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虹的博客







登录名


名校弃妇--白开水主妇穿越版 (三十四)


2011-09-24


如果说名校出身的燕子还有什么没有还给学校的话,那恐怕就是认真两字了。 那些喜欢两地分居的人常常挂在嘴边的就是那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就这么一句话就把燕子说得哑口无言,好像燕子完全不懂真正的感情似的。 文学底子极差的燕子气不过,继续百度,非常想了解一下这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典故。
**********
本词作者为秦观。 秦观(1049-1100),字少游,一字太虚,号淮海居士,别号邗沟居士;“苏门四学士”之一。汉族,扬州高邮(今属江苏)人。北宋文学家,北宋词人。
**********
好像听说秦观的太太是苏小妹,认真的燕子继续百度“秦观”:


***********
秦观的婚姻
  秦观的正妻叫徐文美,而非传说中的苏小妹。这是他自己在为岳父写的文章里交代的。他的岳父是高邮一位姓徐的富商,因为有点钱,捐了一个主簿的官当,生了三个女儿,分别叫徐文美、徐文英、徐文柔。秦观在《徐君主簿行状》一文末尾说:“徐君女三人,尝叹曰:子当读书,女必嫁士人。以文美妻余,如其志云。”   关于其妻就是点了一下名字而已,在秦观的诗文中再无丁点提及,徐文美大概不是秦观钟爱的女子。有人统计,秦观留传下来的四百多首诗词,约四分之一为“爱情诗”,而其中的主人公绝大多数是青楼歌女。钱钟书在《宋诗选注》的序里说秦观的诗是“公然走私的爱情”。《茹溪渔隐丛话》引《艺苑雌黄》说了秦观的一件风流事。秦观在绍兴的时候,由当地最高长官太守接待,住高级宾馆 鹊桥仙
蓬莱阁。一日,在席上看中一个歌妓,于是赋《满庭芳》,开头一句是“山抹微云”,后来就是“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漫赢得青楼,薄幸名存”了。此词流传甚广,苏轼曾戏称秦观为“山抹微云秦学士”。   明代的蒋一葵在《尧山堂外纪》中则透露了秦观的另两次艳事。“秦少游在蔡州,与营妓楼婉字东玉者甚密”,他专为情人写了一首《水龙吟》,还费心地将楼东玉的名字写进去,“小楼连苑横空”、“玉佩丁东别后”就是谜面。而“花下重门,柳边深巷,不堪回首。念多情,但有当时皓月,照人依旧”是说他们幽会情景的。秦观还有过一位叫陶心儿的情人,他曾赠一首《南歌子》给这位名妓,末句的“天外一钩残月,带三星”,就是为陶心儿的“心”字打的哑谜。   才情都用在妓女身上,是不是有点“浪费”?以至于黄庭坚都看不过去了,写了一首诗劝告他,其中有“才难不易得,志大略细谨”的句子,秦观看了很不高兴。   传统的诗词鉴赏,分析秦观时,总是定性为写“歌妓的恋情,同时又融入自己的身世之感”,但这并不适合解读秦观的所有爱情词。拿他的经典名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来说,就并没有牵连到什么仕途失意的身世之感。相反,如果结合他放浪的情感经历来看,完全可以大胆地假设,这只是秦少游安慰痴情女子的托词,或者说摆脱一段旧恋情的美丽借口。
***********

秦观为摆脱人家妓女或者二奶而写的名句害了多少不求甚解的女人啊!燕子终于松了口气,原来这句话是不负责任的男性对付不懂得愛的女性们的。

本页被读过1377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377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4.又到周五了,燕子一想到一大屋子没有学会尊重长辈的孩子就两腿发软,趴在床上不想起来,燕子的老公说:“要不要我去帮你。”,“不用,我能管得那帮小白兔。”,燕子心想:“怎么能让‘党外人士’见到这些‘党内人士’小孩的行为呢。”,大女儿也问:“要不要我去帮忙。” 燕子还是说:“你们去我都不好意思凶他们了。” 燕子赶到教会,从凤凰城搬过来的台湾姐姐说:“你们这里的孩子不太好带,他们不听我的。”, 燕子解释到:“你们是在不同环境下长大的。 我们长大的过程中父母都是双职工,很忙,没怎么管过我们,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如何带孩子。”

