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无名小卒的博客







登录名


《微坛经典回顾之一》爱国讨论


2010-05-14


更新记录:
5/20/10: 加入红色辣椒油#963
5/27/10: 蝴蝶博文《叫我如何去宽恕》里有关“妈妈”问题的讨论


[在日华人♀ 2009-10-05 05:10:18]
(妈)60. 祖国富强了,人心所向啊!
出国时抱着学成回国建设现代化国家的初衷,却随波逐流离祖国越来越远。看到今天祖国的现代化,既高兴几代人的理想终于实现,又惭愧自己成了逃兵没有出一份力。
听这首歌时百感交集心开始颤抖,虽无声无泪,但确确实实地心在哭了。
爸爸已经去世,家里就剩妈妈。
现在,妈妈也已经去世,心里就剩祖国这个大中华。
如今知道了何谓游子,日子过得好,心里却空荡荡的。
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常回家看看。

[中国雪♀ 2009-10-05 18:10:26]
(妈)94. 上班时候听的,看着洋人的脸听着这首歌。心里真的很复杂。看到2人对入外国籍又爱国的心情写了*#@评论,感到某些国人的素质还是有待提高。在某些地方女儿嫁人就得改姓,难道这就成了不认祖宗了?国籍只是一张纸根本代表不了什么,但是心,血,思想全是中国的。你能否认他们是中国人?其实在国外比在国内时更爱国,我常常冲老外说:你可以评价中国,但是你不能恶意诋毁和侮辱中国。这些类似的解释,以及介绍中国的机会绝大多数都是由我们海外游子来做。 我们的确没有参与太多本土建设,但是我们的汇款在某些程度上也刺激了国内经济的发展。爱国不分地域,只要有心就好!外国的月亮再圆不敌中国团圆月!

[龙人♂ 2009-10-05 22:10:26]
(妈)112. 我唱个反调啊:
我很想知道:如果今天的中国还和我们当初出国时那样 -- 没有如今这么“牛x”的话,我不知道是否还会有今天的这首歌的问世,即或有是否还能引起这么多海外华人的共鸣?!

感到如今为数不少的海外华人同胞们的感情世界(心情/心理/情感...)极不平衡。失落/酸葡萄/无奈/哀怨种种不良情绪无时不在左右自己,且随着祖国的蒸蒸日上而与时俱进。在这些种种不良情绪之上再加一个情结,爱国,于是乎为自己的郁闷/幽怨找到了道德道义层面上的合理性。我对此很不以为然。

当初出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追求现在国内好多你当年的同学/邻居/亲戚/朋友(他们中的好多人当时可是“不如”你啊,他们目送你出关时那羡慕的眼神儿大概还历历在目吧 --- 讽刺吧?!)已经得到的那些所谓的成就(名利 公共资源的分享)吗?!自周恩来邓小平那个时代后,我就没见过那个海归是以中华民族的兴亡为己任的!

千万别跟我说爱国这事儿。当初没人逼着你出国,现在也没人拦着你海归。爱国应该是一种很个人化的情感,你不想,谁也无法从你身上拿走。更别有抱怨情绪,什么回国时因你拿的是美国护照剥夺你用母语填入境表了,什么人家对你的爱国真实程度有微词了等等等等,别忘了,当初是你(我)抛弃祖国再先,今天就要接受这个现实。不错,为了等绿卡,为了....... 回不去啊!--- 那也是抛弃。希望这里的大多数人不是抱着两边儿好处都想占的心态。

我不想自命不凡。我当初直到现在出国的目的就是追求国外的生活环境和氛围。我一中学同学来美小住,临别时发表总结:“美国有三好:好山,好水,好无聊!”对我来说,美国真正的精彩正是这个“好无聊”。

