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毕静的博客







登录名


装神弄鬼(七)


2012-06-10


英灵何在


多少年来,心中一直有件未了之事,下意识地在等待一份名单,以为万圣节的念想。

两年前一天,无意中在泉水的博客[你们不认识他们]中碰到了一个名字,当时的反映如此强烈(7.身子打抖, 眼睛却是干的。我终于有了第一个名字:郝致京。眼泪到底流出来了,可头也开始胀,脖子开始紧了。今年万圣节,有名字可喊了...... 毕静♀ 2010-06-06 21:42:02);而到了今年,当我获息丁子霖收集的学生和平民死亡名单以及网上登载的当年死亡官兵的名单时,一颗心反倒陷入了绝望的麻木。

过去总以为,名单的公布只是个时间的问题,邓后不行有江后;江后不行,紫阳后总不会善罢甘休吧?!可今天我算是死了这条心了。为了说明这一点,特将网上的资料副录出来。

细读副录,大伙不难发现,死难者名单其实可分为三部分:屠城受害者(或称63名单)、屠城炮灰(或称64名单)和清洗受害者(或称64后名单)。这三组名单中,64名单应该是最容易搜集的,毕竟[六四]之所以以六月四日定名,就是为了强调当天发生在北京城的反政府暴动。这些死于暴动的官兵,要不是江泽民的[六四]无英雄说,照理应被大肆宣扬;63名单的死难者死于暴乱发生之前,按理他们的亲属会试图向政府讨个公道,名单应不难搜集。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受害者至今仍无法尽列;至于64后名单,只有天知道那会是多大一个数字!今年除了方励之,“64后”两天又添了个李旺阳......

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年学生开始反腐败时,眼见新闻报道日益通透,紫阳班底姿态开明,满以为政改在即,中国有望;继而见事态失控,静坐示威发展到了长江大桥铁路上,起而担心文革复现,动乱漫延;开始听说军队进城,跟所有善良的人们一般,竟悄悄地松了口气;可6.3晚枪声一响,胸口像被揪住似地疼;就是那夜,瞧着怀里未满周岁的儿子,打定了移民的念头。

近年来,发现自己越来越对某某是[六四]得益者的提法反感:如果说,整个中国都得益于[五四]学生运动而走向独立民主自由,[六四]是更其伟大的囊括社会各阶层的反暴政反独裁的抗争,投身者以血肉之躯换来了中国的巨变,我们不都是得益者吗?!相反地,那些某某某们,却是被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谁敢说[六四]无英雄,谁就是王八蛋!

蒋捷连、王楠 、杨明湖、肖杰、陈来顺、郝致京......我念着这一个个名字,仿佛看见一张张血气方刚的年轻脸孔;这些孩子们死后多半无坟,或有坟无碑,可他们的丰碑,屹立在全国全球民众心里。我对自己说,死亡名单不再重要,因为[六四]英雄们没有死,他们就像我们的至亲骨肉,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他们是中国的圣人!





ZT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主要据丁子霖教授收集的版本)

美国之音

编者按:

六四期间究竟死了多少人现在仍然没有定论。官方说有两百多人,伤8000多人。但绝大多数亲历过六四的人都不相信。儿子蒋捷连被军队打死的北京大学退休教授丁子霖女士通过个人的努力查找到一百多人,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但个人的努力是有限的,特别是在当局严密封锁真相的时候。根据一些医务人员和关注六四的人们对北京11家医院所做的调查,死亡人数在500左右,受伤人数有几千人。但是,最为流行的估计是死亡2000多人,受伤几千人到上万人。对这份不完整的名单,我们欢迎读者补充和更正。

备注:

以下156位死难者名单中,有16位 尚不知姓名或有姓无名,这里有两种情况:一为亲属暂时不愿公布死者姓名;二为暂时尚未找到死者亲属的下落,属于这一类者,至少要有两位目击者证明。至于大量有所传闻而无可靠目击者证明之死者概不收集。

1

蒋捷连 男 17 北京市中国人民大学附中高二四班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0:30左右离家,11点多戒严部队强行突进至木樨地,在复外大街29楼前长花坛后遭枪杀,子弹从后背左侧穿胸而过, 伤及心脏,送市儿童医院抢救无效身亡。医 院开具证明来 院前已死亡,为 6.3夜木樨地地区第一批遇难者。6月7日于八宝山火化, 骨灰 一直放 置在家中灵堂内。

2

王楠 男 19 北京市北京市月坛中学高二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1时,携像机离家, 6.4.凌晨在南长街南口头部中弹倒地, 戒严部队禁 止救护队 抢救, 两、三小时后身亡, 当即与其他尸体被埋于天安门西侧北京市28中学校门 前绿地内。 6.7.发出异味, 经校方交涉, 将尸体挖出, 因穿着军服被疑为戒严部队士兵, 送往护国寺医院, 其家人 6.14.才找到, 于6.26.经市公安局出具"外出死亡"证明于八宝山火化, 骨灰安 放在万安公墓骨灰堂。

3

杨明湖 男 42 北京市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专利部法律处职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在东长安街公安部前, 遇戒严部队扫射, 腹部中弹(炸子), 被送往同 仁医院抢 救。膀胱、骨盆粉碎, 手术后高烧不退, 于6月6日身亡, 火化后骨灰安放在万安 公墓骨灰堂。

4

肖杰 男 19 四川省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88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5.肖已购得回四川成都的火车票, 下午两点左右行至南池子南口, 过马路时 因逾红色警戒线, 戒严部队令其站住未听从, 子弹从后背穿过前胸, 当即死亡。下午四时许 公安部据从遗体 发现的学生证通报学校领回尸体。肖曾参加过胡耀邦逝世后在人民大会 堂前的抗议活动和后来的绝食活动。

5

陈来顺 男 23 北京市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新华社代培摄影班89级应届业生

遇难情况:89.6.3.晚, 在人民大会堂西北侧的平房顶上照相时, 头部中弹身亡。遇难后, 同班学员集资在香山金山陵园购置墓地安置其骨灰, 并立有墓碑。

6

郝致京 男 30 安徽马鞍山市 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研究所助研

遇难情况:88年曾访美 。 89.6.3.晚11点多, 在木樨地左胸中弹, 死于复兴医院。家人于7月4日才找到尸体, 骨灰安葬在北京西郊万安公墓。

7

谢京锁 男 21 北京市 北京联合大学轻工业学院二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西单六部口,先被棍棒打伤, 下身被打烂, 后又左胸中弹, 送市急 救中心抢救无效死亡。遇难时身携照像机。

8

肖波 男 27 湖南龙山县北京大学化学系讲师 (肖16岁即考入北大技术物理系)

遇难情况:89.6.3.夜,肖赴木樨地劝导学生返校, 被子弹击中前胸,送复兴医院抢救无效身亡。火化后骨灰送湖南湘西龙山县家乡存放。6月3日是肖波的生日。肖遇难时留下一 对孪生子,刚出生才70天, 其中一子出生时即患有脑瘫。

9

孙辉 男 19 宁夏石咀山市 北京大学化学系88级4班学生

遇难情况:89.6.4.晨, 骑车寻找被戒严部队冲散的同班同学, 身穿北大背心, 下穿牛仔裤, 于西单被射 杀,横尸街头。遗体火化后, 在北京老山骨灰堂存放三年, 后移置在宁夏家中。

10

陆春林 男 27 江苏吴江市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86级研究生

遇难情况:89.6.3.夜, 在木樨地被戒严部队射杀, 临终前将身上证件交行人送回学校, 由校 方认回尸体火化,骨灰安葬在江苏老家

11

张向红 女 20 北京市 中国人民大学国政系国际共运专业87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多,与兄嫂多人从珠市口亲戚家出来归家的途中,在前门遇戒严部队受阻, 并被冲散。张与嫂一起躲在前门西侧树丛后, 被子弹击中左胸主动脉, 穿透后 背, 送市急救中心, 6月4日凌晨去世。骨灰葬于太子峪公墓。

12

程红兴 男 25 湖北省 中国人民大学苏联东欧研究所87级双学位生

遇难情况:89.6.4遇难。

13

王一飞 男 31 北京市 北京中关村大通公司职员

遇难情况:89.6.3夜, 在三里河中科院院部门口,左胸肺部中弹。家人6月4日从复兴医院 领回尸体。

14

杨燕声 男 31 北京市 体育报社工作人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正义路口抢救伤员时腹部中炸子, 被送往北京医院, 不治身亡, 骨 灰安放在万安公墓骨灰堂。