好不容易熬到结束,负责安排带孩子的姐妹提醒燕子:“下个月该你值班了。”,“什么! 这个月不是我值班吗? 我还以为我终于熬过去了呢。”,“是你记错日子了。” 燕子终于明白小孩子不想去中文学校的感觉了。 这时小女儿的鞋还被一个男孩子扔着玩儿后就气哭了, 燕子走出教室,实在是没有心情和力气去查经。 一位年轻的妈妈问燕子怎么管教孩子,燕子耐心地把自己的给孩子读过的书讲给她听。。。。。。

咬牙撑过周五,燕子周六攒足了劲等着周日去教中文课。 一上课燕子就说:“给你们几分钟时间准备,谁会读课文可以给全班挣五分钟出去玩儿的时间。”, 立刻全班一片摇头晃脑地读书声:“老猴子倒挂在树上,大猴子挂在老猴子身上,小猴子挂在大猴子身上。。。。。。”,燕子自己趴在地上把那课中文的字剪下来随机地放子硬纸板上做跳棋游戏,因为燕子发现有的孩子不会认字读书,只会背书。。。。。。

在日本拿了中文博士的校长进来转了一圈,谁也没注意,直到他开口:“我说过嘛,谁要是能搞定这几个人谁就能当校长了。” 燕子这才抬头回答:“我只熬到他们的老师从中国回来。”

下课时那个上节课说脏话的男孩子跑过来问:“老师,你给我看看你用来洗嘴的肥皂好吗?”
此贴被虹于2011-09-28 11:23:16修改。
虹♀2011-09-28 11:07:59
3.一直在教会里唱唱跳跳的燕子最近表现反常,她发现只要不小心离中国人的圈子近一点就不知不觉地被带进了“繁忙”的境界,谁不忙就很罪过。 燕子觉得心虚,不小心主动要求周日当中文助教,周五带孩子是轮流值班轮上的。 还要去“关怀”一大堆的查经小组成员,再加上大孩子去外地上学。 燕子安静的心忽然被拽得乱七八糟的。

燕子最恨被别人追问为什么不参加查经这类的问题,因为自己痛恨所以从内心里就反感去做这样的事。 她怀念美国教会的老奶奶们。 虽然她们从来没有叫燕子去查经,但是燕子总盼着再次见到她们。

燕子喜欢她们身上的优雅,喜欢品尝她们做的各种点心,最让燕子佩服的是她们还保持着良好的身材,有时她们还会请假:“下周我不能来查经了,我们自行车队要从乔治亚州沿着山脉骑到缅因州。。。。。。”

燕子喜欢看六十多岁的女人手捧着水晶鞋跳灰姑娘,她优雅地用轻快的芭蕾舞步跳到每个抱着孩子的妈妈面前,轻轻地触碰着她们,用她那双可以穿透灵魂的眼睛传递着生命的力量,用她那双不再细嫩的双手把对生命的热爱注入到正在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的年轻的妈妈们身上。。。。。。

燕子喜欢那些子孙满堂的女人带着信心对她说:“肯定会有揪着头发快疯掉的时候,但是上帝的恩典够你用,你不会后悔的。”,她不喜欢听:“真是英雄母亲啊,我会为你好好祷告的,只是下回一定不要再不小心怀孕了。”

燕子想念那些手把手教她如何教导孩子的美国妈妈们。 最让她觉得委屈的是有位“内在美”十几年的姐妹说燕子的老公没有相信上帝是因为燕子没有做到顺服老公,还有人批评她说她爱老公胜于爱上帝,因为她没有逼着老公去教会。 燕子终于忍不住了,开口反驳:“没有跟老公住在一起的人怎么会理解每天顺服的功课呢? 我们自己也有不信的时候,上帝有他自己的时间,会用他自己的方法打开一个人的心灵,我们不可以如此论断别人。”

