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无名小卒的博客







登录名


《微坛经典回顾之三十九》云端医学中心


2010-06-05


[外科医生♂ 2009-11-24 06:37:44]
(妈)3748.最后,留点非常简单的作业。用15秒的时间阅读以下6块眼肌的中英文名称,记下来,再默写一遍,看看能记住多少,是否已有早老性痴呆。下周考试,背诵6块眼外肌的名称,作弊者将被送往由“荷荷”主管的教务处接受严厉惩罚。
(m. stands for muscle)
1. 上直肌 m. rectus superior
2. 下直肌 m. rectus inferior
3. 内直肌 m. rectus medialis
4. 外直肌 m. rectus lateralis
5. 上斜肌 m. obliquus superior
6. 下斜肌 m. obliquus inferior

另外,提醒大家读书时,要时而站起来活动一下,防止深静脉血栓,可以做做以下游戏:
1. Lift your right foot off the floor and make clockwise circles.
2. Now, while doing this, draw the number “6” in the air with your right hand.
3. Your foot will change direction and the circles will become anti-clockwise.

[外科医生♂ 2009-12-04 10:17:17]
(妈)4553. 一起开心,
对不起,回帖晚了,刚才没在网上。

直白点的话,你的问题分两部分:该在何处死?还能做些什么?

多数病人希望死在家中,至少神智清楚时是这样想的,家比医院温暖,人的爱和归属感都在家中,不少病人(不是所有的病人)有回光反照的时辰,能在熟悉的环境中,有亲人在身边时候闭上眼睛,往往是最好的。对于某些家属来说,这比较难做,可以考虑与家庭医生或护士联系一下,获得支持,比如,相对频繁的 home visits.

医院一般不会因为病人“想死在医院里”而收住院,但是,往往会因为各类可治的并发症,比如urinary tract infection, pulmonary infection, deep vein thrombosis etc. 而将病人收住院。在晚期癌症病人身上,要想找出点“理由”去住院,不是太难。具体到个例,那就要看医院的床位、值班医生的德性如何了。

另外,有些palliative care facilities 可以收下没有并发症的晚期病人。不少专门的respite houses 会短期收留病人,给家属提供“喘息的机会”。那位做home visit 的护士应该了解你们当地的相关设施。

至于还能做些什么,我想讲个故事。我做外科总住院医师的时候,有一次在急诊室遇到一个“呼吸衰竭”的病例,使尽了所有的招术,病人的情形仍继续恶化。我当时特别想救活她,满头大汗地给上级医生挂了个电话,慌里慌张地汇报了情况,最后问该怎么办。电话的那端传来清晰而镇静的声音:“put down everything,go to stay beside the bed, hold her hand and be a companion to her in the tunnel” 他的镇静通过电话线传递过来,我放下电话,放下一切,向病人走去,她是握着我的手去世的。

我要说的是,在某个时刻,我们不得不放弃一切努力。放弃,不意味着无事可做。你朋友的亲友可以从细微处照料她,尽量让她舒适一些。到了最后的时刻,至少可以握着她的手,直到她奔向“隧道尽头的光”。

希望以上文字对你的问题有帮助,希望大家来补充。还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今天我会比较频繁地来刷新版页。

[琢人♀ 2009-12-12 16:02:39]
(妈)5309. 科普小常识今日一则(不能保证每日一则):
(好不容易找到中文版可以现抄)来源: http://tech.sina.com.cn/d/2008-02-22/08552036050.shtml
2008年02月22日 08:55 摘录如下:

美国的两项基因研究证实,现代人类起源于非洲,后来才移居欧洲和亚洲,进而到达太平洋和美洲。
非洲人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最具多样性,且产生不利基因突变的可能性是最小的。  
  两项研究成果绘制出来的情况是,一群人类从非洲大陆移居到其他地点,然后在某个阶段因不明的灾难而人数大减。
  过后,人口不断增加,并从这个小规模基因库的始祖当中扩散出去——这就是所谓的人口“瓶颈”现象。
  留在非洲的人口则保留他们的基因多样性。

  康奈尔大学研究人员巴斯塔曼特说:“我们唯一无法从这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一个人的基因组是否会比另一个人的基因组健康或进化得更为健全。”

[琢人♀ 2009-12-13 18:04:41]
(妈)5400. 科普小常识今日一则 - 人的基本构造是氨基酸吗?

可以简单地说,是。 氨基酸是蛋白质的基本单位(反过来说,蛋白质是由很多很多氨基酸组成的长链绕成的特殊结构)。 蛋白质是绝大多数生命(从人到各类高,低级动物及植物)的基本结构 - 呼吸,肌肉收缩,心脏跳动,等等生命的基本功能都靠蛋白质执行。 但是,蛋白质不能代代相传。 而繁衍,传代是生命的基本特征。 最基本的遗传物质是DNA(脱氧核糖核酸)。每个人的DNA来自其父母的DNA, 然后又传给子子孙孙。 从DNA到蛋白质,中间得通过一个中介:RNA(核糖核酸)。 现在可以引入中心法则的概念。

生命的中心法则是指遗传信息从DNA到DNA的复制、继而从DNA传递给RNA的转录、再从RNA传递给蛋白质的翻译过程的转移法则,是生物大分子DNA、RNA和蛋白质参与细胞生命活动所遵循的法则。 (氨基酸是蛋白质的基本组成单位。)
http://amuseum.cdstm.cn/AMuseum/dna/smxx/cDNA-dbz-ZXFZ.htm (这里的图示简单清晰)
http://www.wiki8.com/shengmingdezhongxinfaze_42893/ (这里的解释包括核酸及蛋白质的基本组成单位)

说清楚了吗? 下一步可以讨论生命起源与进化。

[侃呀侃♂ 2009-12-14 09:12:09]
(妈)5447. 网景
医生的职业是非常神圣,但是也非常非常辛苦,而且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外科医生要在手术台上站几个到十几个小时,除了体力还要有坚强的毅力和耐心,如果你儿子在美国学医,在最后拿到执照可以自己开业之前,要经过几年的住院医师,几乎是24小时随叫随到,等全部课程念完,也完成了住院医师资格,你算算要多少年?青春几乎都达进去了,当然医生相对于别的行业,仍然是稳定的铁饭碗,但是我不会鼓励周围任何人去学医学,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米国现在正在推动的医疗改革,从Bill Clinton到现在,美国医生和牙医的个人收入已经平均减少了至少30%。PPO 和HMO是医生们的killer. 更荒唐的是美国什么人都有工会,医生和牙医都没有工会,也不能罢工,政府一想要cut cost 就先拿医生开刀,没有人替医生和牙医说话。律师费用也很高,而且高的出奇,你有听说要改革律师制度吗?