15

张瑾 女 19 北京市 国贸中心外事服务专业学校毕业, 国贸中心培训班学员

遇难情况:89.6.3.夜12时多, 与男友一起躲在民族宫附近的胡同里, 遭戒严部队扫射, 头部中弹, 6月4日凌晨死于邮电医院。6月14日火化, 骨灰安葬在太子峪公墓福南区第4排。

16

段昌隆 男 24 北京市 清华大学化工系84级应届毕业生, 班长

遇难情况:89.6.3.夜, 从家中骑车外出, 在民族宫附近遇戒严部队与群众对峙, 左胸中弹, 为小口径手枪近距离射杀。6月4日凌晨死于邮电医院。骨灰安葬在北京西郊万安公墓。

17

王卫萍 女 25 北京市 北京人民医院妇产科实习大夫,北医大应届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3.夜, 在木樨地附近救治伤员时颈部中弹, 送北大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其骨 灰安葬在万安公墓。碑文上除姓名和身份外, 还刻有生卒年月:1964.12.21生, 1989.6.3遇难身亡。

18

王建平 男 27 北京市 北京市煤气公司南郊车队司机

遇难情况:89.6.3.夜,在西单路口左胸中弹,伤及肺,4日凌晨死于北京市急救中心。骨 灰先安葬在京郊一位农民的地里,后移至海淀区东升骨灰堂。王遇难时留下一对孪生女, 才八个多月。

19

王培文 男 21 陕西咸阳市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年工作系86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王走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的学生队伍头排,在六部口被坦克轧 死,尸体 轧碎。

20

董晓军 男 19 江苏盐城市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年工作系86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晨,在六部口附近,董站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的学生队伍尾部,被由后 至前 坦克压死,尸体碾碎。遗体火化后葬于家乡。

21

袁力 男 27 北京市 电子工业部自动化研究所工程师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多,离家不久便在木樨地咽部中弹,家人找遍北京44家医院。袁为海军总医院第二号无名尸。6月19日家人认领后于6月24日火化,安葬于万安公墓。袁力于北方交大研究生毕业,曾访德,并已获赴美签证。

22

叶伟航 男 19 北京市 北京市57中高三学生,班长,学生会干部

遇难情况:89.6.3.凌晨2点左右,于木樨地中弹,亡于海军总医院,为该院第一号无名尸, 身上三处中弹,一为左臂贯通伤,一为右胸封闭伤,一为右后脑封闭伤。家人于6月5日找到尸体,骨灰 安放在家中。

23

吴国锋 男 22 四川新津县 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86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携像机骑自行车离校,后脑中弹,肩、肋骨、手臂都有枪伤,倒 地后,又被刺刀捅入腹部,有2寸长的刀口,双手手心留有明显刀痕。当时由一老人送邮 电医院,吴向老人说完他所在的学校就死了。6.4晨,人大教授蒋培坤在寻找其子尸体时, 于邮电医院发现吴的死亡名单,受医院委托将名单带回学校,尸体火化后骨灰由其父母 领回,现存放家里。吴生前曾参 加过天安门绝食行动,一连五个昼夜。

24

王超 男 30 北京市 北京中关村四通公司职员

遇难情况:89.6.3.夜遇难,为海军医院第三号无名尸,骨灰安放在香山附近的金山陵园。

25

安基 男 31 北京市 建设部中国建筑技术研究中心"村镇建设"杂志编辑

遇难情况:89.6.6.晚12时许,与六名友人(4男2女:王争强及其女友、王争胜及其女友、 杨子明及其弟)在南礼士路路口,被戒严部队喝住,旋即扫射,王氏及杨氏兄弟四人中弹, 送往复兴医院。 两女青年跪地求饶幸免一死。安基一弹伤及腿部, 一弹从后背斜穿胸部, 6.7日凌晨4时死于儿童医院。遗体火化后存放在西郊福田公墓骨灰堂。

26

于地 男 32 北京市 北京太阳能研究所工程师,曾与同事发明电热膜,获过奖

遇难情况:89.6.4.凌晨2时,戒严部队在南池子至历史博物馆一带与市民对峙,曾四次扫 射百姓,于第一批被击中,子弹从左下肋骨穿入右上肋穿出,伤及肝肾肺等八个脏器, 擦伤嵴柱,由协和医院先后作了四次大手术,摘去一肾,抢救20余天,高烧不退,6月 30日死于协和医院。

27

严文 男 22 北京市 北京大学数学系二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一时许,在木樨地帮助摄象时被打中右大腿根部动脉,送海军医 院抢救不治身亡。遗体火化后葬于太子峪公墓福南区第11排。

28

钱缙 男 21 北京市 北京外贸大学86级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3.夜, 10点左右,钱与一袁姓同学由北蜂窝路口骑车朝木樨地方向拐弯回 家, 正值 戒严部队由西向东扫射, 一梭子弹射中路边很多群众, 钱与袁姓同学同时腹部中弹, 被群众送到铁 路总医院枪救。钱因动脉被炸断,于6月5日死于铁路总医院。骨灰安葬于 苏州。

29

刘弘 男 24 不详 清华大学88级环保专业研究生,83级本科生毕业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前门附近,腹部中弹, 肠子流出, 被同学塞进, 扣上一只小盆后送 医院抢救,无效,死于同学怀中。

30

钟庆 男 21 不详 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86级6班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3.夜, 在木樨地被子弹击中头部, 打掉半个脸。从遗体衣袋中钥匙辨明其身 份, 通知学校。

31

周得宝 男 20 湖南省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应届毕业生, 分配南京大学

遇难情况:不详。

32

姓名不详 女 年龄不详 北京市 101路售票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5时许, 陈尸于东郊红庙十字路口北。(由目击者多人提供)

33

ZhangXX 男 53 北京市 东郊热电厂基建处科长

遇难情况:89.6.4.凌晨5时许, 陈尸于东郊红庙十字路口北。(由目击者多人提供)

34

吕鹏 男 09 北京市 北京顺城根小学三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2时左右, 在复兴门立交桥附近被戒严部队射中胸部, 当场死亡。尸体曾被民众置于敞蓬车上游行示众。

35

庄捷生 男 27 北京市 北京五道口百货商场售货员

遇难情况:89.6.3.白天,离家后再未返回, 6月11日家人在同仁医院从无名尸照片中找到庄 的遗体, 胸部及胳膊两处中弹, 火化后在八宝山骨灰堂存放三年, 后转存至东升骨灰堂。

36

袁敏玉 男 35 北京市 北京地质仪器厂电焊工

遇难情况:89.6.3.夜, 在三里河木樨地之间, 心窝与喉部中弹, 6月4日下午在儿童医院去世, 6月5日由亲友钉棺木运回河北老家掩埋。

37

杜燕英 男 29 北京市 北京市劳改局下属某公司职工(原为北航82年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2时,在前门大北照相馆附近, 肝部中炸子, 6月5日凌晨死于友谊医 院。

38

路建国 男 40 北京市 北京市旅游局司机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 在二七剧场路三里河商场附近, 左胸中炸子身亡, 死于阜外医院。

39

王争胜 男 20 北京市 华北物资站职工

遇难情况:89.6.6.夜, 与安基(见遇难者0025号)等人一起遇难, 其兄王争强也在场,被射伤。

40

李长生 男 不详 北京市 北京联合大学自动化工程学院图书馆管理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离家去天安门广场, 至今生不见人, 死不见尸。

41

奚桂茹 女 24 北京市 北京市展览馆劳动服务公司职工

遇难情况:89.6.4.凌晨,于二七剧场路北口左肩中弹, 死于人民医院。

42

戴伟 男 20 北京市 北京和平门烤鸭店厨师

遇难情况:89.6.3.晚, 戴去前门烤鸭店上班, 行至民族饭店前受阻, 后背中弹, 送邮电医院, 因失血过多于6月4日凌晨死亡。

43

吴向东 男 21 北京市 北京东风电视机厂职工, 夜大经管系三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多,于木樨地桥头附近, 颈部中炸子。被群众送往复兴医院, 因流血过多 于4日凌晨5时左右去世, 临死时头脑清楚, 亲手在壹角毛票上写下自己所在单位 地址, 托一北航学生报信。4日晚家人认领遗体, 7日于东郊火葬场火化。骨灰葬于八宝山 人民公墓2区3排。

44

刘建国 男 35 北京市 北京长城风雨衣公司销售科科员

遇难情况:89.6.3.夜12点钟左右, 在西单路口胸部中弹, 送二龙路医院抢救, 不治身亡, 遗骨 葬于太子峪公墓福南区第7排。

45

赖笔 男 21 广西邕宁县 北京医科大学87级学生(壮族人)

