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丁香的博客







登录名


Straight Talk


2012-12-18


直说吧

我是歌手第三期






本页被读过3999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3999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45.

Letter from the Family of LU Lingzi

We are grieving and at a loss for words to describe the pain and sadness we are experiencing following the sudden passing of our dear daughter, Lingzi. She was the joy of our lives. She was a bright and wonderful child. We were thrilled to watch her grow into an intelligent and beautiful young woman. She was a positive role model for many others.

It has always been her dream to come to America to study. While she was here, she fell in love with Boston and its people. She loved her new friends and her professors at Boston University. She wanted to play a role in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pecializing in applied mathematics. She has been studying very hard toward her goal. Sadly, it was not to be.

While her dream has not been realized, we want to encourage others who have Lingzi’s ambition and dreams, and want to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to continue moving forward.

We are grateful and thankful for the assistance we have received fro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U.S. State Department, Boston Police Department, Boston University, and so many others. Your kindness will always be in our thoughts and memories of how you reached out selflessly to us during the darkest hour of our lives. We understand the work of the media, too, and ask them to please respect our wish for privacy at this difficult time.

We are also humbled by the compassion, caring and love we have received from people all over the world. We wish to thank each of you for your prayers and for thinking of our daughter. Thank you for sharing your memories of her, your love for her, and your good wishes to our family.

Also, we wish to extend our thoughts, prayers and sympathy to the other victims of this tragedy and to their families.

We hope that everyone who knew Lingzi, and experienced the positive spirit and joy she had, will help carry on her spirit. We hope that everyone who has now heard about Lingzi will keep a memory of her in their hearts.

我们深感悲痛,无法用语言形容亲爱的女儿令子突然辞世带来的痛苦与哀伤。她是我们生命中欢乐的源泉,是个聪明的好孩子。我们满心激动地看着她成长为一名智慧美丽的姑娘。对许多人而言,她是个积极的榜样。

来美国读书一直是她的梦想。她来到这里,喜欢上了波士顿和波士顿人。对新朋友和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的教授,她也满心热爱。她憧憬将来在国际商务领域发挥作用,专门从事应用数学方面的工作。为了这个目标,她一直非常努力地学习。可惜,她不能如愿了。

尽管她的梦想搁浅,但我们想鼓励那些和令子有着同样的雄心和梦想、希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们继续前行。

我们对中国政府、美国国务院、波士顿警方、波士顿大学等诸多方面提供的帮助表示感激和谢意。你们的善意将永远印在我们的脑海中,在我们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刻,你们无私地伸出了援手。我们也理解媒体的工作,恳请你们在这一困难时刻尊重我们保护隐私的意愿。

世界各地的人们表达的同情、关切和爱心让我们不胜感激惶恐。我们希望感谢每个人,谢谢你们的祈祷和对我们女儿的思念。谢谢你们分享对她的回忆与喜爱,以及对我们家人的美好祝福。

我们还希望将思念、祈祷和同情传达给这次悲剧事件的其他受害者及其家人。

我们希望,每个认识令子、感受过她的积极精神和快乐的人,能帮助将她的精神传递下去。我们希望每个现在听说她故事的人,能在心中保存一份对她的记忆。

丁香♀2013-04-20 23:20:07
44.
丁香啊,要不要也像《中国好声音》那样,给大伙专门开个地儿,把《我是歌手》收集收集呀?
职业看客♂2013-02-06 00:29:46
43.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要先走 转帖:苏莫北


人活着总该有梦想。



年少时你曾经梦想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渐渐长大,你知道自己不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后来,你开始知道,现实里总该有梦想,这样才活得真实快乐。那些简单的梦想或许就是累了有一张床,饿了有一餐饭,想爱的时候身边有爱人,可以陪着你一起慢慢老去。



人活着总该有感动。



细小甚微的细节,或许是寒冷中一句温暖的叮嘱。或许是对于喜爱的音乐,唱出了你的心声,在那个场景下,让你感动的流泪。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感动,这样才可以鲜活。这样不光光是在看别人的故事,也是在别人的故事里面看到你自己。你想成为的那个最真实的自己。



看完《我是歌手》第一集,内心就是有波澜的。那不光光是对于音乐的喜爱,更是记忆,是岁月,是青春。是终于在平淡的生活中寻找到了一种让内心可以起波澜还可以像年少时那样激动的情愫。它会让你记起,你需要人来分享,那一时刻的感动和喜爱:它将你的思绪拉回到久远的以前,想起很多消失不见的人事。大概因为这样,这场比赛已经远远的超过一场比赛的意义。它会让你忘记,这个舞台上一定要有人离开。



没有人喜欢被淘汰。那是一种失落,是一种努力不被认可的难过。可是,比赛中总有人离场,总有人或被取代,就像感情一样,有人走有人来,被记起的也只是这一种感动。我们看到离开的人伤感的背影,我们也在心里声嘶力竭,因为那种声音或许那一种感情是你喜欢的。到最后有人惋惜,有人无所谓,谁也不能明白失败者内心的感动。因为可以表达的远不是最难过的。而这就是人生的一个片段,有高潮,有低谷,有成功,有失败。这都是每个人必须接受的。



上一期的最后一名是陈明,所以在第二期的时候她说,上一周,很煎熬。我喜欢她,是因为她在用心的唱歌,并且是努力的在唱歌,认认真真的,来完成这个梦想,来完成对音乐的执着。她说,十多年了,她没有对着镜头哭过。她说我也是一位母亲,我知道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孩子对自己的评价更让一位母亲在乎。我想她最大的掌声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唱歌来赢得观众的掌声,然后让电视剧前的女儿看到,然后骄傲的告诉别人,看,这就是我的妈妈。就像一个母亲骄傲的介绍自己的孩子一样。这就是一个榜样,一个骄傲。一个让你可以继续坚持梦想的理由。在最后宣布结果的时候,我看到她内心的忐忑,还有着急,其实还有害怕,害怕会离开这个舞台。很庆幸最后离开的不是她,我想,她的心里应该有如负释重的感觉吧。十多年了,那时候我们还是孩童,看着《将爱情进行到底》,听着磁带,她唱的《等你爱我》,唱歌和听歌的人都在形成自己鲜明的变化,我们都老了。在无声的岁月里,把青春送给了岁月,我们习惯把失去当做拥有,后来才知道,梦想是永远不会失去,无关青春,无关岁月。只和你自己有关。



黄绮珊是火,在舞台上声嘶力竭的唱。唱的你我落泪,这一次是一场属于她自己的涅槃。在《离不开你》中她唱“爱和恨都由你操纵,我已离不开你”。这也是她的心中,用27年来证明自己对音乐执着的喜爱。



