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澳八的博客







登录名


没有忘记


2012-06-04





本页被读过30377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30377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39.点支蜡烛,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doctor dstypei♀2013-06-04 04:19:12
38.

来这点根蜡烛, 上支香..
衔不住♀2013-06-04 00:07:55
37.本帖被虹于2012-06-20 03:04:23删除。虹♀2012-06-20 02:44:33
36.醋嫂在#30的观点“The point here is, the soldiers must follow their orders, but they have their choices to hold their grounds based on laws and not causing the murder. ”非常好!
-------------------
一胎政策当初一定也有“科学家”提议,政府官员也讨论过。

美国也会有类似的提案,然后在国会反复讨论,最后通过议案,然后执行。 如果这个议案执行后发现非但没用,还起到了不好的作用时,会再有个议案大家再次讨论,这时就可以放弃当初错误的做法。 其实这就是美国政府的“拨乱反正”。
---------------------------
而32#里描述的是执行者的野蛮,缺少A Few Good Man的道德和良心的底线。

--------------------------
继续引用#32的一段话:

“有人为俺打抱不平说,7个月的胎儿属于大月份的胎儿,基本上有人的体征,不能随意引产。话虽这样说,但你得看看你在哪里说这话。比如你在美国说这话,绝对是政治正确的,因为在信仰上帝的国度,生命被视为是上帝赐予的,属于上帝。所以堕胎就是杀人,就是对神的挑战。在那些国家,别说政府强制引产,就是母亲自愿堕胎,那也是争个死去活来。但是,我们这个国度,并没有人信神,既然不信神,那就没有对神的挑战一说,我们相信的只是国家和政府。”

-----------------------
美国相信《圣经》的人在权衡到底对还是错时,会以《圣经》为标准。 而且他们相信神的权柄高于地上的权柄。 但是《圣经》也教导他们要顺服地上的权威,用柔和的语调对掌权的人说话,更多的是靠祷告,求上帝改变当权者的心思意念,他们恒心祷告,耐心等候上帝以祂的方式去审判。

但是美国现在也有让同性恋结婚合法化的提议。 这又是与《圣经》相反的,但是也有科学家、政治家甚至有牧师也赞同。 到底对还是不对,人说了不算,只有上帝的审判说了算。

美国的问题也很多,作为家长,我们有责任教育孩子信什么。 这个世界“假钞”版本太多了,我们认不过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学会认“真钞”。
此贴被虹于2012-06-20 02:54:53修改。
此贴被虹于2012-06-22 18:46:35修改。
虹♀2012-06-20 02:33:29
35.醋嫂,虹,职业看客等:
抱歉,打扰了,说到近代史,插个话,最近 San Francisco 歌剧院上演 [Nixon in China],不知各位对这个美国人写的历史剧观感如何?

从来,听歌剧除了音乐,于我,故事方面几乎可以说乏善可陈。人家的故事遥远的年代陌生的背景等等等等。这尼克松之行嘛,歌剧里近代的故事现代的演绎,虽然说剧本仍然是随心所欲天马行空编的,本人还是很有代入感。

这个剧吸引我还有一个特别之处是置身于满头白发的美国观众之中与他们一道回顾当年也是他们自己的历史,尼克松还曾经是他们的总统呢。

抄一段剧情介绍,好玩!
----
In the evening, the Nixons attend a performance of The Red Detachment of Women, a revolutionary ballet devised by MAo's wife, Chiangmai Ching. The ballet entwines ideological rectitude with Hollywood-style emotion. (这段对基辛格的描写特好玩) .

The Nixons respond to the latter; they are drawn to the downtrodden peasant girl - in face, they are drawn into the action on the side of simple virtue. This was not precisely what Chiang Ching had in mind. She sings "I am the wife of Mao Tse-rung," ending with full choral backing. (这段沉重了些,要求对中国当时历史有足够理解力。)
化石♀2012-06-19 21:52:26
34.醋嫂,
看了31、32,我觉得我们在认识上没有很大的分歧,只是每个人的侧重点不一样。 你更多的是侧重政治改革,督促政府公布六四的真相。 我更侧重的是教育改革,教育国民有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

做为一个基督徒,没有人可以有资格说比别人有更高的道德标准。 做为基督徒只能帮助我谦卑地认识到自己与他人没什么两样。 放在特定的环境,我很难说自己是什么样子。 但是读《圣经》能帮助我们警醒,知道日光下发生的事情总在重复,没有什么事是新鲜的。 所以更要在神的面前谦卑下来,警醒祷告,为自己、为家人、为朋友、为世界和平警醒祷告。
虹♀2012-06-19 12:19:23
33.Sorry I forgot the title and source of #32
被引产的7个月胎儿从天堂的来信
cnd.org
醋嫂♀2012-06-19 12:19:16
32.Here is one example of the kind of "freedom" Chinese people are enjoying today, it is not an extreme example overthere:

俺生前是陕西安康镇坪县曾家镇一个7个月的胎儿,还未来得及出生,还没有取个名字,就于公元2012年6月2日15时40分左右,在陕西省镇坪县医院,应镇坪县计生办干部的要求引产了。(6月13日《华商报》)

  如今,俺的灵魂已经上升到天堂,听说凡间舆论为俺引产之事,闹得沸沸扬扬,俺特地修书一封,寄语世人,别再为俺的事情忧虑了,俺还庆幸没有出生下来呢!

  有人为俺打抱不平说,7个月的胎儿属于大月份的胎儿,基本上有人的体征,不能随意引产。话虽这样说,但你得看看你在哪里说这话。比如你在美国说这话,绝对是政治正确的,因为在信仰上帝的国度,生命被视为是上帝赐予的,属于上帝。所以堕胎就是杀人,就是对神的挑战。在那些国家,别说政府强制引产,就是母亲自愿堕胎,那也是争个死去活来。但是,我们这个国度,并没有人信神,既然不信神,那就没有对神的挑战一说,我们相信的只是国家和政府。

  政府主管着我们的财产、思想,当然还包括肚子里的生命,生育是必须计划的,如果违背了国家的计划,那当然不能生育,所以,超出计划的7个月胎儿,命运注定是引产,而不是生育。所以,善良的人们,你们不要为我而难过,因为我虽然在父母计划里,却不在国家计划里,所以,俺就没有出生的权利。

  朋友们,真的不要为我难过,因为我的引产,为计划生育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因为,据说我们国家人口有13个亿,我们的土地和资源无法承受更多的人口。既然如此,地藏菩萨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那就让我引产为计划生育事业作贡献吧。

  虽然,当初说计划生育政策搞30年,现在30年早过了;虽然在2009年,中国的老龄化比例已达8.3%,显著赶超世界平均水平7.5%;虽然,由于多年的低生育,我们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用工荒不断出现;虽然,专家预计,就是现在放开生育,也很难避免人口减少和对国民经济的重大损害。但是,这些领导们是不会让你在立法会上讨论这些的,所以,我们还是要听领导的,领导说的总是对的,是不是?

  还有人为我打抱不平说,即使是要搞计划生育,也要依法来进行。《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只规定,对超生的家庭“应当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并没有赋予政府工作人员强制引产的权力。但是,我听镇干部说,他们只是“反复做思想疏导工作”,虽然在反复的思想工作之下,你根本就没有不同意的权利,但这已经是够好的待遇了。至少,他们还没有像福建南安蓬华镇计生办一样,进行跨省追捕,也没有像其他一些地方一样将胎儿和母亲一起送上天堂。要说违法,人间处处不违法,你说计生违法了,但是,强行血拆的人就不违法了吗?设置黑监狱截阻访民就不违法了?城管随意殴打小贩不违法了吗?

  好了,真的,朋友们,公民们,别再为我的引产而难过,其实我在天堂生活得很快活,真正要担忧的恐怕是你们这些已经出生了的人们。你们生下来就有三聚氰胺的奶粉等着,你吃的饭有毒大米,吃的菜有地沟油,你上学有“黑校车”,你高考会被“替考”,你找工作要“拼爹”,你出外旅游要小心动车追尾,你做小买卖,当心有城管,你住的房子小心被强拆,当然,如果你死了,你的墓地只有二十年产权。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呢?
醋嫂♂2012-06-19 12:17:16
31.虹, I never meant to say you don't have the right to express yourself, I don't have the right nor mean to stop anyone from saying anything. You surprised me because on one hand you kept talking about how evilly EVERYONE else behaved after the massacre, and it is almost EVERYONE's fault that "the government" did something so horrible and what everyone did after that was even worse than what happened on 6/4; on the other hand you appraised that people are more successful, the country is becoming more open and people enjoy more freedom.
I am more surprised that this is from a deeply religious person like you.
I hope I am completely wrong.
醋嫂♀2012-06-19 11:14:18
30."A few good men" is not a movie about democracy, it's a story about two marine soldiers charged with murdering of their fellow marines because they followed the command from a marine colonel, who was the real criminal in the movie and got what he desevered. However at the end the two marines are also dishonorably discharged for the death of their fellow marine due to their "conduct unbecoming a United States Marine."
The point here is, the soldiers must follow their orders, but they have their choices to hold their grounds based on laws and not causing the murder.
醋嫂♀2012-06-19 11:04:14
29.That's What Makes the World Go Round - The Sword & the Stone


土豆网版本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gocEz6f78kY/


That's What Makes the World Go Round

Left and right
Like day and night
That's what makes the world go round
In and out
Thin and stout
That's what makes the world go round

For every up there is a down
For every square there is a round
For every high there is a low
For every to there is a fro
To and fro
Stop and go
That's what makes the world go round

You must set your sights upon the heights
Don't be a mediocrity
Don't just wait and trust to fate
And say, "That's how it's meant to be."
It's up to you how far you go
If you don't try you'll never know
And so my lad as I've explained
Nothing ventured, nothing gained

You see my boy it's nature's way
Upon the weak the strong ones prey
The human life it's also true
The strong will try to conquer you
That is what you must expect
Unless you use your intellect
Brains and brawn, weak and strong
That's what makes the world go round

--------------------
争取民主自由还是从给家人和朋友自由表达的民主自由开始吧。 至少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实实在在地去做的事。 也是我们的家庭、父母、朋友和孩子能直接享受到的我们对民主自由的贡献。
虹♀2012-06-19 10:45:59
28.我从来就没觉得自己有政治头脑,实际上我对人性的认识也糊涂。

但是我相信世界上比我糊涂的人也不少。 糊涂的人也应该有自己说话的自由,也应该有自己的立场,也该有机会投票。 这不就是美国的民主吗? 谁敢说民主社会入选的就是A few good man呢?

