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虹的博客







登录名


名校弃妇--白开水主妇穿越版 (二十九)


2011-09-23


晚上燕子送大女儿去游泳的路上继续讲着,“妈妈当初没有想过放弃工作,刚搬到佛吉尼亚州时,把你们送到了当地最贵的私立幼儿园,可是四岁的哥哥天天肚子痛,医生说是紧张的。 妈妈决定在找工作前先去学校做两个月的义工。 两个月下来,妈妈印象最深的就是After School的孩子了。 他们放学后被私立学校的校车接过来,再呆四五个小时等着他们的父母来接。 一次,一个六岁的小女孩手上被纸弄破了,妈妈刚给她用帮迪包好,她立刻就投到妈妈的怀里说她爸爸妈妈就要离婚了。 还有一位五年级的小帅哥,一切正常,但是必须吃多动症的药。 再有两个互相作伴的女孩,当一个女孩没上学时,另一个女孩显得非常孤单。。。。。。

妈妈问你和哥哥是要好多的玩具和漂亮的衣服还是要妈妈在家,你们两个的回答是希望妈妈在家。 所以妈妈就决定不再上班了。 妈妈把在家里照顾你们当作新的工作,不要漂亮的衣服和玩具,只要妈妈陪你们和爸爸在一起。 这是妈妈的选择。”

以后的十年燕子随丈夫搬过六次家,又生了三个孩子。 跟所有的同学都失去了联系,有时燕子觉得自己的人生早已不是在“一个一个人生的阶梯在攀”的阶段了,这十年分明是一层一层地在埋葬自我。 她被人们记住的是“五个孩子妈”, 燕子很难把丈夫和孩子的成绩当作自己的,尤其是丈夫公司里年轻的女同事问她:“你在家都做什么呢?”,燕子总是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一张一张别人不懂的成绩单!”

燕子这些年在中国女人眼里不是被丈夫养着的女人就是没有挣钱能力的失败的女人。 所以她只与认同女人在家的价值的美国女人在一起, 教会里的祖母们告诉她,“我们家庭主妇就像一颗被土埋葬的桃核,只要里面的心灵不是空的,把我们自己栽在有神的活水的溪水边, 天天接受祂的“光”照,早晚有一天我们会窜出地面。 那时,我们已经不再是桃核了。 我们会变成能够开花结果的桃树!”

开花结果的桃树! 燕子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本页被读过1299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299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4.《荒漠甘泉》6月22日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箴10章12节)

前几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神的孩子的一些个人经历,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所以我特将它记在这里。她说:

“一天夜半,我想起了一件痛苦不平的事情,叫我翻来覆去地再也不能睡熟;爱心似乎已经偷偷地从我心中逃了出去。于是我拼命向神呼求能力,叫我能服从他的命令:“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圣灵立刻在我里面开始工作,给我能力忘却一切。

起初,我在脑海中掘开了一个坟墓,从从容容地将泥土挖成了一个极深的孔穴。

我悲悲哀哀地尽往下挖那件曾使我受伤的东西,很快地将泥土一铲一铲地铲起来。

可是后来,我却谨谨慎慎地将绿色的草土铺在土墩上面。再用白玫瑰花和勿忘我花将他覆盖,很快地跑开了。

甜蜜的睡眠来了,那几乎致命的创伤,竟被医愈得一无瘢痕;到今天我连想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东西,曾使我那样悲哀。”

小白读着燕子Email过来的灵修内容,内心安静了许多, 但是对一个改变自己人生的人,二十多年的人生, 宽恕? 怎么宽恕呢?

燕子还告诉小白,许一平至少还准备给她一个新的选择,另一个家伙在国内的朋友圈里有了另一个老婆,在美国这个圈里大家还以为什么也没发生,夫妻俩还是甜甜蜜蜜地出现在大家面前。 只有他的妻子自己知道这件事。 燕子这两天自己快晕菜了。 教会不少兄弟通过表达自己对妻子的愛来间接地劝告“内在美”们婚姻中最重要的内涵。 这些努力被查经小组的一些朋友当作大秀“恩爱和才气”,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多年不在中国人圈子里的燕子自己也很困惑。 现在连愛和喜乐都不能表达了? 难道基督徒只能每天露出一脸背着十字架的愁容才是愛主的表现吗?
此贴被虹于2011-09-23 11:35:48修改。
虹♀2011-09-23 11:33:29
3.外面下着倾盆大雨,白开水终于闻到了些清新泥土的味道,像北京的初春。 而北京的春天里没有比清华校园里更清爽的地方了。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EgDFQz26aFA/

“那年我们来到小小的山巅
有雨细细浓浓的山巅
你飞散发成春天
我们就走进意象深深的诗篇
你说我像诗意的雨点
轻轻飘上你的红靥
啊.我醉了好几遍
我`醉了好几遍
。。。。。。”

那年春天许一平为小白清唱过这首歌,小白低着头红着脸听着他唱,只是不时悄悄地看一眼他,但是每回都被他灼热的眼神烫得收回目光。 他轻轻地拉小白的手,小白如同受惊的小鹿,焦急地看着他:“别碰我!别碰我!” 许一平哭笑不得地更坚定地拉住了小白的手:“别大呼小叫的好吗? 别人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呢! 嗨! ” 小白脸红得更不敢抬头了,轻声地问:“真的可以拉手吗?”,“我能吃了你吗?”,小白的母亲对她的教育是只要被男孩子碰了就会有小孩的。 虽然中学课本也学了生理卫生,小白还是没有想到被男孩子轻轻的牵一下手就会有全身被电击中一样的感觉。 小白对牵手的依恋在以后的婚姻生活中一直没有改变,她喜欢在散步的时候牵着他的手,睡觉时也喜欢梦醒时刻牵一下他的手,因为第一次牵手给过她那么美好的感觉。。。。。。

虹♀2011-09-23 11:12:45
2.丁香,
我现在一直在想码字的人会不会跟演员一样啊?

这每天很难从码的角色里跳出来。 所以我才停了一段“白开水”的故事,否则,我看LG都像看许一平一样带着气,看哪个“内在美”都觉得她老公在国内已经包养了一个了。 别说这两天我们这里还真又发现两起。 我很想让许一平的老婆重新找到被爱的感觉。 但是只有认真爱过的人才会走进下一个新的爱的关系中。

所以,我想让小白学会宽恕。
此贴被虹于2011-09-23 11:10:42修改。
虹♀2011-09-23 11:09:37
1.虹,娓娓道来,坦诚真挚,谢谢分享感受和思考!丁香♀2011-09-23 09:5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