齐秦是水,安安静静的唱着动人的声音。他把情歌唱的就是温柔的月亮,干净的姿态,缓缓的流淌,让你在他的音乐里面找不到暴戾,有的只是安心。他一定知道唱歌的人,内心安宁才可演绎,才可让别人认可。



看到尚雯婕今日的蜕变,不得不说她很努力。她不讨人喜欢,她只是想演绎自己喜欢的音乐。甚至穿着上特立独行,可是这就是她。她从当年的超女,容颜素淡的路人甲变成今日这个大气淡定的女子,这个过程并不容易。我相信喜欢她的人会更喜欢。每一个人在经历岁月或者青春留下来的东西的时候并不一定会去思量,并且改变。我相信,尚雯婕有。这才成为今时今日的她。



沙宝亮依旧是用细腻温柔的嗓音唱着。第一场他和三宝合作的那首《飘》让我感动。第二场的《秋意浓》,更是缠绵。就像爱情一样,你温柔的站在那里,不停的张望,突然有一个声音让你频频回首,直到留下来。我想,沙宝亮的歌声就是这个效果。



羽泉《烛光里的妈妈》,毫无疑问,在选歌方面,他们更倾向大众。无论是50年代还是90年代,这都是一个心声。



这是一个舞台,有人留下,就有人离开。黄贯中离开,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突然有点伤感,想起陈奕迅在十年里唱道: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也许就是这样,情感上我们不愿意接受任何人的离场,可又知道这在所难免。音乐在更多的时候是一个诉说,一个共鸣,让我们把内心最最真实的东西停留下来。就像我喜欢真实的情感和真实的人一样,它更让人妥协安心。就像黄贯中说,我会坚持音乐的梦想,把它带回香港。可是做了三十多年的音乐,不会因为一次比赛就放弃。因为热爱,因为认真,所以坚持。你知道,身边的人都会安慰你,这就足够好。



对着这个舞台他们把它当做初恋那般,小心翼翼。看着它,眼睛里是有光芒的,这个舞台有它的魅力。它是一种味道,一种符号。更多的是坚持,因为我们都老了,在坚持这条路上都老了,可是不后悔就是最好的气场。文艺,音乐,梦想,这些都是让我们不愿意放下的,其实人生就是如此。因为这场热爱里,我们有所坚持,并且长久。



比赛没结束,人生在继续。



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人要先离开。而你我,总该有感动,总该有期待。













No♀2013-02-01 03:37:00
42.谢谢丁香姐分享Andrea Bocelli的新专辑信息。我收藏他的专辑的,you know。呵呵呵。
说到Andrea Bocelli,我想我得感谢主的恩典。我不知道主是不是因为双目几乎全盲的Andrea Bocelli看不见世间一切浮华才将音乐的密码交给他,让他引领我们在他纯净的歌声里感受美沐浴爱。
一看这首歌的歌词,我就醉了。姐姐要问我这么容易醉?是的。听Andrea Bocelli演绎这么美的歌,我能不醉么?这首歌非常penertrating,让我想起“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是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任何听懂这首歌的女人都不会拒绝那颗炙热的心,她会用玫瑰花般的笑容和深情款款的眼神说YES。各位,我说的对吗?
“三高”太高,quite beyond my reach,而Andrea Bocelli 很接地气。Andrea Bocelli在他的家乡托斯卡尼举办过一场音乐会,他用那颗纯净的心演唱的每一首歌都带着亚麻的色彩和麦秸的味道。
微风学长演绎了Andrea Bocelli的经典曲目Time To Say Good-bye,请大家快去欣赏!
豌豆♀2013-01-31 06:54:44
41.豌豆,
尚是把好嗓子,绝对是唱歌的料,呵呵,是真的真的有天份有悟性。黄下去是必然的,通常选'天王天后'唱过的歌的的选手都会早早惨遭淘汰,不是唱功的问题,是歌的事儿。

有空可以看看这个,今天发布的新专辑,虽然他看不见,但他的歌是净土,尤其是当我们面对那些,为博眼球,哗众取宠的东西时。



Perhaps, perhaps, perhaps

You won't admit you love me
And so how am I ever to know?
You always tell me
Perhaps, perhaps, perhaps

A million times I've asked you
And then I ask you over again
You only answer
Perhaps, perhaps, perhaps

If you can't make your mind up
We'll never get started
And I don't wanna wind up
Being parted, broken-hearted

So if you really love me
Say yes, but if you don't dear, confess
And please don't tell me
Perhaps, perhaps, perhaps
丁香♀2013-01-29 22:39:17
40.谢谢丁香姐分享视屏。这个节目有看头。前一阵子看《好声音》好比喝可乐,这回看《歌手》是品咖啡啊。
趴在电脑前第一轮两场比赛连着看完,overwhelmed. 看到黄贯中离场,我都跟着哭了。一个感受:后生可畏,宝刀不老。
感慨的是殿堂级的人物还那么淳朴贴心,离我们那么近,用心把歌唱到人心里。每一个人对自己清晰如见,对观众了如指掌,不需霓裳不需浓妆,只需音乐只需歌声与观众共鸣。酣畅酣畅!几十年过去,齐秦的歌深情依旧,沙宝亮的歌暗香如故;黄琦珊和陈明立定舞台翻身的场面不仅让人折服她们的功底更让人折服他们的心力;尚雯婕身手不凡,多年潜于心的历练正给她带来同龄歌手少有的沉稳和优雅;羽泉组合里永远都流淌着默契和感动;黄贯中,嗯,他的歌声与风范不输任何一个,只是他改编《吻别》是个失误。个人以为,《吻别》是一首伤怀情歌,大部分歌词很婉约,歌曲的高潮部分很短,不宜用ROCK风格来演绎(吉他弹唱也许比三人ROCK要好?),再者那晚的爱情悲曲到他那儿观众在情绪上已经疲惫,需要换个主题,他撞上了枪口,把天大的机会让给了羽泉。
关于尚雯婕,我比较欣赏这个拿脑袋在乐坛上混的歌手。我没有追星情节,我一大学同学是她的粉丝,有一回来深圳捧她的场把要我拽去听尚雯婕的演唱会,我被我同学那种入世的生活态度感染就去了,看了才明白大我两岁的那个同学为什么对个毛丫头佩服得五体投地。那真不是单靠嗓子玩音乐的毛丫头,是个干什么都把什么做到极致的无敌手啊。这回她在第一场里的选曲是自己的作品,主题非常好,universal ,她的演绎也很有席琳 迪瓮的范儿。每一场的服饰、妆容与歌曲主题非常匹配,演唱手法的灵活使主题得到了圆满发挥。这个比赛如果在北京或者上海,她的得分可能更接近黄琦珊一些。尚雯婕以她的综合素质和独辟蹊径的套路走下去,她未来应该是个重量级的跨界人物。
除了歌声之外,这些殿堂级歌手的台风也值得称道,很真实,内敛的成年焦灼与歌路感慨,和恰如其分的称谢道别,都让人觉得服贴。
丁香姐,我交卷了。这回要跑步俺不怕,可以跟健将一起哈。俺也可以说,我是健将!
豌豆♀2013-01-26 20:32:31
39.
同意虹,问题的确大,豌豆西区跑了好几圈了,呵呵,现在轮到健将级的你了。

豌豆,这个看了没有?


