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回到主页

毕静的博客







登录名


圣路克斯风雨(一)


2011-07-28




那是个周一早晨。告别了继续前往Outback的他,她搭乘早班机往回飞。起飞时算了一下时间,赶不及回家送儿子小玮上学了,她打算直接回圣路克斯诊所。
在飞机上,她渐渐从一周来的昂奋状态中冷静下来,思考着将要面对的一切……
不知不觉地,回顾起与杰克的婚姻始末来了……

此刻回过头去,看得再清楚不过了:跟杰克的裂痕,是在一次次的离家出走中逐渐加深的,而最先离家出走的其实是她自己。

她清楚地记得那个晚上,就在她发现自个怀孕的前一天。
当时已是二月,气温很低,南方人不烧炕,往往在上床前洗个热水澡。那天她为杰克烧好洗澡水时,夜已颇深。杰克走过来,把水往桶里倒。
杰克从不跟她同浴,可在这之前她已留意到杰克这个洗澡方式,觉得不如盆浴舒服,那天就跟他说了,还说习惯是可以改的。不料“习惯”二字,触及了他一根特别的神经,杰克登时像女人般揭斯底里地叫了起来……
杰克对父母的家庭有自卑感,曾经对她说过如果能把父母换成别人就好了。也许正是这样,他对一些事情往往很敏感。她虽对换父母一说很不以为然,却没吭声,不敢刺激他。可当时她疏忽了……
杰克的剧烈反应把她吓了一大跳,转身就跑下六层楼;到了楼下发现没穿外套,又跑回去拿,杰克也没拦她。
出了门,她才意识到无处可去:当时还新婚燕尔,不能回家,父亲本来就反对她的婚姻……
结果她是在医院的大桌子上,用午休用的被子卷着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醒在医院,很方便地验了晨尿,发现怀了孕……

杰克的第一次出走,是在她生了玮儿不久……
她太快怀孕了,基本没怎么享受二人世界;整个怀孕过程同时也是她学习为人妻的过程。
她曾经在同事朋友间鼓吹“男主外,女主内”的观点,认为男人不该做婆婆妈妈的家务事;别人总是不以为然,说这在双职工家庭行不通;她想实践给人看;家里大小事务,除了煤气罐不够力气扛须杰克动手外,全是她一肩挑了;杰克乐得无事,连“外”也不主了;业余时间不是弄他的那些照片,就是听听音乐、看看电视;平日还好,特殊时期他也我行我素,结果这成了日后婚姻生活的隐患;
在医院生玮儿那几天,不知是药物的缘故,还是得了产后抑郁症,她天天眼泪洗脸。邻床的人是顺产,丈夫终日陪在身边;自己是剖腹产,丈夫日日不见人;有时等到医院快关门,杰克来露一下脸就走了;她天天失眠,眼巴巴地等着清晨婴儿车的到来……
坐月子,家姑来帮忙,她总算松了口气。家姑很体贴人,饭菜做好摆好,连椅子都为她端好,她感激不尽,说要报答家姑一辈子……
有母亲在,杰克更加端出个大男人样来,有次家姑开口说他应该去当和尚,不该娶妻生子,气得杰克嗷嗷叫,认为母亲不该在妻面前贬损他……
这天是元旦,家姑已回家去了。她一早起来,看见饭桌上摆着一张放大的女孩子的相片。一看就是杰克的作品:双手搁身后靠在树干上,挺胸歪脖,像以前杰克给她照的那些特写……那女子跟一群同事来过家里吃饭,跟杰克一个办公室,别人曾经给他俩搭过桥的……
当时值产后衣冠不整的她嫉妒了,责问杰克为何把相片搁那儿刺激人……
杰克把门一摔,一走就是四天……
寒冬腊月,襁褓中的孩子出不了门,冰箱里的东西全吃光了 ……

……
她就这么渡过了飞机上的几小时, 回到奥克兰机场, 叫了计程车就走。
刚过九点便回到诊所。电话响了,是个陌生女人:

“我是凯蒂,”对方说,声音很沉静。她当然知道凯蒂是谁,却十分惊讶对方不作解释。“What you are doing is wrong.” 凯蒂继续说,“你丈夫来过我家。”

她吃惊得无语。

凯蒂似乎也不想多说。

“I am very sorry for you!”末了她只对凯蒂说了这句话。

凯蒂在那头悄无声息地挂断了,她愣了半晌。

后来他从澳洲回来收到律师信,说凯蒂递交了离婚申请;她过去一看,落款日期跟凯蒂给她打电话的日子是同一天……


本页被读过1831次。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 1831 times.

评论: 上贴指南

用户名

性别
男(Male)
女(Female)

内容 作者 时间 ..
2.风雨前的奥克兰skyline......毕静♀2011-08-21 20:46:08
1.圣路克斯风雨(一) 毕静♀2011-07-28 20:12:22