美国民主的基础是教育所有的人要尊重别人的发言,课堂上没有愚蠢的发言,只有不同的视角和观点。

我没看过A few good man. 电影的名字不就很说明问题吗?
虹♀2012-06-19 09:33:03
27.I agree with 职业看客#26.醋嫂♀2012-06-19 08:34:49
26.
世上没有完美的人,无论哪个民族都是由这些不完美的人构成,所以我们也不能期待世上有个完美的民族。每一个民族都有她善的一面,同时也有她恶的一面。把她放在放大镜下面放大任何一面,都不大公平。看到美的一面让我们有希望;看到恶的一面让我们有负担。

把一个人变成一个兵,实际上和把一个人变成一个robot没有什么区别,basically they will do whatever they are programmed to do, very occasionally they might jump out of some loops, but it is really exceptional!! 更可怕的实际是那些programmers and operators!!

上大学,参军,种地,这些都是你自己的选择。当你放弃种地决定参军的时候,你当然知道这条出路比较好,但是我想你也应该意识到参军掉脑袋的可能性要比种地掉脑袋的可能性大得多。你,只有你自己,要为这种选择负责。这种选择好像每个人的命值多少钱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职业看客♂2012-06-19 00:38:35
25.虹,多谢你写了这么多,下面是我从中得到的结论:
1• 中国人真不是一个善良勇敢的民族-他们自私不替别人想(出国游行烧护照),落井下石,纵容贪污,堆积坏政府。。。
2• 士兵执行人物对自己的兄弟姐妹犯罪也值得同情•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电影A few good men, 我觉得你可以去复习一遍再来说这种话。另外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兵,他们很多也只是农村的孩子,执行任务在中国屠杀而已,他们也应该得到捐款。
3• 中国人经过这种罪行磨练,更多的人成功,国家(???)更强大,自由,开放。(只不过不让老百姓知道真实历史,不给老百姓真实的权力而已)
4• 上面都归咎于6.4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你的话,我无话可说,只是觉得浑身发冷。
醋嫂♀2012-06-18 22:00:56
24.参与那场运动的人很多,怎么就不能发起个基金会去为死去的人的家属捐些钱呢? 我们会为死去的战士捐钱吗?

如果没有那样的心胸,再好好理解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平等吧! 那些士兵只是农村的孩子,没有机会上大学,参军是最好的出路,只能执行军令,他们的命就不如大学生的值钱吗?

虹♀2012-06-17 14:36:02
23.监狱里审问政治犯的官员所审问的政治犯都换了好几拨了,出出进进的。 同学们在监狱里的情形我看不到,但是走出监狱的同学与大家照毕业合影时我是看到没几个人敢上去打招呼的。

革命热情过后,剩下的人间的温情少得可怜!
虹♀2012-06-17 14:27:24
22.当一个同学已经在监狱里了,大伙儿还把自己做的事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监狱里的同学身上推,如果那个同学因此被判了死刑,那么谁是杀人犯呢?

自己人在外面承认是被误导和教唆的,还鄙视自首到监狱里的人是叛徒和胆小鬼,这不是人共同的弱点吗? 有几个人到监狱里看望同学了呢?

那些大义凛然英勇就义的革命家们革掉了国民党在大陆的腐败资格,但是革掉了人类的堕落和罪性吗?

虹♀2012-06-17 13:49:38
21.在一次又一次的运动中,我觉得最可怕的是让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降到最低。 但是我们对人绝望的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神的信实。

也是咱们古人和老百姓一没办法时就喊的:“苍天啊!”
虹♀2012-06-17 11:23:17
20.政府不是一个抽象的词,政府是一层一层的人堆起来的。 贪污腐败也是所有人纵容出来的。 我母亲做手术时,我就不敢不给麻醉师红包。 所以我忏悔我的软弱,而且仍然不敢担保自己在险恶的环境下能坚持纯正无私。

所以我们每个人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对周围的人能做到问心无愧。 这一点都相当难,如果谁觉得自己做得不错了,那只能说明。。。。。。唉就不说了,说了也白说。
虹♀2012-06-17 11:12:33
19.醋嫂,

我只是表达我个人对恐惧的认识过程。 六月三日晚上更多的是震惊,在那的许多人根本不懂得害怕,与那天晚上的人在一起虽然困惑和吃惊,但是因为大家的心都是相连的,所以不怕。

事情发生后,先是看到电视上有“人”说什么也没发生,那时是第一次对谎言有了深刻的认识,最可怕的是说谎者没有任何法律制裁,有独立思想的人却要陪着说谎,否则就会受到制裁。 人在恐惧下的表现竟然是那么的相似。

接着学校里开始清查。

有一个同学是在清查材料交上去后被带走的,这说明了什么? 这与开枪的政府有直接的关系还是与写材料的同学有关?

然后是面对面地读自己写的材料,有同学会提醒我们没有写上去的材料。 这是人性的问题还是党的问题?

原本很要好的同学这时见面连看一下对方的眼神都是躲闪的,这是绝食团的誓死捍卫自由民主的勇敢吗?

先出来的革命同学里在国内的同学和亲友们担惊受怕的心情下充满激情地继续革命。 他们就不能替国内人着想吗?

民主与自由更重要的是从身边的亲朋好友开始,从对自己的员工和同事开始,不是向哪个政府和党跪着求来的。 是一种修养和魅力的扩散。
虹♀2012-06-17 10:59:45
18.To #17, 看来六四最可怕的不是那个政府对它的人民犯的罪,而是事后那些"丑恶"的人民的反应,特别是那些在海外游行中国人,最可恶的是抢先出国的和公派出国烧护照的。
二十年后那个国家更强大,开放自由。。。

虹,sorry I have to be blunt, shame on you to say something like that!
醋嫂♀2012-06-17 00:14:49
17.在我记忆里最令我恐惧的不是六三晚上,而是以后同班同学的名字在通缉令上。 那些英勇的没被捕的同学们把自己的英雄事迹推给了自首在监狱里的同学。 还有可以打小报告的匿名信。 还有别人绝食第七天才加入绝食团的人,他们头上带上绝食的标志后就去美国大使馆领签证。 还有一批安全到达美国的同学在美国上街游行。 还有国家早早派出来的公派学生去烧护照。 而我们留在国内的人却每天在戒严令下生活了一年。 最后考GRE头一天晚上听说新的出国政策,忽然意识到最后一扇通往自由的大门也关上了,准备得早而抢先出来的清华同学注定要孤独地流落异乡。 而留在国内的同学的分配都受到了影响。 这一年毕业的同学都下基层锻炼。

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了,艰苦的磨难让更多的人更加成熟和成功。 国家也变得更强大、开放和自由。

历史是His(s)tory。 谁也改不了。
虹♀2012-06-15 21:12:01
16.吉他手,Tim,“留白”沧桑哀婉,背景声音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的话令人惊悚。这首歌让人泪下,把人带到那个伤心之夜,又像是首安魂曲,抚慰着无数创伤的心灵和酒泉之下的亡灵。如果有一天,我期望有一天,这段历史可以走向银幕,而这首“留白”将是一首最合适的歌。谢谢二位!澳八♀2012-06-14 01:42:53
15.知音。 谢谢澳八,Tim和吉他手!橄榄树♀2012-06-13 08:00:32
14.

Tim写的一首很棒的歌词[留白],我谱了个曲,用在这儿挺合适的。


音符之休止
书法之飞白
日食中的太阳
夜幕下的大海

画面不要填满
精彩离不开留白
简约的黑与白
包含了所有的色彩

夜是昼在绽放最灿烂的一刻
深藏在心底的悲哀
昼是夜在涂抹最浓重的一笔
所精心设计的留白

造化之弄人
世事之无奈
一局棋的时间
天地被卷起又铺开

你不曾回来
却无时无刻不在
象诗词的韵脚
在平仄之间徘徊

我在你生命中最辉煌的一刻
选择了无声无息地离开
你在我画布上最浓重的一笔
是那道无色无痕的留白
吉他手♂2012-06-12 20:10:35
13.昨晚上我又翻出了大二冬天读的一本书:
http://www.shuku.net/novels/foreign/napo/napo.html

我 与 拿 破 仑
        ——瑞典皇后黛丝蕾秘史
[德] 安娜玛莉·沙林格著
台湾 周叔*(上艹下频)译
当时我还想如果历史书都像这样的,还是挺引人入胜的,也比较好记住历史人物。 但是今天我还在百度这部书到底是“穿越小说”还是历史一角。
虹♀2012-06-11 08:00:41
12.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6eb5970100kuh8.html

拐角处相遇的惊喜(2010-09-11 09:44:51)转载▼标签: 《富歇传》《我与拿破仑》法国大革命历史读书记录杂谈 分类: 我爱我书
读书有时候会出现意外的惊喜。也许很多年前,读过的一本小册子,某一些细节,在很多年后,在另外的一本书中得到印证。不同角度不同作者的记录,有时在某一情节上惊人的契合,那种原来的淡淡的影子,被后来的所覆盖,所强化,犹如知己一般,若合符契,一大段历史烟云就此一眼看开,如同江河汇流,再不是片面,再不是零星,而是完整、全面、不偏颇的记录,从而刷新了关于某段历史的记忆--这种读书的快乐真是美妙。