呵呵,我还是喜欢她的演绎(40:50), 醋嫂呢,想起来她没有?


丁香♀2013-01-25 22:03:58
38.这个问题太大了。“公民与百姓”的区别在哪儿都一样,在美国拿到美国公民的中国人有几个参加竞选的呢? 有几个参加投票的呢?虹♀2013-01-24 13:01:02
37.Sorry,红姐=虹姐
丁香姐,最近国内揪出出不少千奇百怪的贪官。if you were a 老百姓, 手里有NO妹说的那种带子弹的抢,你会怎样?
各位,here is a silly question: 假如百姓=公民,是不是不会有贪官这回事?
豌豆♀2013-01-24 06:37:33
36.No妹妹引出的“公民与百姓”话题值得挖掘。红姐、化大工程师刚回国目睹了咱老百姓跟公民之间的距离,你们有何感想?
看客兄哈,您别光顾讲笑话哈,豌豆我想听听您对这个话题的看法哈。老溜号大哥,您肯不肯给个面子,说说您的想法。我给您二位摆好凳子沏好茶,等着二位开讲哈。

豌豆♀2013-01-24 06:22:26
35.No说的很有意思。美国啊...美国!

豌豆,你说的经历让我想起Sarandon的电影...
丁香♀2013-01-23 23:18:24
34.美国这个国家, 自从有历史好象有枪(有子弹的枪). 不象其他国家, 在有子弹的枪出世之前, 有很长的没有有子弹的枪的时代的历史.
公民一词好象也是在美国出世的. 以前的中国没有有子弹的枪,公民叫百姓哈.
所以...
No♀2013-01-16 07:26:53
33.丁香姐,我及格了还要做题啊。你楞是把孔老先生那一套搬来了,拿“请教”折杀我的啊。我宁愿去跑步。
我只能就我一次井底之蛙的经历说说我的想法。我没玩过枪,也没去有枪的国度玩过。我也WONDER公民权利只有抢才能捍卫吗?没有抢公民权利能不能得到保护?怎么保护?哪一个选项能最有效地minimize crime possibilities 保护公民权利?
几年前我接到一件小差事,为当地检察院对一名马来西亚籍毒品重案犯实施逮捕当翻译。看守所里犯人带着手铐脚镣已经被带出“号子”蹲在走廊上。检察官喊他的名字,狱警将犯人带到一间办公司。检察官当着犯人、狱警和我的面宣读逮捕令,其措辞之严酷令没见过世面的我不寒而栗,犯人知道自己该当何罪所以面无表情地听着。轮到我来翻译逮捕令了,我紧张又麻利地将那份文件译成英文,问他是否听清楚了,然后告知他的权利和义务。犯人点头说YES。 狱警递过一支笔让我交给犯人在逮捕令上签字画押,犯人还是面无表情。我说,MR.XXXX(我不记得他的名字了》,please sign your name on the document if you agree to the wording on the document. 他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检察官收起文件握住我的手说谢谢,然后转身准备带我一块离开。此时,我转过身面对这个来日无多的重案犯,saying politely and gently : Thank you for writing down your name. 出乎我的意料,犯人的眼泪立刻流出来,弄得我措手不及。出了看守所我想,很多原因导致犯罪,在冰冷的法律面前有多少人悔罪?什么力量让人真正地悔罪?到底什么力量使人不犯罪?有什么可以使人帮助减少犯罪?那一次独特的经历让我觉得:法律未必能制止或者减少犯罪。我认为,善的力量可以减少犯罪,一个寻存善念的人不会犯罪,他能帮助减少犯罪。无论有无枪支,只要他心中有善,他就会尊重生命,并爱护那些弱小的生命。
豌豆♀2013-01-16 05:19:45
32.豌豆看客,看了你们的讨论,受益匪浅!!
想再请教你们说的“minimize it“, 具体怎么办?比如针对弗吉尼亚和康州这两次,怎样可以避免伤害无辜孩子们