[也是郎中♂ 2009-12-14 21:16:29]
(妈)5496. 侃呀侃: 算你够本事, 激将成功. 感冒可以是病毒性的, 也可以是细菌性的; 人体的抗病能力, 西医所谓的免疫球蛋白,中医称人体的正气, 是我们赖以战胜入侵的病原体的物质基础, 存在于人体体内. 罹患感冒时, 人往往会没有食欲, 这多与病原体造成的胃肠损害有关, 所以这时根本无法大吃大喝, 即便吃了也无法有效地消化吸收, 更惶论产生更多的抗体了, 反而会给整个机体造成更大的压力, 引致体温升高, 恶心呕吐, 腹痛腹泻等一系列症状, 与你的初衷背道而驰. 因此聪明的人, 会进食较为清淡而易消化的食物, 且相对减少运动量, 适当的休息, 以利于机体的抗病及恢复. 当然我们也看见, 在西方社会, 人们用由于缺乏常识, 不懂得人体与自然环境尤其是食物之间的有机联系, 患病时不会"戒口", 即使在医院里, 提供给病人的饮食经常是炸薯条,热狗,牛油,芝士等, 这对于病体, 不外乎火上添油, 百上加斤, 实属不齿! 至于感冒的治疗, 那是一个更大的话题, 侃呀侃, 准备五年的学费吧, 此刻能告诉你的是, 中医中药在这方面不比西医差, 外科医生可就近去看北京同仁堂, 保证无介绍错!

[侃呀侃♂ 2009-12-15 05:51:19]
(妈)5509.昨天和网景谈提到health care reform主要是我对这个问题了解多些,而正是这个问题让今天的美国医生(包括牙医)收入大不如前,在很多情况下,实际上health care professionals 不过是在给保险公司打工。70,80年代内的辉煌已经一去不返了。因此,不希望她的公子和其他朋友的孩子们在不了解未来的情况下匆忙做出决定。所以凡是我能提供经验和知识的地方,都会尽量提供,特别是为下一代,希望不要走太多的弯路。当然我并不会有兴趣再follow up health care reform 这个话题。 谢谢提醒。

网景,再补充一些给你,70,80年代美国人没有听说医生诊所会倒闭,但是现在已经有了,特别是家庭医生,因为肉少僧多,还有就是cost cut所致,所以如果你家公子一定要学医,最好能够和附近的医生们谈谈,我建议他考虑成为专科医生,而不是一般的内科家庭医生而已。但是美国将来如果要在国际市场上保持竞争地位,减低成本是大势所趋,所谓成本,在美国人工和medical是很大的cost driver.

[医生的妻子♀ 2009-12-15 07:27:59]
(妈)5516. 网景,
目前,我们的大女儿还不知道自己今后“该入哪一行”,但是已经很清楚今后“不该入哪一行”:那就是医学。我先生参与临床教学,每逢新学生报到,他总是要感谢他们选择了医学这条艰苦的路。医生的报酬远不如从前,整个西方世界都一样,不仅限于美国。专家训练的年头(即当廉价劳动力)越来越长,比如,现在要想成为外科院士,理论上说是四年训练,实际上是8-10 年,令人望而生畏。

我先生对有关问题的看法,跟我不太一致,他的调子比我高,也许是不情愿否定自我的缘故吧。现实生活中,他是理想主义者,我是犬儒主义者(更 practical一些)。

[侃呀侃♂ 2009-12-15 13:33:19]
(妈)5532. 过客
知道你看不惯医生的高收入,你知道为了当医生,一个人要在学校学多少年吗?加上住院医,毕业的时候已经30多岁了, 这些年花的学费不用说,就说开业以后的麻烦,一个妇产科医师在美国的责任保险费每年就要70000多美元。外科医师可能更高,牙科也要几千美元,而且你执业时间越久,保险越贵,然后再加上那些赖账的,加上设备和材料的费用。一个放电脑的小木头架子,如果放在家里用,你到K-Mart买,大概不过50美元,如果专门放在医师诊所,符合诊所要求的尺寸,同样的材料,可能就要300美元。你每次去一次牙科诊所,坐下让医生检查一次,可能只有10分钟,但是所有给你用过的设备仪器要按照OSHA的标准消毒,整个消毒费用在牙科诊所至少8美元,除了消毒以外,还有人工等等其他开销,你知道这样的检查,现在的PPO保险pay给牙医师多少钱吗? 25美元。

如果一个管道工人做错了什么,顶多重新做或者修理,如果医生一个决定做错可能就是一条人命,你说医生是不是应该比管工挣钱多?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医生可能没有管子工挣钱多了。

我给你讲个笑话。

有个一个医生诊所的水管坏了,请了个管道工来修理,完了以后,管道工收了75美元。

医生说:你只工作了一小时怎么比我挣的钱还多?
管道工说:这就是为什么我已经不在当医生的原因。

[侃呀侃♂ 2009-12-15 14:18:09]
(妈)5538. 过客
知道跟你讲多少也没用,反正这会儿不忙,就再给你讲点儿。

我认识一个耳科医生,他有双专业,耳科和神经科,他是美国可数的几个有能力用注射器刺过耳膜进行注射的医师之一。为了取得这两个专科的文凭和执照他在学校和医院里泡了将近18年,出来时已经快40岁了。一个这样做精密手术的医生的职业寿命通常不过20年,有人更短,在这期间他要把自己前面18年的投资收回,还要付出别的代价,你觉得他需不需要高智商和高技术? 如果那天医生告诉你:对不起,上个月把你的左腿锯了,但是现在发现是个错误,应该据你的右腿。你感觉如何?

