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毕静的博客







登录名


激流岛惊魂(一)


2011-09-25


一觉醒来,她先打了个冷噤。屋外鸟儿正唱得欢,可躺在这又冷又潮的百年老屋里,身底下的气垫又瘪又不透气,真真不是个滋味。

身旁的他早就清清朗朗地醒着,晨曦中他的侧面线条分外养眼。她不禁又想起这些天来悄悄做的梦:有朝一日,他不当经理当老板,为自己造屋村。

“我以为有五万首付就可以再贷款买一屋子,可银行说我收入不够。看来得有租客才行。” 她往他凑过去,还是一张嘴就谈生意。

“我最讨厌出租屋子!”他一转身,把她的右腿抬起,横着就过来了。

谈话暂时中断了。

后来她才知道,在他二十多年的建筑史里,出租房屋是最痛苦的经历。由于资金少,只能买较便宜的地皮;而地价便宜的区域,市场往往是最后才升,却最先下降。因而只有很短暂的峰期;市场低迷时不敢建,市场好时价格升了赶紧造,可一转眼市场又掉下去了;结果他那造价高的(市场好时百物昂贵)屋子往往卖不出去;供不起贷款,被迫出租崭新的屋子......

他的脉冲使她像时针似地转着,大手抚在她小腹上。这新奇的刺激令她春心荡漾,末了终于按捺不住,拔杆而起,骑跨在他身上.....

他起床去洗漱,她却融懒地不想动弹.....

“出事了!快来看!”他忽然回房间来,神情和语气唬了她一跳。

寒风里大树下,他那原本深灰色的尼桑,被人用绿漆喷成迷彩色;再一看,所有的窗玻璃全糊住了。

“杰克!”她在心里喊了一声。可嘴里还在挣扎:“万尼以前住这儿,只有他知道地址.....”

“不可能!我的儿子们不会做这种事。”

他试着用去油污的化工用品去擦,未果;想开到修车站去,又无法看路;结果他靠着玻璃上一点点没被涂到的缝隙,慢慢地开了出去;修车工用了很强力的溶剂,花了一整天,终于基本上把那绿漆去掉了,但很多缝隙处和车轮上,还可见绿色。后来一位洋人朋友谈起此事,说车是自己的命,要是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杰克进盒子自己进笼子。她听了脊梁骨一阵冰冷。

所幸他是天平座,自始至终表现得很克制。入夜上床时,他刚向她转过身来想亲热.....

她忽然一跃而起:有一束不寻常的强光照在他们临街的窗户上。她趴过去一瞧,有辆车退进对面邻居的车道口,打着大灯对着那尼桑.....

他追了出去,那车一阵风溜了,他很懊丧地回房来。

“是杰克!”她倒吸着气说。那车开走时,尾部向着街灯,她清楚地看见了车牌。



本页被读过1403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403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3.迟到的激流岛惊魂(一)正文,足足迟了100个点击,实在对不起!
此贴被毕静于2012-08-30 22:17:20修改。
毕静♀2011-10-02 06:54:02
2.化石,
我这里连框架都没有,你怎么就搬家具进来了?

黄花梨在沙面见过,一套桌椅一百万人民币。我丈夫看后到处跟人说一套桌椅值一座房子。

山毛榉原来是Beach Wood. 我用过一张饭桌,喜欢它的雅致的纯棕色,不像别的如花梨等总带了点红。可就是硬度不够。记得是从一家东欧移民的家具店买的。
毕静♀2011-09-29 15:53:22
1.小毕,测试什么? 半夜三更地。

我们上个月不是回了趟大陆吗,吃啥就不说它了,张嘴就是了,对吗。 来兴趣的是有一顿吃了张木桌子,瞧咱这俗气东西,不懂,人家说是黄花梨。花梨木家具听说过,黄花梨据说是。。。哎,你自己查好了,愿意相信谁相信谁,我就不抄了,省得误导你。

这查来查去,我又瞄上了山毛榉。。。也是你自己查去吧,嘻嘻。
化石♀2011-09-25 22:4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