醋嫂醋哥虹有什么高见?
丁香♀2013-01-15 23:04:07
31.
我说,那啥,豆子、丁香你可别抬举俺老看了。老看也能有高见?!只是想问几个问题,有几个问题好像问过了:
为什么一定要有枪?为了防卫?那么那些完全禁枪国家的人是不是就不能或是不会防卫呢?我们是不是需要MILITARY STYLE的冲锋枪来自卫呢?!
为了安全?那么在这样一个很容易就可以拥有枪支的国家,你会觉得很安全吗?或是说这里人的平均的安全指数会比那些禁枪国家的高很多吗?
为了和山姆大叔抗争?如果山姆大叔有意和你动手的话,即使我们每人都有一杆枪,我们也绝对不是山姆大叔的对手。山姆大叔都不用端枪,他只有坐在屋里按上几个按钮,就可以把你夷平,信不?!
粗略看了一下AJ这个先生的材料,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枪。如果有的话,不能说他是最危险的人物,也是很危险的人物。这个人有没有点儿偏执狂的倾向啊?
不知道这个AJ先生的数学学得怎么样,他知不知道35比11,000是啥意思?
在与Pier Morgan的辩论中,他提出一大堆自杀死亡、车祸死亡人数的数据,不知道what he wants to justify?!!
极刑的目的是给人一种威慑。那些有人格障碍和精神障碍的人总会有那么一刻清醒,总会有那么一刻意识到他们的所为的后果会是什么,可是他们还是做了。
密谋以久杀人和一怒之下杀人的比例是多少?极刑威慑对各自的影响有多大?
在被禁枪和非禁枪的国家都会有烈度相当的犯罪都会存在,但是发生的频度一样吗?
即使枪全禁了,患者全治了,这样的犯罪就会消失了吗?当然不会!但是还会像现在这样惨烈吗?
我们的目的是minimize it,当然病该治,枪是不是也该禁呢?!
-----------
怎样面对有人格障碍的人?你怎么面对癌症患者?
怎样面对拿枪的精神病? 你怎么面对双面失明的机动车驾照申请者?
职业看客♂2013-01-15 10:40:08
30.Sorry for two typewriting mistakes. 普通贫民=普通平民,易于常人=异于常人
Further discussion. 在任何社会,预防犯罪永远比处置犯罪后果重要。由于人格障碍者犯罪的性格因素和精神病患者犯罪的病理因素,预防这两类人犯罪比预防普通人犯罪更重要也更棘手,这极大地挑战一个社会的法律制度、公共安全措施、医疗方法和技术、社会伦理道德和公民素质等等,人格障碍者和精神病患者的犯罪率似乎也可以作为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指标。
豌豆♀2013-01-15 04:54:39
29.谢谢虹姐、丁香姐的问题,也谢谢丁香姐点我回答问题。
我也看了视频。视频上一个温文尔雅,一个滔滔不绝,似乎说明问题本身的炙热程度以及不同的态度。
枪支在东西方国家似乎成为现代文明的一个杀手,普通贫民是最直接的受害者。在西方公民权利可以用枪来捍卫但时有恶性枪支暴力犯罪,在东方公民被禁止用枪捍卫尊严枪支犯罪或者烈度相当的犯罪也存在,这些犯罪常常是人格障碍人士或者精神病患者的行为,枪支犯罪似乎已经超越了法律和社会制度的范畴,成为不同社会制度国家共同面临的GLOBAL ISSUE,而且这个由人格障碍者或精神病患者导致的GLOBAL ISSUE不像本.拉登那么容易让人识别,因为他们不是有组织的犯罪,而是具有极大的偶然性和不可防范性。我个人更倾向于把这个问题定义为extremely- dangerous social problem.
接下来的问题是全球怎样共同应对这个GLOBAL ISSUE?
我个人认为,对于人格障碍者或者精神病患者持枪犯罪,光靠管制枪支是不够的,只能说这些人在枪支within reach的条件下,他们的犯罪更容易成为现实。对这些人的识别、管理、治疗和帮助也许比管制枪支更有效,这是个假设,需要验证。
从精神病医学角度讲,人格障碍者或者精神病犯者如果可以治疗或者减少其犯罪的机率,政府应该在这个领域有所作为,以此保卫公民的生命安全。从生命角度来讲,其重要级别高于普通意义上的个人财产安全和公共安全。希特勒如果是个偏执狂或者精神病人,他的问题如果早被人发现并接受治疗的话,是不是可以保全许多犹太人的性命?
从社会关怀角度来讲,人格障碍者和精神病患者也是生命个体,由于他们易于常人的特征容易导致对他人生命的烈性伤害,社会应该从关怀生命的角度给与这个群体的人以精神关怀,将他们的犯罪可能降至最低。这一点,民主社会由于宗教的正面作用比非民主国家做得好。有一个事实,非民主国家由于不公平导致的社会问题往往隐性倒逼人格障碍者或者精神病患者走向偏执进而极端犯罪,即使没有抢,他们可以使用任何其它可以置人于死地的工具,这样的案例已经不少。
personally, 表面上的gun control问题涉及深层次的社会问题,需要全社会全人类共同应对。东扯西拉胡诌得这么远,见谅。哈哈哈。
丁香姐,我交卷了。不及格的话(悄悄告诉我哦),我绕西大操场跑两圈,如何?
豌豆♀2013-01-15 00:02:52
28.看客,视频全看了,不喜欢A.J.
虹,你的问题比较大。我的问题小。
豌豆, 也想听听你的见解。

上次是弗吉尼亚那次,这次是康州这次,问题是一样的,
怎样面对有人格障碍的人
怎样面对拿枪的精神病

此贴被丁香于2013-01-14 22:05:38修改。
丁香♀2013-01-14 21:32:12
27.这会儿我这儿已经是凌晨了,我就坐在丁香姐宅子的门槛儿上等good question,等看客兄的wongderful解说。
Dear all, have a nice weekend!
豌豆♀2013-01-11 09:37:27
26.本帖被虹于2013-01-11 04:09:48删除。虹♀2013-01-11 04:05:29
25.丁香,

希特勒算不算精神病人呢? 他主张把所有的精神病人和犹太人直接送到毒气室。

老百姓的枪政府可以制定政策管理。 政府与政府之间用“枪”的事归谁管理呢? 管得了吗?
虹♀2013-01-11 03:54:26
24.看客,其实我有两个问题一直没有答案,等我看完你的视频再问你。看看你有什么好办法。
丁香♀2013-01-09 22:41:03
23.










职业看客♂2013-01-09 22:02:13
22.谢谢丁香姐!祝新年一切如意!也祝所有微网新老朋友新年好运!豌豆♀2013-01-03 04:55:53
21.
远的山
近的树
What a thrill!
Love the rhythm.....



祝虹,醋嫂醋哥,职业看客,吉他手,剑剑风流,版主微嫂,Luthyia♀,澳八,毕静,大家,

Happy New Year!

丁香♀2012-12-31 21:05:17
20.丁香,关于精神病和枪的问题也插个嘴。
1996年4月28日,澳洲塔斯马尼亚亚瑟港发生了澳洲历史上最惨痛的“亚瑟港大屠杀”,一共35名游客被手持AR15自动步枪的枪手马丁•布莱恩特(Martin Bryant,也是个有着人格障碍的人)杀害,37人重伤,一个父亲一瞬之间失去了妻子和两个美丽可爱的女儿。此惨案震动了整个澳洲社会,并在全国引发了一系列禁枪法令的颁布,澳洲的禁枪是成功的,虽然难度要远低过美国。虽然我自身也曾两度被抢劫,但我可以很自豪地见证,这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国家。我们走在路上可以没有恐惧。更别说学校了,保安的观念似乎都是荒唐的。美国的这些事件对于我们来说不可思议,持枪和安全似乎是个悖论,等同于禁枪和不安全,问题在于选择上,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深深地希望美国人可以选择禁枪。
澳八♀2012-12-24 06:30:56
19.
丁香(14):
哎,那啥,丁大夫本来想说几句来着,可是现在啥也不用说了,经过数日沉默后,NRA都已经给出标准答案了:不要禁枪!每一个学校配一名武装警察。
what a great idea!!!!
这样一来, 枪的产量不但不会减少,还会大大增加。随着枪手和警察军备竞赛的不断升级,军火订单肯定也会大幅度增加。在这样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这个决定会创造多少就业机会呀? 你今后每年交的税,又有新排场了。 不得不佩服NRA的英明决定。
现在反对禁枪的人认为问题出在精神病人身上。那么想想看,如果以朝一日精神病人看医生也像买枪一样容易的时候,是不是就不会有mass shooting事件发生了?
现在支持禁枪的人认为问题出在枪身上。那么想想看,如果以朝一日所有的枪都被禁了的时候,是不是就不会有mass shooting事件发生了?
当然会, 对吧? 但是会不会这么勤?!
想想看,如果一个精神病患者拿着尖刀冲进学校刺杀那二十个孩子,in execution style, 而且保证二十个都被刺死,那么他至少需要多长时间?在这个过成中,周围的人拿起棍棒反抗,阻止的机会有多大?
想想看,如果一个精神病患者端着冲锋枪冲进学校扫射那二十个孩子,那么他最多需要多长时间?在这个过成中,周围的人拿起棍棒反抗,阻止的机会有多大?
无论我们如何努力, 这样的悲剧昨天发生过,今天又发生了,明天还会发生。我们所能做的是把发生这种悲剧的可能性降到最低点。
精神病患者该治,枪也该止?