[无为♀ 2009-10-06 01:10:26]
(妈)121. To 龙人:你(包括其他一些人)喜欢把世上的事情全都理性化、标准化,但你们往往忘了或者不习惯于想到人除了理性,还有感性。世界上的事情不都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明了,也不是只有黑白两色非黑即白的。这是一个多边、立体、错综复杂的世界,我们的人生也是。很多时候、在很多事情上我们并不总能随心所欲地生活、做事。就譬如你的工作,如果你很幸运,那可能你做的正是你喜欢的甚至是儿时所梦想的,但对大部分人来说并不是那么回事。如果你对其中某人说:“This is a free country, you can do whatever you want to do. 你不喜欢干就另谋高就嘛!又没人拿枪顶着你逼你一定要在这儿干!”如果你这么说,那就说明你这人还不够成熟,对人生的矛盾与复杂根本没有体会或至少不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人的一生是一个不断权衡、选择、放弃的过程。年轻时不可舍弃的东西较少,无甚负担无甚羁绊,所以想到干什么往往可以说干就干,因为即使错了也还有本钱重新来过。但随着年龄的增加,生活的负担、牵挂、羁绊也随之增多,于是人就会变得越来越瞻前顾后、患得患失,同样一件事自己在年轻或单身时会那样决定但作为中年人或有家室有孩子的人就可能做不同的决定。这根本就不是“当初没人逼着你出国,现在也没人拦着你海归”这么简单一句话的事。

美国的好处毋庸赘言,谁也没否认。但在这儿长期居住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必须完全彻底地割舍掉对母国的情感(如果你不想称之为“爱国”的话)。但这种情感是从小生于斯长于斯时日积月累润物细无声地早已溶入我们血液里的东西。我们看到中国的发展会骄傲、会自豪,看到中国的壮丽景色会心潮澎湃,听到中国的音乐会回忆起在故国、故乡的种种往事,这些都是这种情感的自然表现,它并不妨碍我们同时由衷地称赞许多美国有的中国还不具备的好处、发达之处与文明之处。况且,感性的东西根本就不在理性的范畴之内,你又怎么可以动不动就用理性的尺去量感性的,或感、理性混合的东西并加以批判呢?

另外,虽说都从中国出来,但各人对中国的感情深浅是不一样的,这跟各人出国时的年龄、出国前国内的经历、自己对中国文化与历史的了解与钟情程度、从小的成长环境、家庭关系、家庭境遇、本人的价值观、性格等等多种因素有关。如果你对中国没那么深的感情,听到中国的民乐不会引起共鸣、看到中国山川大河、小桥流水的秀丽景色也无动于衷,并不觉得熟悉、亲切、感动,因而你可以很自豪地说我入了美国籍我就是百分百的美国人,我的血液里再没有丝毫中国的 element,那也无妨,但请不要以自己为标准来衡量其他人对母国的情感,觉得其他人和自己不一样就是企图占领道德制高点,是矫情、是做作,是吃谁砸谁,等等。毕竟, 这个世界的色彩很丰富,边、面、角、层也很多,并不总是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

古龙借燕十三之口说的那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可谓道尽人生之无奈与沉重、人情感之挣扎与苦闷。何谓“矛盾”?何谓“情不自禁”?建议你好好琢磨琢磨。

[迎着风走♀ 2009-10-12 15:10:00]
(妈)777. 我想二位作者既然选择了这个主题,就应该坦然承受其特殊性和敏感性所带来的任何后续效应。记得前面有一位留言者说这首歌是一个wake up call,我也非常非常有同感,实际上它的外延作用已经远远超越了歌曲的原始内涵和创作动机,这些天在这里看到的听到的,引发的反思和感触是我来美多年都一直未曾认真思考过(或者说是潜意识里一直在逃避)的主题。国内有人说,海外华人把爱国挂在嘴边,更多的,不过是处于满足于自己情绪和感情的负罪感,或者道德的崇高感,亦或经济利益而已。听到这样的话,我真的无言以对。至于说开口闭口“爱国”究竟真诚与否,想送所有正方反方辩论者们两句话,这是我这两天在一个朗诵沙龙里看到的,第一句:“只有承认面具和不真诚这样的事实才是真正的“真诚”。也就是说,是不是真诚,就看你是不是觉悟到你很可能不真诚”,第二句:“面具是人的基本社会属性,它无时无处不在,面具的积极作用在于它能够促进人的社会责任感,面具的消极作用在于它能够蒙蔽人类自身的心灵。真我是连自己都不能认清的,只有不断反省才能接近真我。” 真的非常感谢作者和留言者带给广大听众和读者们一个宽泛自由的感性与理性并存的讨论空间,受益匪浅!