遇难情况:89.6.4.凌晨2时左右, 于西长安街南长街口中弹身亡, 子弹从前额射入, 从后右脑穿出, 口径约10厘米, 送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无效, 于晨6时死亡, 北医所出证明 为误伤, 遗体运回医科大学, 举行了告别仪式, 赖的家人来京领回骨灰,存放邕宁家中。

46

董琳 男 24 北京市 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职工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钟左右, 在木樨地河东岸, 右肋下中炸子, 送复兴医院。与董同时 中弹者有 四人, 一人大腿根动脉中弹, 当时大出血死亡;另三人送复兴医院, 其中一人系电 视台工作人员, 中弹部位、手术情况与董琳相似。两人因无血可输于4日晚死亡。

47

虢安民 男 23 湖南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喷气发动机专业89届应届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头部中弹, 当即死亡, 半边脸被炸飞, 遗体当日停放在政法大学主 楼大厅, 数日后由北航领回。

48

林仁富 男 30 福建莆田市 北京科技大学材料系应届毕业博士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与同学王宽宝一起从天安门广场撤出, 行至六部口被坦克碾死。 已婚, 生前已联系好89.10月去日本。

49

孙彦昌 男 24 北京市 北京建筑筑炉公司司机

遇难情况:89.6.3.夜,孙离家去找弟弟, 在东郊红庙110车站总站广场南面,被戒严部队枪 弹击中颈椎第四节神经中枢, 当时由朝阳医院救治, 半年后医治无效身亡。

50

钱辉 男 21 福建省 北京广播学院新闻采编专业应届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5.凌晨, 在广播学院校门外, 由一辆坦克上射出的大型子弹击破膀胱, 另一 枪打断大腿动脉。当时未死, 还向同伴说了一句:当心!军车还没有过去!同伴把他抢救 至校门内, 血流一百米, 死去。

51

邹冰 女 19 河北省 北京广播学院88级学生

遇难情况:邹因参加89民运受审查, 过不了关, 于89年9月中旬由学校塔楼13层跳楼自杀。 死后校方 诬邹有神经病, 事实上邹并无神经病, 死前几天曾给父母寄过遗书, 说辜负了父母 的养育之恩。死前 10分钟还给宿舍打过几壶水。

52

朴长奎 男 47 北京市 中央民族歌舞团演奏员(朝鲜族)

遇难情况:89.6.3.夜, 在西单至复兴门之间, 左脑后中弹, 子弹从右颈下穿出, 死于邮电医 院, 埋在金山陵园, 未立碑。

53

卞宗序 男 40 北京市 北京新街口机电产品供销公司经理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西单家俱店门前, 子弹斜穿头部, 当即死亡。骨灰葬于太子峪公 墓, 墓碑上写着:全家亲人及亲友哀立。卞遇难时留下一对孪生子女。

54

田道民 男 22 湖北石首市 北京科技大学管理系85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清晨, 田做完毕业论文后去六部口, 被坦克碾死。

55

何洁 男 23 黑龙江宝清县 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生

遇难情况:89.6.3.晚, 何与同学一起去天安门, 于南池子遇难, 北京医院"死亡证明"为颅 脑损伤(脑部中弹), 于6月4日3点40分去世。何15岁高中一年级时被清华大学录取为 大学本科生, 87年由清华推荐免试录取为中科院计算技术所硕士生,遇难时年仅23岁。骨 灰由家人带回黑龙江老家, 葬于完达山脉的小青山上南山陵地。

56

宋晓明 男 32 北京市 航天部二院283厂技术工人

遇难情况:89.6.3.夜, 宋走在五棵松十字路口西南方向的人行道上, 由南边来的军车向喊口 号的民众射击, 子弹穿透宋的大腿根部动脉, 送301医院, 持枪的军人命令大夫不准抢救, 不 准输血, 终因流血过多于6.4凌晨死亡。宋母在儿子遇难后不久因肾衰竭去世。宋的骨灰埋 在太子峪, 83号, 无碑。

57

刘燕生 男 37 北京市 北京家用电气研究所工人

遇难情况:89.6.3.夜, 在长安街民族宫路口中弹, 穿透腹部, 送邮电医院抢救, 血流尽而亡。

58

温杰 男 26 北京市 北京大学88年中文系硕士研究生毕业, 北京服装学院六四后被羁押, 狱中患肠癌, 保释出狱后不久病逝。

59

里慧泉 男 35 北京市 中国冶金报记者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六部口路南遇难。6月11日于邮电医院发现遗体,为无头尸。

60

张汝宁 男 32 北京市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俄语部副主任

遇难情况:89.6.3.夜10时多, 离家步行去电台途中, 穿越马路, 在木樨地桥头附近腹部中炸 子, 被送复兴医院抢救, 无效, 于6.4日凌晨身亡。遗骨葬于西郊福田公墓。

61

刘凤根 男 40 北京市 地质部钻探工具厂工人

遇难情况:89.6.3.夜10点钟左右, 离家去西单一带抢救伤员, 身中三弹, 背部, 胳膊, 有一弹 从左臂处穿过心脏, 由民众送二龙路医院, 血流尽不治身亡。遗骨先存放在老山骨灰堂, 现 取回置放在家中。

62

李萌 女 32 北京市 国家语言文字改革委员会助研

遇难情况:89.6.4.其夫中炸子受重伤, 从尸体堆里找到, 幸免于死。李精神受强刺激, 导致 失常, 90年底走失, 寻找多年杳无音讯, 公安部门已签发死亡通告, 吊销户口。

63

贲云海 男 22 北京市 北京市广安门内街道办事处职工

遇难情况:89.6.3.夜, 离家未归, 于6.4日在复兴医院找到尸体, 腹部中炸子, 经抢救无效身 亡, 骨灰葬于京郊金山陵园。

64

刘洪涛 男 18 湖北武汉市 北京理工大学工程光学系88级(40882班)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4日凌晨一时许, 在民族文化宫附近遇难。

65

周欣明 男 16 北京市 中学生

遇难情况:89.6.4遇难, 葬于金山陵园。

66

王钢 男 20 北京市 北京焦化厂技工

遇难情况:89.6.3.下午离家去厂里上夜班,6.4早7点下班后,到焦化厂大门口买早点,恰 遇大队军车开过,速度很快,他无法过马路,就站在路边等待。这时有一辆军车向人群 冲来,当场轧死3人,撞伤很多人,王钢是3名死者之一。军车轧死人后,士兵换乘别的 车辆开走了。愤怒的民众把丢弃的那辆车烧了。王钢内脏撞伤,当场死亡,后送垂杨柳 医院,不治。骨灰安葬于北京金山陵园。

67

张琳 男 37 北京市 不详 89.6.4遇难, 葬于金山陵。

68

韩子泉 男 38 北京市 北京科技大学(原钢铁学院)电工

遇难情况:89.6.4.凌晨5点多,送亲戚上班, 离家不到半小时, 在农展馆附近颈部中弹身亡。

69

李德志 男 25 湖北武汉市 北京邮电学院应用物理系88级研究生

遇难情况:89.6.3(4).在复兴门遇难, 尸体从复兴医院领回。

70

周永齐 男 32 北京市 北京弹簧厂汽车队队长

遇难情况:89.6.3.晚11点多, 在工会大楼附近中弹, 子弹从左侧胸部射入经右肺穿出, 伤及 心肺, 送复兴医院, 不治身亡。

71

南化通 男 31 北京市 北京市住宅壁板厂司机

遇难情况:89.6.4.凌晨5点左右, 离家去长安街, 就此再没有回家。家属两天后在协和医院 认出死者照片, 找到遗体;子弹从左后肩胛骨下射入, 胸腔被炸烂。

72

贺安彬 男 32 北京市 不详 89.6.4遇难, 葬于太子峪公墓。

73

仲桂清 女 31 北京市 不详 89.6.4遇难, 葬于太子峪公墓。

74

穆桂兰 男 48 北京市 北京国棉三厂整理车间工人

遇难情况:89.6.4.清晨6点半左右, 穆出门买早点, 路过朝阳门立交桥, 遇坦克、军车自通县 方向开来,一路射击,穆脑部中弹,当即死亡。路人曾照相为证, 并寄给家人。

75

熊志明 男 20 江西金溪县 北京师范大学88级经济系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3.晚,遇难,据有关人士讲, 熊当时与班上一女同学躲进胡同口, 女同学先遭射杀, 熊上前救援也遭枪杀, 熊的遗体由其同学从熊所穿衣服辨认,由学校领回。

76

张卫华 男 24 不详 国家海洋局海洋预报台硕士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礼士路, 腹部中弹, 6.5日在儿童医院找到尸体。