职业看客♂2012-12-22 18:15:42
18.谢谢吉他手声情并茂的演唱。为遇难的人们祈祷。Luthyia♀2012-12-21 18:43:03
17.吉他手,这首歌你唱得和弹得都太好了!录得也好!我爱微风♂2012-12-21 14:00:26
16.听歌。。。落泪。。。丁香♀2012-12-21 13:19:03
15.说什么也回不来了,听歌吧!



《TEARS IN HEAVEN》下载

吉他手♂2012-12-21 12:18:29
14.
虹,看客,醋嫂,
想听听你们和大家,对精神病和枪这两件事情的看法。

丁香♀2012-12-20 22:48:25
13.如果参加孩子们的辩论比赛就会注意到,任何一个提案都有左中右的立场和观点。 关键是大多数人的意见是什么,但有时大多数人的意见未必是对的,这时那位拍板的人的判断力就很重要了。

醋嫂跟醋哥一样,别看意见多多,比我爱国多了。 我顶多就是一个逍遥派加中间派。

虹♀2012-12-20 16:02:39
12.
我说毕大夫,丁香,虹,你们几个这是怎么了,一会儿这个出来“道歉”,一会儿那个出来“对不起”?只要你心里清清楚楚你辩论的时候是针对的那个观点,而不是那个人,有什么可道歉的?!你们又不是7、8岁的小孩子了,至于那么脆弱吗?哈哈哈。你看像老看这种没有受过什么科班儿教育的人,素质就是不行!哈哈哈。

哎,那啥,说个正事儿哈,你说人的懒惰是不是一种天性?记得老看年轻的时候哈,每次放假回家都会花段时间把家里彻彻底底地打扫一下,老妈看来笑眯眯的。可是现在哈,如果你不在屁股后面一个劲儿地催,想让老看俺主动去打扫,没门儿!催得急点儿,咱就干的快点儿;催得慢点儿,咱就干的慢点儿。如果你敢放话儿,“Do not worry, take your time”,老看能给你扫一天!信不?!不催、不骂,人是不会出活儿地!如果你说你要耐心等待,那你就等吧!那就让我们等到下一批二十几个天真可爱,无辜的孩子死在机关枪下的时候,倒在刀伤的血泊中的时候再拾起这个话题吧!!

职业看客♂2012-12-20 10:41:29
11.[ZT-2]一位母亲关于美国精神病现状的看法

写得非常感人也很有责任感。 许多时候一个社会对一群人的麻木和冷漠早晚会反过来伤害自己的。

[ZT-1]一个愤怒母亲的心声

是一位在美国的中国人对这个惊人的新闻表达了“愤怒”。 其实这就是美国有些社区常年面临的生活,大家都习惯了。 她质问“枪支”的法案问题,法案是由老百姓的代表们提出来讨论的。 老百姓则是出问题时就质问一下,没出问题就放过去了。 只有少数有社会责任感的人群才会不断地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 而这份动力和执着很可能不是他自己的力量,更多的是受害者内心里的一个声音。

虹♀2012-12-20 07:06:51
10.182.丁香, 你是说我有抢别人风头之嫌?如果这样,我会检讨。 毕静♀ 2012-12-09 23:05:59


其实这只是一个网站,听听版主吉他手剑剑风流他们的歌,忙完工作有空时和大家交流一下看法,仅此而已。没有什么“风头”可言,“抢”风头就更不着边际了。

老实说,我觉得变换话题,既是对原创音乐作者的不尊重,更是对闻声而来的听众读者的不尊重。

我还觉得把与信仰有关的话题放在信仰论坛,是对没有宗教信仰的那些人们,和对各种有神论者的最大尊重。
丁香♀2012-12-19 14:09:47
9.再转两个妈妈们的贴:

[ZT-1]一个愤怒母亲的心声

忙忙碌碌马不停蹄的一年很快就要结束了,很盼望着在即将到来的假期里休息一下,陪孩子们度过一个轻松愉快的假期,放松身心,好迎接下一年的到来。 就在此时,传来康州Sandy Hook小学的血腥屠杀惨案。冷不防,心口被狠狠地捅了一刀,击中了生命中最软弱,最脆弱,也是最不堪一击的地方。辛勤努力地像小蜜蜂一样,平时把自己的家庭和工作努力安排地井井有条的我,顿然间失去了完成各项任务的动力和兴趣。深刻地意识到我们完全没有办法保护我们自己的孩子不会受到类似的杀戮。心整天被这样的焦虑折磨着,啃噬着,看不到希望。这三天下来,惶恐不可终日,心不在焉,魂不守舍,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夜晚,孩子们都睡着了,我一个人来到电脑前。心里的痛,心里的堵,难以名状。来到文学城子女教育坦,逐条阅读姐妹们的帖子,心里得到了不少的安慰,仿佛黑夜里孤独疲惫的行军者找到了组织。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与同为母亲心的姐妹们分担,至少不再孤独。 任何人以为这样的事情不会降临在自己的孩子身上,那只是自欺欺人。2007年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惨案发生后,我就知道这样的事情还会再次发生。平日里我们小心翼翼地关注着孩子们的健康和安全。 但做母亲的直觉一直在提醒我似乎黑暗和凶险就隐匿在不远的某一个角落。Sandy Hook只是应验了许许多多母亲心中挥之不散的噩梦。今天,这噩梦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Sandy Hook触动了我们最敏感的神经,因为孩子们凝聚了我们所有关于美国梦的精髓。随着Sandy Hook的枪声,我的美国梦顿时支离破碎,灰飞烟灭。 这是美国本土版的恐怖主义。我感觉自己在精神上已经死了一回。

