众神和祖先神都在帝之下,从前面甲骨文关于天、帝及其与人的关系之表述即可说明这一点。在商朝人的宗教观念中,已经形成天上有一至尊的上帝这一观念。
上帝有无上的权威,主宰天上地下的一切,他以风为使,卜辞中有“帝使风”(《通》三九八,《珠》九三五),“风”假借为风,“使”,名词,《太平御览》九引《龙鱼河图》云:“风者,天之使也”,帝常派遣它们执行其使命,而对其差遣也使用“令”这一词。如帝其令凤(风);帝不其令凤(风)。帝还令雷雨,帝其令雷;帝其令雨。这说明上帝是众神之首。天界除帝之外,还有其他天神,诸如风、雨、雷、电等,也是天神(上帝)之属,它们与帝是从属关系。
第四、帝不仅主宰天上的一切,也主宰人间的一切祸福、灾祥,决定人类的命运,他也可以降于人间惩罚人类。所以人们必须用祭祀之礼与天神(上帝)沟通,求其护佑、赐福泽。[1]
陈教授在她的著作中引用了大量的古文和诸多的帝王的祭天祈祷文都尊称“上帝”、“皇天上帝”和“昊天上帝”而不是“神”。她出示了很多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了“上帝”与“神”的显著区别。例如她在著作中写道:
“对这位天神(上帝)的称呼,除了殷商旧称为‘帝’、‘上帝’之外,《尧典》、《舜典》、《大禹谟》、《皋陶谟》、《益稷》、《甘誓》等多称天神为‘上帝’、‘上天’;《商书•汤誓》曰:‘有夏多罪,天命击之,……予畏上帝,不敢不征……致天之罚。’《商书》也多称为‘上天’或‘天帝’;《周书•召诰》曰:‘呜呼,皇天上帝,改厥元子,兹大国殷之命,唯王舜命’;《周书•大诰》曰:‘予维小子,不敢替上帝命’;《周书•洪范》曰:‘曰皇极之敷言,是彝是训,于帝其训。’以上《周书》各篇称帝为‘皇天上帝’、‘上帝’,也如商朝人称为‘帝’,还直接称为‘天’、‘天帝’;《周礼》称天神(上帝)也称‘皇天’、‘昊天’、‘昊天上帝等等。……’”
由此可见,圣经中的“万神”的神字意思是上帝的属下仆人,中国人心目中的诸神也都是上帝属下仆人的意思,只是中文《圣经》翻译者不理解“神”字实质概念而随心所欲错误的把“上帝“一词翻译成“神”。
七、历代统治者敬拜的是“上帝”而不是“神”
众所周知,中国禹王以前的帝王都是敬拜上帝的,虽然从夏启王开始变为君主制的家天下,让百姓敬拜人造的龙、人造的偶像,历代皇帝们深知“神”是人造的崇拜偶像,就是帝王自己都有资格封人、动物、死人……为神。他们深知“神”这个名词是不能替代“上帝”的,所以历代皇帝在祭天严肃敬拜上帝的仪式上,没有人敢把至高无上的“上帝”大不敬的称呼为“神”,而是准确地称呼“创造宇宙的主宰”和“上帝”。
在陈烈教授的著作《中国祭天文化》一书中,会使读者们清楚地看到中国的历代皇帝登基和每年都要祭拜上帝的知识。例如,汉武帝刘秀登基祭天文:
“皇天上帝,后土神祗,朕愿降命,属秀黎元,为民父母,秀不敢当。群下百僚,不谋同辞。咸曰:王莽篡试窃位,秀愤兴义兵……群下曰上帝大命不可稽留,敢不敬承”。
唐高中李治在泰山《玉牒文》中写道:“词天子臣治敢告于昊上帝……”。
唐玄宗李隆基的《玉牒文》意译如下:
“唐代继承帝位之臣李隆基,谨昭千于皇天上帝:上帝助我们李姓,……谨封禅于泰山。感谢上帝赐予的成功。子子孙孙享受无上的俸禄,老百姓享受上帝赐的福。”
历代皇帝的祭文的意义,都表示自己的谦虚虔敬地把功德归于上帝的保佑,以献祭敬拜的方式表示报谢上帝。汉光武帝刘秀登基告天,把当时登基的理由昭告上帝。
至于封禅大典,在天下太平,人民安乐的时候,历代皇帝则登泰山,把国家治理太平的情况昭告上帝并献祭表示感谢。如汉昭帝的祭天地文时,在通常的祭天大典里记载赞美上帝的颂词,感谢上帝所给的风调雨顺,庶物群牛。皇帝在敬拜上帝时都是表现出非常谦卑虔诚小心翼翼称自己为臣或仆人,以表示敬奉上帝的诚意,但从未有任何帝王宣称自己敬拜神,请问《圣经》汉文翻译者对此作何解释?
泰山和北京的天坛就是历代皇帝专门敬拜上帝的地方,在皇帝的祭天仪式中,作为祈祷文和赞美词的《大明会典》中所记载的中国皇帝敬拜上帝的祈祷文中的部分内容,最能体现皇帝对上帝的虔诚敬拜之意,而不是敬拜神。其祈祷文是这样写的:
创造宇宙的主宰,
我仰望您,
您所铸的穹苍是何其广大呀!
我是您卑微的仆人,
以此隆重仪式来敬拜您。
我就象柳枝一样的脆弱,
我的心如蚂蚁般的渺小,
