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泉水的博客







登录名


你们不认识他们


2010-06-06


(这是荷兰华裔作者李剑芒前天晚上写的,他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物理学家。)

每到今天,我总是有一种矛盾的心里。我不知道是应该庆幸我还活着,还是应该谴责自己懦弱。同时,这一天也是我大学同窗好友郝致京的祭日。每年这个时候,我总是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还是闭嘴默默哀悼致京。今年我就把自己不太愿意告诉别人的故事说说吧。也许说说我心里会安静点。

如果谁说大陆中国人没有见过言论自由,我不同意。那年5月份,我们个个激动得好像中国的春天终于来了!人民日报不再是过去的人民日报,北京日报不再是过去的北京日报,电视台不再是过去的电视台。大家似乎突然在一夜之间良心苏醒,中国人久违了事实,真相在“党的喉舌”上全面向读者,观众展开。现场直播,全部是现场直播,报纸上的文字是那样的亲切,第一次让我们感到:这是人民的报纸!当记者游行队伍打出大牌子:“我们也不想撒谎!”,人们欢呼鼓掌!第一次我们发现;我们没有敌人!就是那些我们与之抗争的政府也不是我们的敌人。连北京的罪犯们似乎都被这高尚的情感所感动。街上没有警察,但据一位公安局的朋友说;5月分创北京犯罪最低纪录。一个月除了支持学生的游行队伍,啥骚乱也没有,连罪犯都罢工了。谁说中国人不知好赖,那年5月的中国人是神圣的中国人!

中国原子能研究院党委决定派院班车定时接送院里支持学生的游行队伍。院团委全部出动组织年轻人到城里去游行,支持学生。我是团委组织活动的活跃分子之一,因为我块头大,力气足(我是院足球队中锋),每次游行我都是走在最前面举大条幅的人。我可以担保,每一个年轻的游行者心中都有一种中国人从来没有过的高尚和激动。中国的春天终于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中展开了!这种神圣感情,人一辈子如果碰上一次,这辈子就不白活了!

正当我们使劲地做中国春天的梦的时候,我父亲来信了!一盆冷水泼到我的头上:“我不能阻止你参与这种游行,因为我不想让别人斜眼看你。但千万记住了儿子;你们太年轻,你们不认识他们,对面把枪举起了的时候,你千万趴地上,不可充当英雄好汉。儿子,我们不是搞政治的,我们是搞科学的!”。我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这封信;什么?对我们下手?这怎么可能呢?你看到我们那秩序井然的游行了吗?我们爱这个国家,难道这有罪吗?

我没理会那封信,继续该干嘛干嘛。下旬一天,当我乘班车回院里的路上,看到没完没了一辆接着一辆的军车突然出现在长辛店到良乡一带的公路上。我傻眼了,全车的人们也都傻眼了!这是干什么?第二天我们知道了军人们的住址(分散在周围的农村里)。团委搜集打印了一大堆人民日报,北京日报,准备散发给这些军人。我们都去散发了,可军官不允许战士读这些党报的文章,把一些战士手里的报纸抢了下来撕掉。我平生第一次遇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官不允许子弟兵读共产党的报纸!我想到父亲的那封信;“你们太年轻,你们不认识他们,人家把枪举起了的时候,千万趴地上,不可充当英雄好汉”。一股冷气传遍我的全身,我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炸起来了。真的要发生吗?真的要发生吗?我不敢想了,呆呆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军官!也不知道是气愤还是恐惧。

我告诉了夫人我看到的一切,夫人也怕了。局面越来越紧张,报纸,电视全部变了,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谣言漫天飞!在那年的昨天晚上,团委已经撤了。但一些积极分子还希望组织最后一次夜间行动;陪广场的学生过夜,保护那些学生,同时也劝说那些学生离开广场。我们认为,人越多学生越安全,人少了真的可能会出事儿。我们当时是一种负罪的心情。是我们的强大支持把学生们顶在了广场上,我们不能把他们扔在了广场上自己先跑了。可我实在是害怕了,我的耳边不停地响着父亲的话:“你们不认识他们...枪...趴下”。看着夫人已经快生产的大肚子,我的精神崩溃了。我和当时组织这次行动的同事说:“你看我夫人那么大的肚子,今天晚上我不想去了”。我知道我在撒谎,我实际上是怕死!

第二天早上,我被夫人摇醒:“出事儿了!”。我一激灵,从床上跳下来。“出什么事儿了?”。“死人了!”。“死人了!哪里?死多少?”, “不知道,大家全在外面站着呢”。我赶紧穿上衣服跑了出来。满大街的人们,有人激动的像要造反似的,骂得满嘴流白沫。我赶紧找我们那帮子人,找到了一个小伙子。小伙子眼睛通红!我问他我们的人怎么样,“都逃回来了!”。“看到死人了吗?”,“没有,哪里敢看!子弹从XX的脖子边打到墙上”。我脑袋是麻木的,朦朦蹬蹬地回到家,一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希望死人是个别情况!

