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毕静的博客







登录名


小小说一至十汇总


2012-12-09


蒲公英之歌


(一)


她飘啊飘,在无边无际无岸无涯无顶无底的空间,幽幽的,像个无鬼孤魂......

忽然, 不知从何处, 传来了一缕琴声......那是她魂牵梦绕,千年难忘的声音......

她循声而往,在黑暗中摸索着,一抬手触到了一个实体,一个跟自己一样,有血有肉有爱有恨有愁有苦的人......

霎那间,天便开了。她看见了一张脸......那是怎样的一张年轻的脸呵!眸如明月,鼻如悬胆,温润的唇,似笑非笑,腼腆动人......

“你是谁?是诗仙吗?”那张嘴竟开口说起话来,声音像歌唱似的,轻而柔、憨而厚,富有磁性......

她从最初的惊喜中缓过神来,发觉自己也会说话:“我......我只是个人。”她有点羞涩,低垂了头......

“人哪能这般透明?!”他出了神,一反平日脾性,上下打量起她来......

一习靛青丝质长裙,勾勒出那柔美的曲线;腰不盈握,令人有个错觉,仿佛她随时会被风带走;樱嘴轻抿,掩隐了少女的心事;睫如蝉翼,不自知地扑闪个不停......

她避开了他的目光,环顾周遭......

春日辉映下的湖畔 ,躺着他的胡琴和画架;一对白色的鹅从天而降,在翡翠般的湖面刻上了一道亮痕;远处苍茫的群峰巅上,白雪复盖,熠熠生辉......

他拿来一张折叠椅。“来!坐在这儿,我想给你画幅画。”他忘情地说......

她下意识地想转身而去,可腿却不听使唤,终于顺从地坐了下来。这毕竟是千年一遇的缘呀......

“你瞧!”他把画架转向她,脸上笑嘻嘻的。就这一会儿工夫,她的轮廓,已跃然画布上......

她只觉得一阵心跳,脸上热乎乎地......

.....
汪!汪!汪!她骤然而醒,狗狗正在沙发边,舔着她的脸......


(二)


“嗤嗤嗤--公人怎么这样?!俺也是公的,你几时见俺哭天抹泪过?啊哟!他走下去了--”

“急急急!走哪儿啦?”

“叽叽叽--走湖里去了--”

“急急急!你来孵一下嘛!让俺瞧瞧--"

“叽叽叽!不行!俺得救他去--”

“急急急!俺要解手--”

“叽叽叽!--好吧!有你这样的鸟吗?啥事都要凑热闹!孵蛋都没个定性。真是的--”

“急急急!喔--”舒一口气。“好多了!差点憋死鸟了--”

“叽叽叽!快看呀!他咋啦?”

“吱吱吱--啊哟!水都到脖子那儿啦!”

“叽叽叽!--那咋办?要出鸟--人命啦!”

“急急急!急死鸟了!又救不了他 --”

“叽叽叽!快找人去--”

“咦咦咦--有人来了--还有只狗--”

“叽叽叽!--谁?”

“咦咦咦--让我瞧瞧--是昨儿那妹仔!她跑下水去了,狗狗也跟着--”

“叽叽叽!--现在呢?”

“吱吱吱--她追上了他,和狗狗一起把他往回拉--”

“叽叽叽!--这会儿呢?”

“吱吱吱--你不会自个瞧去!真烦鸟!我来孵--”

“叽叽叽!--啊!俩人一块倒岸边了--那狗甩了他们一脸的水,哈哈哈--唧唧唧--”

“嘻嘻嘻--雏儿破壳了--”


(三)


她躺在那,精疲力竭,筛筛而抖;刚才的一切发生得太快了......

这是她通常遛狗的地方。她喜欢这儿的宁静,喜欢跟那些黑天鹅、大白鹅为伴......

可今天一下车,她就觉得不对劲:有个男人朝湖心缓缓而去,即将没顶......

她一看周围没别的人,连声都没吭,外套一脱,径直就往湖里跑......

......

“谢天谢地!”此刻她缓过神来,第一个念头是狗狗。“Ryan---”

狗狗马上过来往她身边蹭,瑟缩着......

她搂住狗狗,猛地想起身旁那人,扭头去看......

那人仰面朝天,无知无觉......

她赶紧爬起身来,顾不得一身湿漉漉,哆嗦着跑去取外套里的手机;边盯着那男人,她边拨电话......

