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虹的博客







登录名


名校弃妇--白开水主妇穿越版(十七)


2011-08-23


白开水克制着自己不要去想念孩子们,虽然有时会觉得抱惯了孩子的手臂缺了些什么。 她也克制着自己不去问许一平为什么不早点儿把自己给淘汰了,为什么过了二十年共同养育了四个孩子后才“变心”,虽然有时候觉得睡觉时被子单薄了些。 她就是不让自己的思念停留在失去了什么。 最好的纪念是发展,她要利用这段属于自己的时间找回失去的自己。

对于子琳,她谈不上嫉妒也谈不上恨,因为自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夺了LG和家的,对她一点儿也不了解,但是本能地觉得子琳很傻很笨也够狠。 “攻城容易守城难”啊! 自己花了二十年建立的家, 是一个没结过婚连人家有没有老婆和孩子都没搞清就跟人上床的女人夺得了的吗? 对于免费提供几天肉体和情欲的女人哪个笨蛋男人不欢迎啊! 不就是偷了别人的男人和孩子的父亲还想“名正言顺”地变成太太吗? 那样就不算偷鸡摸狗了吗? 不如把“不是亲妈胜似亲妈”的牌坊也送给她,还送给她“模范小三儿媳”的牌坊。 干什么去她的工作单位告状啊? 让她留着工作,让她在工作之余在许一平和四个孩子还有被他前妻惯坏的公公婆婆间寻求完美的关系,继续她完美的人见人爱的形象。

八个亚路的日本鬼子还占领了中国八年呢! 中国也没亡国啊! 吹胡子瞪眼的希特勒还占领了苏维埃呢! 但是所有侵略者的任何侵略战争都只有一个下场。。。。。。

白开水用忽然多了起来的时间去微风网站逛了一圈, 在无名小卒收集的乐曲里听到了“喀秋莎”的故事,打击侵略者的歌声给了她新的灵感。 所有的侵略者都有共同的特点------贪婪。 他们贪婪地掠夺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所有的侵略者还有个通病就是------丧心病狂。 不管他们打着多么美好的旗号,他们的本性早晚要露出来。 对于猖狂的侵略者最好的办法就是保存实力,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等到侵略者嚣张的气焰过气之后再夺回自己的领土。 咱们先撤退,保存实力,把老过不了“四十不惑”的男人借给子琳训练训练,没有失去哪里懂得珍惜。 咱们也不关门打狗,咱们不去单位告状,咱们给侵略者留着后路,让她怎么火急火燎地进来也怎么火急火燎地出去。

有智慧的男人会四十一“躲”花,许一平不就是四十一到“花”了吗? 不过是增加了些外在的条件而已。 所有的外在的自信都会随风而去,上帝对男人女人是公平的。 平心而论年轻过的白开水没有依靠自己年轻的条件去傍大款、连三十岁的大哥都没泡过,年轻的她当时觉得拿着绿卡和崭新的跑车追他的大哥缺少了许多朝气, 而且她不喜欢别人给她算好了有“旺夫命”才来找她。 她就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女孩子会喜欢老男人,不就是有房有车吗? 失去了多少与自己的男人共同创天下的生活经历啊! 连人家有了四个孩子还去抢, 她抢得走二十年的记忆吗? 能让她抢得走的还剩多少价值呢? 白开水连伤感的时间都懒得浪费,她就不信这些年的努力就没为自己留下些什么!



本页被读过1662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662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13.12兰馨,
我也觉得不应该对离婚的夫妻有任何论断。 没啥可讨论的,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自己的痛。

但是当我们接受过上帝的所赐的恩典而不懂得分享的时候,我们自己的福分也就到头了。 我挺恨在网上码字的。 所以常常想着赶紧码完赶紧全职回到自己的生活里。
虹♀2011-08-26 05:44:20
12.虹说得太好了,完全同意。 正因为如此,我从不对离婚的夫妻有任何论断,也不劝和不劝离,要看人家的实际情况。不幸福的离了对双方都好,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兰馨♀2011-08-25 16:48:14
11.对了,
以前你们这里不小心出错别字总有人帮助改过来。 怎么就没人帮助我呢?
虹♀2011-08-25 15:47:34
10.8/毕静,
你别拿我开心了,我还在跟错别字和标点符号作斗争的阶段。 幸好现在汉语拼音一打就能帮助猜词了。
虹♀2011-08-25 15:43:24
9.7/兰馨,