我要讲的是医生收的费用不是他们发明创造的费用,实际上医生的训练是不提倡发明创造的,而是他们的特殊技能,在有就是你看不到的吃医生的那些设备和材料的suppliers,保险公司,还有lab. 还有就是要准备付钱给那些喜欢以告医生为娱乐的人。

还是没有说服力吧?这个我知道,老实告诉你,跟你说说就是让我自己练习打字。

网景,现在更了解为什么我不建议你家公子学医吧。

[侃呀侃♂ 2009-12-16 18:45:57]
(妈)5638. 过客 / 5631
本来不想再讨论医生收入的问题了,但是看来还得再跟你说几句。你说:

“之所以议论医生这个职业,不需要什么高智商,是感叹众多高智商青年人,为了报酬待遇,而挤进这个不提倡创新的行业。这实际上是一种社会浪费。”

你可能没有办法理解一个人的薪水高低不光看这个人有多少发明创造,火车司机的薪水是六位数, 客机飞行员的年薪可以到40万美元,你认为这两种人需要创造力吗?你认为他们是高智商吗?我想答案谁都知道。

你还认为高智商的人“挤入”医生这一职业是“社会浪费”,这就是市场经济,就是说有这个市场可以支付给医生这样的薪水,那当然就要有人去做,至于说“挤进取"吗,竞争当然是要挤入了,你现在的行业有没有人和你挤呀?

[侃呀侃♂ 2009-12-18 14:16:55]
(妈)5797. 那些想让孩子上牙医学院的朋友,一定要了解经营一个牙医诊所有时候很困难,尤其遇到这样的病人就更麻烦。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bJyp4bAi0I


[外乡人♀ 2009-12-18 15:40:26]
5801. 侃呀侃- 我第一个举手,我女儿想上牙医学院!真谢谢,您怎么就知道我们这正琢磨什么呢?录像我寄给她了。什么时候侃嫂讲?要不您给总结归纳一下侃嫂多年感想,经验?刚去取签证的路上突然想起,国庆阅兵您看见西哈努克夫妇也在天安门城楼上吗?状态还挺好。我基本不看电影,想想,周围生活里的电影就够扣人心弦了,还坐在电影院里听别人费劲编故事?

医生的妻子 - 以后医生病好了,您会支持他讲当外科医生的感想和经历吧?我们现在就拿小版凳在第一排占个位子呵。要不然,您替他讲?就不用等到病好了。

[侃呀侃♂ 2009-12-18 16:08:33]
(妈)5802. 外乡人
你说对了,我也看到天安门上的西哈努克了,他真是厉害,这么大年岁了,还能站那里,他LP也还那么漂亮。

告诉你一些牙医的事情吧:
牙科医生不是外科医生,看外科医生的人是因为可能已经患有要命的疾病。但是看牙科医生的病人通常没有这个问题,因此,牙科病人的行为从市场营销的角度看是为了life style,而外科医生的病人是因为saving life. 因此这两种行为导致他们对待医生的态度和尊重很不一样,很多人和牙科医生讨价还价,但是没有人跟外科医生说:“大夫,您给我开心脏的同时,能不能免费把肺帮助给我清理一下?”。 这种讨价还价的病人通常是中国人,包括台湾人,韩国人。最好的牙医病人是印度人和墨西哥人。他们非常尊重医生,付费也没有问题。很少出现讨价还价,或者要求医生在保险上做手脚的。

因此牙医如果想赚钱,开得地点非常重要,在高级的白人区,通常只是一般的洗牙补牙,因为他们从小牙齿保护很好,没什么大毛病。墨西区是最好的,越是蓝领区越有生意。这不是歧视,是个实事。但是这些区,通常治安不好。中国人聚居区不好,你看看加州的洗牙费用才不到30美元。就是因为中国医师太多,相互杀价的结果。这样的价格当然无法赚钱了。 因此很多中国医师就帮助病人黑保险,这是非常非法的行为,只要抓住,罚款,吊销执照,有的还会进牢房。

然后是身体和精神问题,压力太大,常人难以想象,他们每天deal的范围就是1-2mm,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在这上面做很精密的东西。还有就是每个牙医师都有肩背病,这是职业病因为同一个姿势,一辈子不变,当然不行了。

然后就是前面已经讲过的医疗保险的变化,对牙科医生的未来威胁非常大。

好处就是自由,永远可以有饭碗, 但是不一定可以靠着这碗饭退休。

我的看法,学牙医不如学金融。荷荷说的对,金融是铁饭碗。金融专家出卖的是知识,牙科医生出卖的除了知识,主要是技术。而且永远受到时间限制,无法做大。学金融,从18岁开始进入大学后,只需要最多6年就可以开始工作了。但是学牙医,虽然已经比MD doctor省下住院医这一部分,但是从中学毕业后也要8年才能有资格申请执照开业。

[医生的妻子♀ 2009-12-18 18:02:30]
(妈)5807. 老侃,
医生终于开始吃激素了,不是我的功劳,是他身边的其他医生强迫他去做了这件连医学院学生都懂的事。工作仍然极忙,但他的身体很快会好起来。

外乡人
老侃说的讨价还价问题,在外科领域也存在,以中国人为甚。一般不是在手术费用上,而是CONSULTATION 费用上。医生们的手术费来源有三:政府所付,保险公司所付,病人所付的GAP。经常是医生心一软,GAP 就算了。