77

张** 男 19 河南省 北京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88级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自天安门广场撤离至六部口, 额头曾被棒击, 咽喉中弹, 送北京市急救中心 抢救无效身亡。

78

龚纪芳 女 19 内蒙包头市 北京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88级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 自天安门撤至六部口, 左胳膊中弹(炸子)倒地, 因毒瓦斯造成昏迷, 送北京市急救中心, 抢救无效身亡。死亡证明书上载明:死因主要是由毒瓦斯造成肺部糜烂。79江** 男 26 不详 中国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 89.6.3.晚, 于建国门外中弹身亡。80刘春永 男 24 北京市 北京天桥南通服务楼浴室工作人员

遇难情况:89.6.3.夜, 在天桥附近15路公共汽车总站, 遇从南边过来的空降部队扫射, 头部 中弹, 经友谊医院抢救无效, 于4日凌晨身亡, 医院出具死亡证明为:头部枪伤引起心衰、 呼衰。遗体葬于通县某地。

81

刘俊河 男 56 北京市 个体户 刘在前门大街箭楼下摆西瓜摊。

遇难情况:6.4.凌晨被戒严部队击中面颊主动脉, 死于友谊医院。

82

梁宝兴 男 25 北京市 北京华丰缝纫机厂司机

遇难情况:89.6.3.夜, 在天桥15路公共汽车总站附近, 脸颊被打穿, 送友谊医院抢救无效, 于 5日身亡。

83

栾沂伟 男 35 内蒙包头市 包头钢铁设计研究院工程师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南池子附近腰部中弹, 于同仁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84

苏金坚 男 25 北京市 职高电子专业毕业生,服装个体户

遇难情况:89.6.3.夜, 脑部中弹,送往友谊医院,6.4凌晨2点,不治身亡,为友谊医院第 1号尸体(该院第二号尸体为北京农业大学学生)。6.14.苏父于该院找到遗体,骨灰曾于八 宝山骨灰堂存放 3年,后存古田公墓骨灰堂。

85

张罗红 女 30 北京市 总政干休所(白石桥)工作人员

89.6.3死于木樨地

86

王志英 男 35 北京市 北京第三通用机械厂重型汽车铸造厂车工、 劳模

遇难情况:89.6.3.晚11点, 与妻从岳母家(宣武门)回东珠市口家里, 约12点多至珠市口十字 路口, 遇戒严部队向北行进, 一路扫射, 王夫妇躲在路口一辆面包车后面, 一颗子弹射中王颈动脉, 送前门医院, 又转送同仁医院, 因失血过多, 抢救无效死亡, 是同仁医院第一个遇难 者。骨灰安葬于昌平佛山公墓。

87王鸿启

男 21 北京市 海淀区皮革研究所职工, 中专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3.值班回家途中遭枪击,子弹横穿胸部。6.4.家人接到市民报信,赶往海 军医院,口袋里空无一物, 薪金、公共汽车月票等全部遗失。

88

李淑珍 女 51 北京市 北京自来水公司某单位食堂工人

遇难情况:89.6.3.晚, 与丈夫骑车外出, 在军事博物馆附近, 遇戒严部队射击, 身中3弹, 送邮 电医院 抢救无效, 于6.4日死亡。

89

马承芬 女 55 北京市 49年参军, 参加过朝鲜战争,53年复员,属铁道兵

遇难情况:89.6.3.晚, 与楼内邻居在院内(水利科学院对门)纳凉, 遭行进中的军车射击, 腹部中弹, 送304医院抢救无效, 于6.4凌晨身亡。马死后,其夫曾多次给军队系统写信反映,一直无回答, 92年由其夫个人出资将骨灰葬于金山陵园。

90

郭** 男 22 北京市 不详

89.6.3.晚9点多, 在复兴路、永定路口中弹身亡。

91

杨振江 男 21 北京市 北京淮阳春饭店服务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和几位同学途经木樨地, 左腿根中弹, 打断动脉, 送海军医院抢救无 效身亡, 6月6日找到尸体, 骨灰安放在万安公墓骨灰堂。

92

*** 女 不详 贵州省 四川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十四系八七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上午, 与男友一起去成都人民南路广场, 遇警察与群众发生冲突, 她在逃 离广场时被警察抓住, 警察以电棒猛击之, 后由群众送往医院, 终因伤势过重于当夜身亡。 几天后其父母从贵 州去成都参加追悼会。

93

寇霞 女 31 北京市 北京西四北幼儿园教师

遇难情况:89.6.3.夜, 在军事博物馆对面人行道上腹部中弹, 送铁路医院抢救, 因伤及脾脏, 于6月 4日下午5时身亡。

94

韩秋 男 25 黑龙江佳木斯市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制钉厂销售科业务员

遇难情况:六四期间来北京出差, 6.4.凌晨, 后脑中弹, 送天坛医院, 不治身亡, 该院开具了 死亡通知单,但没有写明死因,北京崇文区公安局开出死亡证明:枪击致死。

95

刘锦华 女 34 北京市 白石桥总政政治部干休三所职工

遇难情况:89.6.3.晚9点, 与其夫(受伤, 另有记录)从八里庄去永定门外给孩子取药, 至西 单,遇戒严部队,返回;11点左右至木樨地燕京饭店处, 遇戒严部队扫射, 两人躲入木 樨地21楼边的小胡同, 士兵追入胡同射击, 刘上额中弹, 立即死亡。

96

王铁军 男 不详 北京市 北京铁路局木樨地客运处职员

遇难情况:89.6.3.晚, 在单位值班(木樨地), 于楼顶持望远镜观看戒严部队进城情况时中弹 身亡。

97

黄涛 男 不详 江苏张家港市 北京某大学学生

89.6.4遇难。

98

陶志敢 男 24 浙江天坛县 北京某大学学生。 不详。

99

许建平 男 19 不详 北京某大学学生。

遇难情况:89.6.4.脸部被击中, 坦克又从他身上压过, 致死。

100

何国 男 27 北京市 北京月坛街道粮店工人

遇难情况:89.6.3或6.4.晚上, 在木樨地遇枪击, 死于复兴医院。

101

李强 男 不详 不详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生 89.6.4.遇难。

102

罗维 男 30 北京市 北京半导体材料厂助理工程师

遇难情况:89.6.4.晚, 于长安街西侧骑车时遇难。广安门医院诊断:腹部枪伤, 当时未死, 腹 内取出两颗子弹, 一颗为达姆弹, 在腹腔内炸开, 伤及肝、肾、胆、胃及消化道,医院曾作 肝、胃修补术,不治,死于急性肾功能衰竭。

103

齐文 男 16 北京市 北京铁路三中学生

89.6.3.晚在木樨地中弹, 死于 复兴医院。

104

刘占民 男 38 北京市 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公司职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约3、4点之间, 刘从东四六条四十四号住处去东四六条南面岳母家, 因他妻 子刚分娩住在娘家。但他既没有去岳母家, 也没有回自己家。3天后在协和医院找 到刘的尸体,编号为21#。右颌骨中弹,子弹未穿出。(据家人回忆,当时协和医院

105

石岩 男 27 辽宁大连市 空政文工团演奏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头部中弹, 红十字会救护车送至北京人民医院时还没有停止呼吸, 后抢救无 效死亡, 于八宝山火化。

106

任建民 男 30 河北定州市 河北省定州陈庄子村农民

遇难情况:89天安门运动期间,任去内蒙看望刚分娩的妻子(任妻为内蒙人),于6月4日返 回河北途 经北京时遇戒严部队开枪,腹部中弹, 肠子流出, 被送往北京协和医院,医院判 断已无法救治, 移置于太平间。后发现任还活着, 遂通知其家属, 任家属因无钱留院治疗, 由其姐夫带回河北家里。回家后仍无钱治疗,简单处理后在家养伤,后流出的肠子腐烂。 任不堪痛苦于农历中秋节后第二天上吊自杀。

107

孙铁 男 26 北京市 中国银行总行职员,复员军人

遇难情况:89.6.3.晚, 在军事博物馆前面遇戒严部队开枪, 与朋友一起跑到附近有色金属设 计院内 躲避, 戒严部队追入射击, 胸部中弹,送铁路总医院,不治身亡。医院开具的死亡 证明称:右胸 部中弹伤及肺部静脉,重度失血休克,死亡时间89年6月3日23时45分。 孙死后单位以病故 处理。由孙生前同学募款安葬于八宝山公墓。