我们这代人的婚姻出问题大多跟上一辈有关。

首先就没有见过几家父母的关系是美满的,没有健康的青春期教育、没有健康的婚前教育(如何运作婚姻)、没有健康的婚后教育(传帮带式)。

老一辈不但没有健康的“传帮带”,而且还毁人不倦,有不少婚姻是毁在双方父母手里的。

即使离婚了,如果没有正确的婚姻概念,人还是很容易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虹♀2011-08-25 15:39:18
8.还以为真是虹写的,以为她一夜间变出一枝神来之笔,很多令人赞叹处:
“似冰的心,只需一点点热气,就能唏哩哇啦溶出一滩水来”
“说是一个桶,还得是那种成凸形的桶”
“心还在,冷冷地瞧着眼前这个瓷人儿”......
毕静♀2011-08-25 10:29:52
7.离婚不是世界末日,与其在一起生活的很痛苦,不如早日离婚,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如果生活的不幸福,为什么还要从一而终?朝三暮四,朝秦暮楚是不对,但谁也不能保证当初结婚的人就是自己真正合适的人。看过很多非常不合适的人结了婚,以后很不幸福。

兰馨♀2011-08-25 08:25:07
6.这里放上社团舞蹈队"红杉"写的《离婚》。 特别凄美。
------------------------

整个离婚程序拖了整整半年,今天是最后一天,法庭判决。其实,那些既你死我活又亲密无间;既追名逐利又四大皆空;既下里巴人又阳春白雪的离婚协议已经拟定了,只剩下法官“叭”,敲那一下桌子而已。

她几乎一夜无眠。

六点,闹钟响了。她努力想睁开眼睛,眼皮却不听使唤。脑袋像一颗坚硬的老核桃,轻易砸不出缝来。她索性两眼珠翻转朝肚里望去,空洞一遍。心底浮起一丝凄凉:够惨的,已经抽空了!随即只觉得喉咙一紧,泪水充满了眼眶,冲开了眼皮,天花板在她眼前颤抖了一下,一股巨大的悲伤使她蜷缩了身体。

十八年的婚姻结束了,往后的日子只剩下寂寞无助和垂垂老矣¼¼

像一个旋涡,黑暗又无情的深渊。她挣扎着想爬出这个念头。

至于吗?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一把年纪被人抛弃了。

嗯, ......是有点惨。

就当我死了,死了!行不行? ......她忿忿对自己说。重新活一回,翻过个来活。以前好做懒吃尊人卑己嫌富爱贫嫉恶好善,这回好吃懒做尊己卑人嫌贫爱富嫉善好恶。换个活法,就像换个菜谱,总该变味了吧?除非老天爷也是看人下菜碟。她突然间想起好死不如赖活着的老话,是这理儿,好死需要勇气,赖活着只需要卑躬屈膝,随波逐流就够了。

嗯?好象不太舒服,捋一捋思路,她换了个角度,不是说“生逢白虎入丧门,死以青蝇为吊客”便为圣人吗?好歹离那圣人的伟业也只差一半了。欸,有点对了。不是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没准儿哪天真出息了不是?