生活在美国的南方,我深知禁枪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天方夜谭。但我至今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不能禁止那些能在短时间里导致大规模杀伤力的进攻性武器和配件。 1994年在克林顿当政期间实行的进攻性武器禁止法案于十年以后的2004年实效。小布什想要继续更新这个法案,但是不知为什么当时的国会不能提交新的法案出台。 奥巴马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也只是动动嘴皮而已,丝毫没有任何采取实质性行动与计划的意向。 当电视上出现奥巴马讲话时抹去眼角的泪的画面时,我心里燃烧着的是愤怒的火焰。总统先生,我厌恶你的逢场作戏,我厌恶你的软弱无能,我讨厌你的眼泪,你到底做了些什么?!纽约市市长Bloomberg 才是我们需要的领导,他没有空洞的演讲,他也决不会煽情,但他具备一个领导的魄力,勇气和实干。在今年科罗拉多电影院凶杀案之后,Bloomberg就曾公开批评两个党的总统候选人对枪支问题采取沉默的态度。 也是在昨天,Bloomberg提出了枪支管理改革的三个主要议案。Sandy Hook 屠杀案至今,共和党内一片沉默,他们的沉默本身就是最好的答案。 他们的沉默代表了他们曾经标榜的所谓Pro-Life的理念是他们所捍卫的最最真实的谎言。

一个国家没有能力保障小学生的生命安全,任由一个精神失常的人恣意屠杀无辜,这个国家有什么资格在国际上维持和平?! 连最基本的生存权利都无法保障,还标榜自己的自由民主,岂不是痴人说梦?!

成堆的鲜花,还有数不尽的毛毛熊;教堂的祈祷,还有烛光纪念;惊鄂的表情,相拥而泣的画面,所有的这些都变成了固定的程序化的东西,在每个惨案的发生后一遍又一遍地上演着,轮回着,然后不多久,就从公众的眼光视野里褪去。 没有任何一样事情,没有任何一样物品,可以换来任何一个小孩子的性命。 那些程序化的东西,与其说是为了纪念孩子,不如说是幸存者或是旁观者让自己的内心稍微得到一点安慰的手段而已。我内心感到很疲乏,很厌倦。 要知道这是一个很善于麻痹自己的国家。已经有两个州通过了吸食大麻合法化的法律。 再痛苦,再难以承受的事情,靠药物麻痹一下神经,很快就会舒服,又会感觉良好了。 于是大家都继续逃避现实,继续回避解决现实的问题。

昨天在视频上看到那个妈妈接受采访时说,她的6岁大女儿不幸遇难,她回到家里第一件事情就是扑倒在她女儿睡觉的床上,因为那床上还留有她女儿身体的气息。。。。我再次崩溃,难以自抑,泪水奔涌而下。

也是在昨天,在漆黑的漫长的隧道里,我似乎看到了一丁点的亮光。我真心地希望这个亮光是真实的,不是虚幻的。MSNBC的早晨节目Morning Joe的主持人Joe Scarborough 带着沉重的心情讲了一段10分钟的独白。 他说他是一个保守的共和党人,Sandy Hook终于改变了他对拥枪权利的思考。 他曾经是弗罗里达州四届的众议员,得到全美来复枪协会的最高A评及。在意识形态上,他向来都是坚决维护拥抢者的权利的,可是这一次,他终于承认,Sandy Hook的惨案,改变了他过去到现在一直坚守的意识形态。他说,“娱乐圈没有绝对的权利去美化凶杀暴力,毒害青少年的头脑,我们的人权宣言也不应赋予枪支制造商绝对的权利贩卖给任何人军事化的半自动高杀伤力的手枪。” 西弗吉尼亚州长Joe Manchin也是坚决的拥枪权利维护者,他也表示必须要讨论Assault Weapon Ban。此人也是得到全美来复枪协会的最高A评及。 社会变革是艰难的,但最难改变的其实还是人的心。 如果人的心改变了,冰山都是会融化的。

Sandy Hook是否真的可以成为美国枪支管理的tipping point和分水岭,我们尚且需要拭目以待。 无论如何,就是有新的更为完善的法案通过,那也是以20个小孩子无辜性命的代价换来的。 天使曾经来到人间,却因着人间的罪恶过早地折翼,离我们远去。 但愿这次Sandy Hook小学的惨案能深刻唤起政客和所有拥枪民众的良知,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自由,民主,和权利。

这个圣诞节,我没有喜乐的心情。凝重的心和哀悼的心是这个圣诞节的主题。同事们来敲门,给我送来了礼品,可我真的没有这个心情,我只好如实相告,对不起,我真的说不出Merry Christmas。 今年的圣诞节只适合Mourning。 我不想逃避,我也无法逃避,美国是我们为之奋斗十几二十年的家园,我们无法逃避,所以我宁可选择痛苦,选择控诉,选择呐喊,选择愤怒。


[ZT-2]一位母亲关于美国精神病现状的看法

上周五发生一桩耸人听闻的惨案--康乃狄克州纽堂镇桑迪胡克小学20名学生与六名成人被枪杀。由此全美引发了一场关于暴力的新探讨。在家中厨房和咖啡馆里,我们含泪谈论美国暴力的方方面面:枪支文化,媒体暴力,精神疾患医疗资源的匮乏,在海外或明或暗的战争,宗教,政治,以及我们培育孩子的方式。博伊西市(Boise)一位名为丽莎.隆的作家说,拿枪支说事很容易,但现在是触及精神疾病话题的时候了。

虽然每位精神病患者不尽相同,我们亦或永远无法知晓兰扎惨案的全部实情,但是需要听听隆女士家的故事--更关键的是我们应该帮助类似家庭。

在康乃狄克州,在20岁的亚当.兰扎亲手杀死他生身母亲,随后向坐满学龄前儿童的教室开枪的三天前,我13岁的儿子迈克尔(化名)因穿着不被学校允许的颜色的裤子而错过校车。

“这种颜色的裤子是允许的,”他说,语气越来越带有火药味。他的眼睛瞳孔放得那么大,以至于蓝色虹膜都快消失了。

“这是海军蓝,”我告诉他。“你们学校只允许学生穿黑色或卡其布(米色或棕色)裤子。”

“老师说我可以穿蓝裤子的,”他坚持到。“你这只愚蠢的母狗。我想穿什么裤子就穿什么裤子。这是美国。我有权这样做!”