还在十三四岁上初中的年龄,从图书馆借来《我与拿破仑》(《瑞典皇后黛丝蕾秘史》),选择这本书借出,是因为当时是崇拜英雄的时代,而拿破仑又是英雄中的英雄,是少年时代不多的偶像之一,与其有关的一切书都视若珍宝,迫不及待展页来读。这本书翻译得极为优美,把一个小女孩宛转真实的少女时代,那马赛梦幻般的草原,花园,凉亭,篱笆墙边的赛跑,月色,星空,含羞草盛开的春夜,玫瑰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的日子,写得宛如情景再现。那二十四五岁青年的拿破仑,那美丽的十四岁的黛丝蕾,他们一起所谈论的歌德,诗歌,梦一般的日子。大革命的血腥在少年青年的初恋中,只是一个背景,尽管这背景不久以后即将他们拖入不可预知的命运。接下来的命运峰回路转,订婚后的拿破仑到巴黎之后,结识约瑟芬并与之结婚。小女孩的初恋随之完结。但共和制与帝制连续上演,小女孩成为了元帅夫人,随后再成为瑞典太子妃,最后成为瑞典皇后。奇妙的是,拿破仑与黛丝蕾,一段以初恋开始的关系,却成为见证历史的契机,拿破仑向联军投降的剑,正是交给受法国政府之托前来劝告的黛丝蕾的,因为瑞典是联军之一,她是最合适的人选。胜利夫人,这是黛丝蕾因此得到的称谓。拿破仑说,将剑交给她,是因为,黛丝蕾先到达了篱笆墙。



整本书文字优美,女性的视角贯穿始终,波拿巴家族登上历史舞台的过程历历在目,毫不生涩。当时是把这本书当作不可信但好看的传奇角本来看的。十年后,我加入深圳,有一次在红荔路老图书馆前的读者长廊里闲逛,再次见到这本书(封面花花绿绿的,不引人注目也难),静静地躺在书摊上,简直是久别重逢的惊喜,毫不犹豫地将它买下,其后的多次迁徙均未扔下。再后来,就忘记了此书位于书架的何处。



上周读《富歇传》,里边的人物似曾相识,想及如此重要的人物,不可能在以往的书中没有留下印象。在记忆深处迅速地搜寻,果然,想起来,在《我与拿破仑》中有过此人的多次身影,记得书中是叫做福煦的。正是这个人,曾经诱说过黛丝蕾监督她的丈夫贝拿道特(《富歇传》里翻译作贝那当特,张玉书译),代价是替她了结个人债务;这个嗅觉敏锐的警察大臣,曾经以他特别的来访,预见过拿破仑的失败。他曾经在拿破仑出外战争的时期,越权召募新兵,守卫法国,统兵的元帅正是贝拿道特。



两本书在重大关节处时间、情节的契合,验证了《我与拿破仑》这本女性传记的真实感。由此大感兴趣,想重温一遍这本以优美的情感记录的形式,体现法国大革命风云的书。因为法国大革命波澜壮阔,共和国第一到第五的诞生,一直是稀里糊涂的,我们的历史书读来也是摸不着头脑。一直想弄清楚第一共和与波拿巴王朝之后,波旁王朝是怎么复辟的,法国人民又为何会返回从前,否定他们所发动的革命。念头一起,便打定主意找出书架上的《我与拿破仑》,遍寻不获。想半天之后,断定此书一定还在,我不可能抛弃它。细细回想自己按心爱的程度放书的习惯,断定它肯定位于书架右边的中间部分,果然,第二次寻找,在所猜测的位置的里层最边上,找到了它。书页发黄,已然陈旧,但依然亲切,象看到老友一般。当初放此书时,肯定把它当作心爱的,又不经常翻阅的读物小心放置的。



再读一遍,依然优美动人。台湾周叔萍先生翻译的(叔萍二字均有草头,打不出该字),功力非凡。



随着两本书在脑海里的交织,还有几年前看过多遍的林达的《带一本书去巴黎》,多个角度的映照,似乎主要的线索明朗起来了。有打通某段懵懂情节的快乐。



读书的喜悦之一,正在于三江汇流。相互的印证,象是钻石的多个侧面,经过细细浏览后所获得的清晰印象。不是片面,不是单薄,是丰富,是多面,是整体与细节、干流与支流的相互补充。



由此也感悟,世界的历史,真是个人的历史,也是个人与个人汇流而成的众人的历史。拿破仑说,我是历史的创造者,我知道自己的命运。并有能力影响千千万万人的命运。黛丝蕾回答说,那么,我也是自己历史的创造者。果如前言。前者,是缔造历史的英雄;后者,是保持了自己本真的一个普通的绸缎商的女儿,命运让她在在关键的时刻,在枫丹白露,接过了拿破仑投降的剑。



小注:看手边的《我与拿破仑》版本,系贵州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一版第一次印刷,深为不解。因为记忆中,同样的书皮,同样的文字,我在八十年代的中期已经看过。怎会是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呢?深为不解。是不是版权不健全的原因,还是记忆有误?而记忆有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此书买下时,那重逢的快乐还在眼前,那是一本书念念不忘又不属于自己的遗憾之后,获得意外惊喜的一刻。



此书的影响,带来的还有关于含羞草的美好印记。在《我与拿破仑》中描写到,四月,是马赛含羞草开花的季节。由此知之,含羞草也会开花。记得1995年去江西出差,在南昌的街头看到有卖花籽的,内有含羞草,5元一包,当时即掏出钱包买下。回来后种植在窗前的花盆里,第一次发芽,第一次开花,都带来难以名状的欣喜。那粉红色的小小的花朵,举着小小的头颅,在宿舍阳台上安静地、羞怯地绽放着,点缀得简单的阳台粉嫩一片,娇羞的神色如情窦初开--果如书中描写的一样。后来形成了种籽,避开它的刺,轻轻采下,收进专门的玻璃罐里,再带到后来的新家。现在的阳台,依然有含羞草娇怯地立着,只是与玫瑰、薄荷一起,没有那么遍地开放了。一本书带来的美好,至今依然延续。



茨威格的《富歇传》,是以缜密的论证、锐利的评论成全其魅力的,而安娜玛莉.沙林格的《我与拿破仑》,则是以其细腻的情感、轻俏动人的语句留在我的记忆之中。由此想到文字的魅力,也是各擅胜场,无论出之于强大的理性智慧,还是出自于情感描写的细腻优美,均足以让一本书拥有独特的魅力。到达极致,即是佳作。不分轩轾,殊途而同归。
虹♀2012-06-11 07:58:45
11.参观美国南北战争的战场该底斯堡战役的遗址时,我就很感动。

那里面一个山坡的角度、一句南方绅士似的“如果可以,你把那个高地占住。”被理解为可去可不去、一个小镇居民的角度。。。。。。

所以这些都是历史。 历史就是从不同的角度描述一个事件。 至于党和国家怎么说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一个懂得自省的人才能走向成熟,一个懂得自省的国家和执政党能够自省也才能走向成熟。 一个民族是由所有的个人形成的,不是由一个什么党和什么国形成的。 所以民主、自由和博爱是每个母亲和父亲教育子女的责任。 教育子女有正确的判断力和良知是需要信仰的,否则,我们的孩子就只能当现实社会的牺牲品。

写下来才是真实的。 要像台湾和香港同胞那样,把自己的抗战写下来。 谁对谁错,我们的后代是会自己去判断的。 我们自己看不见的整体事件,也许我们的后人能从上千个碎片中拼出历史的图案。

虹♀2012-06-11 07:28:57
10.职业看客,

所以我们有责任记载自己的见闻。 这在美国中学生历史课上老师都会让孩子们做的事。 我们不知道所有的故事,但是每个有责任的人都可以为自己的下一代诚实地记录一点点自己走过的历史。 我们的下一代就会从我们的杂志碎片里拼出历史真实的一角。

虹♀2012-06-11 07:02:59
9.“宽恕不等于忘记”。 说的不错!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那个党,那个政府要把那些我们不要忘记的那段历史从我们,或是说,我们的下一代的记忆中抹去。而且似乎已经奏效了。
现在那边儿的媒体,报刊,杂志上对那段历史还是只字不敢提。小侄女在出版社、图书馆工作,曾经有机会问起过她有关那段时间的事儿。
“好像是学生闹事儿,杀了些人什么的。具体咋回事儿,也不清楚。”
“要不要老叔给你讲讲。”
“老叔啊,我大学毕业,讨来的这个饭碗不容易,你别给我找麻烦,行不!”
只是短短的二十三年,那段历史对我们的下一代已是模糊不清了。想想看,再过二十三年会是个什么样子?!经历过那段历史的我们到了那个时候可能已经无力抗争了。我们下一代的下一代可能根本不知曾有此事!
已是长长的二十三年过去了,可是那边儿的同胞们提起那件事儿时,好像还是笼罩在一种有形的恐怖之中。那个党,那个政府可真是太powerful了!
小时候听老爸老妈讲,日本人占领东北以后,很多中小学的中国老师都被日本人替代掉,学校里只讲日语。多亏中国人把日本人早早赶出去。如果日本人呆上个三十年,五十年,你敢想象那会是个什么样子吗?!
如果在那个党,那个政府极尽能事掩盖那段历史的同时,我们一味地宽容,那会意味着什么?!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把“永不忘记”这个词和“报仇”, “结怨”, “怒火”这样的词等同起来。
“永不忘记”这个词是让那些施暴者,受害者永远警醒,不要那种噩梦重演。
职业看客♂2012-06-11 00:18:32
8.以下156位死难者名单中,有16位 尚不知姓名或有姓无名,这里有两种情况:一为亲属暂时不愿公布死者姓名;二为暂时尚未找到死者亲属的下落,属于这一类者,至少要有两位目击者证明。至于大量有所传闻而无可靠目击者证明之死者概不收集。