很少女性成为外科医生。我先生曾带过一个女住院医上台,女助手的工作很简单:拉钩暴露手术视野,抽吸积血,剪线。我先生注意到她反应迅速,手脚灵敏,与众不同,于是在缝合时把镊子,针线递给她,想看着她做。果然,那女孩不同凡响,天生一块当外科医生的料。后来我先生建议她进外科学院,她一口拒绝,说先生你还是饶了我吧,我得去结婚生孩子哺乳……

有一份医疗局发的统计报告,医生的自杀率远远高于一般人群,其中自杀率最高的是:精神科医生,麻醉科医生,牙医。精神科医生容易跟病人产生感情上,性方面的纠葛,受严惩的永远是医生;麻醉科医生离那些“消除人体痛苦”的药物太近了;牙医的情况恰如老侃所诉。

对不起,我讲的都是消极的故事。好听的故事留给我丈夫去讲吧。

[侃呀侃♂ 2009-12-20 16:53:01]
(妈)5870. 外乡人
其实医疗改革的目的就是要少花钱,让业主和病人都少花钱,但是保险公司不一定少挣钱,医生是最亏的。 你可能已经知道所谓的Managed Care。 或者常常听说的是PPO 和HMO (如果是牙科的就是DMO)。 这些就是discounted plan. 方法很简单,就是你如果是病人,你买了PPO,你去network doctor的诊所,或者医院,你的fee就别传统的fee要低(通常至少低30%)。然后你的copayment当然也就低了。 比如,你应该支付20%的co-pay,这样1000美元的20% 和700美元的20%,对于一般消费者来讲,差了不少钱,所以消费者自然很高兴能,现在的医生已经被保险公司逼迫的没有办法,不加入也得加入,不然你可能就没有病人了。因为病人都去找network doctor, 很少有人愿意去找out-network doctor. 美国政府的新计划,我还没看,但是应该是鼓励将来废除大部分的“传统保险”,改采PPO 和HMO, 新的这个卫生部长据说是managed care方面的专家。很多大公司以前使用很好的传统保险,但是趋势是大家都在设法生前, 保险月来越不好, 很多大公司都已经改成PPO了。 这样业主可以省下很多钱, 下一步有可能进一步改革牙齿保险,因为牙齿保险并不一定需要。没有人死于牙痛的,即便有牙保险,也可能无法与现在的比。将市场价格进一步压低的方法之一,可能政府会legalize国外的牙科医师,或者让他们在美国进行短期训练,然后发给执照,这样这个市场上可能出现大批的牙科医师,价格就会降下来了。这对消费者很好, 但是做为医生就惨了。 如果有问题可以再提出来讨论。

我通常回国前一周就开始吃Vc,或者“airborne”,你一定知道这是一种维他命,对我有效,不知道这里的郎中们怎么看待这个方法。

[外乡人♀ 2009-12-20 17:52:37]
(妈)5876. 老侃- 还有,“医生其实是给保险公司打工”请解释一下好吗?
谢谢对上个问题言简意赅的回复。高兴您提到 Food supplement。我吃 antioxidants, vitamins 有些效果很好如q-10对心血管,牙周,皮肤健康。闹得邻居,熟人常来找我聊这事。许多医生不信Food supplement。有个老美医生长期治不好太太的病,而太太吃Food supplement好了。这老美医生写了本书介绍Food supplement。

[琢人♀ 2009-12-20 18:08:35]
5878. 外乡人, 本人重申中庸之道,什么都可以吃,但什么都不要过量。 从前听到抗氧化剂好处种种,但前几周在AACR(美国癌症研究协会)会议上听到一个报告,吓了一跳。 有人拿出实验证据:在一定条件下,对某些癌细胞,抗氧化剂居然有促进转移的作用。 敢情这抗氧化剂也不是可以随便尽量吃的。
我本人么,对Food supplement跟对化妆品态度差不多(不知Mr. No 有何说法:)。 还是平衡膳食为上策。 多跟老侃学几个菜吧 - 你要是比我勤快的话。

[外科医生。♂ 2009-12-21 21:12:14]
(妈)5942. 关于医生的收入问题,简短说几句。对于“新出炉”的医生来说,赚钱相对较难了,建立CLIENTELE要借助于保险公司,大城市医院里的高位竞争也日益加剧,但总的来说,医生仍属高薪层。

医生愁的不是钱,愁的是死得比常人早。

孩子如果喜欢学医,就去学吧!在“得”与“失”的天平上,“喜欢”占很大份量。

我的理想是十年后(孩子们长大了)离开大城市,住到乡下去,当个普通医生,只从政府那里拿点诊疗费,够吃就成,其它积蓄用以扩大已有的助学基金会。湖边的木房子周围要种些花草蔬果,朴素的木质家具最好,奢华的东西一概不要,但得弄个标准的网球场。闲暇时,和妻子一起带着牧羊犬去附近的森林里散步,采点蘑菇、野果,回家做简单可口的饭菜吃。偶尔约几个贴心的朋友来家里,琴棋书画诗酒茶。

其实,晴耕雨读一直是我向往的境界。生活开了个玩笑,将锄头换成了手术刀。

对于我来说,物质生活越简单,精神生活就越奢华。

要下网了,催命的又来了。可能很快回来,也可能数日不归。

[琢人♀ 2009-12-23 21:27:12]
(妈)6084. 看见前面很多关于选择专业(为孩子或一般而言)的讨论,想起一个可能无关紧要的问题。 实际上,选择专业不光在于做什么事,同时也是选择生活方式,选择和什么样的人打交道,选择什么样的居住环境。

举个例子说,且不谈医生收入是高是低,有一点是明确的:东西两岸大城市,特别是一流医学院,医学中心集中之地,医生收入相对来讲是全美最低的。 但一大堆医生们心甘情愿地聚在这些地方(还别提上了天的房地产价)。 为什么?