108

*** 男 不详 北京市 北京市190中学高中学生其父为北京某派出所所长

遇难情况:6.3.***去该派出所找到父亲,6.4.其父派该所民警将其送回家去,途经南河沿 一带被戒严部队射杀。

109

苏生机 男 43 北京市 北京亚运村《住宅建设》报记者

遇难情况:89.6.3.傍晚, 苏在新街口松树街一朋友家谈工作, 6点, 见电视紧急通告, 随即离 开朋友家, 11点, 有人在劳动人民文化宫见到苏, 以后再也没有人见到。家人至今没有找到 尸体。

110

任文联 男 19 内蒙临河市 北京科技大学采矿系一年级学生 89.6.4遇难。

111

黄培璞 男 不详 北京市 住北京市海淀区四季青公社东冉村黄庄 89.6.4遇难。

112

郑春富 男 37 北京市 故宫古建工程队工人, 班长 原住东城区演乐胡同78号。

遇难情况: 6.3夜11点多离家后失踪, 至今杳无音讯, 事后家属遍找城区所有医院太平间及 火葬场, 未见尸骨。

113

*** 男 16 北京市 北京市建筑工业学校88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 身中两弹, 送空军总医院抢救, 不治身亡。

114

曹振平 男 29 北京市 北京农业机械工程学院计算站职工(复转军人) 遇难情况:89.6.3.晚, 在西单抢救一名女记者时背部中弹, 腹部又炸烂, 当时送邮电医院, 4日转人民医院, 6日因失血过多去世。

115

李振英 男 45 北京市 军事医学科学院仪器厂技工

遇难情况:89.6.3.晚, 去301医院给孩子取药, 约10点多, 有人见到李站在301医院北门门卫 旁边, 此时戒严部队从西边扫射过来, 忽然门卫向前倾倒(有人说中弹倒下), 李正欲去扶, 自 己前胸中弹, 子弹从右后胸穿出, 伤及心脏, 送301医院抢救无效, 于一小时后死亡。

116

杨汝霆 男 41 北京市 北京第一机床电器厂行政科科长

遇难情况:89.6.3.晚11点多, 离家看看外面的情况, 走到复兴门立交桥附近两处中弹, 一射 入肺部, 一 射断胳膊;入肺部的子弹于背部出口处炸开, 死于北京儿童医院。骨灰放在北 京温泉公墓。

117

王庆增 男 34 北京市 北京天坛粮管所司机

遇难情况:6.3.晚11点, 从家(珠市口附近)骑车去单位(永定门方向)检查车辆是否安全, 行至 橡胶八厂对面马路时, 被从南边开来的戒严部队射中左胃部, 送天坛医院, 不久死亡, 骨灰 安葬于门头沟。

118

周德平 男 不详 湖北天门市 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硕士研究生

遇难情况:89.6.3.晚, 周独自外出, 遇戒严部队扫射, 头部中弹, 死于同仁医院, 同年7月6日 由校方确认, 8日遗体送八宝山火化。

119

王文明 男 35 北京市 北京前进鞋厂模具钳工

遇难情况:89.6.3.晚, 王听到外面有枪声, 与一邻居一起去珠市口方向观察动向, 约12点, 戒 严部队自南向北行进扫射, 王左肋中弹, 子弹从右肋穿出, 送友谊医院抢救, 因肠子打烂, 只 接上2米多, 其余无法接上, 手术后发高烧, 于4日晚9点多死亡。单位按正常死亡处理。骨灰 葬在文安老家。

120

尹敬 男 36 北京市 冶金部职员(最高人民检查院副检察长之婿)

遇难情况:89.6.3.晚, 于木樨地沿街22楼8层家中,当尹进厨房开灯时被戒严部队的子弹 击中头部死亡, 葬于八宝山人民公墓2区17排12号。

121

杨子平 男 26 北京市 北京第一机床厂工人

遇难情况:89.6.6.晚, 安基、杨子明、杨子平、杨月梅(杨氏三兄妹)、王争强、王争胜 (王氏两 兄弟)、张学梅,共七人去复兴门, 至礼士路十字路口, 遭埋伏在电缆沟里的戒 严部队密集扫射的伏击。安基当场死亡,杨子平、王争胜送复兴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王 争强、杨子明重伤。

122

赵龙 男 21 北京市 高中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1点多离家, 在西单路口, 左胸中三弹, 当即死亡, 群众把尸体送至第 二人民医院, 家人于6.7日找到尸体,骨灰置放家中。

123

雷广泰 男 33 北京怀柔县 北京怀柔县庙城乡西台上村农民、大队汽车队司机

遇难情况:89.6月,汽车队承担北京建国门海关大楼的运土方工程,3日晚10点多, 雷与 另二位司机去天安门观看民主女神像, 约11点多, 三人走到南池子旁,蹲在红墙下吸烟, 正 遇上戒严部队从东长安街一路扫射过来, 三人刚站起身, 雷即中弹倒下。当时中弹的人很 多,雷中弹后随即由市民用三轮车拉走,其他二人被冲散,从此再也没有找到雷的下落。

124

钟俊军 男 22 北京市 北京农学院三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晚, 与四位同学骑车去天安门, 在途中右胸中弹, 送急救中心不治身亡。

125

高原 男 24 北京市 北京市石景山医院中医科医生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多,在复兴门地铁站附近,前胸中两颗炸子,穿透后背,留下碗 大伤口。当时被一老人用平板三轮车送往市儿童医院,入院时尚未死亡,因抢救不及时失 血过多而身亡。 6月9日尸体被转移到复兴医院,置于该院自行车棚尸体堆中,11日家人才找到遗体,已变形。后由石景山医院开具误伤证明,举行追悼会,并由该院购置八宝 山墓地安葬。

126

倪世联 男 24 山东省 北京石油大学毕业生, 石化总公司北京设计院工作

遇难情况:89.6.3.晚11时许,倪与其他6位青年骑车自地质医院出发,约11时至西单,倪 胸腹部中弹,民众送宣武医院抢救,不治身亡。90年单位出具非正常死亡的死亡证 明书,并作如下政治结论:违反戒严令,后果自负,一次性发给10个月的基本工资 835元。当时与倪一起受伤者有曹长韧、王建伟两人。

127

邝敏 男 27 北京市 北京工业大学毕业生、北京叉车总厂工程师

遇难情况:89.6.3.夜, 于木樨地中弹, 子弹从右腰后部射入从右腹前穿出, 送到医院后立即 死亡。骨灰一直存放在家中。

128

殷顺清 男 30 北京市 北京房修一公司工人

遇难情况:89.6.3.晚7点多,骑自行车离家, 10点多有人看见他在电报大楼附近, 夜间, 有人 在六部口看见他头部中弹, 立即死亡, 至今未找到尸体。

129

何世泰 男 31 北京市 北京第一机床厂铸工车间工人

遇难情况:89.6.3.夜, 何下小夜班后原拟去蒲黄榆岳父家, 6.4凌晨, 何行至南河沿南口, 遇 军队射击。何太阳穴中弹, 中弹后还扶着自行车, 后被群众送往协和医院, 但未至医院即已 死亡, 两天后家属从医院找回尸体, 后一知情者送回死者自行车。

130

周玉珍 女 36 北京市 国家计委体改司(政研室)科级机要秘书(转业军人)

遇难情况:89.6.3.夜晚,在家中听到枪声,与丈夫、孩子到窗口观看,戒严部队向楼上 扫射,丈 夫拉着孩子卧倒较快,未受伤;周被子弹击中头部,当场死亡。孩子亲眼看到 母亲中弹身亡,受到强烈刺激。周的尸体火化后葬于八宝山回民公墓(周非回民)。

131

轧爱国 男 22 北京市 待业

遇难情况:89.6.3.22时, 与同事去公主坟途中, 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头部, 死于301医院。 医院诊断为脑干贯通伤。6月5日家属寻找到尸体,火化后葬于天津老家。132

宋宝生 男 39 北京市 北京玻璃四厂职员、市人民代表、青年突击手和劳模

遇难情况:89.6.3.晚, 在木樨地家中休息, 听到枪声起来关窗户, 被子弹击中胃部, 造成胃 穿孔, 送医 院抢救, 因失血过多死亡。当时军队派人监视不准抢救,死亡证明不准 开枪伤,只准注明失血过多。葬于八宝山。事后其父状告西城区公安局和中南海李鹏, 中南海信访室收下信函后杳无音信。

133

陈森林 男 36 北京市 北京707厂工人

遇难情况:89.6.3.晚, 陈骑车去西单, 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心口, 死于北京市第二医院。 出事后家属找遍了北京市各大医院,毫无结果;后通过市卫生局查找无名尸,一个月后 才找到,尸体已腐烂,家属通过死者的衣服及死者生前胃切除后留下的伤疤才确认。火化 后葬于江苏老家。