1

蒋捷连 男 17 北京市中国人民大学附中高二四班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0:30左右离家,11点多戒严部队强行突进至木樨地,在复外大街29楼前长花坛后遭枪杀,子弹从后背左侧穿胸而过, 伤及心脏,送市儿童医院抢救无效身亡。医 院开具证明来 院前已死亡,为 6.3夜木樨地地区第一批遇难者。6月7日于八宝山火化, 骨灰 一直放 置在家中灵堂内。

2

王楠 男 19 北京市北京市月坛中学高二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1时,携像机离家, 6.4.凌晨在南长街南口头部中弹倒地, 戒严部队禁 止救护队 抢救, 两、三小时后身亡, 当即与其他尸体被埋于天安门西侧北京市28中学校门 前绿地内。 6.7.发出异味, 经校方交涉, 将尸体挖出, 因穿着军服被疑为戒严部队士兵, 送往护国寺医院, 其家人 6.14.才找到, 于6.26.经市公安局出具"外出死亡"证明于八宝山火化, 骨灰安 放在万安公墓骨灰堂。

3

杨明湖 男 42 北京市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专利部法律处职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在东长安街公安部前, 遇戒严部队扫射, 腹部中弹(炸子), 被送往同 仁医院抢 救。膀胱、骨盆粉碎, 手术后高烧不退, 于6月6日身亡, 火化后骨灰安放在万安 公墓骨灰堂。

4

肖杰 男 19 四川省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88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5.肖已购得回四川成都的火车票, 下午两点左右行至南池子南口, 过马路时 因逾红色警戒线, 戒严部队令其站住未听从, 子弹从后背穿过前胸, 当即死亡。下午四时许 公安部据从遗体 发现的学生证通报学校领回尸体。肖曾参加过胡耀邦逝世后在人民大会 堂前的抗议活动和后来的绝食活动。

5

陈来顺 男 23 北京市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新华社代培摄影班89级应届业生

遇难情况:89.6.3.晚, 在人民大会堂西北侧的平房顶上照相时, 头部中弹身亡。遇难后, 同班学员集资在香山金山陵园购置墓地安置其骨灰, 并立有墓碑。

6

郝致京 男 30 安徽马鞍山市 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研究所助研

遇难情况:88年曾访美 。 89.6.3.晚11点多, 在木樨地左胸中弹, 死于复兴医院。家人于7月4日才找到尸体, 骨灰安葬在北京西郊万安公墓。

7

谢京锁 男 21 北京市 北京联合大学轻工业学院二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西单六部口,先被棍棒打伤, 下身被打烂, 后又左胸中弹, 送市急 救中心抢救无效死亡。遇难时身携照像机。

8

肖波 男 27 湖南龙山县北京大学化学系讲师 (肖16岁即考入北大技术物理系)

遇难情况:89.6.3.夜,肖赴木樨地劝导学生返校, 被子弹击中前胸,送复兴医院抢救无效身亡。火化后骨灰送湖南湘西龙山县家乡存放。6月3日是肖波的生日。肖遇难时留下一 对孪生子,刚出生才70天, 其中一子出生时即患有脑瘫。

9

孙辉 男 19 宁夏石咀山市 北京大学化学系88级4班学生

遇难情况:89.6.4.晨, 骑车寻找被戒严部队冲散的同班同学, 身穿北大背心, 下穿牛仔裤, 于西单被射 杀,横尸街头。遗体火化后, 在北京老山骨灰堂存放三年, 后移置在宁夏家中。

10

陆春林 男 27 江苏吴江市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86级研究生

遇难情况:89.6.3.夜, 在木樨地被戒严部队射杀, 临终前将身上证件交行人送回学校, 由校 方认回尸体火化,骨灰安葬在江苏老家

11

张向红 女 20 北京市 中国人民大学国政系国际共运专业87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多,与兄嫂多人从珠市口亲戚家出来归家的途中,在前门遇戒严部队受阻, 并被冲散。张与嫂一起躲在前门西侧树丛后, 被子弹击中左胸主动脉, 穿透后 背, 送市急救中心, 6月4日凌晨去世。骨灰葬于太子峪公墓。

12

程红兴 男 25 湖北省 中国人民大学苏联东欧研究所87级双学位生

遇难情况:89.6.4遇难。

13

王一飞 男 31 北京市 北京中关村大通公司职员

遇难情况:89.6.3夜, 在三里河中科院院部门口,左胸肺部中弹。家人6月4日从复兴医院 领回尸体。

14

杨燕声 男 31 北京市 体育报社工作人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正义路口抢救伤员时腹部中炸子, 被送往北京医院, 不治身亡, 骨 灰安放在万安公墓骨灰堂。

15

张瑾 女 19 北京市 国贸中心外事服务专业学校毕业, 国贸中心培训班学员

遇难情况:89.6.3.夜12时多, 与男友一起躲在民族宫附近的胡同里, 遭戒严部队扫射, 头部中弹, 6月4日凌晨死于邮电医院。6月14日火化, 骨灰安葬在太子峪公墓福南区第4排。

16

段昌隆 男 24 北京市 清华大学化工系84级应届毕业生, 班长

遇难情况:89.6.3.夜, 从家中骑车外出, 在民族宫附近遇戒严部队与群众对峙, 左胸中弹, 为小口径手枪近距离射杀。6月4日凌晨死于邮电医院。骨灰安葬在北京西郊万安公墓。

17

王卫萍 女 25 北京市 北京人民医院妇产科实习大夫,北医大应届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3.夜, 在木樨地附近救治伤员时颈部中弹, 送北大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其骨 灰安葬在万安公墓。碑文上除姓名和身份外, 还刻有生卒年月:1964.12.21生, 1989.6.3遇难身亡。

18

王建平 男 27 北京市 北京市煤气公司南郊车队司机

遇难情况:89.6.3.夜,在西单路口左胸中弹,伤及肺,4日凌晨死于北京市急救中心。骨 灰先安葬在京郊一位农民的地里,后移至海淀区东升骨灰堂。王遇难时留下一对孪生女, 才八个多月。

19

王培文 男 21 陕西咸阳市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年工作系86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王走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的学生队伍头排,在六部口被坦克轧 死,尸体 轧碎。

20

董晓军 男 19 江苏盐城市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年工作系86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晨,在六部口附近,董站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的学生队伍尾部,被由后 至前 坦克压死,尸体碾碎。遗体火化后葬于家乡。

21

袁力 男 27 北京市 电子工业部自动化研究所工程师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多,离家不久便在木樨地咽部中弹,家人找遍北京44家医院。袁为海军总医院第二号无名尸。6月19日家人认领后于6月24日火化,安葬于万安公墓。袁力于北方交大研究生毕业,曾访德,并已获赴美签证。

22

叶伟航 男 19 北京市 北京市57中高三学生,班长,学生会干部

遇难情况:89.6.3.凌晨2点左右,于木樨地中弹,亡于海军总医院,为该院第一号无名尸, 身上三处中弹,一为左臂贯通伤,一为右胸封闭伤,一为右后脑封闭伤。家人于6月5日找到尸体,骨灰 安放在家中。

23

吴国锋 男 22 四川新津县 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86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携像机骑自行车离校,后脑中弹,肩、肋骨、手臂都有枪伤,倒 地后,又被刺刀捅入腹部,有2寸长的刀口,双手手心留有明显刀痕。当时由一老人送邮 电医院,吴向老人说完他所在的学校就死了。6.4晨,人大教授蒋培坤在寻找其子尸体时, 于邮电医院发现吴的死亡名单,受医院委托将名单带回学校,尸体火化后骨灰由其父母 领回,现存放家里。吴生前曾参 加过天安门绝食行动,一连五个昼夜。

24

王超 男 30 北京市 北京中关村四通公司职员

遇难情况:89.6.3.夜遇难,为海军医院第三号无名尸,骨灰安放在香山附近的金山陵园。

25

安基 男 31 北京市 建设部中国建筑技术研究中心"村镇建设"杂志编辑

遇难情况:89.6.6.晚12时许,与六名友人(4男2女:王争强及其女友、王争胜及其女友、 杨子明及其弟)在南礼士路路口,被戒严部队喝住,旋即扫射,王氏及杨氏兄弟四人中弹, 送往复兴医院。 两女青年跪地求饶幸免一死。安基一弹伤及腿部, 一弹从后背斜穿胸部, 6.7日凌晨4时死于儿童医院。遗体火化后存放在西郊福田公墓骨灰堂。

26

于地 男 32 北京市 北京太阳能研究所工程师,曾与同事发明电热膜,获过奖

遇难情况:89.6.4.凌晨2时,戒严部队在南池子至历史博物馆一带与市民对峙,曾四次扫 射百姓,于第一批被击中,子弹从左下肋骨穿入右上肋穿出,伤及肝肾肺等八个脏器, 擦伤嵴柱,由协和医院先后作了四次大手术,摘去一肾,抢救20余天,高烧不退,6月 30日死于协和医院。

27

严文 男 22 北京市 北京大学数学系二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一时许,在木樨地帮助摄象时被打中右大腿根部动脉,送海军医 院抢救不治身亡。遗体火化后葬于太子峪公墓福南区第11排。

28

钱缙 男 21 北京市 北京外贸大学86级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3.夜, 10点左右,钱与一袁姓同学由北蜂窝路口骑车朝木樨地方向拐弯回 家, 正值 戒严部队由西向东扫射, 一梭子弹射中路边很多群众, 钱与袁姓同学同时腹部中弹, 被群众送到铁 路总医院枪救。钱因动脉被炸断,于6月5日死于铁路总医院。骨灰安葬于 苏州。

