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蝴蝶的博客







登录名


父爱的追思


2010-05-19


父爱是什么,父爱在哪里?

默默地闭上眼睛, 我的思路来到记忆之河的源头。

最早的记忆恐怕要算是父亲那扎人的胡子了。父亲是属于早出晚归一类的。 小时候一直不懂, 到底是父亲把太阳惊醒了, 还是太阳把父亲照醒了。 上班前, 父亲用胡子扎我一下, 我在睡梦中还他一个微笑。 下班了,太阳回家, 父亲才回家。 一进门, 一拍手, 我张开双臂扑过去。 我飞起来了, 他再扎我一下, 那是我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我会飞! 父爱, 也许,就在他那扎人的胡子里。

小时候, 最怕的日子就是每个月的第一天。 元旦、 五一、 六一、 七一、 八一, 还有十一, 几乎所有的节日都在那一天。 “无产阶级最高兴的一天就是资产阶级最难受的一天”, 此话一点不假。 猜想我家祖辈一定非常有钱, 在那越有钱越挨批的时代,每次过年过节全家都必须呆在家里, 不准乱说乱动, 真的很难受。 记得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六一节, 父亲又被召去“深挖洞, 广积粮”,早上天不亮就吃过早饭上了工地, 晚上八点多才回来。父亲满头满身全是水, 满手满脚都是泥, 我们赶快替他擦, 他却摆摆手, 笑嘻嘻地从怀里摸出了一包东西, 说:“儿童节快乐!” 母亲打一层手绢、几层废报纸, 里面是一个想往已久的、二两的白面馒头。 那, 本该是父亲的午餐。 晚饭后, 还不太会写字的我画了一幅画, 画中的一家人围坐在桌子边, 桌子上画着一个几乎与桌子一样大的馒头。 不知道画中的我是否意识到, 父爱,就在这淡淡的馒头中。

上学后, 每次成绩单出来的那天, 我总是等在门边, 父亲下班一进门, 我就把成绩单塞在他手里, 然后飞也似地跑开。 父亲从来不马上打开, 只是把它放在柜子上。 晚饭后, 他会沏上一杯龙井, 慢慢打开。 而我呢, 则迫不急待地等待着父亲那必定会发亮的眼光。不过, 有一次, 仅有的一次, 我先为父亲沏了一杯茶, 再递上成绩单。 父亲诧异地看了我一眼, 打开单子, 他的眼光暗了下来。在数学一栏里, 一百分被重重地打了一个叉, 边上是一个大大的零。 父亲又看了我一眼, 这次是询问。 我吐出了真情。 原来,考试时, 我那最要好的朋友被一道难题卡住了, 而我竟一时兴起, 把解答抄在纸条上传了过去。 当然, 好朋友得了零分, 我也得了零分。 父亲的眼神变得严厉起来。 他说:“你知道, 做一个不诚实的人很容易, 只要一次不诚实; 而做一个诚实人却得保持每一次都诚实, 这很难。” “可是”, 我刚想争辩, 父亲说:“不错, 你是在帮助你的朋友, 但是, 你那是帮你的朋友成为一个不诚实的人。” 他的眼神从来没有这么严厉过. 父爱, 在这严厉的眼神里。

文革中, 一家人都在忙着写。父亲每天写检讨, 不知是他不会写, 还是不会想,每次送上去的检讨书都得回来重新改, 划来划去, 红的绿的, 除了他的名字,几乎每个字都得改。父亲常常自嘲说:“我的名字最清白了。” 而我呢? 每天都得抄写大字报, 不知是文作得流畅, 还是字写得漂亮, 得的奖一次比一次大, 只是大字报的作者从来都不是我的名字。 有时觉得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正生闷气的时候, 父亲幽默地说:“要不, 咱俩换一换, 你写检讨, 我写大字报?” 父爱, 在这苦中寻乐的幽默中。

文革终于结束了, 那帮整人的人日子当然不好过。 造反派的一把手带着他那盲人女儿, 拎着两盒月饼来到我家, 眼泪鼻涕地赔了一大通不是, 最后把女儿推到前面, 吞吞吐吐了一番, 无非是要父亲原谅他, 这样他就可以办个离休证书, 与盲女欢度晚年。 想到我的父亲, 想到全家这么多年来的遭遇, 我忿忿地说:“这样的人该进监狱!” 父亲一句话也没说, 他走进了暗暗的书房, 没有开灯。 那天, 他没有出来吃晚饭,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的。 后来, 听说那个人拿到了离休证书。 我想知道父亲是怎么在局子里说的, 父亲拍着我的肩, 看着远方, 说:“孩子, 要学会宽容。那个失明的女孩需要一个父亲。” 父爱, 是不是也在这对别人的宽容里?