这样一想,觉得舒服多了。

她开始琢磨穿哪一套衣服去法庭才好。

她先选了一套黑色套装,与心情相应,也很雅致。会不会给人一种失败者的感觉?刚穿上身,她立即觉得四周窜出许多嘲笑的眼睛来。

她又挑出一件鹅黄色夹金边的连衣裙,对着镜子摆扭了一下。与年轻时那富于弹性的像蛇一般游动的腰肢相比,现在的这个腰还能叫做腰吗?说是一个桶,还得是那种成凸形的桶。

她终于又拣出一款白色的丝质套裙,镶着驼色的缎子边儿,串串珍珠嵌在胸前,一闪一闪的¼¼

绞痛。心那儿像是被高速旋转的钻头削过。套裙滑落在地。怎么还在这儿,当初没有剪掉?其实这衣服真不错¼¼ 否则他也不会买两套,送一套给他的相好了。

太过份了。做人怎么能做成这样?十八年来一心一意为这个家,若非鞠躬尽瘁,也是呕心沥血了。哪点对不起他?他从一个小公务员一路发达至今,就说墙角下的一株植物都能影响这一屋的风水,更别说我这个大活人了,难道就没有影响他今天的成就吗!临老了,举起手来,挥一挥,拍拍屁股,走人了。敢情十八年来我只是一个只有一个嫖客的妓女?

她冲自己冷笑了一声。本来嘛!跟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离婚,有什么理由?说是貌不美,身不倩,当初干吗要结婚?说是情不投,意不和,需要十八年时间才醒悟呵?八年足够了吧?要早十年,咱也能昂头挺胸说,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有的是。现如今,哎!现如今她觉得自己像那一大堆集压在仓库里早已过时的计算机一样,白送还得倒贴钱。

等着吧,会有报应的。

她诅咒着,抓起平日里穿的牛子裤,再套上一件白衬衫。抬头看着镜子里的人,心一阵紧缩。有这么老吗?蜡黄的皮肤上布满了细细的皱纹,像一张印刷不良的地图。两道黑黑的眼圈顽固地占据了脸上最明显的位置,整个脸看上去像一棵蔫黄的白菜。活脱脱一付怨妇像,哇。书上说“苦难生长智慧”,这话真是不负责任。苦难还生长皱纹呐!长智慧不见得人人见效,长皱纹却是个个难逃的。她双手托了托松弛的双颊,裂嘴呲牙,试图让脸上的皱纹柔和一些,眼睛努力挤兑出一线光芒,心里一万个不甘心。

难不成还得举着这张老脸去“谈恋爱”?

造孽呵!

假如人生也能像花木一般,红了又绿,绿了又红地轮回,那该多好哇。

她对自己十分抱歉,往脸上涂了什么剂呀,水呀,素呀,乳呀,霜呀,膏呀,粉呀;然后抹上眼影,唇红;末了在颧骨上刷一脉桃红。顿时眉眼亮丽起来,地图没了,眼圈没了,原来的脸也没了,心还在,冷冷地瞧着眼前这个瓷人儿。

是电话铃响?她恍然。是他吗?不会吧。如果是他,该是用忿恨的语气或是悲伤的音调呢? ¼¼是女儿来问她需不需要陪伴的。她说,不用了,你好好学习吧。放下电话,眼泪夺眶而出,像一颗颗迸裂散落的珠链,直往脖子里窜。似冰的心,只需一点点热气,就能唏哩哇啦溶出一滩水来。

她喝下一杯牛奶,两眼茫然地环视了一下房子,似乎这一出去再回来,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像那午夜后的灰姑娘,马车变了南瓜,俊马变了老鼠,美丽的舞裙变了破衣裳。打开门,她戴上一副墨镜。顿时,心与这周遭的世界一起沉淀下来。她立即觉得安稳了许多,似乎遮住眼睛,别人就看不见她了,她也看不见自己了。那个自己便可以悄悄地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像狼一样,舔那带血的,被猎人打断的一条腿¼¼

开车的路上她神情黯然,懵懵懂懂不知驶过了多少个红绿灯,猛然惊醒,怎么红灯就闯过来了?一个闪念赶在冷汗前冒了出来:我要是死了,这婚就离不成了!

......死都死了,离不离又有什么关系?生平上没有离婚这一条。有又怎么样?说不定免了平凡,更显精彩呢。好歹女儿没有一对离异的父母。女儿要不在乎呢?死了就一了百了,所有的愁苦都一笔勾销了。那就当作死了呗!佛教是怎么讲的,如果无我,便是极乐世界。不妨试试?再说了,死了我这样的笨蛋,那聪明人还怎么活?