[红色辣椒油♂ 2009-10-15 09:10:59]
(妈)963. 在美国呆的时间长了,你会发现,几乎你所遇见的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一个祥林嫂。
他们喋喋不休地反反复复地披星戴月地不断追问你追问自己:以后想不想回国?以后想
不想回国?以后想不想回国?…… 回还是不回,这真是一道算也算不清的多元方程题。

曾经,出国留学读学位,毕业留美找工作,娶妻生子买house,是一个水到渠成毋庸置
疑的选择。但突然有一天,“市场经济的春风吹遍了祖国的大地”,一直在美国的实验
室、公司小隔间里默默耕耘着的中国人猛地抬头,发现太平洋彼岸,祖国的大地上已千
树万树梨花开了。

紧接着,“坏消息”接踵而来。留学生开始听说以前住他隔壁的张三已经是国内某某大
公司的经理了;还有那个人不怎么地的李四,听说他小蜜已经换了半打了;然后,在一
次回国的旅途中,他发现自己在美国吃的、穿的、玩的、乐的,只能望国内朋友们的项
背了;还发现自己在为一个小数据的打印错误而向自己的部门经理频频道歉点头哈腰的
同时,他的老同学,那个以前远远不如他的王二,此刻正坐在KTV包间里打着手机,说
“那个房地产的项目贷款,我们还可以再协商协商……”

他也免不了察觉,自己的全部精神生活——如果他年少时候的“愤青”气息还没有被美
国的阳光彻底晒化的话——就是窝在某个中文论坛,发两句明天就要被版主当作垃圾清
理掉的牢骚而已,而与此同时,他的某某朋友已经成了国内媒体上的“专家学者”,在
那些激动人心的关于“转型”的辩论中频频发言……

不错,他的确,或最终会,住上美丽的房子。在经过那么多年辛辛苦苦地读书、胆战心
惊地找工作之后,“美国梦”实现了。买了大房子,门外有草坪、草坪外有栅栏、栅栏
里有花丛。可是,说到底,有一天,他在院子里浇花的时候,突然沮丧地意识到,这样
的生活,不过是那曾经被他耻笑的农民理想“面朝黄土背朝天,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美
国版本而已。

那么,他到底还要些什么呢?生活里到底还有些什么比“面朝黄土背朝天,老婆孩子热
炕头”更伟大更性感更美丽呢?更大的房子?他现在的房子已经大得可以闹鬼了。更正
宗的夫妻肺片?说实话,出国这么多年,他已经对辣的不那么感冒了。更多的工资?那
是当然,不过他下次涨工资的日子其实也不远了……

说到底,他内心的隐隐作疼,与这一切“物质生活”都没有什么关系,他所不能忍受的
,是“历史的终结”,是那种生活的“尽头感”,是曾经奔涌向前的时间突然慢下来、
停下来、无处可去,在他家那美丽的院子里,渐渐化为一潭寂静的死水。窗外的草坪,
那么绿,绿得那么持之以恒,那么兢兢业业,那么克尽职守,那么几十年如一日,简直
就像是……死亡。

而国内的生活呢?虽然据说有很多不公,有很多贫富差距,小孩子有做不完的作业,农
民有跑不完的上访,工人在不停下岗,甚至据说还曾经有人在路上走着走着就给逮进去
打死了,可是,对于有志青年,中国这个大漩涡,是一个多么大的“可能性”的矿藏:
愤青有那么多东西可战斗,资青有那么多钞票可以赚,文青有那么多感情可以抒发——
历史还远远没有抵达它的尽头,未来还坐在红盖头里面激发他的想象力,他还可以那么
全力以赴地向它奔跑,并且从这全力以赴中感受到“意义” 凛冽的吹拂。如果是这样
,干嘛不回国算了?难言之痛,一回了之。

这时候,他又开始嗫嚅。他开始怀疑自己对国内的种种向往,也许只是“距离产生的美
感”。他开始担心如果凑近了观察,会看到祖国脸上的麻子和粉刺。“毕竟,在中国创
业,是要靠关系的,我又没有什么关系,回去也白回去。”他说。“美国再怎么不好,
基本上还是一个凭本事和能力吃饭的地方,至少还有公平可言,不用平白无故受很多气
。 ”他又说。

接着,他想到国内走到哪里人们都是一拥而上没人排队随地吐痰环境污染严重,他感到
头疼。又想到国内那些衣衫褴褛的民工一天工作 12个小时到年底竟然可能拿不到工资
,他感到齿冷。还想到那些个被假药假酒假奶粉毒害的人们,因此又不可避免地感到胃
疼。他越想越多,越想越疼,越想越害怕,最后不可避免地抵达了 “文明”、“民主
”、“法治”等光芒四射的高度。