那一年, 父亲大寿, 我回国为他祝贺。 父亲拿出了棋盘。 很小就开始与父亲下棋。 开始时, 他让我半边, 那是为了培养我的兴趣; 往后, 他让我三步, 那是为了我的自信; 有时他让我输, 那是当我太骄傲的时候; 有时他又让我嬴, 那是当我太沮丧的时候。 再往后, 我们就变得认真起来,胜负各半。 但毕业后, 下棋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 那天, 看着父亲得意的样子, 真的很想嬴他。 一步, 又一步, 父亲的眉头越皱越紧。无意中, 我注意到了父亲的皱纹, 那么多, 那么深。 我觉得, 我应该输, 我必须输...... 一声门铃打断了我的思路, 那是我十几年未见的老朋友, 约好了去吃饭。 父亲挥挥手说:“去吧, 去吧!” 我去了。 深夜回家, 发现那盘没下完的棋还在书桌上.....

父爱是什么? 父爱是座山。 是的, 一座不倒的山, 还有那山上的涓涓细流, 无处不在, 无时不有。父爱在哪里? 在我生命的长河中,环绕着我, 拥抱着我, 永远,永远。

父亲走了, 带着我对父爱的追思, 还带着那永远无法下完的一盘棋.....

父亲, 走好!





感谢微风的《失去你》








本页被读过1811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811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20.拥有这么深的父爱父德,好幸福!

我想,我们的上一辈里有很多人犯了错误,但又不承认,而且坚持他们的错误,下一辈代替他们付出承受错误的代价,时间越长,代价越大。
泉水♀2010-05-21 11:31:18
19.多谢蝴蝶回答我的问题。“出国的护照难拿” 我也有共鸣,最后受益于“海外关系”,现在想我父母的海外关系除了让我小时候带不上红领巾受到好多歧视,最后还意想不到帮我出国。不光是办护照,就连考TOEFL也是靠海外关系才得到学校批准(那时我在上大学)。这也是对“妈呀! 中国”不完全共鸣的原因 - 不再多说了,我父母现在都很健康快乐,多谢蝴蝶。Curious ...♂2010-05-20 16:57:35
18.伴着微风的《失去你》, 读着大家的点评, 不禁撒泪又一场。谢谢!

网络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世界, 虽是远在天边, 却能一起流泪, 难忘, 珍惜。

澳八, 感谢一个和文字打交道的你能喜欢这篇文章, 蝴蝶一直很羡慕那样的专业, 既然今生无缘, 就等来世同行。 我更享受你那姐妹般的温情, 一起遥望星空。

遐想, 蝴蝶可能是60后中最倒媚的那几个中的一个。

罗马人, 谢谢, 希望看到你更多的文字。

三羊, 没想到蝴蝶的小诗居然有click的“魔力”,相识是一种缘分。

老溜号, 吾临天下说他有对文字的敏感, 蝴蝶可能有对称职父母的敏感,如果我说你一定已经是个称职的父亲了, 这里没人会反对吧? 呵呵。

吾临天下, 每次看到你在我的文章后点评, 就像看到老师在作文本上的批语:期盼, 担心, 但最后得到的都是鼓励, 谢谢。

麦田扑手, 那句句子是蝴蝶的真实感受, 小时候如果在黑夜里醒来, 没有看见父亲, 我一定会问:“太阳怎么还不出来?”

Curious ...♂,你问:“为什么能听懂“妈呀! 中国”的都不会太年轻?” 我想听懂容易, 共鸣不易, 就说“出国的护照难拿” 那一句, 比较年轻的那些海漂恐怕是不会有体会的。 体会到了你的共鸣, 希望你父母开怀健康, 我经常想同样的问题: 为什么可以原谅那些不可原谅的人和事。。。

寒江雪, 谢谢, 由衷地。

海蓝蓝, 如果, 十年后我还可以随心所欲地书写,我想要出一册配乐散文诗集, 到时希望大家踊跃投稿。

谢谢大家。
蝴蝶♀2010-05-20 16:26:30
17.也把我们共同的思念和敬仰放在这里。转贴Tim的:
124.受难节,清明节,每年初春是寄托哀思的时候。跟朋友们分享一段音乐,个人认为是历史上为古典吉他谱写得最好的音乐。By Timothy♂
澳八♀2010-05-20 15:34:47
16.刚刚转载的蝴蝶在Tim 主页上贴的《清明我思思》,丢了作者上帖时间:Here it is:

《清明我思思》 by 蝴蝶♀ 2010-03-31 18:22:22
三羊♀2010-05-20 14:06:04
15.Code: 转自Tim 博客评论, by 蝴蝶
123.澳八: 那是我父亲在天国的第一个清明。 父爱令我思念。 蝴蝶♀ 2010-03-31 21:56:13
122.哦,又到清明了,蝴蝶, 读你的诗想姐姐了...... 澳八♀ 2010-03-31 20:45:35
121.to 澳八again: 如果没记错的话, 那是泰戈尔(Tagore)的诗, 喜欢诗集可以去书店找找, 往往是在跌价专柜里。 嘿嘿, 可见我们的爱好落时了。 我也喜欢写诗, 通常自我欣赏。看这里没有很多人, 时值清明, 献上一首小诗, 别当真。

清明我思思


微风推着细雨

摇动着树枝

滋润着嫩叶

悠悠望去

淅淅沥沥

一片朦胧



风雨托着思念

环绕着心灵

温暖着记忆

细细寻去

丝丝缕缕

朦胧一片



张开双臂

垂下眼帘

任微风拂面

随细雨浸衣

腮边舌尖

或雨或泪

抹不去

挥又来

思念

竟如此真切



风停了

雨住了

唯有思念

楚楚依然

三羊♀2010-05-20 13:20:46
14.这麽好的文章盼望有人把它朗诵、配音、配图再创作,让它传流更广更久。海蓝蓝♀2010-05-20 11:19:10
13.泣不成声。。。感觉着无处不在的父爱,感动着一个女儿的深情。谢谢蝴蝶感天动地的文字,我在想,怎样做个好女儿。。。寒江雪♀2010-05-20 10:58:31
12.跟蝴蝶最共鸣的是:我的父亲也在文革中受害很深,身体都被打坏, 可是最后他却原谅了领头打他的人。当时我可是气坏了,完全不理解父亲(当然还有母亲)为什么要那样作。
Curious ...♂2010-05-20 10:56:04
11.非常感动!看了没法不落泪。
好奇的问题:为什么能听懂“妈呀! 中国”的都不会太年轻?
Curious ...♂2010-05-20 08:22:39
10.写得太感人了,文笔真好。“ 到底是父亲把太阳惊醒了, 还是太阳把父亲照醒了。”但愿俺也能写出这种句子。学习了,谢谢。麦田扑手♂2010-05-20 07:15:14
9.以淡笔写骨肉深情,以寻常家事话父爱,质朴无华,语浅意浓。胡子、馒头、考卷、检讨书、黑屋、棋盘,事情细微,比兴深博,父亲宛然在目,父爱浩渺无际。

中国文学讲究哀而不伤,以此批论,《父爱的追思》堪称上乘之作。
吾临天下♂2010-05-20 06:43:16
8.忍不住又读一遍,是想再去敬仰一下你的父亲,他多么幸运被完整地深情地留在了女儿的记忆中。
作为一个和文字打交道的人,蝴蝶,我认为这是一篇堪称经典的散文。作为一个姐妹,这个时候只想靠近你和你一起无语望星空。

澳八♀2010-05-20 03:33:30
7.我不禁在问自己: 我能算是个称职的父亲吗? 一张还没有打分的考卷......。
老溜号♂2010-05-20 03:11:44
6.第一次拜读你的诗文是在Tim的博客评论里,一见钟情,萌发了“爱”的冲动。慢慢的,你的散文,随笔...像赋予了神韵(“仙气”),总是牵着我的“爱”,与之欣喜、挥泪和流连。三羊♀2010-05-19 21:59:09
5.蝴蝶,

好文章。真切。赞!
罗马人♂2010-05-19 21:55:19
4.遐想, 有的人是看上去年轻, 而蝴蝶是听上去年轻。 我想, 能听懂“妈呀! 中国”的都不会太年轻。蝴蝶♀2010-05-19 18:05:36
3.澳八, 谢谢。 非常想梦见父亲一次, 却一次也没有, 我相信他一直在对我微笑。蝴蝶♀2010-05-19 18:03:14
2.蝴蝶,真没想到你经历过文革中的“抄写大字报”呢。由于你言语中透着的活泼,我把你想象得很年轻。。。遐想之乐♀2010-05-19 17:50:15
1.蝴蝶:你的散文写得太美了!父亲在天堂正对你微笑呢!Love you!澳八♀2010-05-19 16:5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