“年纪轻轻就寻死......”她正这么想着,忽地浑身一震:“他......他不就是梦里那人吗?!”......

这时电话接通了:“......对!对!后山坡下......我等着,不会走开!”......

她正跟接线生说着话,眼睛的余光扫到一个胡琴,还有画架,跟昨晚的梦一模一样,不觉又是一阵惊怵......

挂断了线,她立即跑到画架那儿去;还好,上面空空如也,并没有她自个的像;可旁边的折叠椅上,却放着一个女子的剪影......

那男人还是毫无动静。“刚才别是喝进了水......”她有点担心......

看着那张在梦里使自己心动的脸,她决定给他做人工呼吸......

蓝天下,绿草上,姑娘向那青年俯下了纤腰......


(四)


她跪着,两手叠放在他的胸部,“一,二,三,四”地数着往下按——

由于用力,她胸衣上的水随着抖动,洒了他一身。

紧接着, 她深吸了一口气, 听着自己咚咚的心跳;用手捏着他的鼻孔, 闭起眼睛, 嘴对嘴地压了下去--

突然, 他本来张着的嘴猛地一合, 一下子就把她的双唇吸吮住了; 双臂一搂, 把她的胸死死地压在自己心窝上......

她好不容易挣脱了, 浑身燥热地惊叫起来; 转身想跑, 又跟身后的担架员撞了个满怀--

"这人真坏!" 她惊魂未定, 用外套裹紧自己;带着狗狗,远远地看着医生护士的操作。

正想一走了之, 医生走了过来。

“请问您是他妻子吗?”一口带印度腔的英语。

“我不是!”她赶紧摇头,脸上火辣辣的,心想刚才那一幕准是被看见了。

“他还好,只是情绪不太稳定,我们要带他回医院去观察。”

她无语。目送着他们把他抬上车。

猛然想起他还有东西在草地上,又呼喊着,跟狗狗奔着跑着,给送了过去--

他从担架上欠起身来,接过去那个女子剪影:

“谢谢!”他低声道。看进她眼里。

她愕然。这声音梦里听过。


(五)


绿墙绿窗的病房内,他躺在床上,凝视着手中的剪影。

金发上戴着粉色头巾的护士,正用一小小的沙轮,在注射液小瓶上刻上环状的痕,再轻轻地把瓶颈敲断。

他转向护士小姐,目光涣散,幽幽地说:“我真傻!是吗?想为她而死......"

“你很爱她吗?”护士笑吟吟地反问着,手里却开始在他臀部注射起来。

他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但并不很在意护士的动作。“爱得受不了了!可她爱她丈夫......"

护士听了这话很快活,收拾起东西,赶紧去向医生报告:

“12床今天好多了,说话有条有理的。你待会儿查房就知道。” 蓝眼睛兴奋得发亮。

“是吗?昨天我临下班,他还是做着那几个连续动作:先双手一搂,再努起嘴,然后就去坐在画架前空比划。”医生说。

”可今天他躺着跟我打招呼,没事人一个。”

医生进去时,见他在作画,那个女子剪影已撕成碎片。

“Good morning! Doc!” 他扭头对小个子的印度裔医生微笑。

“这是谁?好苗条呀!”

“我的小救命恩人!” 他说。

“你记得她?”

他点头,“可我不知道她是谁。”一脸懊丧。

“我来帮你!她那天叫救护车的电话,很容易查到。”

“真的?!”他跳起身来,抓着医生的胳膊直摇晃。

窗外有谁正哼着小调走过:

“Moonlight and love songs ,Never out of date (月光和情歌 历久常新 )......”


(六)


“妈咪!”她背着网球袋,走近正忙着给顾客结帐的母亲。

身材开始发福的母亲抬起头来,光洁的脸上满是爱意。

“倩儿,彼得等你半天了。”手脚麻利地,边收着款边告诉人:“这是我女儿,最小的。”声音像棉花糖似的柔软。

那边,舅舅正指手划脚,跟彼得站在中药柜前。她瞧着他们,扑哧一声乐了:一只小小的鸡,一只大大的鸭!

出了父母的唐人杂货店,她仰头问:“老地方?”

彼得抬手托了托她挽在一侧的发髻,说:“坐我的车!”

春光明媚。坐在彼得的敞篷车里,她索性把头发松开,倾刻间整个世界都飞了起来。

彼得转脸看了看她,伸过手来复在她手背上:“真美!”他说。

她也扭过头去看着他雕塑般的侧面,说:“是的,真美!”