29

刘弘 男 24 不详 清华大学88级环保专业研究生,83级本科生毕业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前门附近,腹部中弹, 肠子流出, 被同学塞进, 扣上一只小盆后送 医院抢救,无效,死于同学怀中。

30

钟庆 男 21 不详 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86级6班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3.夜, 在木樨地被子弹击中头部, 打掉半个脸。从遗体衣袋中钥匙辨明其身 份, 通知学校。

31

周得宝 男 20+ 湖南省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应届毕业生, 分配南京大学

遇难情况:不详。

32

姓名不详 女 年龄不详 北京市 101路售票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5时许, 陈尸于东郊红庙十字路口北。(由目击者多人提供)

33

ZhangXX 男 53 北京市 东郊热电厂基建处科长

遇难情况:89.6.4.凌晨5时许, 陈尸于东郊红庙十字路口北。(由目击者多人提供)

34

吕鹏 男 09 北京市 北京顺城根小学三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2时左右, 在复兴门立交桥附近被戒严部队射中胸部, 当场死亡。尸体曾被民众置于敞蓬车上游行示众。

35

庄捷生 男 27 北京市 北京五道口百货商场售货员

遇难情况:89.6.3.白天,离家后再未返回, 6月11日家人在同仁医院从无名尸照片中找到庄 的遗体, 胸部及胳膊两处中弹, 火化后在八宝山骨灰堂存放三年, 后转存至东升骨灰堂。

36

袁敏玉 男 35 北京市 北京地质仪器厂电焊工

遇难情况:89.6.3.夜, 在三里河木樨地之间, 心窝与喉部中弹, 6月4日下午在儿童医院去世, 6月5日由亲友钉棺木运回河北老家掩埋。

37

杜燕英 男 29 北京市 北京市劳改局下属某公司职工(原为北航82年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2时,在前门大北照相馆附近, 肝部中炸子, 6月5日凌晨死于友谊医 院。

38

路建国 男 40 北京市 北京市旅游局司机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 在二七剧场路三里河商场附近, 左胸中炸子身亡, 死于阜外医院。

39

王争胜 男 20+ 北京市 华北物资站职工

遇难情况:89.6.6.夜, 与安基(见遇难者0025号)等人一起遇难, 其兄王争强也在场,被射伤。

40

李长生 男 不详 北京市 北京联合大学自动化工程学院图书馆管理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离家去天安门广场, 至今生不见人, 死不见尸。

41

奚桂茹 女 24 北京市 北京市展览馆劳动服务公司职工

遇难情况:89.6.4.凌晨,于二七剧场路北口左肩中弹, 死于人民医院。

42

戴伟 男 20 北京市 北京和平门烤鸭店厨师

遇难情况:89.6.3.晚, 戴去前门烤鸭店上班, 行至民族饭店前受阻, 后背中弹, 送邮电医院, 因失血过多于6月4日凌晨死亡。

43

吴向东 男 21 北京市 北京东风电视机厂职工, 夜大经管系三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多,于木樨地桥头附近, 颈部中炸子。被群众送往复兴医院, 因流血过多 于4日凌晨5时左右去世, 临死时头脑清楚, 亲手在壹角毛票上写下自己所在单位 地址, 托一北航学生报信。4日晚家人认领遗体, 7日于东郊火葬场火化。骨灰葬于八宝山 人民公墓2区3排。

44

刘建国 男 35 北京市 北京长城风雨衣公司销售科科员

遇难情况:89.6.3.夜12点钟左右, 在西单路口胸部中弹, 送二龙路医院抢救, 不治身亡, 遗骨 葬于太子峪公墓福南区第7排。

45

赖笔 男 21 广西邕宁县 北京医科大学87级学生(壮族人)

遇难情况:89.6.4.凌晨2时左右, 于西长安街南长街口中弹身亡, 子弹从前额射入, 从后右脑穿出, 口径约10厘米, 送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无效, 于晨6时死亡, 北医所出证明 为误伤, 遗体运回医科大学, 举行了告别仪式, 赖的家人来京领回骨灰,存放邕宁家中。

46

董琳 男 24 北京市 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职工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钟左右, 在木樨地河东岸, 右肋下中炸子, 送复兴医院。与董同时 中弹者有 四人, 一人大腿根动脉中弹, 当时大出血死亡;另三人送复兴医院, 其中一人系电 视台工作人员, 中弹部位、手术情况与董琳相似。两人因无血可输于4日晚死亡。

47

虢安民 男 23 湖南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喷气发动机专业89届应届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头部中弹, 当即死亡, 半边脸被炸飞, 遗体当日停放在政法大学主 楼大厅, 数日后由北航领回。

48

林仁富 男 30 福建莆田市 北京科技大学材料系应届毕业博士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与同学王宽宝一起从天安门广场撤出, 行至六部口被坦克碾死。 已婚, 生前已联系好89.10月去日本。

49

孙彦昌 男 24 北京市 北京建筑筑炉公司司机

遇难情况:89.6.3.夜,孙离家去找弟弟, 在东郊红庙110车站总站广场南面,被戒严部队枪 弹击中颈椎第四节神经中枢, 当时由朝阳医院救治, 半年后医治无效身亡。

50

钱辉 男 21 福建省 北京广播学院新闻采编专业应届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5.凌晨, 在广播学院校门外, 由一辆坦克上射出的大型子弹击破膀胱, 另一 枪打断大腿动脉。当时未死, 还向同伴说了一句:当心!军车还没有过去!同伴把他抢救 至校门内, 血流一百米, 死去。

51

邹冰 女 19+ 河北省 北京广播学院88级学生

遇难情况:邹因参加89民运受审查, 过不了关, 于89年9月中旬由学校塔楼13层跳楼自杀。 死后校方 诬邹有神经病, 事实上邹并无神经病, 死前几天曾给父母寄过遗书, 说辜负了父母 的养育之恩。死前 10分钟还给宿舍打过几壶水。

52

朴长奎 男 47 北京市 中央民族歌舞团演奏员(朝鲜族)

遇难情况:89.6.3.夜, 在西单至复兴门之间, 左脑后中弹, 子弹从右颈下穿出, 死于邮电医 院, 埋在金山陵园, 未立碑。

53

卞宗序 男 40 北京市 北京新街口机电产品供销公司经理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西单家俱店门前, 子弹斜穿头部, 当即死亡。骨灰葬于太子峪公 墓, 墓碑上写着:全家亲人及亲友哀立。卞遇难时留下一对孪生子女。

54

田道民 男 22 湖北石首市 北京科技大学管理系85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清晨, 田做完毕业论文后去六部口, 被坦克碾死。

55

何洁 男 23 黑龙江宝清县 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生

遇难情况:89.6.3.晚, 何与同学一起去天安门, 于南池子遇难, 北京医院"死亡证明"为颅 脑损伤(脑部中弹), 于6月4日3点40分去世。何15岁高中一年级时被清华大学录取为 大学本科生, 87年由清华推荐免试录取为中科院计算技术所硕士生,遇难时年仅23岁。骨 灰由家人带回黑龙江老家, 葬于完达山脉的小青山上南山陵地。

56

宋晓明 男 32 北京市 航天部二院283厂技术工人

遇难情况:89.6.3.夜, 宋走在五棵松十字路口西南方向的人行道上, 由南边来的军车向喊口 号的民众射击, 子弹穿透宋的大腿根部动脉, 送301医院, 持枪的军人命令大夫不准抢救, 不 准输血, 终因流血过多于6.4凌晨死亡。宋母在儿子遇难后不久因肾衰竭去世。宋的骨灰埋 在太子峪, 83号, 无碑。

57

刘燕生 男 37 北京市 北京家用电气研究所工人

遇难情况:89.6.3.夜, 在长安街民族宫路口中弹, 穿透腹部, 送邮电医院抢救, 血流尽而亡。

58

温杰 男 26 北京市 北京大学88年中文系硕士研究生毕业, 北京服装学院六四后被羁押, 狱中患肠癌, 保释出狱后不久病逝。

59

里慧泉 男 35+ 北京市 中国冶金报记者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六部口路南遇难。6月11日于邮电医院发现遗体,为无头尸。

60

张汝宁 男 32 北京市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俄语部副主任

遇难情况:89.6.3.夜10时多, 离家步行去电台途中, 穿越马路, 在木樨地桥头附近腹部中炸 子, 被送复兴医院抢救, 无效, 于6.4日凌晨身亡。遗骨葬于西郊福田公墓。

61

刘凤根 男 40 北京市 地质部钻探工具厂工人

遇难情况:89.6.3.夜10点钟左右, 离家去西单一带抢救伤员, 身中三弹, 背部, 胳膊, 有一弹 从左臂处穿过心脏, 由民众送二龙路医院, 血流尽不治身亡。遗骨先存放在老山骨灰堂, 现 取回置放在家中。

62

李萌 女 32 北京市 国家语言文字改革委员会助研

遇难情况:89.6.4.其夫中炸子受重伤, 从尸体堆里找到, 幸免于死。李精神受强刺激, 导致 失常, 90年底走失, 寻找多年杳无音讯, 公安部门已签发死亡通告, 吊销户口。

63

贲云海 男 22 北京市 北京市广安门内街道办事处职工

遇难情况:89.6.3.夜, 离家未归, 于6.4日在复兴医院找到尸体, 腹部中炸子, 经抢救无效身 亡, 骨灰葬于京郊金山陵园。

64

刘洪涛 男 18 湖北武汉市 北京理工大学工程光学系88级(40882班)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4日凌晨一时许, 在民族文化宫附近遇难。