134

石海文 男 20 不详 沈阳药学院应届毕业研究生(在北京营养源研究所代培)

遇难情况:89.6.4.颈部中弹死亡,死于积水潭医院。

135

杨撼雷 男 19 北京市 北京流芳宾馆厨师班学员

遇难情况:89.6.3.晚, 与同学一起去换月票, 后一起去北京饭店。4日凌晨, 在南池子南口脾 部中弹, 送协和医院, 因失血过多死亡,3、4日后同行的同学通知了家属, 从协和医院领 回尸体火化, 骨灰存 放在家。

136

*** 男 不详 河北省 原开滦矿工报记者,89年借调至新华社当记者

89.6.4.遇难。

137

王耀和 男 40 不详 北京朝外某饭庄厨师

89.6.4.遇难。

138

彭军 男 30 北京市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驻京办事处工作人员

遇难情况:89.6.5.早上6点40分左右,彭从朝阳区东大桥的住址出门,准备去买早点,途 中遇戒严部队扫射,身中两弹,一处在脚踝处,另一处从右后胸射入,左前胸爆出,经 送朝阳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139

刘强 男 不详 河北省 河北省河北师范大学学生

89年来京参加学运。.6.4后一 直 未归,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140

苏欣 女 29 北京市 有色金属进出口总公司职员

遇难情况:89.6.3.晚,苏从阜外大街母亲家回自己家里,夜间不放心母亲一人在家,又返 回阜外 大街,路经南礼士路南口被阻,4日凌晨戒严部队用冲锋枪扫射路边人群,同时 有五人中弹倒地,苏欣胸部中弹,送儿童医院,又转人民医院,不治身亡。苏为独生女, 已婚,无子女。

141

包修东 男 41 北京市 鼓楼东大街某印刷厂厂长

遇难情况:89.6.3.夜,在北京饭店旁欧美同学会路口中弹,送协和医院抢救,不治身亡。 骨灰安葬于八宝山人民公墓。

142

赵德江 男 27 北京市 全国总工会司机,复员军人。

遇难情况:89.6.4.凌晨,在总工会大门口,有一老人遭枪击(后死亡),赵上前抢救, 被戒严部 队击中头部,送空军医院抢救,未至医院即死亡。

143

*** 男 年龄不详 北京市 单位不详

遇难情况:89.6.4.凌晨,在总工会大门口,遭枪击死亡。赵德江上前抢救,同遭枪杀。 (目击者多人提供)

144

曹** 男 21 北京市 北京测绘研究院设计所绘图员

遇难情况:89.6.3.晚离家,在西单附近中弹,送邮电医院,不治身亡。6日接通知去邮电 医院领取尸体,遗体满是苍蝇,伤口已成肉泥,7日送八宝山火化,未留骨灰。

145

崔林峰 男 29 北京市 北京市三里河服装厂工人,西城分局联防队员

遇难情况:89.6.3.晚7点,由家去厂里上班,本应夜2点下班回家。但家人等了两天未归, 后去厂 里寻找,得知崔6.3 晚去厂里后,共约三人一起骑自行车去了长安街方向,后一 人往东,一人往南,崔一人往西,随后听到枪声,当天崔未归,其余两人均安全回家。 事后家人找遍了很多医院,未见崔的下落。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146

王芳 男 50 北京市 北京煤矿机械厂职工

遇难情况:89.6.3.晚,于木樨地头部中弹,由王军等人抬上卡车,送往海军医院途中死亡。

147

刘京生 男 40 北京市 铁路系统职工

89.6.4.于北京羊坊店附近遇难。

148

张佳梅 女 61 北京市 原化工部行政管理局人事处处长,刚离休不久

遇难情况:89.6.3.晚,在和平里自己家中,听到外面发生骚乱,从沿街走廊探出窗外观 望,不幸 中弹,子弹穿透心脏,当即死于家中。

149

*** 男 不详 江苏省无锡市 无锡市江南大学机电系学生

遇难情况:在89天安门运动期间,与几位同学一起去北京向天安门绝食学生送募集的捐 款,始终 没有回校,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由该校多位教员提供,该生的失踪在该校 广为人知)

150

*** 男 20 不详 北京301医院正北门哨兵(武警士兵)

遇难情况:6.3.夜,11点左右,戒严部队向木樨地方向行进,人群向后退却,该门卫见情 况危急,随即打开301医院大门,让人群进大院躲避,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脑部和上胸 部,当即死亡。 (众多目击者提供)

151

*** 男 不详 不详 不详

遇难情况: 6.4.白天,先是被一辆军车撞倒,随后被一辆装甲车碾成肉泥。从尸体仅 可辨认此人穿花衬衫,剩下一只手的残余。尸体一直留到5日下午才被人用铁锹铲入塑 料袋运走。(众多目击者提供)

152

*** 男 不详 北京市 人民大会堂炊事员

遇难情况:6.4.从前面门框胡同家里去人民大会堂途中遇难,死后赔1万元。

153

*** 女 老年 四川万县 四川万县进京保姆(在木樨地22楼某副部长家)

遇难情况:6.3.夜,于木樨地22楼14层阳台探身向下观望时,腹部中弹,当即死亡。同 一时间,同楼八层居民尹进在室内开灯时头部中弹身亡(参见0120号)。(死者儿子在 八宝山火葬场向遇难亲属苏冰娴提供)

154

李春 男 20 北京市 西单民族饭店厨师

遇难情况:6.3.夜,李下夜班后,推着自行车行走至工会大楼南面第二座楼前(木樨地附 近)中弹,子弹横穿肋部,送广安门外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155

*** 女 31 北京市 北京某厂职工

遇难情况:6.5.白天,下夜班过马路时,在五棵松附近被高速行进的戒严部队装甲车撞死。 死者为北京武警部队一班长的嫂子。死后经交涉,承认为误伤,并给予少量抚恤。 (由原北京武警部队战士、现银建公司汽车行15分公司出租车司机**提供)

156

李浩成 男 20岁 天津武清县人 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87级学生

遇难情况:6.4凌晨军队进入天安门广场时,李浩成在广场东南角拍摄照片,身中两抢,送医不治而死。



另有:

陆军第63集团军排长刘国庚死于1989年6月4日凌晨4点钟左右,地点在西长安街上的西单路口东约150米处。

陆军第38集团军6名士兵王其富、李强、杜怀庆、李栋国、王小兵、徐如军死于1989年6月4日凌晨1点10分左右,地点在西长安街上往西延长线上的翠微路路口。

陆军第39集团军士兵崔国政死于1989年6月4日凌晨4点40分左右,地点在天安门广场南面的崇文门过街天桥(位于北京市崇文区)附近。

陆军第54集团军代理排长马国选于1989年6月4日凌晨1点钟左右在北京市宣武区的菜市口附近身负重伤,被送往武装警察部队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陆军第54集团军中尉参谋王锦伟死于1989年6月4日凌晨4点30分,地点在北京市宣武区的南新华街。

武警部队北京市总队士兵李国瑞于1989年6月4日凌晨5点钟许在北京市西城区的阜成门立交桥身负重伤,被送往北京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武警部队北京市总队士兵刘艳坡于1989年6月4日凌晨1点钟许在西长安街上的西单路口身负重伤,被送往北京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陆军第39集团军少校干事于荣禄死于1989年6月4日2点钟左右,死亡地点不详。

陆军第39集团军士兵臧立杰于1989年6月7日与同伴乘坐军车路过北京市东城区的建国门时,被从外交公寓里射出的子弹击中面部,当场身亡。

陆军第24集团军排长王景生于1989年年7月4日在巡逻执勤中突然病发死亡。



本页被读过19220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9220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24.六四拒絕屠殺 第二十八集團軍被中共消聲匿跡(圖)

文章來源: 動向雜誌 於 2012-11-26 15:51:05 -
  
一九八九年北京戒嚴時,第二十八集團軍隸屬北京軍區,軍部駐地在山西省大同市,部隊代號是五一三六一。何燕然少將任軍長,張明春少將任軍政委,杜東海少將任副軍長,楊惠川大校任軍副政委,邱金凱大校任軍參謀長,蘇雲大校任軍政治部主任。

  第二十八集團軍是首批奉命進京執行戒嚴任務的部隊,但在中國官方有關“平息反革命暴亂”的宣傳資料中,該集團軍不見蹤影,被中共當局和鄧小平,楊尚昆等人視為表現最差的一支部隊。該集團軍沒有所屬部隊被中央軍委授予榮譽稱號或記功,也沒有官兵成為“共和國衛士”。