有些专业只在大城市有出路,有些则只在广大的乡村有出路。你是喜欢几亩地,几头牛呢,还是出门就要看戏?老婆(公)孩子热坑头如今基本是在那里都可以实现。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学校,聚集不同的人群。 你在学校里学的那点东东可能早就还给了老师,但你在学校里结识的同学却是一辈子的。 好像很多好学校的价值并不完全在于老师教什么,也在于那个学校聚集了什么样的人。 当今社会变化很快,很少人一辈子干的事就是当年学校里学的玩艺儿。 但不能不承认,一定的学校甚至一定的专业会吸引一定类型的人。

[琢人♀ 2009-12-25 12:02:21]
(妈)6180. 珍惜生命/6156,及其它有关专业选择的讨论:

我孩子还小,关于孩子选专业的事,应该说,还从来没有提到过议事日程上来。 有关专业选择的谬论, 基本来自自己的经历和对周围朋友,亲戚,同事的观察。

人好像有这山望着那山高的倾向。 很少听说父母希望孩子继承己业的。 网景,你的孩子现在知道喜欢干什么,难能可贵。 本人当年完全一个糊涂,哪个学校难考就考那个。 家里给予充分自由(知道说啥也白说),我爹只说:不要学文科(经过共和国头三十年风风雨雨,这个可以理解)。 最近跟一个老朋友聊,她两个女儿进了东西两岸最高理工学府。 她告诉女儿毕业后不应一头扎进大公司,那样 intellectually 就完了,另外她也对企业办公室政治多有反感。 因此,女儿应走学术之路。 我心说,您可是没有切身体会到学术界的黑暗啊。 学术界的政治,比政界的政治一点也不逊色 - 这不是我说的,也不是任何一个老中说的。

总起来说,哪碗饭都不好端。 世界上的事情本来也不是公平的。 呵呵,圣诞节发这种谬论有点不合时宜 - 好在所有其他帖子都比较喜庆也比较积极。 本人下一个帖子一定积极,先歇一歇再来。

[外科医生。♂ 2009-12-25 16:27:42]
(妈)6196. 一老知青,
国外捐献器官大致包括两部分:在专门部门(比如Medicare, Organ Donor Register)注册,写入遗嘱(在国外,很多人早早把遗嘱写好存档,以备意外)。
我不了解国内的情形,会去问问北京的医生同事,再告诉你。

另外,你对器官捐献有点误解。对于捐献者遗体的处理,是不会用实习生的,相反,一般会由有经验的医生来做。捐出的器官将来还得在人间“活下去”,绝对不允许实习生的“大刀阔斧”乱砍一通。如果“剩余部分”捐给医学院用以解剖课,则另当别论。

我们的外科主任去世时,他的器官是我取出来的。我平常不做这类事,但是老主任在遗嘱中指名要我做。在台子上时精神很集中,一滴眼泪也没掉,做完了,手术衣还没脱,就瘫在椅子上泪如雨下。这次经历我终生难忘,老主任生前是我的良师益友,死了还要挑战我的意志,给我上最后一堂课。

[外科医生。♂ 2009-12-26 16:19:51]
(妈)6257. 老知青,
关于国内人体器官捐献的事,请参看:http://www.redcrossol.com/sys/html/lm_17/2009-09-01 /123035.htm
问过了北京的同事,器官移植的现状,是件政治上的敏感事项。我不想在此多说,恳请原谅!

琢人,
“乖孩子们”没有都坚持到底。最令人痛心的是一位IQ、EQ都很高的同学,在毕业后不久自杀了,缺乏AQ的结果。太乖,太聪明,也太顺利,结果稍有挫折,就自绝于人民,辜负了那昂贵的养育之恩。

我并不乖,常逃自己不喜欢的基础课,躲起来读杂书。个别讨厌的老师会点名,我托几个哥们帮忙掩护,结果老师一叫我的名字,好几个人一起答“到”。几乎从没去上过《寄生虫学》课,凭着从老师那里“套考题”,最后得了60分。如果是喜欢的科目,我会很努力,比如《人体解剖学》,总平均成绩是99分。老师曾非常感动,破例把解剖室的一个头颅骨借给我带回宿舍,我抱着那颗头颅骨睡了几周,把那些进出头颅的孔孔洞洞弄得“了如指掌”。

[外科医生。♂ 2009-12-27 18:00:28]
(妈)6325. 鱼德在# 6292 帖中讲述的情绪控制步骤非常好,注意!在各步骤之间,要给自己一定的时间去做。人类在应激反应时,交感神经系统很兴奋(fighting state),体内肾上腺素分泌增多。系统的重新平稳和肾上腺素的灭活需要大约45 分钟,在此之前做出的决定及反应可能是冲动的,并导致进一步升级的fighting state。“深呼吸”其实是逆转fighting state 的方法之一,处于fighting state 的人的呼吸浅而快。

[一起开心♀ 2009-12-27 19:19:27]
(妈)6332. 尊敬的大夫:请别叫我“大姐”,叫我“同志”好吗?

你的帖子我都是用“心”去“寻”,去“读”的,从你那里学到很多很多,这里道声感激!你和夫人活得很“明白”,让我好羡慕!

我一直对下面的知识感兴趣,有浅显的研究,请介绍一些资料好吗?中英文都想读。“人类在应激反应时,交感神经系统很兴奋(fighting state),体内肾上腺素分泌增多。系统的重新平稳和肾上腺素的灭活需要大约45 分钟,在此之前做出的决定及反应可能是冲动的,并导致进一步升级的fighting state。“深呼吸”其实是逆转fighting state 的方法之一,处于fighting state 的人的呼吸浅而快”。

你医治了很多人的肌体痛,在这里你“痛别人的痛”。知道兰主任会说,“love you!"

