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蝴蝶的博客







登录名


叫我如何去宽恕


2010-05-21


当我心中那无比高大的父亲
跪得比任何人都矮上一截
低着那不屈的头
叫我如何去宽恕

当我心中那美丽智慧的母亲
被涂成面目全非的妖精
闭着那流泪的眼睛
叫我如何去宽恕

当我长得还没有桌子高
背着一块“狗崽子”的牌子
抑着那惊恐的颤抖
叫我如何去宽恕

当我看着父亲精密描绘的图纸
被点上一把火
燃烧在那咆哮的雷雨里
当我看着母亲倾注心血的手稿
被撕得稀碎
抛洒在那狂乱的飓风里
当我看着那个曾经的家
被洗劫一空
挤压在那贪婪的卡车里
叫我如何去宽恕

当我
看着那体温计的水银柱
一次次被甩下
又一次次地升起
想像着额头上母亲那柔软的手心
盼来的却是父母那三字电文
“不准假”
叫我
如何去宽恕

当我觉得这一切的一切
都那么不可思议
而这一切的一切
又都那么司空见惯

别无抉择
宽容选择了我


宽容是无奈
疯狂的世界造就着那扭曲的灵魂
宽容是感恩
神奇的力量支柱着那苦渡的精神
宽容是解脱
无边的海洋稀释着那难忘的记忆
宽容更是期盼
无声的呐喊唤醒着那真善的良知

既是宽容
又叫我如何不宽恕



《父爱的追思》把埋在记忆深处那个模糊的点又聚焦了一次, 虚一次, 实一次, 犹豫一次, 再犹豫一次, 决定把它记录在这里, 让我们记住, 也让我们忘却……


本页被读过2029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2029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25.9,老溜号虹♀2011-06-15 20:26:53
24.化石, 也喜欢快活讨论。 如果约了朋友出去午餐, 没有讨论, 没有异议, 吃完饭就像没吃过一样; 如果再约了另一朋友吃晚饭, 只有争论, 面红耳赤, 也吃不下去, 这一天就白活了不是? 蝴蝶♀2010-06-01 12:52:47
23.这里说说讨论。

几个月下来, 我在微坛最反感的是对讨论的歧义。 我们对一个问题的讨论并不是为了只说服对方。 讨论是阐明自己的观点, 如果只为了赢, 那确实没意义。 我在学校时就已经发现如果我闷着头自个儿斗自个儿, 远不如开口向同学探个究竟。 即使对方的观点与我的观点大相径违, 还是常常开阔了我的思路。 何乐而不为?

谢春水的手掌。 待有空再与你等论“嫁给鬼子”的话题。 是得论论它。 这会思念咱姐夫去, 没了他大老爷的日子, 太阳也没色!
化石♀2010-05-26 19:56:33
22.Curious,
难怪看着你一个大小伙子一次次跟着蝴蝶的文章流泪, 都有点不知所措。
蝴蝶♀2010-05-26 09:00:27
21.Curious .../20,你争着没意思,俺可是听得津津有味呀,嘿嘿。俺这人平时不爱思考,你们双方的观点都让俺大开眼界,喜欢听蝴蝶、化石、不是清华人/Curious ...的讨论!

一江春水,好眼力!
无名小卒♀2010-05-26 08:47:45
20.以后不在这里讨论爱国,“妈妈”这个话题了,谁也不会说服谁,争来争去没有意思。
Correction: 以后你看到Curious..., 就是“不是清华人”或者他老婆 (老公)
Curious ...♂2010-05-26 08:31:30
19.一江春水, 你的眼里很好,Curious...是“不是清华人”的丈夫,有时候“不是清华人”犯懒,也用Curious...(cached on our machine)发言。所以除非有人冒充,以后你看到Curious..., 就是“不是清华人”或者他老婆。Curious ...♂2010-05-26 08:25:42
18.哇,不得了,化石今天说出这么精辟的话!你这个嫁给鬼子、落叶生根以美国为家的人还能说出这样的话真叫我刮目相看。鼓掌,长时间用力鼓掌!

不过,我也理解Curious的point。总觉得Curious就是“不是清华人”,可“不是清华人”是女的。要不就是妈坛较早期曾来过一阵的US Citizen?
一江春水♀2010-05-25 22:38:40
17.Curious
我想你将国家和政府这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了, 另外还有可能将政府机构与日常运作的政府办公人员混了。 是的, 树大有枯枝。 可你不能说她不是树吧?! 即使它被风吹, 被雪压, 被虫蛀, 弯折甚至匐在地面, 树还是我们心目中的参天大树。
化石♀2010-05-25 21:49:15
16.感谢蝴蝶的“石头”, 我没有更大的石头,也不想说服你。你说的对,“妈”不是是几代天朝, 而是你所形容的一切(几千年文明的历史, 小时候爬过的一棵树)。可是大家真的这么想吗?就拿“妈呀中国”里的词来说:“儿女发点牢骚,当妈的根本不用怕”这里的“妈”是谁,大概不是你小时候爬过的一棵树吧!Curious ...♂2010-05-25 08:46:42
15.“宽恕”这个词已经困扰了我很久。 记得平反那阵, 物质上富裕起来, 而精神上却一下子空了下去, 仿佛记忆中最宝贵的东西被。。。被贱卖了, 对了, 就是这种感觉, 根本就谈不上“宽恕”一词。 偶然的一次事情, 让我对“宽恕”改变了看法。 我把这件事情记下来, 看看是否对大家, 对我自己去理解“宽恕”一词有帮助。 见我的《那家钢琴》。