“在学校里你不能随便想穿什么裤子就穿什么裤子,”我道,保持着温和,讲理的语调。“另外,你绝对不可以叫我愚蠢的母狗。今天你不能打电子游戏。现在上车,我送你去学校。”

我的儿子患有精神疾病,我爱我的儿子,但他令我恐惧万分。

几周前我让迈克尔退还过期的图书时,他拔刀威胁要杀我和他自己。7岁和9岁的弟妹们早对安全措施了如指掌--在我让他们执行前已逃进汽车,并锁住车门。我设法从迈克尔手中夺回菜刀,然后迅速收起家中所有利器,并装进我随身携带的特百惠(Tupperware)塑料盒中。整个过程里他一直大声咒骂,并威胁说要杀死或伤害我。我只得寻求帮助。

不久,三名体魄魁梧的警官和一位医护人员把我儿子绑在担架上,并乘坐费用不菲的救护车去附近急诊室。那天精神病院无空床位,而且迈克尔在ER(即急诊室)很快安静下来,因此医生给开了再普乐(Zyprexa)处方,并为他预约我们当地一位儿童精神病专家。

对于迈克尔究竟得的什么病我们是丈二摸不着头脑。无数次与缓刑犯监督官,社会工作者,心理治疗顾问,老师,和学校管理人员等人开会。自闭症系列障碍(Autism spectrum),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狂躁症所引起的叛逆(Oppositional Defiant),或者间歇性狂躁症(Intermittent Explosive Disorder )等等可能性均被反复探讨过。他试过一系列治疗精神与心理疾患的药物,种类繁多堪比俄罗斯小说情节之复杂,可惜均未奏效。

迈克尔在七年级时成为数学与科学天才班的学生。他的智商异常高。心情好时他能滔滔不绝地侃,话题从希腊神话,到爱因斯坦学说与牛顿学说之异,至英国经典科幻电视系列剧《谁医生》(Doctor Who),无所不及。大部分时候他很正常。但发病时您可得小心了。另外,我们无法预料究竟什么事令他颠狂。

迈克尔进初中仅几周后便开始行为异常并俱威胁性。我们决定让他转学到本学区最严格的学校。这是所全封闭学校,周一~周五在7:30-1:50之间免费看护(babysit)表现不佳,18岁以下的学生。

裤子事件的那天早晨迈克尔在路上继续跟我争吵。偶尔他向我道歉,并貌似后悔。在到达学校停车场前他说,“妈妈,我很抱歉。那今天我仍可玩电动游戏吗?”

“不可能,”我告诉他。“你不能像今早那样表现,然后如此快恢复玩电动游戏的资格。”

他的脸色立即沉下去,眼里流露出深埋于心的愤怒。“那我只能杀了自己,”他讲。“我现在就跳下车自杀。”

我的忍耐已到极点。在菜刀事件后我跟他说,若再说一次自杀就立刻送他去精神病院,无任何妥协余地。我一言不发,只是向左拐而非右拐,把车朝反方向驶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他忽然开始担心并问我。“我们这是去的哪儿?”

“你知道我们去哪儿,”我答复道。

“不行!你不能对我这么做!你这是送我去地域!你在直接送我去地域啊!”

一到医院,我朝一位刚巧站在大门外的医护人员拼命挥手。“请呼叫警察,”我说。“快!”

此刻迈克尔连踢带骂,彻底疯狂。我死死抱紧他,不让他逃出车。他咬了我好几口,还反复用胳膊肘顶撞我的肋骨。可我仍比他强壮,他无法摆脱。但这样的状况将不会持续很久。

不一会儿警察到达,逮住我那狂喊乱打的儿子并朝医院内走去。我开始发抖,看着住院表格,不由潸然泪下--“您与孩子有任何沟通方面的困难吗……您的孩子从几岁开始如此……他/她哪些行为异常……您孩子是否有如下经历……您孩子有如下症状吗……”

我们买了医疗保险。我最近放弃自由作家的职业生涯,并到附近一所高校教书,因为有这样一个孩子,迫切需要员工福利。你别无选择。支付这类费用的私人医保不存在。

有好几天儿子在医院里坚称我撒谎,说我完全在编故事,目的是抛弃他。第一天我给他打电话,他说:“我恨你。出院后将立即施行报复手段。”

可是三天后他又变回我那个平静,可爱的儿子,并不停地道歉,发誓会好好改变。可我已多年听他发誓,再不信他。

记得入院表格里有这样一个问题:“您对治疗的期望是什么?”我写:“我需要帮助。”

我的确需要帮助。问题已严重到非我一人所能解决的程度了。有时我找不到任何好办法,只得向上帝祷告,希望得到神的启示。

我和各位分享这个故事,因为我正是亚当.兰扎的母亲。我还是迪兰.克勒博得(Dylan Klebold)和埃里克.哈里斯(Eric Harris)的母亲。我还是詹姆斯.福尔摩斯(James Holmes)的母亲。我是杰瑞德.罗格纳(Jared Loughner)的母亲。我还是赵承熙(Seung-Hui Cho)的母亲。这些男孩及其母均迫切需要帮助。在又一起令人心碎的惨案发生后,拿枪支说事再容易不过。但此时真正亟需关心的却是精神疾患病人。

根据琼斯妈妈网站有关报道,自1982年始美国发生了61起使用枪械的滥杀无辜案。其中43名凶手为男性白人,女性仅占一名。琼斯妈妈网站称大多数凶犯通过合法手段获得行凶枪支。但是这些罪犯的精神病史不禁让人思考,在美国有多少像我一样生活在恐惧中的人呢?

当我询问帮助儿子的社工,他说现在我唯一所能做的是想办法让迈克尔犯罪,然后被判刑。“等他释放后,政府会为他建立起档案,”他道。“这将是你得到帮助的唯一途径。没人会拿你当回事儿,除非你被判刑了。”

我不认为儿子的问题严重到需要坐牢房的程度。乱糟糟的监狱只会让迈克尔的敏感神经更受刺激,但不能根治他的病。事实是美国似乎在用监狱作为解决精神病患者所引起问题的场所。根据人权组织观察,美国服刑的精神病人数在2000年至2006年期间翻了四番,并仍在增长--事实上患精神病的犯人数量比普通精神病人高五倍(56%)。

随着州立治疗中心和医院陆续关闭,监狱逐渐成为精神病人的最后选择。在2011年,莱克斯岛(Rikers Island),洛杉矶县监,以及伊利诺伊州库克县监(Cook County Jail)成为全美最大的精神病治疗中心。

没人会狠心到将他/她喜爱哈利波特和长绒毛玩具的13岁神童爱子送进大狱。但我们这个社会以精神病为耻,并且医疗系统破产,这使我们毫无选择余地。然后某天另一灵魂扭曲的人冲进快餐店狂射。或发生在购物中心。也可能发生在学前班教室。我们唯有绞着双手说,“必须采取一些行动了。”

完全同意我们必须采取一些行动。现在已到开始一场关于精神疾病的有意义,全国范围对话的时机。刻不容缓。这是我们这个国家能真正疗伤的唯一方法。

愿上帝保佑我。愿上帝保佑迈克尔。愿上帝保佑我们所有人。


此贴被丁香于2012-12-19 13:40:42修改。
丁香♀2012-12-19 13:39:26
8.
虹,醋嫂说得很对,这是healthy discussion.
咱们就是在网上交流一下想法而已,别和实际生活混在一起,呵呵,今晚睡个安稳觉;)