飞快的车子过网球场而不入,她诧异:“我们要到哪儿去?”

“你很快就会知道。”

车终于停了下来;彼得牵着她的手,来到一小桥上。

凭栏而眺,她惊呼:“鳄鱼——”

桥底浅浅的水面上,浮着一排深褐色的三角型,那是鳄鱼们的鼻子和双眼。

稍远处的河岸上,俩大个子鳄鱼拖着长尾巴,伸手伸脚趴着晒太阳。

一只木筏划过来,船上除了一男人,竟坐着个五六岁的孩子。

她吓得屏住呼吸:报上常有小孩和小狗被鳄鱼生吞的消息。

但见那排褐色三角型,缓缓地隐入河中,木筏和孩子安然而过。

吸了满腔阳光,他们爬上了一座原木搭造的高塔。一时间,方圆百里的葱郁森林,尽收眼底。

高塔在风的吹拂下轻轻摇晃,彼得从身后搂住了她......

在这里,整个世界仿佛只有他们俩......她头一回接受了彼得的爱抚......

不知怎的,脑海里忽地闪过那个脸,那个把她当救命稻草使劲揽着的人......


(七)


清晨,湖边雾褐氤氲......

她带着狗狗Ryan踏着青,脚踝处感觉着露水丝丝的浸淫,十分惬意。

每天这个时间,她喜欢打开门,踢着拖鞋来找好朋友Doodle 。

Doodle是一只大龟,却不是乌黑的,是一种带红的浅棕色;Doodle的头也跟湖里其他龟不一样。别龟的头是圆圆的,破水而出,像湖面一颗颗小水珠,且从不近人。Doodle的头却是尖的,鳄鱼似地以两眼一鼻三点示人。

Doodle见了她总要过来跟她玩耍,吃点她的面包或是咬她的拖鞋;有时Doodle用力一扯,倒着退着就把她戴着的棉质手套带入湖心去;如果在湖边见不着它,她会轻轻地喊:Doodle——;要不了一会儿,Doodle那三点的尖头准会浮现。

眼看就要到湖心亭了,那是他们的约会地点;Ryan突然一拽,往旁边的停车场跑去。

她不明就里,被拉扯着往前跑——忽地捂住嘴惊呆了:Doodle,她那好朋友,竟站在车道中央!

见他们跑近,Doodle吃惊地把头一缩,四只脚也屈了进去,整个龟甲一沉——

她见Doodle一动不动,急了起来:随时会有车开来,把Doodle辗扁......

情急之下, 她用脚去触它的背——

万没想到, Doodle四足一蹬, 竟像兔子那样跳了起来。

她惊喜交加,惊的是龟也会跳!喜的是它可以跳回安全之处。

可它又不动了,她只好又去触它;她触一次,它便跳一跳。像这样得跳多久呀!

这之间,Ryan一直对着Doodle大声吠着,还不时想去舔Doodle的头......

如何是好? Doodle个儿太大了, 她力气不够......

“我来——”身旁响起一个男子好听的华语。

她还来不及看,那人已经弯下了腰,用手里的外套裹住Doodle,快步往湖边跑去了——

她和狗狗赶快跟了过去,刚来得及看见Doodle四肢乱划,一头扎进水里。

那人站直身子,她仰头一看, 差点没喊出声来——

是他!那个会弹琴画画、恩将仇报的人。

他静静地瞧着她,腼腆地微笑着,她又觉着梦里那熟悉的心跳......

太阳在树梢向他们裂着嘴笑......


(八)


日上三竿,丽华和少芝在围着纱罩的院子里忙乎着。

倩儿和她的新朋友从里屋出来。

“妈咪、安悌,我们打咏春拳去了。”亭亭玉立的一对玉人,把少芝看得呆了。

“丽华,这女儿简直不像你生的嘛!”少芝蹲着,把一碟鲜果摆在土地爷神主牌前,再点上香,她对丽华喊道。

丽华正在纱罩外的草地上给一群孔雀喂食,听她这么说,回过头来顶了她一句:“忘了我年轻时长什么样了吗?”