她抬头看看天,才发现晴空万里,奇怪居然是个好天。晚秋的阳光,温暖中带点寒意,肆无忌惮地亲吻着片片红叶。微风捧着金黄或火红的树叶儿,将它们同翠绿的草坪和青松黄菊错落在一起,编织了一路彩色斑斓的锦缎。她想起了巴尔蒙特的一句诗:

“为了看看阳光,我来到这世上。”

阳光正好,我干嘛要死?他才该死呢!婚姻是两个人的承诺,它关系到两个家庭,小孩,社会甚至世界的生存状态。(书上是这么说的。)一个人因为移情别恋就可以单方面收回承诺吗?一种私欲的情感真的就可以高于承诺,高于一切吗?我若做了皇帝,一定要制定一条戒律:用情不专朝三暮四者,斩。

那世界上还能剩下男人吗?

牵扯。千丝万缕的念头,从四面八方,在她脑中牵扯。她觉得自己像一只蚊子,纠缠在一张巨大的蜘蛛网上。说是一只蚊子,都有好大喜功之嫌,至少蚊子饿了还会咬人,而她除了诅咒连咬人的勇气都没有。最不幸的是,还得时常用些贤德大度的金箔来粉饰那颗可怜的长满老茧的心。

她开车驶进法院的停车场时,又是一付倒霉的怨妇像了。

找到通知书上的第二厅,只见大门紧闭,走廊上空无一人。她孤零零坐在门旁的长凳上,心里嘲笑着自己,还挺赶早。

走廊的白墙空空如也,打过蜡的木制地板透着冷冷的阴光。一种不可名状的孤独向她袭来。这孤独变成一堆一堆浓重的黑雾般的绝望,封闭了所有的门窗,密匝匝压下来,慢慢塞满了她的身体,使她虚空昏胀,整个人飘起来,她好象感到那令人窒息的撕心裂肺,又好象什么也没有感觉到¼¼

女人哪!她以为自己不仅被丈夫抛弃了,也被这世界抛弃了。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她居然又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不会是他吧?她哆嗦了一下,一个念头像一双冰冷的大手,紧紧掐住她的脖子:他会不会同他那个女人一起来?她的身体变成一块坚硬的石头,只有眼睛还能斜过去,盯着楼梯口。

走上来的是几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她松了口气,那念头却依然捏着她的脖子,如果他们一起来,我就太可怜了!怎么办?是满不在乎地笑脸相迎,还是不屑一顾地视而不见?不管怎样,一定要昂着头,绝不让眼泪在他们面前流出来!

大门哐噹一声打开了,她看看表,快开庭了,他怎么还没有来?

她踅到门前,把自己的身体搬进去。冷冷的几排空长凳,却像是有几千双眼睛盯着她,她不由得往后挪了一步。不大的厅里只有两个人,一个书记员,一个警卫。两人都埋头做着什么。律师还没来,她不知道该坐在哪里,没敢问,直愣楞把半个臀部斜在进门最后的一排椅子上。

刚一坐下,只见两个律师风风火火闯将进来,跟书记员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书记员急急忙忙走进里屋,不一会,领着法官走出来,几个脑袋又攒在一起了。天哪!她想,天地良心,他莫不是改变主意了?在电影里一定要小孩生死攸关时,他才会当头一棒,悬崖勒马的;要不就是那个女人良心发现了?或者她妈妈上吊自杀了?¼¼慢点,看他们神色凝重,难道他又有什么新花招,要房子还是要车子?太离谱了吧,再这样纠缠下去,会死人的!

此时,律师大步向她走来,她的心立即被什么东西扯到嗓子眼上,全身的肌肉开始发紧。

律师说:“......, 他出了车祸,当场就没命了......”