Curious ...♂,
如果蝴蝶手边有一块石头, 无论大小, 都会毫不犹豫地向你砸去, 怎么可以说出那么令人伤心的话来呢?! 不知道我俩是不是同一个“妈“的孩子? 在我的心中, “妈”是一块有边有界的版图; “妈”是有着几千年文明的历史; “妈”是我小时候爬过的一棵树;不管是痛苦的还是幸福, “妈”是我的回忆; “妈”也是我分割不开的未来。 没有她, 蝴蝶就会像一个刚醒来的植物人, 不知道过去, 也不明白未来。也许你仅仅把“妈”当作是几代天朝, 几个天子, 是这样吗? 蝴蝶不太会讲大道理, 也不敢期望于轻易地说服你, 只想说, 不管你认不认我们的“妈”, 我是认定你这个兄弟的。 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大的石头, 你可以找更大的砸回来。

老溜号,
谢谢你的“Remembering to Forget”。 是啊, 天是最大的, 山是最高的, 在这之间的一切都是那么微不足道。从小就习惯把人与事归成不同的颜色, 宽容是白色的, 就像珠峰上的雪, 友情是棕色的, 爱情是蓝色的, 骗子子是灰色的, 傻瓜是橙色的。。。。老溜, 你一定是深棕色的。
蝴蝶♀2010-05-24 14:48:48
14.谢老溜号的 “Remembering to Forget"。 其中一幅图片那通红的半山腰上像躺了一艘“方舟”? 玄!化石♀2010-05-23 13:29:08
13.回忆给我的并不是只有痛苦与黑暗, 更多的却是真情与快乐。 是的, 那是一个擦不掉的点, 但就是一个点而已, 蝴蝶磕磕碰碰一路走来, 同学、老师、朋友、亲人所给予的远远要比失去的多得多。 看了吾临天下的“少年篇”后, 我真的感到很幸运, 如果童年的遭遇发生在我的青年时期, 很难想象今天的我会是一个怎样的我。
再次感谢大家, 不用为蝴蝶担心, 大多数时候我是一个快乐的人。

今天无法正常听写, 以后再个别与大家聊。
蝴蝶♀2010-05-22 23:38:03
12.是的,不堪回首的往事,不能忘却的记忆,无法原谅的错误。记录下那个疯狂的年代,狰狞的人性,践踏的灵魂... 还有那些给过我们温暖的好心人的善良。
三羊♀2010-05-22 11:47:37
11.Yes, Butterfly!

蝴蝶, 你的名字不是这般得来的吧? 那末免太痛苦。

老溜号, 这里的这套片子使用的图片切换方式很顺畅。 谢谢你的时间。
化石♀2010-05-22 07:38:48
10.Yes, that was an abnormal or extreme painful period of time. It almost seemed impossible to forgive, neither forget. What can we do now to make our lives different? To make our children happy, to make ourselves at peace? Perhaps we can put that part of our memories high on the bookshelf, took them out occasionally, and enjoy the current happy moment with our family and loved ones. At least, they don't have to experienced what we've been through before. We can fly away from our past history, just like a butterfly......bell♀2010-05-22 06:18:00
9.“同类见同类,未曾张口,先流泪”。如果能把沉重的记忆记录下来,再把"包袱"甩掉。继续谱写你自己的生活乐章。衔来一曲,但愿能让你感觉好点儿。


老溜号♂2010-05-22 00:56:48
8.仅仅两个字,要走过多少八千里路云和月,放过自己已经不易,何况放过别人,谢谢蝴蝶,和你共勉。澳八♀2010-05-21 22:04:10
7.理论上同意泉水的见解。 现实里执行老溜号的。

八路说自己是机械唯心主义。 我是实用主义。 宽容
和宽恕这两个词, 问了自己一句, 细想了自己的几十年, 似乎找不到自己宽容和宽恕他人他事的实例, 罢了。

爱过, 怨过,恨过; 被爱过,被怨过,被恨过。 今天的平静, 是时间的能, 水过无痕!
化石♀2010-05-21 21:31:02
6.Remembering to forget!老溜号♂2010-05-21 12:29:33
5."宽容是无奈
疯狂的世界造就着那扭曲的灵魂..."

我们的“妈妈”允许她的世界变得疯狂,她的儿女们灵魂被扭曲,而我们现在让自己宽恕, 让自己相信“妈妈”从来就爱自己的儿女,一小撮坏人(都是黑头发还皮肤流着一样的血的同胞兄弟)和那个“疯狂的时代”不能代表我们唯一的“妈”。

我想说(说完就溜,怕挨石头,也怕搅乱了蝴蝶的原义):我从来就不认“这个妈”
Curious ...♂2010-05-21 12:14:16
4.为你的经历而感动!和你相比,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谢谢你分享这么宝贵的东西。无名小卒♀2010-05-21 11:53:24
3.又流一次泪!Curious ...♂2010-05-21 11:52:48
2.WOW! 和你留过/下的是同样的泪。老网友 ♀2010-05-21 11:29:49
1.我还没搞懂宽恕和宽容的区别,我想我们可以宽容世界的不完美和人类无意的失误,但不能宽恕那些恶意的伤害。
泉水♀2010-05-21 11:2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