燕子常常要在对错中间挣扎,燕子内心渴望自由,渴望做自己的自由,可是成长的环境总是要把她指向不同的方向。。。。。。
虹♀2011-09-28 10:52:13
2.九月份每个周五晚上燕子要在周五查经班带着小孩唱歌, 孩子从两岁到十岁不等,人少时有十几个,多时有四十几个。 燕子不太喜欢带别人的孩子,尤其是在美国的中国人的孩子。 美国人的孩子比较听话,因为他们从小就被《圣经》教育得要“Respect and Obey". 在中国的孩子也比较听话,因为父母和老师有很大的威严和规矩。 唯独在美国的中国孩子-------放任自由。

许多家长对孩子的品格教育放手不管,任其自由。 可是他们又用全家99.9999%的时间和精力让自己家的“天才”学音乐、舞蹈、跆拳道、足球、垒球、游泳、钢琴、小提琴、古琴、中文、西班牙文、高尔夫。。。。。。十八般武艺,样样都会一点儿。

夫妻沟通的时间-------有,也就是为了避免各种活动不要冲突了的信息交换而已。

亲子关系的时间------有,也就是检查孩子有没有拿全A,有没有做完功课而已。

亲朋好友的时间------有,也就是在网上发言潜水,在生活中穿好马甲谈谈股票、名包、孩子去了哪所大学、赢了哪个每个孩子都能获奖的钢琴比赛而已。

与上帝沟通的时间------ 人有心灵吗? 有上帝吗?

燕子一累就发牢骚,一发牢骚就开始上纲上线,一上纲上线就忧国忧民。。。。。。

停!

燕子百度了一下“骚”字,“有动乱、不安定,忧愁,举止轻佻”,阿欧!

再加上“牢”字,“养牲畜的圈;古代称作祭品的牲畜;监禁犯人的地方;坚固”,阿欧!

语文没学好还特认真的燕子又开始排列组合地试着解释牢骚:

发牢骚的人是“被养牲畜的圈关起来的有动乱、不安定,忧愁,举止轻佻的什么什么。。。。”

要不发牢骚的人是“等着被备当作祭品的有动乱、不安定,忧愁,举止轻佻的什么什么。。。”

再不发牢骚的人是“被坚固地监禁的有动乱、不安定,忧愁,举止轻佻的什么什么。。。”

“什么”是燕子的救命草,因为码字好玩儿,燕子开始读《文心雕龙》,昨天燕子读着读着还拍床叫绝呢! 她大声地读着别人的“译文”,译文里还有不认识的字,她又习惯地用“什么”代替那些不认识的字,准备去踢球的LG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把抢过书,看了几眼,笑着把她不认识的字读给她听,燕子的亲朋好友早就熟悉燕子的“大白话"了。 一次她在清华人写的一首现代诗里读到“块垒”这个词,百度完“块垒”后觉得这个词真好,等到她讲给聊天的女伴听时又记不得它了,对着学文的朋友在胸前比划着拿了个很沉的大石头的样子才算让女友替她说出了那个刚学会的好词。


此贴被虹于2011-09-26 06:08:33修改。
虹♀2011-09-26 05:45:05
1.燕子想起了周三晚上教会里孩子们学习的有关“知识”的定义。

“KNOWLEDGE"

Discovering something new so you can be better at whatever you do.

许多所谓的知识就像"学会用大脑控制呼吸"的论点一样,我们被教育的每次呼吸都要通过大脑传递信号, 该呼了,该吸了,呼---吸---,呼---吸---,忙得我们的大脑没有时间去想真正重要的事情,生怕忘记一次呼吸我们就会窒息而死。 每个人都说累呀,累呀,但是都不肯放弃用大脑控制呼吸的习惯,直到晕成脑残,然后“大忽悠”就胜利地把“拐”卖给这些只相信自己的大脑的人了。

对于那些只相信自己的大脑“天”才们来讲,那些相信只有神能掌管我们呼吸到几时的人们真是太“天”真了。。。。。。

同样“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毁了多少代人的爱情呢? 报纸上一报道就是某某科学家夫妻两个都是院士,一个为事业长期在野外,一个为事业一心扎在实验室里, 而科学院的研究生都知道人家夫妻两个的“实际问题”是如何解决的。 报纸上宣传的东西随便能信吗? 哪个国家哪个记者能代表事物的方方面面呢?


此贴被虹于2011-09-24 12:54:29修改。
虹♀2011-09-24 12:4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