于是他陷入了僵局。他一会儿想到国内张三李四王二的刺激生活,一会儿又想到了国外
王二李四张三的安稳命运。国内的生活,他看不到上限,因而充满希望,但也看不到下
限,因而特别危险;国外的生活,他看得到下限,因而感到安全,但也看得到上限,所
以特别乏味。国内的生活像是买股票,可能升得快,也可能跌得快;而国外的生活像是
定期存款,挣不到哪里去,却也亏不到哪里去。啊,海外的游子,一个个高学历、高收
入、高素质的三高“白骨精”,就这样被逼成了成天喋喋不休自言自语的“祥林嫂”。

有一次回国,我和几个朋友吃饭,其中一个说“你回国吧,中国多复杂啊……”复杂,
嗯,就是这个词,恰切,精确。对于一个有胃口的灵魂来说,“复杂”是多么基本的一
种需要,而康州阳光下的郊区,美得那么纯粹,那么安静,对于习惯惹是生非的人来说
,说到底是一种灾荒。

对 “复杂”的向往,让我暗暗希望,自己能过一辈子东跑西窜、颠沛流离的生活。这
个愿望,使我觉得,自己是多么贪婪的一个人。贪图安稳,又贪恋刺激,有了 Mr.
China,还要Mr. USA。不,回不回国,不仅仅是一个“创业”的问题,甚至不仅仅是一
个“文化”的问题,如果说这种贪婪是一种“犯贱”的话,我坚持要把它推卸到“娜拉
的悲剧”这个哲学命题上去。

在历史的道路上,人们披荆斩棘、奋勇前进,可是到达了历史的终点之后,啊,站在美
利坚五月的美丽风景里,我惊恐而又伤感地想,人们对那坎坷不平然而激荡人心的道路
,又犯起了“思乡病”。

[一帆♂ 2009-10-17 22:10:07]
(妈)1104. 口口声声说爱国的人未必真爱国。高谈阔论,充显无知,令人发笑而已。

在美国做一个守法公民也是一种爱中国的表现(体现中国人的素质和传承的五千年文明)

拿外国护照同爱不爱国没有必然联系。看看李政道,杨振宁,李连杰等等数不清的著名爱国人士就明白了。

同你五岁去了美国,今年25岁的儿子聊聊,判断一下他更像一个中国人还是更像一个美国人。然后再问自己,你会因为他自认为更是一个美国人而少爱他一丝一毫吗? 我们中大多数人有成年或就要成年的子女,他们会让你懂得更多做一个“地球人”的感觉。

国人看问题应该假设你评论的人是你亲哥哥或是亲叔叔,设身处地站在他的立场去体会一下,你肯定会变得更宽容大度一些。从来没在国外生活过的人要明白自己的见识也许不够宽广。

我早在十年前就宣称自己是一个地球人,并且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一个地球人,是这个小小地球村的居民。我为自己的中国人出身而自豪,不会因拿了美国护照感到不安和内疚无论那些无知的人如何胡说八道。宣誓的时候我慌里巴扎在四处找誓词,法官把最要命的那一段领读完,我才找到那张纸。回头再仔细看誓词,觉得挺有意思。

爱国和爱政府,爱党,爱领袖不是一回事。

我们一生宣了不少誓,入队,入团,有的还入党,现在又入籍,怎么感觉是个人的事。办美国签证的时候我们全部都必须向美国政府撒谎,说我们从来没有入过中国少年先锋队或共青团或共产党以避免拒签。各国政府都会做一些傻里把及的事情。美国政府逼着我们大家撒谎就是其中之一小件。中国的省长访问美国也得说不是党员。这几年可能取消这项询问了,说明美国政府有时也会知错改错。

总之,政府不是老天爷或是上帝永不犯错。政府经常会做对不起老百姓的事情,不管是哪国政府。所以我们老百姓要时刻防范着点儿,多长个心眼儿。

[倚梦幻歌♀ 2009-10-22 10:10:19]
(妈)1342. Tim和微风的这首歌非常贴近像我这样在北美洋插队的普通人的生活和心态,所以这歌能引起这么大的共鸣与反响。