可是,我却蒙了您的厚爱,
承接了您的旨意,
使我成为一国之君。
我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无能、愚笨,
实在不配接受这个使命,
因为我深怕辜负了您的大恩大德。
所以,一定要遵守您的旨意。
尽管我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
但我愿意竭尽心力来孝敬您。
我仰望您在天上的宫宇,
祈求您能够乘着天上的宝车,
来到这个祭坛上,
您的仆人就在您面前下拜,
期待您的到来。
我与随行的百官都列队向您跳舞,
在您的面前欢喜敬拜。
上帝呀!
求您悦纳我们的祭物,
看顾我们,
我们都敬拜您,
颂扬您的恩泽永无止尽。
……
人间至高无上的皇帝在敬拜上帝时把自己称为“仆人”、“如柳枝一样脆弱,”、“如蚂蚁般渺小”谦卑地称自己“无能、愚笨,不配接受这个使命……”,表现的是多么谦卑、谦恭、虔诚,显得对上帝非常非常地恭敬。
可惜的是,历代皇帝都自作聪明愚昧的采用愚民政策,严厉封锁上帝的存在,以达到统治御用人民的目的致使“上帝”的尊称、至高无上的尊严在中国民间逐渐地被“神”所替代了,神界也因此乱了套。由于历代统治者在掩饰上帝的同时迷惑人民,谎称自己是人世间至高无上的君王并阻止人们与上帝接触,也因此得罪了上帝,古往今来无一朝代能够持久,最多维持几代或十几代就呜呼哀哉!其间总不会少了宫廷内外、嫡系亲属骨肉的互相倾轧,勾心斗角,血腥残杀的过程,其子孙后代结局都是凄惨可怜无一幸免。
从《新华词典》、《辞海》和前文对“上帝”诠释的论证,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中国古代人们的思想观念中,起初都是只敬拜独一无二的上帝,从夏朝开始由于历代的统治者们为了维护其统治、抬高自己的地位,达到迷惑误导人便把自己妄称为上帝的儿子,如:妄称为自己是“天子”、自己是“龙”(神)、“真龙天子”、 谎称自己的子孙为“龙子龙孙”。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圣经》汉文翻译者们和华人基督徒为什么大不敬的称“上帝”为人造的神或邪灵假神?难道称造物主为“上帝”不如称“神”准确吗??
[本章注释]
[1] 见 陈烈著《中国祭天文化》69~70页
可悲的华人基督教神学专家、学者、传道人啊,你们心中都明明知道称上帝为神是不准确的,却非要说称什么都行,即便是德高望重令人敬佩的吴乃恭牧师对此也不能坚持真理真是令人失望……目前,只发现孙凤才牧师能坚持真理尊称上帝令人敬佩。
“每当教牧人员讲道或者教唱赞美诗时,对白纸黑字的“上帝”视而不见,一定自作聪明地改用“神”或“真神”时,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而笔者每当翻开圣经看到前面空格的神或没有空格的神,传道人说:“神啊……神啊……”基督徒说:“神啊……神啊……”心里真有种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呜呼,……要说上帝那多么令人敬畏,使人从心里感到有依靠。









本页被读过3707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3707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2.有道理,欣赏这样的信,而非茫从吉他手♂2010-12-08 19:46:31
1.大连原子, 欢迎你. 又多了一位主内弟兄.

我能体会你的疑义。不过觉得就连你自已有时也混用上帝与神这两种称谓呀。比如你文中有“神已坚立他手中所作的工,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以此证实神仆人离世,在神的眼中是极为宝贵的。愿神赐福给他的家人......", 这里面的神, 不正是你所强调的上帝吗?

很想跟你进一步切磋。欢迎到信仰坛来,那边有好些姐妹弟兄。
毕静♀2010-06-29 17:0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