“没忘!观音娘!你是模样儿好,可你没倩儿那身材!她那腰身,像个剥了壳的荔枝,跟洋人似的水灵。”

少芝说着也走了过去,看着正吃得欢的孔雀。一只雄雀开着屏,羽毛上的五彩眼儿向前一闪一闪地,煞是好看。那边又有孔雀飞了过来。

丽华用手撑着腰,脸上绽着甜甜的笑:“刚开始只有几只,越喂就越多;幸亏有个铺子,才供得起。”

“你看你,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就不能歇会儿?”

“不喂还不行。”丽华管自循着自己的思路说着,“以前满地的蛇,现在全绝迹了;多亏了这群雀。”

“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少芝不由分说,拉着丽华回到院内,在游泳池旁的条凳上坐了下来。

“我想去念中医。”丽华忽地抬起了头,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你说我行不?”

“怎么啦?仲京又有女人?”少芝问。她太知道丽华了。

自打二十三岁从大陆嫁来美国,柔弱的丽华没少吃苦。仲京不是个好男人,又好色,丽华怀第一胎时他就搞上了隔壁的女人。那时他们住纽约,丽华坐月子,寒冬腊月,一言不合,他兜头一桶冷水浇在丽华身上;开了铺子后,他也没少对女工动手动脚,有次竟想把个女人带回家来住;丽华的妹妹丽娟来探亲,仲京竟摸上小姨的床......

“不是他。现在孩子大了,他不敢太放肆。”丽华摇头。“是二兄逼我跟他离婚。”

二兄来美后在他们店里卖中药,见天看着自己的妹妹受气,很是懊恼。

“二兄也真是的,气也不能这样逼妹妹呀!”

“倩儿兄妹几个也赞成我离。”丽华叹道。“上次我去上海,就是翔儿买的机票,好让我散散心。”

“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我劝你三思。”临了,少芝握着丽华劝道。“读书很苦,再说现如今读中医是个研究生课程,你不够格。”

从丽华家出来,少芝差点没踩到一孔雀身上;坐进车里,心里闷热难耐......


(九)


“ 来多点柠檬,”仲京大声吸食着多汁的烤蚝,眼睛盯在中文电视上。丽华正忙着端出一盘盘中式菜肴。

一阵胡琴声从院子那边厢倩儿处传来,仲京立时皱起了眉头。“那家伙又来了。整一无业游民,讨厌!”

“远航是音乐学院研究生,不好那样说人家的。”丽华递上一小碟黄橙橙切成角状的柠檬,这才坐下来端起了碗。“他是来接遗产的,大伯去世留下的。”心里暗自庆幸,没把远航曾经想自杀的事告诉仲京。

“看不惯现在这些大陆人,”仲京想起自己当年游水到澳门时冒的险。“什么好处都叫他们占光了!”

仲京抓起一大螃蟹,一边喀哧喀哧地啃,一边看起连续剧来。这是一天中他最享受的时刻,胖胖的脸上满是油光。丽华默默地搁下碗筷,扶着腰站直身子,开始轻轻地洗着厨具。这是二十多年的习惯了,仲京吃上一整晚,丽华劳作一整晚,直到更深夜静。


************


一曲终了,倩儿的小起居室里,几个年轻人都屏住了气——

“太妙了!远航!”彼得率先拍起手来,“那么简单的乐器,竟能奏出如此丰富的情感,真不可思议!”

"Not bad ?! " 远航向倩儿眨眨眼。

“Wow!” 倩儿刚从音乐中缓过神来,“我们民族的好东西太多了!”

“你瞧你瞧!又要迷上一阵子啦!”彼得走过去搭着倩儿的肩膀向远航笑。他用的是 get crazy 这个词组。

“中国的东西啥都好!学打太极、咏春拳,跟她舅舅学古文学书法,还去北京大学拿了个中文结业证书。从北京回来你猜她跟我说什么?说她成“玉米”了!迷上个叫李宇春的。这下该你倒霉了!上医学院之前,非缠上你不可了, 哈哈哈——”

“缠吧缠吧!无任欢迎呀!最好连手臂也缠上来,哈哈哈——”远航也开怀大笑。

倩儿原本搂着彼得的腰,一听这话赶忙松了手;不由得想起做人工呼吸被远航抱紧的事,脸蛋益发红了。

她背过身去到鱼缸前,纤手在玻璃上滑动,鱼缸里五颜六色的热带鱼,嗖的一下全游过来吻她的指头......

窗外的月光,斜斜地洒在那玲珑有致的娇躯上,泛着梦幻般的色彩,令裙子里的曲线一览无遗,两个男子都看呆了......