我毕业被分配在上海郊区的一所大学任教。在那时候就尝到了二等公民的滋味。持有上海户口的教师不仅能在市区分房还能在郊区拿到集体宿舍。我和先生都是外地人想分到一套郊区房也要遥遥无期的等待。结了婚还算很有幸分到了一间十一,二平米的集体宿舍。走廊的过道自然成了我们的厨房。结婚时和先生回东北探望我的父母。临走时妈妈送了一盆君子兰给我们。据妈妈说像这么大的君子兰最流行时可卖到1-2千元人民币。房间太小实在没处安放这盆巨大的君子兰,只好把她安置在走廊朝东的一个角落与煤炉油烟为伍。一位开餐馆的有钱的住着大房子的远房亲戚曾向我们讨要过这盆花。我们没舍得给他,因为这是妈妈给的礼物。君子兰需要适当的温度和阳光。这花也曾鲜艳一时,开过一季,结了几粒种子。但最终因缺少阳光和适宜的温度,又被整日埋没在油烟之中,她的根渐渐烂去了。有一天她终于到下了。。。

我和先生都是没有太多远大理想的人。我们非常喜欢教师这个职业。如果当初能够分上一套一房一厅,能让我们拥有一个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小家,能让我们的孩子出生后有一个较好的居住条件健康快乐地成长,我们就心满意足了。除了读点书外,我们别的都不灵。就这样我们也感随着出国潮来到了北美。

来到了美国我们又一次经历了二等公民的滋味。就像歌词里写的“为了养家糊口,我得赶紧办绿卡”。为了这个绿卡我们整整八年没有回家。但是在这八年期间,我梦中不知多少回回故里。看到故乡的老屋,故乡的亲人和儿时的玩伴。。。也在这八年期间先生先后失去了爸爸和二哥。这都是事后家里人才告诉的。每一次他都默默地流着眼泪。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有我们这样经历的。。。

现在有了绿卡,生活稳定了些。不管中国现在是富裕强大还是穷困落后,我们总想的是如何把假期攒足了能带着孩子们常回家看看我们还在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们。尽可能地让孩子们多说些中文。如果他们回去不讲中文,我的老爸老妈就会念叨数落我们不教孩子中文。我们的老大已经养成了见了我们就说中文的习惯,尽管他也是个睁眼瞎不会读写,嘿!

我和先生也曾想做海龟。但问自己像我们这么大年纪回去后能做点什么?以前的学校我们是回不去了,因为我们没有读博士学位。。。对于没有太大志向的我们,住在北美能常回去看看我们就很知足了。。。

以前就一直很敬佩微风的才华,欣赏微风的平实!这里感谢微风给我们一个以歌会友的机会。我也常来这里看大家的交流。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鲜活的个体,因为生活经历的不同有着不同的见解和看法。在这里我尊重每一人的看法,同时也保留我自己的看法。这首歌很大层面上表达了我的心声。我希望能和微风再次合作来翻唱此歌。不过“十年寒窗苦,我好不容易进清华”的歌词得改。不知Tim和微风会不会介意?我是成绩不太好,没能上清华!呵呵!

[琢人♀ 2009-10-24 18:10:11]
(妈)1498. 一首歌引起诺大反响,说明作者,表演者水平之高,引起共鸣之强列,不必赘言。既然鼓励评论,咱也胡邹几句。
接触过一些日本人,总的感觉,日本人很少在美长期居留。少数居留者,多对日本有较强的不认同(文化上的,二战侵华史,等等);一旦入美国籍,便忠于美国。对他们来说,人必须,也只能忠于一个国家(虽然这并没改变美籍日本人二战时进集中营的命运)。日本人, 还有德国人,好像比较认死理。有打死不认错的倾向。纳粹之所以在德国兴盛,而难以想像其在英国成大气侯,除了历史,经济,政治等原因外,民族文化只差异,多少也是一点因素。
好像此间我们同胞(包括本人),基本是一个既不怎么爱中国,也不怎么爱美国的群体。这一点,无论是多年前来此靠修铁路,开餐馆,开洗衣店为生,聚居各大城市唐人街的,还是进二十年来受高等教育,成功,小康至发了大财的,恐怕是共同的。不错,我们爱与同胞聚会,在谈家事之余也时常谈点国事,特别是北京人,多有些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之激情,其它有些地方来的同胞则更可能从哪里的苹果便宜进步到哪里的房地产合算。但这并不改变我们既不太爱美国,也不怎么爱中国这一事实。似乎是一种实用主义,好像也是有悠久历史的。
个人认为这种实用主义没有什么不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若不是“理想主义“作怪,“万众一心“,那一幕又一幕的人间悲剧,或许可以避免?或许不至于把国民经济推到了崩溃的边缘?或许不至于导致持续多年的“好儿女志在西方“的出国潮?