  一、受阻於木樨地橋頭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八日,第二十八集團軍接到進京執行戒嚴任務的預先號令。軍長何燕然,軍政委張明春,軍參謀長邱金凱等人組成集團軍前進指揮部,率領進京部隊。翌日,該集團軍進京部隊全副武裝,乘坐裝甲車,軍用卡車,吉普車,沿京原公路(北京市──太原市)向北京開進。

  六月三日,第二十八集團軍接到戒嚴指揮部命令:部隊立即向天安門廣場開進,參加清場行動當天傍晚,在軍長何燕然,軍政委張明春率領下,全體官兵全副武裝乘車從北京市延慶縣臨時駐地出發,向北京城開進。一路上不斷受到民眾的強力阻攔,開進艱難,行動遲緩,沒能按預定時間進入北京城。

  六月四日清晨,部隊車隊才進入北京城,沿西長安街向廣場進發。這時,廣場清場行動已結束。由於第三十八集團軍於六月三日夜晚至六月四日淩晨在西長安街大開殺戒,加上坦克師剛在六部口製造了追軋學生撤離隊伍慘案,數萬憤怒的民眾聚集在西長安街上抗議,源源不斷地有民眾聞訊趕來聲援。

  第二十八集團軍車隊抵達西長安街木樨地一帶,時間大約是六月四日清晨七點鍾,正遇上抗議高潮,男女老少悲憤不已,部隊車隊陷於人海之中,停滯不前。

  西長安街上血腥鎮壓後的景象令官兵們感到震驚,處處可見路障,但大都已被坦克,裝甲車軋扁,或被衝撞得東倒西歪;焚燒過後的公共汽車殘骸四處分布,磚石碎塊遍地;道路兩邊的樓房牆上彈孔累累,地鐵站的玻璃上也有許多彈孔,不少玻璃碎裂了。

  第二十八集團軍先頭團的車輛受阻於木樨地橋頭西側地段,起初曾經試圖突圍,但未成功。清晨七點鍾過後,開始有憤怒的民眾焚燒裝甲車,幾輛裝甲車被點燃。一群民眾爬上一輛裝甲車,揭開蓋子,叫車內的官兵出來,但官兵不肯聽從,十幾個民眾將官兵一一拽出來,另有一些民眾擁上去毆打,官兵拚命逃跑,一些民眾緊追不放。

  在場學生站出來阻攔,高喊:“不要打不能打!”並與一些市民組成警戒線,形成一個“保護圈”,讓官兵們集中坐在其中,這些學生和市民一麵阻止人們毆打官兵,一麵向官兵講述發生屠殺情景,驚魂甫定的官兵默默傾聽學生和市民的悲憤敘述聽着聽着,有的官兵終於忍不住插話說:“真想不到是這樣,真是太慘了!”

  其他裝甲車,軍用卡車上的官兵基本上沒挨打,一些官兵下車後很快進入了學生和市民自動形成的“保護圈”。很多槍支落到了民眾手裏,卸掉子彈夾後交給在場的學生,學生又還給“保護圈”中的官兵。

  圍堵的民眾數不勝數,龐大的部隊車隊雖然延續好幾裏地,但仍陷入人海之中。民眾不分男女老少,將每一輛軍車團團圍住,紛紛敘述軍隊屠殺情景,許多人泣不成聲。一開始,官兵們大多不相信發生屠殺,強調“人民軍隊絕不會向人民群眾開槍”。於是,一些年輕人跑到附近的複興醫院,高喊着:“要血衣,要血衣,二十八軍官兵不相信軍隊會向群眾開槍。”複興醫院是收留死傷者最多的醫院之一,醫院從裏到外,血跡斑斑。

  二、整個部隊失去控製

  人們將從複興醫院拿到的血衣展示給官兵們看,血的事實震撼了整個二十八集團軍,軍心渙散,許多士兵氣憤地撕掉領章,扯下帽徽,有士兵把槍支扔進護城河。靠近木樨地立交橋有七,八十輛軍車,官兵全都下了車,棄車而不顧,傾聽民眾述說,整個部隊失去控製。

  上午十點鍾左右,憤怒的民眾又開始焚燒裝甲車和軍用卡車,官兵們不但不予以製止,甚至有官兵主動傳授快速點燃裝甲車的方法。被點燃的裝甲車,軍用卡車越來越多,一時間,從木樨地到軍事博物館的路段上火光熊熊。第二十八集團軍總共被燒毀了七十四輛軍車,包括三十一輛裝甲車和二輛通訊電台車,是軍車被燒最多的一支戒嚴部隊。

  約中午十二點三十分,戒嚴部隊指揮部總指揮劉華清指令空軍司令員王海派遣一架軍用直升機,飛到木樨地至軍事博物館路段上空,用高音喇叭向停滯不前的第二十八集團軍部隊唿喊:“軍委首長有令,軍隊不能受阻,受阻堅決反擊!”

  這實際上是在下達開槍命令。軍用直升機盤旋不去,重複廣播中央軍委命令,但第二十八集團軍部隊置之不理,沒有再前進一步。民眾與官兵相處得越來越友好,交換了許多情況,一些官兵打開槍膛給民眾看,裏麵沒有子彈。不少民眾主動給官兵送來了食物和飲料。

  到了下午五點鍾,第二十八集團軍部隊全部撤走了,有一部份撤入了附近的軍事博物館。在所有的戒嚴部隊中,第二十八集團軍是唯一一支成建製沒有抵達上級所指定的戒嚴執勤位置的部隊。

  三、消極抗命:集體承擔責任

  第二十八集團軍是在軍長何燕然,軍政委張明春帶領下消極抗命的。“六四”事件後,中共當局對第二十八集團軍進行了曆時半年的清查整頓。一九八九年十一月,軍一級指揮官均被調離野戰軍部隊,何燕然降職調任安徽省軍區副司令員,張明春降職調任吉林省軍區副政委,參謀長邱金凱調任貴州省軍區參謀長。

  相較於第三十八集團軍軍長徐勤先,何燕然等人所受處分顯然較輕,原因主要有二:其一,徐勤先是以“抗拒執行命令”的罪名處罰,何燕然等人則是以“執行命令不力”的理由處分;其二,徐勤先獨自承擔責任,第三十八集團軍無人與他分擔責任,何燕然等人則是集體承擔責任,整個集團軍領導層扛起責任,無人推卸責任。