65

周欣明 男 16 北京市 中学生

遇难情况:89.6.4遇难, 葬于金山陵园。

66

王钢 男 20 北京市 北京焦化厂技工

遇难情况:89.6.3.下午离家去厂里上夜班,6.4早7点下班后,到焦化厂大门口买早点,恰 遇大队军车开过,速度很快,他无法过马路,就站在路边等待。这时有一辆军车向人群 冲来,当场轧死3人,撞伤很多人,王钢是3名死者之一。军车轧死人后,士兵换乘别的 车辆开走了。愤怒的民众把丢弃的那辆车烧了。王钢内脏撞伤,当场死亡,后送垂杨柳 医院,不治。骨灰安葬于北京金山陵园。

67

张琳 男 37 北京市 不详 89.6.4遇难, 葬于金山陵。

68

韩子泉 男 38 北京市 北京科技大学(原钢铁学院)电工

遇难情况:89.6.4.凌晨5点多,送亲戚上班, 离家不到半小时, 在农展馆附近颈部中弹身亡。

69

李德志 男 25 湖北武汉市 北京邮电学院应用物理系88级研究生

遇难情况:89.6.3(4).在复兴门遇难, 尸体从复兴医院领回。

70

周永齐 男 32 北京市 北京弹簧厂汽车队队长

遇难情况:89.6.3.晚11点多, 在工会大楼附近中弹, 子弹从左侧胸部射入经右肺穿出, 伤及 心肺, 送复兴医院, 不治身亡。

71

南化通 男 31 北京市 北京市住宅壁板厂司机

遇难情况:89.6.4.凌晨5点左右, 离家去长安街, 就此再没有回家。家属两天后在协和医院 认出死者照片, 找到遗体;子弹从左后肩胛骨下射入, 胸腔被炸烂。

72

贺安彬 男 32 北京市 不详 89.6.4遇难, 葬于太子峪公墓。

73

仲桂清 女 31 北京市 不详 89.6.4遇难, 葬于太子峪公墓。

74

穆桂兰 男 48 北京市 北京国棉三厂整理车间工人

遇难情况:89.6.4.清晨6点半左右, 穆出门买早点, 路过朝阳门立交桥, 遇坦克、军车自通县 方向开来,一路射击,穆脑部中弹,当即死亡。路人曾照相为证, 并寄给家人。

75

熊志明 男 20 江西金溪县 北京师范大学88级经济系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3.晚,遇难,据有关人士讲, 熊当时与班上一女同学躲进胡同口, 女同学先遭射杀, 熊上前救援也遭枪杀, 熊的遗体由其同学从熊所穿衣服辨认,由学校领回。

76

张卫华 男 24+ 不详 国家海洋局海洋预报台硕士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礼士路, 腹部中弹, 6.5日在儿童医院找到尸体。

77

张** 男 19 河南省 北京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88级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自天安门广场撤离至六部口, 额头曾被棒击, 咽喉中弹, 送北京市急救中心 抢救无效身亡。

78

龚纪芳 女 19 内蒙包头市 北京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88级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 自天安门撤至六部口, 左胳膊中弹(炸子)倒地, 因毒瓦斯造成昏迷, 送北京市急救中心, 抢救无效身亡。死亡证明书上载明:死因主要是由毒瓦斯造成肺部糜烂。

79

江** 男 26 不详 中国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 89.6.3.晚, 于建国门外中弹身亡。

80

刘春永 男 24 北京市 北京天桥南通服务楼浴室工作人员

遇难情况:89.6.3.夜, 在天桥附近15路公共汽车总站, 遇从南边过来的空降部队扫射, 头部 中弹, 经友谊医院抢救无效, 于4日凌晨身亡, 医院出具死亡证明为:头部枪伤引起心衰、 呼衰。遗体葬于通县某地。

81

刘俊河 男 56 北京市 个体户 刘在前门大街箭楼下摆西瓜摊。

遇难情况:6.4.凌晨被戒严部队击中面颊主动脉, 死于友谊医院。

82

梁宝兴 男 25 北京市 北京华丰缝纫机厂司机

遇难情况:89.6.3.夜, 在天桥15路公共汽车总站附近, 脸颊被打穿, 送友谊医院抢救无效, 于 5日身亡。

83

栾沂伟 男 35 内蒙包头市 包头钢铁设计研究院工程师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南池子附近腰部中弹, 于同仁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84

苏金坚 男 25 北京市 职高电子专业毕业生,服装个体户

遇难情况:89.6.3.夜, 脑部中弹,送往友谊医院,6.4凌晨2点,不治身亡,为友谊医院第 1号尸体(该院第二号尸体为北京农业大学学生)。6.14.苏父于该院找到遗体,骨灰曾于八 宝山骨灰堂存放 3年,后存古田公墓骨灰堂。

85

张罗红 女 30 北京市 总政干休所(白石桥)工作人员

89.6.3死于木樨地

86

王志英 男 35 北京市 北京第三通用机械厂重型汽车铸造厂车工、 劳模

遇难情况:89.6.3.晚11点, 与妻从岳母家(宣武门)回东珠市口家里, 约12点多至珠市口十字 路口, 遇戒严部队向北行进, 一路扫射, 王夫妇躲在路口一辆面包车后面, 一颗子弹射中王颈动脉, 送前门医院, 又转送同仁医院, 因失血过多, 抢救无效死亡, 是同仁医院第一个遇难 者。骨灰安葬于昌平佛山公墓。

87

王鸿启 男 21 北京市 海淀区皮革研究所职工, 中专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3.值班回家途中遭枪击,子弹横穿胸部。6.4.家人接到市民报信,赶往海 军医院,口袋里空无一物, 薪金、公共汽车月票等全部遗失。

88

李淑珍 女 51 北京市 北京自来水公司某单位食堂工人

遇难情况:89.6.3.晚, 与丈夫骑车外出, 在军事博物馆附近, 遇戒严部队射击, 身中3弹, 送邮 电医院 抢救无效, 于6.4日死亡。

89

马承芬 女 55 北京市 49年参军, 参加过朝鲜战争,53年复员,属铁道兵

遇难情况:89.6.3.晚, 与楼内邻居在院内(水利科学院对门)纳凉, 遭行进中的军车射击, 腹部中弹, 送304医院抢救无效, 于6.4凌晨身亡。马死后,其夫曾多次给军队系统写信反映,一直无回答, 92年由其夫个人出资将骨灰葬于金山陵园。

90

郭** 男 22 北京市 不详

89.6.3.晚9点多, 在复兴路、永定路口中弹身亡。

91

杨振江 男 21 北京市 北京淮阳春饭店服务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和几位同学途经木樨地, 左腿根中弹, 打断动脉, 送海军医院抢救无 效身亡, 6月6日找到尸体, 骨灰安放在万安公墓骨灰堂。

92

*** 女 不详 贵州省 四川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十四系八七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上午, 与男友一起去成都人民南路广场, 遇警察与群众发生冲突, 她在逃 离广场时被警察抓住, 警察以电棒猛击之, 后由群众送往医院, 终因伤势过重于当夜身亡。 几天后其父母从贵 州去成都参加追悼会。

93

寇霞 女 31 北京市 北京西四北幼儿园教师

遇难情况:89.6.3.夜, 在军事博物馆对面人行道上腹部中弹, 送铁路医院抢救, 因伤及脾脏, 于6月 4日下午5时身亡。

94

韩秋 男 25 黑龙江佳木斯市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制钉厂销售科业务员

遇难情况:六四期间来北京出差, 6.4.凌晨, 后脑中弹, 送天坛医院, 不治身亡, 该院开具了 死亡通知单,但没有写明死因,北京崇文区公安局开出死亡证明:枪击致死。

95

刘锦华 女 34 北京市 白石桥总政政治部干休三所职工

遇难情况:89.6.3.晚9点, 与其夫(受伤, 另有记录)从八里庄去永定门外给孩子取药, 至西 单,遇戒严部队,返回;11点左右至木樨地燕京饭店处, 遇戒严部队扫射, 两人躲入木 樨地21楼边的小胡同, 士兵追入胡同射击, 刘上额中弹, 立即死亡。

96

王铁军 男 不详 北京市 北京铁路局木樨地客运处职员

遇难情况:89.6.3.晚, 在单位值班(木樨地), 于楼顶持望远镜观看戒严部队进城情况时中弹 身亡。

97

黄涛 男 不详 江苏张家港市 北京某大学学生

89.6.4遇难。

98

陶志敢 男 24 浙江天坛县 北京某大学学生。 不详。

99

许建平 男 19 不详 北京某大学学生。

遇难情况:89.6.4.脸部被击中, 坦克又从他身上压过, 致死。

100

何国 男 27 北京市 北京月坛街道粮店工人

遇难情况:89.6.3或6.4.晚上, 在木樨地遇枪击, 死于复兴医院。

101

李强 男 不详 不详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生 89.6.4.遇难。

102

罗维 男 30 北京市 北京半导体材料厂助理工程师

遇难情况:89.6.4.晚, 于长安街西侧骑车时遇难。广安门医院诊断:腹部枪伤, 当时未死, 腹 内取出两颗子弹, 一颗为达姆弹, 在腹腔内炸开, 伤及肝、肾、胆、胃及消化道,医院曾作 肝、胃修补术,不治,死于急性肾功能衰竭。

103

齐文 男 16 北京市 北京铁路三中学生

89.6.3.晚在木樨地中弹, 死于 复兴医院。

104

刘占民 男 38 北京市 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公司职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约3、4点之间, 刘从东四六条四十四号住处去东四六条南面岳母家, 因他妻 子刚分娩住在娘家。但他既没有去岳母家, 也没有回自己家。3天后在协和医院找 到刘的尸体,编号为21#。右颌骨中弹,子弹未穿出。(据家人回忆,当时协和医院

105

石岩 男 27 辽宁大连市 空政文工团演奏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头部中弹, 红十字会救护车送至北京人民医院时还没有停止呼吸, 后抢救无 效死亡, 于八宝山火化。