同意醋嫂的观点,无论哪个政府,都该往好里做,这是政府的职责。
丁香♀2012-12-19 13:24:15
7.虹, 你不需要道歉,这是healthy discussion :-)
下面是我看到的一个住在荷兰的海漂的跟我们的讨论有关的评论:

“我们的媒体一天到晚就是在鸡蛋里挑骨头来骂政府的,首相更是目标,天天给骂得狗血淋头,有时我也想,这个首相不当也罢了,又不是没有别的工作可做,可苦天天给人骂,
批评自已的政府是理所当然的事,在荷兰,政府做得好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拿了我们的税来发工资的,做得不好就是对不起我们纳税人,

所以从来只有骂,没有人赞政府的,赞政府在西方国家是可笑的行为,只有中国人才会不停的天天赞政府好,”
醋嫂♀2012-12-19 13:05:28
6.醋嫂,

我非常同意你在#5里写的

“你看美国出了枪杀,全国都在思考自责什么地方“丑陋”须要改变。”

“思考”几乎所有的文化都有,“自责和悔改”的确是某些文化里缺少的。

丁香,

我昨天半夜梦里都在跟你、看客和醋嫂道歉。
因为我忽然意识到丁香在#3里强调的是我“用词不当”。 而我只是继续解释强调我的观点立场。 忘记“用词不当”只能伤害对方的感觉,并不能帮助我解释我的立场。

谢谢丁香提醒。 下回我再犯“用词不当”的毛病时,你还得提醒我。
虹♀2012-12-19 05:18:58
5.谢谢丁香的理解和打开家门让咱们来直说!
虹,也多谢你的关心,我从来不是会让自己鳖的人。我是觉得老看转的那个诗词,就是因为关注中国孩子。你这么爱国,爱到不能听到人们指出中国任何不对 - 中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大家耐心点,别没事抱怨添乱。毕大师教导我们:儿不嫌母丑,可没说儿希望母丑,”母亲“丑陋的地方不许指出来。
你看美国出了枪杀,全国都在思考自责什么地方“丑陋”须要改变。为什么中国老百姓看到”母亲“丑陋的地方抱怨几句,你会这么难过?
全世界都看到中国的进展,您瞧那奥运会世博会大阅兵什么的,再看看上海的高楼大厦,还有中国人在外面的财大气粗的气派,还要怎么表扬才够?
你说的对,治病需要时间,美国发现自己病的不轻,甚至病急乱投医,可至少这个国家人们说自己病了须要治疗。
醋嫂♀2012-12-18 22:09:32
4.我没有觉得海外的人失去了判断力。

还是打个比方吧, 以前我可以跑得很快,也可以游得很快,但是经过多年的折腾,我现在远远不如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人跑得快和游得快。

如果我想跑起来,还别提跟同龄的别人比或与过去的自己比,就是跟自己的现在比都需要勇气和时间。 如果一个人的身体的恢复都需要时间和鼓励。 更何况是个国家呢?

一个庞大的中国。 金融就像得了甲减的病人,吸收了许多,却不能及时地转换成富有活力的能量。 政治改革就像是治疗中枢神经的疾病,不治好就会瘫痪了。

治疗哪种疾病不需要时间呢? 任何良方都需要疗程,如果不看疗程的进展,只是不断地换药,会把病人治死的。
虹♀2012-12-18 17:39:50
3.把两位在【原创音乐】里的对话搬到这里,说说我对虹的这两点的不同看法,

"我个人认为应该带着关切的心继续追问,而不是妄加论断。"
"抱怨所有的无关的人和部门只是添乱,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首先,我觉得醋嫂是带着关切的心继续追问,没觉得醋嫂妄加论断。

其次,我也没觉得醋嫂在抱怨,所以觉得用添乱这个词,是不妥的。
丁香♀2012-12-18 15:41:01
2.[ZT虹]
192.醋嫂,谢谢你把自己的疑问拿出来问,比鳖在心里好。 沟通还是比不沟通好。

先回答简单的吧。 我家没有住在Newtown。 住在Newtown南边30英里左右的另一个小镇。 康州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的学校和康州人集体受高等教育的程度。 只住了一年,所以对康州的确没有特别深的了解。 但是跟发生的事件的确有关的就是:

哪儿都有不幸的意外发生,美国最安全的城镇也有。

河南发生的事,我只是在文学城上看到的,另外文学城上话匣子里也说了新闻记者去采访,找不到当地的负责人。

目前,我个人对这个事件的判断,只能是文学城上的几条信息。 文学城里的信息的可信度大家都见仁见智。 所以我觉得在更多的事实出来之前,我个人认为应该带着关切的心继续追问,而不是妄加论断。

一个家里出了一件事,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就事论事,而不是把所有的相关的人以前犯的错都数落一遍。

就河南这件事,如果是真的,当地政府有没有马上去管? 如果没管,失职!

如果正在管而因此没时间回答记者的问题,那么看Newtown的官员,他们也不是马上就被揪出来批斗的。 你得给他解决棘手问题的时间。

任何地方冒出一个疯子杀了一大堆孩子都是棘手的事,你是应该抢救孩子在先,还是回答好奇的人的问题在先呢?

至于央视和报纸,既然无法报道河南的事情,报道一下美国的类似的事情,至少也是个学习、对比和借鉴的机会。 而且是头版头条,不再是领导去哪儿开会了,这不是已经往新闻自由迈出了一大步吗?

为什么不看这往前的一大步呢?

我不能代表任何人和任何帮派,我仅仅是用一个家庭主妇看孩子和家庭的成长的观点来分析一下。 我也会继续关注河南的事情,关注这件事最后是怎么解决的。 除此之外,抱怨所有的无关的人和部门只是添乱,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虹♀ 2012-12-18 04:16:47
丁香♀2012-12-18 15:40:03
1.[ZT醋嫂]

191.我没有注册,借这里问虹两个问题: (主坛10198)
12/14/2012美国发生枪案的那一天在中国河南也发生了22个小朋友被疯子砍伤,你有没有问你的中国亲友他们什么时候看到cctv新闻的? 而我在12/14当天,收到两位中国来信询问美国枪杀。我到搜狐看,妈呀头版头n条黑体字有关美国悲剧的报道。昨天刚开始讲河南的事。
第二个问题,有点钻牛角尖,我对Newtown多少有点了解,那里好象在十年前也不只一两家亚裔,不知道你怎么一去就把亚裔人口翻一番? 这又跟发生的事有什么关系?
你是在针对老看的劳蚤诗说海外失去了判断力,可你说的让我更无法分清什么是事实。

醋嫂♀ 2012-12-17 22:06:32
丁香♀2012-12-18 15:3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