可这个惟一的稻草也不见了,一天接一天从城里回来的人们描绘着恐怖的场面,六部口,木樨地,这成了恐怖的代名词。突然国外同学打来电话,我的好友郝致京失踪了!啊!不可能,他很快就要动身去美国留学啊。一个星期了他没回家。第二个星期,他的同事找遍了北京各大医院堆满尸体的太平间,还是没有找到。我们心里祷告,可能是被戒严部队抓去了,等过一段时间平息了会放回来。致京的父母也来了,可就在我们侥幸致京还能活着回来的时候,一声炸雷,他们找到了郝致京的尸体!一具已经完全变形,靠兜里一把钥匙和衬衣辨认出来的尸体。医生告知;他是复兴医院第一个被抬进来的,进来就已经死了。不像其他好多死者,是抢救人手不够而等死的。

惨!只有一个字:惨!眼泪流干了多少次,我记不清了。我这辈子不可能看到比那更悲惨的场面了!这是一个残忍的让人无法置信的国家。我当时恶狠狠地向自己发誓:“李剑芒,你不离开这个国家你不是人!”。我一定要离开这个国家,我绝对不想给我的儿子写像我父亲给我写的那封信!我要做一个负责任的父亲,我有责任给他在这个地球上找一个安全的国家。

我终于如愿离开了这个国家,但我这段让我不知道是应该侥幸还是感到懦弱的历史,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就来困扰我,它也许会永远伴随我一生。那年!我们双手扒在天堂的边儿上,我们激动,眼泪汪汪地看着天堂!可一瞬间,我们被世界上正常人想象不出来的邪恶力量,从天堂的边上直接拽入了地狱里!我们拼命的叫喊,我们拼命的哭,但这一切没有感动魔鬼。


本页被读过15543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5543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17.我希望,它的确定Offedgixexces♂2011-09-03 00:26:53
16.万圣节来临---纪念郝致京♀2010-10-30 23:41:00
15.改革还是需要的, 有问题总要解决。李剑芒这批人才代表了一代知识分子,中国错过了一个时代,可惜了。泉水♀2010-06-09 09:03:23
14.泉水, 希望不会再来一次了, 估计也不会了, 但是改革还是需要的, 金钱越来越万能。
谢三羊和小卒, 蝴蝶有一双透明的翅膀, 有点破, 还能凑合着蹦达几下。
curious, 很高兴在这看见你。
蝴蝶♀2010-06-08 23:08:20
13.Curious , 同意,说来有乐观的,也有悲观的一面,现在社会问题很多,许多是历史遗留的,付出代价太大,牺牲的不仅是生命,还有财产。泉水♀2010-06-08 00:57:05
12.泉水, I agree with your observations. The exact same thing would probabably not happen again, but (quoting someone) - over there, anything could happen/repeat, nothing would surprise me.Curious ...♀2010-06-07 13:33:31
11.嗯,这种形式的不会有了,现在的年轻人都忙着考公务员,买房买车等,不太关心国家大事的。那些关心国家大事的都很听话,看上去傻傻的。这是我自己的观察。泉水♀2010-06-07 12:52:41
10.泉水#8...不会有再一次了...
真的吗?
Curious ...♀2010-06-07 12:31:18
9.泉水, I' m OK. 谢谢!毕静♀2010-06-07 06:50:25
8.抱抱毕静,不知如何安慰你。我是出国后才在网上看到一些回忆和纪念文章,以前都不太了解。

蝴蝶,不会有再一次了。
泉水♀2010-06-07 00:48:29
7.身子打抖, 眼睛却是干的。
我终于有了第一个名字:郝致京。
眼泪到底流出来了,可头也开始胀,脖子开始紧了。
今年万圣节,有名字可喊了......
毕静♀2010-06-06 21:42:02
6.蝴蝶/4,你不是有一双会飞的翅膀?三羊♀2010-06-06 19:06:38
5.蝴蝶/4,有家有口的,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家(粥)最保险。无名小卒♀2010-06-06 17:46:08
4.有时在想, 如果再来一次, 自己会在哪里?蝴蝶♀2010-06-06 17:16:54
3.歌唱祖国,这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希望早日走出历史的阴影,但前提是明白历史真相和反省自己,否则阴影只会越拉越长。泉水♀2010-06-06 14:12:51
2.无名小卒♀2010-06-06 13:44:47
1.这是伟大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到处都是明媚的春光。。。

I wonder when was the last time in the history our greatest motherland 到处都是明媚的春光, or do folks believe it is now?
Curious...♂2010-06-06 13:3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