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毕静的博客







登录名


圣路克斯风雨(五)


2011-08-03


“不能回头(指不能回杰克身边)!”好友阿莉的丈夫阿勇,斩钉截铁地对她说。阿莉和阿勇刚从香港来,早就从杰克处听说了她做的好事。
这天,好朋友们在圣路克斯诊所吵成一团,隔壁的足医罗觉尔来敲门:

“嘘!一定是什么高兴的事!”高个的罗觉尔探进头来。听说是远方来客,礼貌地说了声欢迎,掩上门忙去了。

“哇!”阿莉惊呼,“整个一‘佐罗’!”“佐罗”是他们学生时代一部外国电影上的侠客。

“帅吧?还是单身,一天一个金发女郎。”她说。她咽了一半:有一天,罗觉尔的母亲,带着很重的口音,告诉她想要她做媳妇;她笑了。嫁过靓仔杰克的她,深知男人的脸蛋有多不管用。

“你到底搞什么鬼嘛?!”阿莉又嚷了起来,打断了她的思路。“好不容易买了屋子!杰克做工,你开诊,再好不过了!怎么早不出墙晚不出墙......”

“你又不是不知道!”是因为对着好友,忽然有冲动为自己辩护;还是下意识地继续在跟另一个自己争吵......“早就想绝了念头的,可谈何容易呀!”

这些年,为了听她哭诉,阿莉没少花电话费。

“这个人图你什么呢?既没有财,又没有色!”阿莉比她小六岁,是个大美人,医学院里的校花。在阿莉眼里,她这个大姐姐,除了一双大眼睛外,别无特色。她在心里这么想着。这辈子,如果没有碰上他,她对自己的身体不仅毫无认识,甚至有点鄙视:怎么尽吸引坏人的注意......想起儿时那一只只从胳肢窝伸向她胸前的手......

“我也不知道。”她答道,静了下来。

“以前没见过杰克这个样!你说是吗?”阿莉扭头去问阿勇,“杰克对她还是好!”

“中国人嘛,自己不要的破布也不愿给人!”阿勇一直在旁边没作声,这时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句。
阿勇是大学时期从香港给她俩带三毛书的人,今天说起话来俗得可以。她禁不住瞪了长着络腮胡的阿勇一眼。
当初阿勇跟阿莉谈恋爱时,是个远洋轮上的发报员。他的每封情书,阿莉都会拿给她看,里头充满海的气息。
开始阿莉还有点犹豫,嫌他没有高等学历,嫌他个子不够高。有次吃着阿勇从日本带回的鱿鱼丝速食面,她问阿莉,一个这样有心的男人,你上哪儿找去?不曾想阿莉打扮后去酒店会他便丢了处女宝;她吓了个半死,觉得自己出了馊主意。
一毕业,阿莉就外嫁了;结婚那天,因为交通的关系,她诗书路的家成了阿莉的娘家;她跟杰克结婚时,阿莉夫妇来参加婚礼;每次他们出入国境,都会经香港,在阿莉处聚首;目前她正在帮阿莉夫妇办移民来纽......

阿莉继续劝她......怎么忍心看杰克那么痛苦?!怎么忍心让儿子没有亲爹?!现在悬崖勒马为时未晚......

就在这时,阿勇冲口说出了开头那句话。“回了头,将来只会更糟!”他补充道。

她当时只是直觉,阿勇说得没错;后来越琢磨越了解他话里的含义。

朋友们越劝,她的心越踏实:她再怎么解释,他们都不会明白。她变了心!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本页被读过1445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445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2.变了心的女人......毕静♀2011-08-23 14:48:23
1.圣路克斯风雨(五) 毕静♀2011-08-03 21:2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