[Curious ...♂ 2010-05-21 12:14:16]
(蝴蝶·宽恕)5."宽容是无奈
疯狂的世界造就着那扭曲的灵魂..."

我们的“妈妈”允许她的世界变得疯狂,她的儿女们灵魂被扭曲,而我们现在让自己宽恕, 让自己相信“妈妈”从来就爱自己的儿女,一小撮坏人(都是黑头发还皮肤流着一样的血的同胞兄弟)和那个“疯狂的时代”不能代表我们唯一的“妈”。

我想说(说完就溜,怕挨石头,也怕搅乱了蝴蝶的原义):我从来就不认“这个妈”

[蝴蝶♀ 2010-05-24 14:48:48]
(蝴蝶·宽恕)15.Curious ...♂,
如果蝴蝶手边有一块石头, 无论大小, 都会毫不犹豫地向你砸去, 怎么可以说出那么令人伤心的话来呢?!不知道我俩是不是同一个“妈“的孩子? 在我的心中, “妈”是一块有边有界的版图; “妈”是有着几千年文明的历史; “妈”是我小时候爬过的一棵树;不管是痛苦的还是幸福, “妈”是我的回忆; “妈”也是我分割不开的未来。 没有她,蝴蝶就会像一个刚醒来的植物人, 不知道过去, 也不明白未来。也许你仅仅把“妈”当作是几代天朝, 几个天子, 是这样吗? 蝴蝶不太会讲大道理,也不敢期望于轻易地说服你, 只想说, 不管你认不认我们的“妈”, 我是认定你这个兄弟的。 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大的石头, 你可以找更大的砸回来。

[Curious ...♂ 2010-05-25 08:46:42]
(蝴蝶·宽恕)16.感谢蝴蝶的“石头”, 我没有更大的石头,也不想说服你。你说的对,“妈”不是是几代天朝, 而是你所形容的一切(几千年文明的历史,小时候爬过的一棵树)。可是大家真的这么想吗?就拿“妈呀中国”里的词来说:“儿女发点牢骚,当妈的根本不用怕”这里的“妈”是谁,大概不是你小时候爬过的一棵树吧!

[化石♀ 2010-05-25 21:49:15]
(蝴蝶·宽恕)17.Curious
我想你将国家和政府这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了, 另外还有可能将政府机构与日常运作的政府办公人员混了。 是的, 树大有枯枝。 可你不能说她不是树吧?! 即使它被风吹, 被雪压, 被虫蛀, 弯折甚至匐在地面, 树还是我们心目中的参天大树。


本页被读过1654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654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8.5/27/10: 蝴蝶博文《叫我如何去宽恕》里有关“妈妈”问题的讨论

感谢如歌、看客、微风、春水和蝴蝶的鼓励支持!
无名小卒♀2010-05-27 10:57:58
7.爱国表现在自己身上就是一种恋母情结, 在中国、在美国、在欧洲 都不重要, 说实话, 即使上了月亮, 还不是照样可以爱? 思念与距离总是正比的。
谢小卒的收集, 辛苦了!
蝴蝶♀2010-05-26 14:44:59
6.多谢微版主和看客的肯定。这些作品确实很珍贵,压在箱子底太可惜了!

春水,谢谢提醒,的确是条漏网的大鱼!赶紧补上。
无名小卒♀2010-05-20 15:35:04
5.小卒,我觉得“红色辣椒油”的#963也很精彩,描述的情况都很有代表性,文笔也佳,尽管他的思维有点cynical。一江春水♀2010-05-20 14:27:54
4.感谢小卒的辛苦整理。
这些东西很宝贵。
我爱微风♂2010-05-14 23:32:39
3.小卒,绝好绝好!!
荣升为微风坛档案馆馆长!
职业看客♂2010-05-14 22:58:45
2.谢谢如歌。欢迎大家推荐经典贴!无名小卒♀2010-05-14 20:21:26
1.小卒真勤快!谢谢你把这些精彩的经典帖子整理回放!如歌♀2010-05-14 17:1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