律师还在说些什么,可是她什么也没听见,视线也渐渐模糊,脑子里所有翻滚纷飞的念头像高压锅里沸腾的蒸气,冲出顶盖,炸裂开来。蓄积已久的屈辱和悲伤,忽然都哗啦一下,从她身体里倾泻而出。

她傻了。

一种本能的,隐藏在她心灵深处的,无形无相无声无色的觉性慢慢生起,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

不,我没想让他死,没想让他死啊!天哪!他还那么年轻,那么英俊,那么有朝气¼¼

她先是嘤嘤地抽泣,泪水一阵猛过一阵。心头被剜下一块肉去,以前都能一次一次长回来,这一次是永远丢失了。她全身的血液,骨髓,肌肉和内脏,都化作眼泪,汹涌滂沱,她禁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不知道哭了多久,只哭得她浑身软绵绵,空荡荡的,才发现阳光已经消失,远处传来闷闷的雷声。

这么说,我们真的随时都可能死的...... 还在乎什么?

-----------------------
这里放上社团舞蹈队"红杉"写的《离婚》。 特别凄美。
此贴被虹于2011-08-25 15:49:12修改。
虹♀2011-08-25 07:14:26
5.“除祢以外,在天上我还能有谁;
除祢以外,在地上我别无眷恋
除祢以外,有谁能擦干我眼泪;
除祢以外,有谁能带给我安慰

虽然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
渐渐地衰退
但是神是我心里的力量,
是我的福份直到永远”

终于没有家务缠身的白开水现在有时间审视自己的内心了。 她发现自己没有想象的那么坚强和乐观。 其实她心情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到处飘着,尤其是把那强烈的屈辱和寒心生硬地忘记之后,其他的感觉也跟着麻木了。 她听着教会给的免费的歌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

回到中国,她感觉自己“OUT”了, 她捉摸着这个微网上学到的新词。 唉,自己是“过时”了? 当初上了那个男生多女生少的名校就变成了恐龙,所以现在不仅仅是OUT,十几年没有看电视和上网看乱七八糟的新闻的自己已经不能算地球人了。 她看着网上的各种信息就像是刚从天上回到人间的火星人。

孙悟空都跟白骨精求婚了? 不是一大堆的“剩女”吗? 白开水不放心进入青春期的大女儿,赶紧给她打了个电话:“妈妈挺好,不用担心。 我问你一个问题,万一你得从唐僧、猪八戒、沙和尚和孙悟空里选一个人做丈夫,你选哪一个?” 在国外长大的大女儿问:“妈,你真的没事吗? 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他们四个不是和尚吗? 就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女儿的回答让白开水感到自己没离地球太远,就是在西半球的时间太长了而已,她还是好奇女儿怎么回答,抓住机会继续问:“你现在跟着你爸和子琳妈妈回中国了,要学会理解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就这四个选择你选哪个?” 大女儿想了一下回答说:“如果只有这四个选择还必须选的话就选猪八戒吧。”,“猪八戒! 你怎么选那么难看的猪八戒呢!”,女儿反问:“难道孙悟空、沙和尚他们就好看吗? 唐僧什么事也不干还整天好坏不分根本就不能选。” 这回答让白开水吓了一跳,对啊! 孙悟空和沙和尚的外表跟八戒是一个级别的。 难不成受假大空形象工程影响的时间太久了? 把EQ和IQ都很高的八戒硬是当成思想落后的师兄了? 白开水接着问:“那你为什么选八戒呢?”,“八戒到一个地方就找吃的,还会在耳朵里藏金子备着急需时用,不像唐僧和沙和尚到哪儿就往那儿一坐,什么也不干。 孙悟空见女人就把她们当妖精。 八戒看上去像个比较正常的人。 妈,我跟中国的女孩比起来是不是太现实了?”白开水想了想说:“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不过的确跟我们小时候受的思想教育理念和成长的文化背景有所不同。” (十八)


此贴被虹于2011-08-25 07:15:15修改。
虹♀2011-08-25 02:03:27
4.谢谢兰馨鼓励,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写小说的。 我觉得太难了。 最难的是让故事合情合理。虹♀2011-08-25 01:17:44
3.真逗,好,接着写!

兰馨♀2011-08-24 00:01:29
2.真逗,好,接着写!

兰馨♀2011-08-24 00:01:29
1.真逗,好,接着写!

兰馨♀2011-08-24 00: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