106

任建民 男 30+ 河北定州市 河北省定州陈庄子村农民

遇难情况:89天安门运动期间,任去内蒙看望刚分娩的妻子(任妻为内蒙人),于6月4日返 回河北途 经北京时遇戒严部队开枪,腹部中弹, 肠子流出, 被送往北京协和医院,医院判 断已无法救治, 移置于太平间。后发现任还活着, 遂通知其家属, 任家属因无钱留院治疗, 由其姐夫带回河北家里。回家后仍无钱治疗,简单处理后在家养伤,后流出的肠子腐烂。 任不堪痛苦于农历中秋节后第二天上吊自杀。

107

孙铁 男 26 北京市 中国银行总行职员,复员军人

遇难情况:89.6.3.晚, 在军事博物馆前面遇戒严部队开枪, 与朋友一起跑到附近有色金属设 计院内 躲避, 戒严部队追入射击, 胸部中弹,送铁路总医院,不治身亡。医院开具的死亡 证明称:右胸 部中弹伤及肺部静脉,重度失血休克,死亡时间89年6月3日23时45分。 孙死后单位以病故 处理。由孙生前同学募款安葬于八宝山公墓。

108

*** 男 不详 北京市 北京市190中学高中学生其父为北京某派出所所长

遇难情况:6.3.***去该派出所找到父亲,6.4.其父派该所民警将其送回家去,途经南河沿 一带被戒严部队射杀。

109

苏生机 男 43 北京市 北京亚运村《住宅建设》报记者

遇难情况:89.6.3.傍晚, 苏在新街口松树街一朋友家谈工作, 6点, 见电视紧急通告, 随即离 开朋友家, 11点, 有人在劳动人民文化宫见到苏, 以后再也没有人见到。家人至今没有找到 尸体。

110

任文联 男 19 内蒙临河市 北京科技大学采矿系一年级学生 89.6.4遇难。

111

黄培璞 男 不详 北京市 住北京市海淀区四季青公社东冉村黄庄 89.6.4遇难。

112

郑春富 男 37 北京市 故宫古建工程队工人, 班长 原住东城区演乐胡同78号。

遇难情况: 6.3夜11点多离家后失踪, 至今杳无音讯, 事后家属遍找城区所有医院太平间及 火葬场, 未见尸骨。

113

*** 男 16 北京市 北京市建筑工业学校88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 身中两弹, 送空军总医院抢救, 不治身亡。

114

曹振平 男 29 北京市 北京农业机械工程学院计算站职工(复转军人) 遇难情况:89.6.3.晚, 在西单抢救一名女记者时背部中弹, 腹部又炸烂, 当时送邮电医院, 4日转人民医院, 6日因失血过多去世。

115

李振英 男 45 北京市 军事医学科学院仪器厂技工

遇难情况:89.6.3.晚, 去301医院给孩子取药, 约10点多, 有人见到李站在301医院北门门卫 旁边, 此时戒严部队从西边扫射过来, 忽然门卫向前倾倒(有人说中弹倒下), 李正欲去扶, 自 己前胸中弹, 子弹从右后胸穿出, 伤及心脏, 送301医院抢救无效, 于一小时后死亡。

116

杨汝霆 男 41 北京市 北京第一机床电器厂行政科科长

遇难情况:89.6.3.晚11点多, 离家看看外面的情况, 走到复兴门立交桥附近两处中弹, 一射 入肺部, 一 射断胳膊;入肺部的子弹于背部出口处炸开, 死于北京儿童医院。骨灰放在北 京温泉公墓。

117

王庆增 男 34 北京市 北京天坛粮管所司机

遇难情况:6.3.晚11点, 从家(珠市口附近)骑车去单位(永定门方向)检查车辆是否安全, 行至 橡胶八厂对面马路时, 被从南边开来的戒严部队射中左胃部, 送天坛医院, 不久死亡, 骨灰 安葬于门头沟。

118

周德平 男 不详 湖北天门市 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硕士研究生

遇难情况:89.6.3.晚, 周独自外出, 遇戒严部队扫射, 头部中弹, 死于同仁医院, 同年7月6日 由校方确认, 8日遗体送八宝山火化。

119

王文明 男 35 北京市 北京前进鞋厂模具钳工

遇难情况:89.6.3.晚, 王听到外面有枪声, 与一邻居一起去珠市口方向观察动向, 约12点, 戒 严部队自南向北行进扫射, 王左肋中弹, 子弹从右肋穿出, 送友谊医院抢救, 因肠子打烂, 只 接上2米多, 其余无法接上, 手术后发高烧, 于4日晚9点多死亡。单位按正常死亡处理。骨灰 葬在文安老家。

120

尹敬 男 36 北京市 冶金部职员(最高人民检查院副检察长之婿)

遇难情况:89.6.3.晚, 于木樨地沿街22楼8层家中,当尹进厨房开灯时被戒严部队的子弹 击中头部死亡, 葬于八宝山人民公墓2区17排12号。

121

杨子平 男 26 北京市 北京第一机床厂工人

遇难情况:89.6.6.晚, 安基、杨子明、杨子平、杨月梅(杨氏三兄妹)、王争强、王争胜 (王氏两 兄弟)、张学梅,共七人去复兴门, 至礼士路十字路口, 遭埋伏在电缆沟里的戒 严部队密集扫射的伏击。安基当场死亡,杨子平、王争胜送复兴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王 争强、杨子明重伤。

122

赵龙 男 21 北京市 高中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1点多离家, 在西单路口, 左胸中三弹, 当即死亡, 群众把尸体送至第 二人民医院, 家人于6.7日找到尸体,骨灰置放家中。

123

雷广泰 男 33 北京怀柔县 北京怀柔县庙城乡西台上村农民、大队汽车队司机

遇难情况:89.6月,汽车队承担北京建国门海关大楼的运土方工程,3日晚10点多, 雷与 另二位司机去天安门观看民主女神像, 约11点多, 三人走到南池子旁,蹲在红墙下吸烟, 正 遇上戒严部队从东长安街一路扫射过来, 三人刚站起身, 雷即中弹倒下。当时中弹的人很 多,雷中弹后随即由市民用三轮车拉走,其他二人被冲散,从此再也没有找到雷的下落。

124

钟俊军 男 22 北京市 北京农学院三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晚, 与四位同学骑车去天安门, 在途中右胸中弹, 送急救中心不治身亡。

125

高原 男 24 北京市 北京市石景山医院中医科医生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多,在复兴门地铁站附近,前胸中两颗炸子,穿透后背,留下碗 大伤口。当时被一老人用平板三轮车送往市儿童医院,入院时尚未死亡,因抢救不及时失 血过多而身亡。 6月9日尸体被转移到复兴医院,置于该院自行车棚尸体堆中,11日家人才找到遗体,已变形。后由石景山医院开具误伤证明,举行追悼会,并由该院购置八宝 山墓地安葬。

126

倪世联 男 24 山东省 北京石油大学毕业生, 石化总公司北京设计院工作

遇难情况:89.6.3.晚11时许,倪与其他6位青年骑车自地质医院出发,约11时至西单,倪 胸腹部中弹,民众送宣武医院抢救,不治身亡。90年单位出具非正常死亡的死亡证 明书,并作如下政治结论:违反戒严令,后果自负,一次性发给10个月的基本工资 835元。当时与倪一起受伤者有曹长韧、王建伟两人。

127

邝敏 男 27 北京市 北京工业大学毕业生、北京叉车总厂工程师

遇难情况:89.6.3.夜, 于木樨地中弹, 子弹从右腰后部射入从右腹前穿出, 送到医院后立即 死亡。骨灰一直存放在家中。

128

殷顺清 男 30 北京市 北京房修一公司工人

遇难情况:89.6.3.晚7点多,骑自行车离家, 10点多有人看见他在电报大楼附近, 夜间, 有人 在六部口看见他头部中弹, 立即死亡, 至今未找到尸体。

129

何世泰 男 31 北京市 北京第一机床厂铸工车间工人

遇难情况:89.6.3.夜, 何下小夜班后原拟去蒲黄榆岳父家, 6.4凌晨, 何行至南河沿南口, 遇 军队射击。何太阳穴中弹, 中弹后还扶着自行车, 后被群众送往协和医院, 但未至医院即已 死亡, 两天后家属从医院找回尸体, 后一知情者送回死者自行车。

130

周玉珍 女 36 北京市 国家计委体改司(政研室)科级机要秘书(转业军人)

遇难情况:89.6.3.夜晚,在家中听到枪声,与丈夫、孩子到窗口观看,戒严部队向楼上 扫射,丈 夫拉着孩子卧倒较快,未受伤;周被子弹击中头部,当场死亡。孩子亲眼看到 母亲中弹身亡,受到强烈刺激。周的尸体火化后葬于八宝山回民公墓(周非回民)。

131

轧爱国 男 22 北京市 待业

遇难情况:89.6.3.22时, 与同事去公主坟途中, 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头部, 死于301医院。 医院诊断为脑干贯通伤。6月5日家属寻找到尸体,火化后葬于天津老家。

132

宋宝生 男 39 北京市 北京玻璃四厂职员、市人民代表、青年突击手和劳模

遇难情况:89.6.3.晚, 在木樨地家中休息, 听到枪声起来关窗户, 被子弹击中胃部, 造成胃 穿孔, 送医 院抢救, 因失血过多死亡。当时军队派人监视不准抢救,死亡证明不准 开枪伤,只准注明失血过多。葬于八宝山。事后其父状告西城区公安局和中南海李鹏, 中南海信访室收下信函后杳无音信。

133

陈森林 男 36 北京市 北京707厂工人

遇难情况:89.6.3.晚, 陈骑车去西单, 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心口, 死于北京市第二医院。 出事后家属找遍了北京市各大医院,毫无结果;后通过市卫生局查找无名尸,一个月后 才找到,尸体已腐烂,家属通过死者的衣服及死者生前胃切除后留下的伤疤才确认。火化 后葬于江苏老家。