(十)



倩儿帮着远航把遮阳伞、沙滩椅撑开摆好,看着远航在格子布毯上,摊开从冷藏小箱里取出的野餐,心里有点忐忑不安。

“好丰富嘛!看来你是有备而来呀!”下意识地用嬉戏的口吻掩饰着尴尬。

不曾想远航腾地一下站直身子,捉住了她双手,直视着她说:“早就想约你出来了。”

倩儿觉得脸上一阵发热,轻轻地挣脱了他的掌握,说:“我换衣服去。”提起袋子,扭身往沙滩边的更衣室走去。

沙滩上满眼是五光十色着比基尼的女孩子,倩儿不知咋地,也想一下跳进比基尼里去。

倩儿在镜子里看着自己。她很满意这套湖水蓝的比基尼,上身这件其实就是一抹横条,把整个胸部严严实实地包裹住。打小就头疼那些文胸,从来没有一件能把她的胸部遮妥。下身其实是两层,里头是裤衩,外头是翘翘的小裙子。

她往外走去,迎面碰上许多关注的目光,不由得把沙滩巾也裹在身上。可远航的目光比别人还亮。就这会功夫,远航也脱剩了泳裤,她转开脸,没好意思看。
泯了一小口远航递过来的香槟,倩儿忽地冲口而出说:“知道吗?我在梦里见过你。”

“是吗?什么时候?”远航很惊奇。

“就在遇见你的前一天晚上。”她故意不提他投湖的事。倩儿把梦里远航如何给她作画的事告诉了他。

“你确定那真是我?”

“唔!”倩儿点点头,“声音、模样、还有胡琴和画架,全都一个样。”

“梦里的我有没有告儿你,说我爱你?”远航狡黠地看着倩儿笑。

“你坏!”倩儿烧红了脸,管自在沙滩椅上坐了下来。

海风阵阵,把沙滩椅固定的遮阳伞吹得摇摇晃晃,坐着就像坐在船上,满好玩。一艘快艇,拖着个黄橙橙的载人风筝,从他们面前经过,把他们看呆了。

远航搁下酒杯,走过来,雄赳赳地站在她面前,说:“游泳去?”

倩儿起身,解掉沙滩巾,远航只觉得一阵晕眩......

温暖的海水,拥抱了这对年轻人,消除了他们的隔阖......



本页被读过1049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049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8.虹,
如果半空中像这样飞来一只老鹰,是不是末日?

毕静♀2012-12-19 17:15:25
7.怀旧人,
我今天想了一整天:如果能知道你是谁,我愿意付什么代价?

我倾向于认为你是老侃,可你大多在老侃睡了以后才来。以前有位朋友也在这个时段来......
毕静♀2012-12-19 14:55:21
6.虹,
满好玩的。

“万一有啥事”会在同一刻发生,谁也通知不了别人。其实地球最怕的,恐怕是星球间的碰撞;可科学界说,下一次碰撞是十亿年以后;不过我儿子从他那些自然保护者们听来的,说人类再不改变,地球维持不了20年。这也许有点危言耸听,可50年后的地球,肯定比今天糟得多。
此贴被毕静于2012-12-19 14:48:45修改。
毕静♀2012-12-19 14:42:38
5.视频: 【恶搞配音】爆笑末日狂想曲——《末日联播》!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g5NDcyOTM2.html

---------------
有个好玩儿的视频,拿来分享一下。 这不,还有三天就12月21日了。

对不住啊! 在中国的同胞们比我们早12个小时过12月21日。 万一有啥事赶紧往未来穿越12个小时,通知我们一声。 我们赶紧带领大家一起认罪悔改,然后一起去天堂。
虹♀2012-12-19 06:37:14
4.本帖被虹于2012-12-19 06:55:33删除。虹♀2012-12-19 06:31:58
3.说了你也许不会相信:一早起来读了一个故事,有个男人总带着一小瓶油在身上,每当他经过一个锈得不易转动的门,他就给滴上一滴油......打开电脑, 迎面就是你的祝愿,我哭了......毕静♀2012-12-19 04:56:56
2.谢谢毕老师,辛苦了.还是这样过瘾.新年快到了,提前祝您新年有个好心情.怀旧人♂2012-12-18 21:12:22
1.怀旧人,
这样呢?
毕静♀2012-12-09 07:5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