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毕静的博客







登录名


圣路克斯风雨(十)


2011-09-24


他从澳洲回来了。

她融化在他的怀里;他展开大手,掌心里躺着一个小小的蓝色绒盒子;她心跳着打开一看,是只澳宝(Opal)戒指,晶莹璀灿,像颗星星;他把戒指戴在她左手中指上,不大不小,刚刚好;他很是得意:

“珠宝商和我,花了老半天琢磨该选哪个号码;我告诉他你是亚洲女子,手很小,他说这在成年人该是最小的了。”他的声音真柔和,听在她耳朵里就像音乐。

“What’s this for?”她调皮地故意难为他。

“For friendship.”他正色道。

她听着也静了下来;其实也没指望他会有别的回答;望着他晒得黑红、留着络腮胡子的脸,她不禁想:要是从前有人告诉她,她会跟一个才认识半年、谈情说爱半个月的人无所不至,她绝不可能相信。想想杰克一直在身旁,可整个青春,是整个,就这么白白虚度了!

”你还在诊所睡觉?干脆搬到我那儿去好了!”

她没作声。他那里还有别的人,她怕难为情。

他仿佛能看穿她的心思,不由分说,开车把她领到那房子去。

那地方离她诊所不远,是座老房子,在一条长满大树的街上。二房东布莱恩刚巧在家,跟他们打了招呼。是位小个子青年,看样子很善良。

进了他的房间,见里头又暗又潮;没有床,他就睡在气垫上。

为了她,他竟得吃这样的苦头!她心里一阵感动,搂住了他。

他就势把她拉到气垫上。

“不行,布莱恩会听见!”

“没关系。”他褪下了她的衣服。大白天,身下是摇来晃去的气垫,她一开始很尴尬;可他那投入且旁若无人的样子,很快便感染了她......

那晚,她开始住了进去。

七月的奥克兰,夜里气温很低,她素来要穿毛衣过夜;没想到在这阴冷的老房子里,她竟能枕着他的左臂裸睡。

隔天上午,她起了床,听见他在厨房里跟布莱恩说笑:

“半夜三点,她醒过来,开口跟我说的,竟是房地产发展计划......”

她去见阿莉。阿莉盯着她手指上的石头,劈脸就说:“杰克老说一刀三命,我有天喝住了他,‘没胆做就别说了!’”

她只觉脑袋“轰”地一响.....


本页被读过1350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350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1.澳洲盛产Opal。毕静♀2011-09-24 20: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