134

石海文 男 20 不详 沈阳药学院应届毕业研究生(在北京营养源研究所代培)

遇难情况:89.6.4.颈部中弹死亡,死于积水潭医院。

135

杨撼雷 男 19 北京市 北京流芳宾馆厨师班学员

遇难情况:89.6.3.晚, 与同学一起去换月票, 后一起去北京饭店。4日凌晨, 在南池子南口脾 部中弹, 送协和医院, 因失血过多死亡,3、4日后同行的同学通知了家属, 从协和医院领 回尸体火化, 骨灰存 放在家。

136

*** 男 不详 河北省 原开滦矿工报记者,89年借调至新华社当记者

89.6.4.遇难。

137

王耀和 男 40+ 不详 北京朝外某饭庄厨师

89.6.4.遇难。

138

彭军 男 30 北京市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驻京办事处工作人员

遇难情况:89.6.5.早上6点40分左右,彭从朝阳区东大桥的住址出门,准备去买早点,途 中遇戒严部队扫射,身中两弹,一处在脚踝处,另一处从右后胸射入,左前胸爆出,经 送朝阳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139

刘强 男 不详 河北省 河北省河北师范大学学生

89年来京参加学运。.6.4后一 直 未归,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140

苏欣 女 29 北京市 有色金属进出口总公司职员

遇难情况:89.6.3.晚,苏从阜外大街母亲家回自己家里,夜间不放心母亲一人在家,又返 回阜外 大街,路经南礼士路南口被阻,4日凌晨戒严部队用冲锋枪扫射路边人群,同时 有五人中弹倒地,苏欣胸部中弹,送儿童医院,又转人民医院,不治身亡。苏为独生女, 已婚,无子女。

141

包修东 男 41 北京市 鼓楼东大街某印刷厂厂长

遇难情况:89.6.3.夜,在北京饭店旁欧美同学会路口中弹,送协和医院抢救,不治身亡。 骨灰安葬于八宝山人民公墓。

142

赵德江 男 27 北京市 全国总工会司机,复员军人。

遇难情况:89.6.4.凌晨,在总工会大门口,有一老人遭枪击(后死亡),赵上前抢救, 被戒严部 队击中头部,送空军医院抢救,未至医院即死亡。

143

*** 男 年龄不详 北京市 单位不详

遇难情况:89.6.4.凌晨,在总工会大门口,遭枪击死亡。赵德江上前抢救,同遭枪杀。 (目击者多人提供)

144

曹** 男 21 北京市 北京测绘研究院设计所绘图员

遇难情况:89.6.3.晚离家,在西单附近中弹,送邮电医院,不治身亡。6日接通知去邮电 医院领取尸体,遗体满是苍蝇,伤口已成肉泥,7日送八宝山火化,未留骨灰。

145

崔林峰 男 29 北京市 北京市三里河服装厂工人,西城分局联防队员

遇难情况:89.6.3.晚7点,由家去厂里上班,本应夜2点下班回家。但家人等了两天未归, 后去厂 里寻找,得知崔6.3 晚去厂里后,共约三人一起骑自行车去了长安街方向,后一 人往东,一人往南,崔一人往西,随后听到枪声,当天崔未归,其余两人均安全回家。 事后家人找遍了很多医院,未见崔的下落。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146

王芳 男 50+ 北京市 北京煤矿机械厂职工

遇难情况:89.6.3.晚,于木樨地头部中弹,由王军等人抬上卡车,送往海军医院途中死亡。

147

刘京生 男 40+ 北京市 铁路系统职工

89.6.4.于北京羊坊店附近遇难。

148

张佳梅 女 61 北京市 原化工部行政管理局人事处处长,刚离休不久

遇难情况:89.6.3.晚,在和平里自己家中,听到外面发生骚乱,从沿街走廊探出窗外观 望,不幸 中弹,子弹穿透心脏,当即死于家中。

149

*** 男 不详 江苏省无锡市 无锡市江南大学机电系学生

遇难情况:在89天安门运动期间,与几位同学一起去北京向天安门绝食学生送募集的捐 款,始终 没有回校,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由该校多位教员提供,该生的失踪在该校 广为人知)

150

*** 男 20+ 不详 北京301医院正北门哨兵(武警士兵)

遇难情况:6.3.夜,11点左右,戒严部队向木樨地方向行进,人群向后退却,该门卫见情 况危急,随即打开301医院大门,让人群进大院躲避,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脑部和上胸 部,当即死亡。 (众多目击者提供)

151

*** 男 不详 不详 不详

遇难情况: 6.4.白天,先是被一辆军车撞倒,随后被一辆装甲车碾成肉泥。从尸体仅 可辨认此人穿花衬衫,剩下一只手的残余。尸体一直留到5日下午才被人用铁锹铲入塑 料袋运走。(众多目击者提供)

152

*** 男 不详 北京市 人民大会堂炊事员

遇难情况:6.4.从前面门框胡同家里去人民大会堂途中遇难,死后赔1万元。

153

*** 女 老年 四川万县 四川万县进京保姆(在木樨地22楼某副部长家)

遇难情况:6.3.夜,于木樨地22楼14层阳台探身向下观望时,腹部中弹,当即死亡。同 一时间,同楼八层居民尹进在室内开灯时头部中弹身亡(参见0120号)。(死者儿子在 八宝山火葬场向遇难亲属苏冰娴提供)

154

李春 男 20 北京市 西单民族饭店厨师

遇难情况:6.3.夜,李下夜班后,推着自行车行走至工会大楼南面第二座楼前(木樨地附 近)中弹,子弹横穿肋部,送广安门外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155

*** 女 31 北京市 北京某厂职工

遇难情况:6.5.白天,下夜班过马路时,在五棵松附近被高速行进的戒严部队装甲车撞死。 死者为北京武警部队一班长的嫂子。死后经交涉,承认为误伤,并给予少量抚恤。 (由原北京武警部队战士、现银建公司汽车行15分公司出租车司机**提供)

156

李浩成 男 20岁 天津武清县人 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87级学生

遇难情况:6.4凌晨军队进入天安门广场时,李浩成在广场东南角拍摄照片,身中两抢,送医不治而死。
虹♀2012-06-10 17:57:08
7.如果宽恕,就没有法律,没有罪恶,也没有惩罚。

如果宽恕,当年的战犯可以得到的就不是死刑,而是自由。

如果宽恕,长安街上无辜的灵魂就永远无法长安。

如果宽恕,人还会继续毫不犹豫地变成魔鬼。

如果宽恕,那些吃人血馒头的人,还会四处寻找新的热血。

我诅咒24年前的魔鬼早日进地狱,早日被钉在历史的十字架上,永远被世人唾弃,永远不得超生。

我诅咒出卖朋友的那个女妖,受到同样下场。

谢谢澳八
永不宽恕♂2012-06-10 10:56:10
6.谢谢澳八。再顶一下BELL的英文诗。这一天我到死也不会忘记,因为想到这一天,心里流的不再是血,而是装满了泪。谢谢你的烛光和音乐。同悼六四中逝去的那些善良无辜的学生和百姓!老地雷♀2012-06-09 11:35:13
5.Every year this day,
I am not OK,
Cause I have lots to say,
I sit in the pew and pray,

I am far away,
Heard so many "Nays."
Still looking for THE way,
And peace to stay.....
Bell♀2012-06-04 20:55:51
4.宽恕不等于忘记,学会忏悔和宽恕的民族才能成熟,成熟的民族才有真正的勇气和力量。

宽恕不是等着对方先忏悔才原谅,宽恕是让心中的怒火化解升华成为更有价值的心灵宝藏。 就好像爱尔兰的民谣里那轻灵歌声一样,After All,真正能够不死的是精神。 我们活着的人天天就快乐的吗?

二十三年前的今天他们选择了自由高于生命,在他们开始绝食的时候或许就做好了这个准备的,难不成绝食只是做个样子吗?

只有带着宽恕的心才能把这段历史翻过去,最好的纪念是发展。

二十三年后言论自由和民主不是都有了显著的变化了吗? 柏林墙不是都倒了吗? 苏联也瓦解了,民主马上就实现了吗? 西方国家用了更多的时间走过的民主进程,我们不能指望中国一夜之间就转变吧?

虹♀2012-06-04 17:24:25
3.前几天我辅导了一个18岁的学生,她是一个可爱的香港女孩,喜爱唱歌,那一年她还没有出生。她告诉我香港每年都纪念死难学生,她也纪念,突然让我觉得遗忘是一件可耻的事,对不起和我们同龄的亡灵们,因为他们再也没有选择的权利,生儿育女的权利,奋斗创造的权利,唱歌娱乐的权利,二十三年了,他们应该是我们这个年龄了。。。所以此时此刻,我只想纪念他们。澳八♀2012-06-04 15:55:32
2.认识神才知道只有在神的愛里和护佑下才会有真正的自由、平等。 民主是因为相信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才会去争取,只有相信上帝有他的时间和他的方式来行使祂的主权,我们才能在任何境况里拥有一颗喜乐、仁爱、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和节制的心。 有了这样的心就能影响周围的人,上帝的光明就因这我们反映出来了。 而我们,每时每刻都要面对的是在Fear和Faith中做选择。

我选择了Faith。 你呢?
虹♀2012-06-04 15:12:01
1.二十三年过去了,那种恐惧让我们离开了自己的祖国,但是我现在学会了感激这样的经历。 经历了无助的恐怖才会拼命地寻找安全感。 在所有的外在的安全感粉碎后走到人的尽头,人的尽头才是神的开端。 认识那位又活又真的神才能逐渐地体会圣灵所结的果实:

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 温柔、节制。
虹♀2012-06-04 14: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