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毕静的博客







登录名


潇洒走一回(一)


2012-09-23


吾临天下普通人毕静小幽一江春水外科医生与“酒变泪”


吾临天下/妈坛/13255.

下面这个小故事,是我的平凡生活中发生的小奇迹,也是一次“酒变泪”的经历。

《你高兴就好》

斯戴芬.艾登贝格曾经是乔丹时代的网球天王,他的绝无仅有的发球上网攻击型的打法,以及他谦逊有礼的绅士风度,是人类网球史上永远迷人的一道风景线。我是他忠实的粉丝,从学网球开始,就模仿他的发球上网的打法。他退休后,我也喜欢阿加西和桑普拉斯这一代人的网球,但在我的心目中,只有艾登贝格才可以把网球变成一门艺术。毫无疑问,在那个时候,我做梦时,常常会梦见和艾登贝格打球。做梦,也和上微网一样,虽然都是幻像,但自己投入的感情是真实的。当我梦到和艾登贝格一起打球时,我会在梦里笑的很甜,即便是醒来后,也会因为这个美梦而高兴好几天。

N年前,美国网球公开赛的场地又破又小,每次在比赛之前的一个星期内,有些大牌明星们会在练习场地练球。作为某个球星的粉丝,你是可以有机会近距离地看心中的偶像在骄阳下是如何挥拍的。为了等候艾登贝格的到来,我已经兴奋了很久,终于等到了比赛前的那个星期。我每天都会去球场迎候我的偶像。八月的太阳狠毒辣,一身都是汗水,但对于真正的粉丝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我连续好几天在太阳暴晒下,观摩自己的偶像打球,而且每次有球打出了场地,我都会飞奔过去把球捡起来,送到偶像的助教练手上。有一天中午,艾登贝格还在练球,因为太热,场地上除了我,没有其他人。我冒着大汗仔细琢磨偶像的每个动作,并在心里庆幸自己能在这么近的距离之内观赏他的精彩球艺。

艾登贝格结束了练习,浑身湿淋淋地拿起一瓶矿泉水喝。我还是舍不得离开,我要等着他离开后再走。“我能为你做什么吗?你需要我签名吗?” 艾登贝格放下手中的水,拿了一个球向我走过来,笑嘻嘻地问我。我一下惊呆了,支支吾吾地说:“不,不,我不要你的签名。” 我知道这句话可能是网球天王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难怪他听了后,笑得有点尴尬,耸耸肩膀,又问我:“真的不要?那我能为你做什么吗?我看你天天都来看我练球,天气太热了,真是难为你了,我只是想做点什么让你高兴。” “我能不能和你打几个球?”我把自己的梦想脱口说了出来。“行,我看你也是喜欢打网球的,我陪你打几个球。” 艾登贝格微笑着回答,然后把自己的拍子递给我,他走到休息的椅子旁边,拿起另一个球拍,轻松自如地走到球场的另一边等着我开球。

我们一来一去打了十几个球,左手打几个,右手打几个,然后他又叫我站在网前练了几个拦网击球。练完后,我们互相握手。他问我网球在中国的情况。我告诉他,我在中国时没有听说过网球,我是来美国后学的。我们又闲聊了几句,再见时,我鼓足勇气对他说:“我太高兴了,我经常做梦都想和你打球,你今天让我梦想成真了!” 艾登贝格听了笑笑,耸耸肩膀,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高兴就好。”

我一身湿透了,撒腿往小卖部跑,买了两瓶冰啤酒,然后又跑到一个没人的树底下,一口气咕噜咕噜地喝完了一瓶,我哭了,把脸埋在两腿中间放声地哭,哭得很痛快……

平凡中发生了不平凡的事,而且是梦想成真的事。酒变成了泪!

吾临天下♂ 2011-02-03 10:57:09


13264. 毕大夫,怎么还不主动来专业解释"酒变泪"的科学性和医学性,及它的起因,形成,特征,过程etc. 老要人点名,忒费劲。 普通人♀ 2011-02-03 14:40:35


毕静/13276.
普通人,
怎么,连吾君你也敢挑战?质疑故事的真实性?还不赶快给他“扑通”下去!再说这"酒变泪",其实是个西医问题,连外科医生也能答,何须动用到我?!:-)

说正经的, 为了my credit, 也为了本帖的可信度,先得告诉你,我所持的是医学学位,然后才是中医。我本来有比一般西医生高级别的处方权(肿瘤科之故)。

Lets see---这故事里头实际上牵涉了三种液体(酒、泪和汗---后两种为体液)、三个器官(泪腺、汗腺和胃)和两种神经(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已经想转身而去了?不懂了吧!慢着,早看透你了! 微坛骑士, 下面由你接棒。

微坛骑士: 这还不容易?交感嘛就是个男人,他Y一兴奋就流竖泪, 汗腺分泌使劲跑; 那副交感就像个女人, 她上阵就流横泪,泪腺分泌娘娘腔。那天吾临天下先是交感兴奋,爆晒打球又跑又跳,“一身湿透”,喝啤酒前可能已轻度脱水;等到了树下,安静下来,他里面的小女人副交感开始动作,泪腺蠢蠢欲动,然而欲哭无泪(脱水)呀;看官,这时他如果喝的是水,可能不致于丢脸---想想那水要过多少关(口-食道-胃-小肠),才能开始被吸收哟!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可他偏偏喝酒!这酒到了空了大半天的胃里,好家伙,咕噜咕噜地便入了血(要不咋说别喝空腹酒呀)!再咕噜咕噜地流向需要它的地方(泪腺)…… 你说这时他要是有我哥们陪着,继续打球,或许还能保住脸面;他不,“把脸埋在两腿中间”,要多副交感有多副交感,于是,稀里哗啦地,酒变成了泪 ……

咦!我怎么也踏马蹄娘娘腔起来了。。。 毕静♀ 2011-02-03 18:44:49


13277.
毕大夫的一席分析,胜过十年寒窗,看的我笑得东倒西歪的。吾君该终于明白那天是中了什么道儿了,哈哈

有一小疑问,毕大夫是蓝还是绿啊?怎么明明看起来是绿id,却不允许自己娘娘腔? 小幽♀ 2011-02-03 19:15:25


一江春水/13286.
......
小幽/13277:“毕大夫”专业是学医的,副业是编剧的。出于“编剧”的习惯,她在帖子里设计了两个人物的对话:女“毕大夫”和男“微坛骑士”的对话,那最后一行是“微坛骑士”作为男人说的话。——明白了吧?
一江春水♀ 2011-02-03 20:27:08


外科医生/13321.
吾临君,
写完《酒变泪》,是否可以考虑写《清茶与微笑》?再写《茶与酒的关系》?举手之劳,何乐不为?建议而已,仅供参考。

毕静,
在国外行医,section 8药物的使用(eg analgesics with potential risk of addiction)不限于肿瘤科医生,经过短期训练,任何医生均可获其处方权。S8是危险区,不是特权。从事palliative care的医生常用S8,有时增到一定剂量,病人呼吸受抑而亡,至于这种死亡该算做病S,还是安乐S,医生和家属们都心知肚明,只有律师们不清楚或不想搞清楚。这,就是我不愿多谈安乐S的原因之一。聪明的你肯定是明白这一切的。
......

外科医生♂ 2011-02-04 19:23:33



本页被读过1048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048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1.天鹅的绝唱......毕静♀2012-09-23 06:4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