  目前所知,在清查整頓過程中表現不佳的軍、師級軍官隻有步兵第八十二師師長林尊龍,後來升任第二十七集團軍參謀長
此贴被毕静于2012-11-27 02:28:13修改。
毕静♀2012-11-27 02:27:24
23.Wow!
大款啊!
毕静♀2012-09-17 06:03:33
22.不要啦,哈哈,这些撒了就撒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作。我这里还有。剑剑风流♂2012-09-17 05:53:33
21.剑剑风流/2,
你的诗词作品,这些天来撒了一天一地,可否开个网页将其集中?
此贴被毕静于2012-09-17 02:19:01修改。
毕静♀2012-09-17 02:18:09
20.ZT六四戒严部队禁止抢救 伤者活活变死者
2012-09-13 13:20
作者: 张先玲
来源: 中国人权
六四戒严部队禁止抢救伤者活活变死者
王楠
六四遇难者王楠的母亲张先玲的证词:
王楠﹐1970年4月3日出生﹐遇难时19岁﹔生前为北京市月坛中学高中二‧二斑学生﹔6月4日凌晨三时半遇难于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子弹从左上额射入﹐左耳后穿出﹔现骨灰存放于北京西郊万安公墓骨灰堂。
1989年6月3日晚11时20分左右﹐王楠携带照相机﹐头戴摩托用头盔﹐骑自行车前往天安门广场。11时左右﹐他曾给同学打过电话﹐说他要去拍摄历史的镜头。6月4日凌晨一点多钟﹐在人大会堂北门对面﹑南长街口被戒严部队开枪击中左上额﹐子弹从左上额射入﹐从左耳后穿出﹐头盔后面留有弹痕。后来被赶来的医学院学生抡救无效﹐于三点半钟死亡。
王楠中弹后﹐在埸民众曾冲上去想将他抬到医院抢救﹐但此时戒严部队已到达南长街南口﹐他们用枪威胁民众不准抬他﹐并将受重伤的王楠拖到马路边。据当时的目击者;一位司机和一位学生讲﹐那时有一位老太太跪在地上求戒严部队允许民众将王楠抬去医院抡救﹐因为他还是一个青年学生呀﹗当兵的用枪托指¨老太太说﹕“他是暴徒﹐你再废话就毙了你﹗”后来﹐从南长街北面两次开过来救护车想到长安街抢救伤员﹐均被在路口警戒的军队截堵了﹐其中有一辆车上的医生(男)经民众请求﹐曾下车与部队交涉﹐要求将王楠及倒在地上的其他伤员抬走﹐却被戒严部队断然拒绝﹐只好作罢。救护车无奈只好由原路向北返回。两辆救护车中一辆是北大医院的﹐另一辆可能是协和医院的。
大约在6月4日凌晨零点左右﹐有一些医学院学生和医疗器械公司的职工自发组成救护队﹐不顾戒严部队的警告﹐从西单一路救死扶伤到达南长街南口。他们发现了王楠和其他两位受枪伤的人﹐立即给包札了伤口﹐当时王楠尚有微弱心跳﹐他们看到王楠的学生证后﹐立即向戒严部队提出﹕他是一位中学生﹐伤重流血过多﹐必须到医院抢救。一个戒严部队的士兵找来一位上校军官﹐看了学生证后﹐态度比较同情(据医生说此部队番号为51010部队)﹐但面有难色地说﹐只能就地抢救﹐不能抬出去。除了包札﹑人工呼吸之外﹐救护队的学生们没有别的抢救手段和条件。王楠终于在凌晨三点半身亡。医生们看他已死﹐又请求将死体运往医院﹐以便于家人认领﹐士兵们又找来一位年青的尉级军官﹐此人态度恶劣﹐凶狠地说﹕“不许抬走﹐你们也赶快走开﹐否则也抓起来﹗”但这些医生还是等到天亮﹐由一位医生先去找电话﹐向学校报信﹐留在南长街的医生们被戒严部队赶走﹐并将戒严线向南长街口内推进20米(这三位医生后来都来找过我)。
六四戒严部队禁止抢救伤者活活变死者
天亮后﹐戒严部队将长安街上的死者“就地掩埋了”。
大约6月7日﹐因尸体埋得浅﹐又被大雨冲涮﹐死者衣服都露出来﹐且有臭味...--张先玲
天亮后﹐戒严部队将长安街上的死者“就地掩埋了”。王楠和和附近的遇难者被埋在天安门西侧北京28中学门口草坪的西头(因草坪被破坏﹐现在已改种荆树)。大约6月7日﹐因尸体埋得浅﹐又被大雨冲涮﹐死者衣服都露出来﹐且有臭味﹐因此学校报告了西城公安分局﹑西城卫生局共同将尸体挖出来﹐此时死者身上的证件(或死亡说明书)已被掩埋者拿走﹐都成了无名尸。只因王楠刚军训回来﹐身¨旧军衣﹐腰扎一根当年新发的武装带﹐被误认为是军人﹐才将他送到护国寺中医医院的太平间存放﹐后经戒严部队几次核实﹐确认他不是军人﹐才经由学校通知家长认尸。
王楠死后﹐父母健康受到极大打击﹐至今父患心脏病﹐母亲严重神经衰弱。
毕静♀2012-09-13 21:17:38
19.Luthyia,
翻墙呀!
毕静♀2012-09-10 08:22:14
18.毕仙姑,您好!我在网上tried a lot of times and numerous ways but failed to open the webpages of 妈呀 中国, 敏感话题 and so forth. So far I have not yet read any messages left by 外科医生。What a pity! What I can do now seems to 再摔一跤,崴了脚脖子什么的就得看外科医生了。If I can not walk well please remember to take me to the clinic run by 外科医生 and make him back to the website to see the friends here. Thanks! Luthyia♀2012-09-10 07:31:17
17.Luthyia,
微网有位弹古琴的,叫外科医生,那可是个星期十捏出来的。你可以到[妈呀!中国]光调他一人的帖。如果你有灵感能把他在[十.一]前唤回来,这里许多人可以给你磕头,不骗你。
毕静♀2012-09-09 00:41:43
16.毕仙姑,谢谢您!It is so considerate of you. 我品着吉他手的茶,慢慢欣赏这些“星期八系列NOSTALGIA经典”。国内今年也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60后诗人扎堆儿思乡怀旧,我正琢磨着.....祝您开心,睡个好觉!Luthyia♀2012-09-09 00:14:33
15.Luthyia,

微网的NOSTALGIA经典:

澳八的[思念绵绵]、[叙述我的故乡]

Tim的[撕裂 6 ]、[我想回家]

蝴蝶的[难忘今晨]、[叫我如何去宽恕]
......


毕静♀2012-09-08 23:51:07
14.近年a lot of 海内外的华人are suffering from nostalgia, 网上一则报道说,花甲之年的诗人北岛与一个留学德国的北京小伙在慕尼黑的小酒馆里抱头痛哭,just because of nostalgia. 谢谢毕仙姑的美言,it is my pleasure if 《草花铃铛》can bring homely scent to people here. Luthyia♀2012-09-08 09:57:09
13.看客,
上面相片里的高个儿小伙子就像你们家乡的人。
毕静♀2012-09-08 09:46:01
12.洋鬼子的字典里有个词儿叫,NOSTALGIA.职业看客♂2012-09-08 09:36:12
11.Luthyia,
知道这几天,是什么让大家心痒痒的吗? 是[草花铃铛]呀!
此贴被毕静于2012-09-07 22:01:36修改。
毕静♀2012-09-07 22:01:02
10.剑剑风流,老师这称号我不敢当呀。你的词写得有气魄,有内涵,我向你请教才是呢。
毕仙姑,我是循着韵律和墨香来这里的呀。你啥时候也赐我些灵气啊?
Luthyia♀2012-09-07 21:45:51
9.三人同行,“捅捅”为师!这不是你是谁?毕静♀2012-09-07 21:39:32
8.咦?毕老师叫我老师?这个帖子好像不在吉他手呼吁的马匹大赛范围内吧?剑剑风流♂2012-09-07 21:16:52
7.也向微网唱做念打全能全才的剑老师学习!

欢迎新诗星Luthyia,请问你是怎么从深圳谷到微网来的呢?
毕静♀2012-09-07 20:37:17
6.毕老师的情怀,值得敬佩!因为年纪的关系,我没有参加当年的运动,可是相信大家的热血都是一样一样的,不管过去多少年,始终还是在心中沸腾着……
向毕老师学习!向luthyia老师学习!向微网的老师们学习!
剑剑风流♂2012-09-07 20:03:37
5.数风流,读词章,还得看微网。学习了!谢谢!Luthyia♀2012-09-07 18:38:12
4.剑剑风流写了这几首七绝,我想和其韵,献给先圣们:

剑剑风流的诗:

《白梅》 一枝皎皎待谁开,伸手欲摘香入怀。只为当年曾弄雪,见花如见故人来。
《昙花》 月下轻开带露衣,飘香总在夜寒时。昙心常似人情淡,来不相闻去不知。
《兰花》长叶白花有国香,清芬不为傲群芳。风来馥郁能及远,每教游人思故乡。

我的诗:

《白梅》 雪花簇簇枝上开,傲骨临峰示胸怀。泼墨浓情广场见,杜鹃啼血报春来。
《昙花》 星月为魂露为衣,娇柔难至日出时。坦克轮下热血溅,慈母哀慟儿可知?
《兰花》 花儿梦蝶叶梦香,翩翩经月吐芬芳。千秋遗愿几时遂,何日忠骨返家乡?

此贴被毕静于2012-09-07 23:18:52修改。
毕静♀2012-09-07 17:49:47
3.剑剑风流,
借古讽今,这词填得就像你的歌声,有男儿的壮。真好!越往后越有味儿:碧血凝成,九州神器,与长安宫里,升平歌舞相比较,令人唏嘘......

刚想说把你的文字贴些上来,你这念奴娇就闪出来了,还有别的吗? 继续上!
此贴被毕静于2012-09-07 10:25:53修改。
此贴被毕静于2012-09-07 14:09:05修改。
毕静♀2012-09-07 10:14:20
2.读毕老师文,献词作一首。此词在贝壳发布。用杨家将、霍去病、袁崇焕、王坚、岳飞、文天祥诸典,请毕老师指点。

《念奴娇 怀古咏怀》

江山北望,乱云卷,无数天波如怒。
百万雄关,都曾是,膘骑长刀横处。
宁远城前,钓鱼台下,力挽狂澜住。
千秋往事,读来肝胆如故。

西子湖柳依依,有黄龙旧恨,精忠遗骨。
十里秦淮,忆当时,烈士捐躯成土。
碧血凝成,这九州神器,向谁分付?
长安宫里,升平日日歌舞!
剑剑风流♂2012-09-07 09:50:12
1.但愿相片中这位帅小伙子还活着......毕静♀2012-09-04 15:1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