[琢人♀ 2009-12-28 18:23:13]
(妈)6406. 一起开心,外科医生
不好意思,还真没找到可以解答一起开心问题的材料。找到一点关于肾上腺素与应急反应的,虽然不是什么权威,但好像没有什么大错:

Learning About Adrenaline
http://healthcare-research.suite101.com/article.cfm/learning_about_adrenaline

The Flight or Fight Response
http://www.thebodysoulconnection.com/EducationCenter/fight.html

[外科医生。♂ 2010-01-07 09:46:31]
(妈)7083. 微风,
我给出的电话是International SOS 驻京分部的Alarm Centre的职业用电话(轮流值班),不是私人电话,请不要为此担心。救危解难是ISOS那帮家伙的职业本行,责无旁贷。

我一向认为,生活中任何一个事件的发生,都能给我们带来学习的机会。这件事也不例外。学费是几个电话而已。

正好在此提醒大家,今后若有真正的类似难处,可以考虑ISOS 以及Beijing United Family Hospital。他们知道外国人的血源。Rh 阴性O型在“鬼子们”身上还是很常见的。(化石的“鬼子”就可能是熊猫血)

另外,大吃大喝也容易造成肝损害,再次请大家注意饮食健康。当肝功能衰竭时,会出现凝血功能障碍,故而需要外来血制品。

[外科医生。♂ 2010-01-10 19:17:05]
(妈)7376. 前不久,与小卒讨论“节后综合症”的治疗,我提到:节后第一天就找茬儿把同事及下属大骂一顿,一来帮助别人消除所有节日的愉快和美好记忆,二来帮助自己排解胸中的郁闷之气,不得癌症,三来锻炼自己“温良恭俭让”之外的武功。

其实,前些天的心情欠佳,因为在北京的医务会上忍不住发了脾气。起因是建立胃癌元凶,幽门螺杆菌(Helicobacter Pylori,HP)的检测治疗系统问题。很简单的事,竟被一些管理者弄得极其复杂。我在处理同事关系时一向奉行“温良恭俭让”,个别时候言辞尖锐,但极少发脾气。发完脾气,别人不舒服,自己也难受。朋友说我发脾气的样子十分可怕。我心里清楚,自己的失控与协和的导师死于胃癌有关,老先生一生从事癌症研究,从未被检测过HP,此菌的治疗并非难事,却可以起到预防胃癌的作用。

多说几句关于HP的事,以提醒大家注意自己的身体。最初,西澳的两位医生(Robin Warren and Barry Marshall)发现此菌与胃癌的发生密切相关,去除此菌可有效地防止胃炎、胃溃疡、胃癌的发生,他们制定了一套“三联疗法”消除该菌,并因此而获 2005诺贝尔医学奖。

中国人群的感染率在70%以上,不少移民国家的感染率逼近30%,欧美澳各国在其检测治疗方面已经非常成熟,相关检测不属于Screening项目,但若有肠胃不适,医生应该考虑到检测。检测方法有三:同位素C14呼吸检查,粪便抗原免疫学测定,胃镜活检。治疗上,医生应考虑到近年的抗药性问题,因地区而稍异。

希望大家珍惜生命,祝大家身体健康!

[侃呀侃♂ 2010-01-13 10:22:43]
(妈)7621. 外乡人
你说的肩背病痛属牙科医生最严重,但是你如果学会做运动,睡硬板床,我LPO就是这样,结果所有症状都没了。以下是几个台湾颈椎医生的书,教你如何通过自己日常锻炼免除疼痛,我自己也做了一些,非常有帮助。
http://www.langlang.cc/2089617.htm

还有你要的Hanna染发草药的网站:
http://www.hennahut.com/hair_dye

[外乡人♀ 2010-01-19 20:45:28]
(妈)8087. 外科医生- 我八十多岁父亲Parkinson's Desease服用“美多芭”10年了,和其他病人比,他病情发展算慢的,其它身体情况还都好。头脑也很灵。但近来每天两次end of dose时把他整得很痛苦,整条腿抽动大约30分钟,浑身是汉。他一直在北京协和医院看病,这是由常年吃同一种药造成的。听说要等国外 Parkinson's Desease新药研制出来,换用新的药才会免末剂量之苦。
有没有其它药物减缓他末剂量的痛苦?国外是否已有新的新Parkinson's Desease药?这样只要等药到达中国就好了,要是连国外都没有,那就没盼头了。

没有办法我和全家也衷心地感谢您化时间读此贴!

[外科医生♂ 2010-01-20 07:15:54]
(妈)8110. 外乡人,
Parkinson's Disease的传统用药是Levodopa (Madopar,Sinemet etc)。处理长期用药所致的complications, 比如你父亲的情况,最常用的方法是缩短用药间歇,同时减少每次的剂量,最好是总剂量不变。

其它很多医用词,我不会讲中文,干脆用英文打,希望你能看明白,协和的同事们应该能看懂。仅做参考,你父亲的医生应该根据具体病情来决定。

Approaches to treatment of the complications include the following:
1.the interval between Levopa doses can be shortened and the individual doses reduced.
2.SELEGLINE, a type B monoamine oxidase inhibitor can inhibit the catabolism of dopamine in the brain. This sometimes has the effect of smoothing out the response to Levopa.
3.BROMOCRIPTINE, a directly acting dopaminergic agonist, is sometimes used.
4.“DRUG HOLIDAY” , periods of drug withdrawal, are sometimes helpful. It requires close supervision since severe rigidity and akinesia following the withdrawal of withdrawal.

总的来说,处理长期用药带来的问题并不容易。至于新型药物的应用,我做为外科医生不太清楚,明天上班帮你去问问内科主任,再告诉你。

[外科医生♂ 2010-01-21 04:15:27]
(妈)8181. 外乡人,
问了同事,近年的PD新药当属SIFROL。对不起,又只好打英文了,协和的医生会懂的。
SIFROL (Pramipexole Hydrochloride):
Dopamine receptor (D2, D3) agonist. For Idiopathic Parkinson’s Disease treatment (monotherapy or levodopa). It also can be used in Restless Leg Syndrome.

[侃呀侃♂ 2010-03-08 14:18:50]
(主)3032. 普导 / 3031
我这有个更好的方子


[外科医生♂ 2010-06-05 04:47:36]
(主)4554. 晚上,坐下来跟大家聊聊医学,感觉特好。

在2007年,有部科教片《2057: The world in 50 years》, 网上仍可看到。
http://www.google.com.au/search?sourceid=navclient&hl=zh-CN&ie=UTF 8&q=2057 the world in 50 years

其中有一段与医学有关的戏剧化的情节,我记得大约是这样的:某人早晨去上班,照例穿上一件特殊的外衣,该外衣的纤维中穿行着一部柔软如布的“电脑”,内存着他的所有健康信息。他在路上发了急病,触发了自动报警系统,叫来了救护车。他被送往医院后,多功能团队(multi- disciplinary team)开动计算机系统,根据他的身体信息库(genomics and metabolomics) 开始了迅捷有效的个体针对性治疗……即精准医学(Precision Medicine)的实践。Precision Medicine 是IT 与现代医学结合的产儿。

我在2007看这个节目时,觉得那一切比较遥远,这辈子赶不上了,还是相信手术刀为好。去年,看到了rollable computer (Rolltop)。前不久,收到了实验室关于Precision Medicine 在体液基因测定方面的实施通知。前天,看到了一份综合报道(如下)。一切并不遥远,Precision Medicine 已经迈开了头几步。请大家读以下资料:

医学

做几点注解:
1.关于VPH. “The Virtual Physiological Human (VPH) is a major global health initiative that aims to provide patient-specific computer models for personalised and predictive healthcare.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is a member of the global Network of Excellence of the Virtual Physiological Human. Organs being worked on include the heart, brain and musculoskeletal system and the kidney.” 下一个器官会是肝脏。未来的器官移植肯定会借助于Precision Medicine。

2.在药物的精准使用方面,比如抗抑郁药(SSRI.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澳洲前两年只有可数的几个实验室为病人提供Genetic Mapping服务,费用为400多澳元。通过相应的基因测定,可以得知病人天生的代谢速率等等,进而精确地开除处方。现在,此项测定已是遍地开花,绝大多数实验室开始提供并储存这一部分的基因资料,费用已经降至200-300澳元。

3.近年来,数位演艺界人士猝死,因为去世前用过一些药物,所以引发了全球性的“辖猜疑”…… 随着Precision Medicine的发展,希望今后的世界会少一些猜疑。

4.现代医学地平线的扩展,必然导致对未来医生质量的要求上的变化。那些希望孩子学医的父母们应该意识到,医生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信息储存库” (不可能了,也没必要了,都已存在电脑里,或病人的衣服上),而必须是一个多功能团队的领导者,一个善于交流融合的管理者。未来医生的IT水平必须一流。

5.我相信,无论科学怎样发达,IT与医学之间如何“眉来眼去”,有一点永恒不变地重要:那就是联系人与人之间的善意和爱心(大提琴......)

大家周末愉快!

[无名小卒♀ 2010-06-05 11:59:24]
(主)4560. 读了医生的#4554后,很感兴趣。在网上找到与科教片《2057: The world in 50 years》的有关链接和视频,想大家分享,但没有办法在论坛上用URL,就只能放在“云端医学中心”博文里了。

2057: Discovery Channel

Discovery Channel: On TV->2057

2057 Medical Smart Suit:



2057 Reversible Death:


2057 fountain of youth


[老溜号♂ 2010-06-05 14:19:49]
(主)4562. 外科医生#4554,#4558.
外科医生,回贴你的”实话”之前,针对你的Precision Medicine (#4554) 俺说上几句老实话。在这文化上甘岭上,大家畅谈文化艺术、科学技术。既然我们能把眼光和知识的前沿延伸到宇宙,为什么不能把它缩微在显微镜下呐? 医学不正处于人文和科技的交界处吗? 你短短一贴,给大家清楚地介绍了一个前沿概念,附带的参考信息连接又给感兴趣的人 (比如,网上的其它医生们) 额外的搜索线索。俺就事论事,给你竖拇指,盲顶了。

[蝴蝶♀ 2010-06-05 16:10:06]
(主)4563. 大夫,
去年春天美国的FDA“扬言”2019年将是“precision medicine”到来的一年, 不知现在进程如何了。 但是大家对它的定义争论纷纷。 记得好象是就“personalized medicine”和“precision medicine”的等同性无法达成一致。 大多数人的观点与你的一致, 而“学院派”的那些却认为“只有当疾病的诊断与治疗都是以基因为准, 才是“precision medicine”, 我觉得有点太苛刻了, 别说2017, 就是2071也不见得行得通。

[外科医生♂ 2010-06-05 17:00:11]
(主)4564. Hello,医生们,
开小型医学研讨会喽!

老溜言:"医学不正处于人文和科技的交界处吗?"我这儿明目地狂顶老溜!从你的手工艺品中,我早已感受到了你的科技与人文含量。我不是每次都跳出来称赞你,但每次都很感动。

蝴蝶,我的观点是:我们就是把基因库、代谢库、药库、血库、机器人库...... 全都弄个一清二楚,也无法代替医学的人文内容。在学术上,我时常存疑,是个有名的"刺儿头",但我对于我帖子里的第五点,毫无疑问。人类走到今天凭的是什么?如果想走下去又要凭什么?聪明如你,肯定是心知肚明。

[无为♀ 2010-06-05 18:35:25]
(主)4567. 关于Precision Medicine的话题,我个人以为现代医学和现代科技这样发展下去很有点恐怖。本来自有人类以来,伴随着天灾人祸战乱疾病,人类的死亡与出生一直维持在一个适当的比例范围内。但自从大约二百年前产业革命爆发以来世界人口数量激增,随着人类医疗知识与技术的不断发展与改善,越来越多从前的疑难杂症都变成可治之疾,人类因疾病致死的比例及婴儿夭折率均极大降低,人类历史上空前的人口爆炸危机却也日趋严重。地球已不堪人类无节制快速发展的重负,并已开始在很多方面向人类进行报复。生态危机、粮食危机、资源危机,将会接踵而至。到时候Precision Medicine和基因工程的伟大成就所能带来的不过是以高昂的代价挽救、延长一些个体生命,但全体人类却都得面对地球的报复。而地球报复起来可不是一两个个体生命,它可以在一瞬间从地球上抹去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人的生命。人总归是要死的,何必花这么大的代价去挽救?要紧的是在微观与宏观、个体与整体之间有一个平衡。人类与地球现在已处于一个失衡的关系。我不赞成人类对科技发展的无止境追求。而对每一个个体来说,好好把握活着的每一天就够了。

[外科医生♂ 2010-06-05 19:43:53]
(主)4569. 无为,
非常高兴你能发表你的意见!

我基本上同意你对发达科技的看法,我也曾向同事们提出过类似的见解。

我认为,医学应该注重生命质量的提高,而不是生命数量的无限度增加。具体如何来提高生命质量,而不是盲目地增加数量,是一个复杂的大题目。关键在于人类如何应用现代科技。

有时侯,临床上的实践并不是在延长生命,而是在延长死亡过程。安乐死又是一个大题目。在palliative care 领域,为了止痛,常用吗啡等药物,吗啡用到一定量会抑制呼吸,导致死亡。痛没了,呼吸也渐渐微弱……

昨天,为了简化问题,我故意闪开了一个我在带医学生时经常提的观点:未来的医生必须具有面对复杂性及不确定性的能力。The doctors of future will need not just advanced clinical skills, but a broad view of medicine and the flexibility to deal with complexity and uncertainty.

[石久♂ 2010-06-05 20:13:04]
(主)4571. 无为,
十分同意你对科技发展前景的担忧。 这也是我的观点。 人类共同的弱点是贪婪。 任何事情好了还要再好,有了还要再有,永不满足,永无止境。现在我们面临的许多危机,显示的就是地球已不堪人类无节制快速发展的重负,并已开始在很多方面向人类进行报复。同时人类竭力发展出很多新手段来应付这些危机,周而复始,环环相扣。哪一天这个平衡一旦无法维持而造成巨大灾难,一切就要从头来过了。

[遐想之乐♀ 2010-06-05 20:15:43]
(食)3223. 大夫,说起Precision Medicine,我曾动员我家一个孩子学脑神经,不是因为他学习多好多好,而是他动手能力很强,下手非常precise。一个好的外医是需要心静手稳吧(我瞎猜的),我想这孩子不至于动脑袋手术时搞到别人耳朵上去。可是他不干,先说“太苦”,我跟他讲,如果怕苦别的事也不会做好。他想了想,又说“看见人体器官就腿软发晕”,一说这话我只好彻底作罢。你说将来IT精英也有可能行医,我又看见一丝希望啦。

[蝴蝶♀ 2010-06-05 21:11:29]
(主)4573. 通常我会同意大家的看法, 但“precision medicine”似乎与其他的高精技术不同, 它的初衷就是从寻找疾病基因开始, 如何准确地诊断和有效地治疗疾病, 而且在疾病的预防上有不可估量的前途, 无论从近处或远处着眼, 都会对人类对自然有着积极的作用。
它的最基本点在于基因诊断。 与classic的诊断比较, 现在诊断书上可能是肝炎, 血癌, 忧郁症。。。 而以后(N年后), 也许诊断书上就会看见: H2Se, Bl Jt, No:yy...原始基因或基因的突变体。
它的第二步就是如何生产出药物, 能够有目的地到达有关基因, 并有效地把出错的基因扭转或消灭, 简单地说就是提高有效性。
更重要的意义还在于对疾病的预知性, 如果我们清楚哪些基因或基因的突变会在什么条件下引起哪些疾病, 我们就能有效预防不是? either 控制诱发的条件, or 直接用药在始发前对基因直接进行控制。。。
还有很多地方。。。
现在的问题是: 是不是所有的疾病都与基因有关?虽说越来越多的疾病被发现与基因有关, 特别是癌症, 但还有更多的病是无关或很难找到关系, 所以说“扬言2017”几乎是天方夜谭。

[外科医生♂ 2010-06-05 21:42:08]
(食)3225. 遐想,
学医是苦,身体累,心更累,去主坛看看,那里谈论的只是累的一角。但是,若有下辈子,我还是会学医,它实在是丰富了我的经历、修炼了我的生命,值!

从技术上看,Robotic surgery 是我们的未来,医生的手不沾血,机器人的手去沾血,医生坐在电脑前操纵电脑。<2057:the world in 50 years>里面还专门提到了颅脑外科的未来。术前靠MRI等系统精确描出血管图等,机器人的"手"一靠近主要血管就自动"跳闸"。

关于目前的robotic surgery,你和孩子如果又兴趣,去网上看看,发展很迅速。

我其实很同意无为和石久的观点,在具体临床实践上何去何从,将是未来医生"心累"的主要原因。在我个人的遗嘱中,我拒绝别人给我施行复苏术,而且把有用器官通通捐出去,活过了,经历了,就够了,也用不着谁来怀念我。

[遐想之乐♀ 2010-06-05 22:11:02]
(食)3226. 大夫,
“若有下辈子,我还是会学医”--我家上上辈和上辈行医的也这么说。看来一旦为医,永远为医。

我相信未来软技术的发展是突飞猛进,但是我担心硬技术跟不上。现在制造行业人工技术下降,品质下降,连我的洗碗机都五年换了三个,哪还敢让 robot在身上戳戳,还是麻烦大夫们亲自动手好点。将来若实现robotic surgery,全靠大规模集成线路芯片和敏感器等等,那玩艺别说别人的了,我自己的都信不过呢。话说回来,我认为medical research是值得倾人力求发展的,特别是对cancer的研究,希望不要等五十年。

本页被读过1977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977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3.Right on-this hlpeed me sort things right out.Jalen♂2012-12-21 04:49:10
2.也谢谢化石美女的奉献。You're always so reliable and supportive.无名小卒♀2010-06-05 20:50:22
1.谢谢小卒丽人的奉献。化石♀2010-06-05 20:3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